2-7神明

神明不需要偏爱任何生命。——熵熵
…………
在星尘见过克欧斯接下来的几天内。克欧斯、卡利的计划分别都在持续推进中。
即使是在边界地区,也可以听说这个世界原本的几个巨头纷纷遭遇不测。在头目被变成石像之后,其手下的组织也随之溃散。本来那些暂时没有收到冲击的势力本打算趁火打劫,扩充自己的实力。不过这个时候越是醒目,越是危险。那只神秘的异兽总能在众多纷杂的势力寻找到最活跃的一个,至上而下将其瓦解。
不过有两股势力是例外,一个是暂避纷争的边界地区势力。另一个便是卡利在混乱之中创立的新势力。虽然是受颈环的控制,但是其成员却表现出超乎寻常的默契力,没有什么战斗欲望,打得过就抓,打不过就逃,不伤人也从来没有损失一人,而且据说连伙食等条件都不算差,起码不会饿肚子。当然这也多亏卡利抽出一部分精英狩猎异兽,加上收集在动乱中流落或者无人有暇收集的晶石,积攒了足够的储备。
不过这终究只是暂时的。卡利已经在清点晶石的储量中发现了这个问题,晶石的产出水平也就仅能在供全体人员的最为基础的食物需求而已。而且最糟糕的情况也出现了:晶石的产出正在减少。毫无疑问是神明的搞的鬼。当资源不足以供给种群之内的所有个体时,种内斗争会变得很激烈,知道回到环境容纳量以下为止。这是一个相当简单的生物学道理。神明对于这个世界具有很强的掌握力,打持久战的话,卡利这边基本没有胜算。如果把现在这些人带走的话,也会有新的受害者来到这个世界。现在唯一的希望在于神明自己露出破绽。
看现在的情况,也离结束不远了。晶石自然产出速度急速降低,这代表着神明自己也开始慌了,才会如此急迫地想要让卡利他们的计划破产,哪怕自己精心经营的世界需要大洗牌也在所不惜。
同时攻击卡利、星尘、克欧斯的异兽也开始增多,往往是刚打倒一个,又来一个。三人陷入了无尽的战斗之中。不过还是让人看出了破绽,前来攻击的异兽看似越来越强,越来越难缠,却也是越来越粗糙。有的时候还存在明显的致命缺陷。
不过对于其中一个人而言这种生活就快要结束了。
克欧斯来到地下的一个隐藏设施内部,拿着一个奇怪的装置,在寻找着什么。
“就是这里!”克欧斯兴奋地说。
“辛苦你了,小猫咪。”一个神秘人从角落中走出,虽然看上去与一般人类无异,但是克欧斯能够从他的身上感受到强大的魔力流动,或者更准确地说,整个世界的魔力都在流向他。
无论怎样,克欧斯判断这是一个必须尽快解决的敌人。克欧斯打算冲上前攻击他,却发现自己的双脚却被什么无形的手抓住了一样。
“动不了了吗?这就是能与神明比肩的力量吗?我等了这么多年,终于获得了这股力量。也不枉我为那些高傲的贵族经营这个斗兽场这么长时间。你知道吗?这个世界本来是只能进不能出的。或者说以我们的技术水平,还不足以实现双向通行,本来我也以为双向通行是不可能的。直到那个人的到来,我才知道在我所生活的世界之外还有这众多的世界,以及众多的神明。我们做不到的事神明却可以轻松做到,并且告诉了我如何利用世界外的神明,使自己达到神的境界。那就是在这个世界制造出神明的躯体,借由你们,世界外的神明的力量将他送到我的世界与我融合,这样的我就可以拥有神明的力量。哦,还有一点,为了神明的完美,这个世界的能量会被逐渐吸收完,当然这个世界以及里面的人都会一起消失。不过我已经忍不住要试一下这个新身体了。不过为了防止能量输送被打断,需要先把这个传送门换个位置啊。”
那个神秘人打了一下响指,与传送门一起消失了。
“真是的,这么快就输了吗?”毁灭不知道什么时候来到了克欧斯的旁边。也是在同时,牵制住克欧斯的魔法也消失了。
“你来干什么?”
“真是冷漠啊。我是来转告你长老会的指令的。对目标世界的危险评定已完成,为2级危险世界,批准实行2级毁灭令。”
“这不可能,还没有展开对目标世界的调查,不可能这么快进行评级。”
“哦,我帮你把那个世界的数据送过去了,怎么样,感谢我吧。我可是帮你省下了不少的麻烦。”
“明白了,既然上头有令,我也就不得不执行了。”
“对了有一件事忘说了。这个世界现在的结构很脆弱,再加上那个愚蠢的神扩大了上一个传送门的大小,已经承受不了再开一个传送门了。如果你要找传送门的话,就在城市中心那个不停吞噬周围事物的大圆球里面。不过你要小心一些小蚂蚁的干扰哦。”
…………
“可恶,这到底是什么怪物?”星尘和鲁宾背对着背面对着眼前的敌人——昔日的同伴。就在刚才,从地面上窜出大量的金属丝,并且融进附近的人体内。被附身的人,开始时胳膊和腿会不停使唤,开始攻击别人,随着时间的推移,控制的部位会越来越精细,甚至可以精确到手指。
从那些被控制的人的眼神可以看出他们也是颇为痛苦。
“查清楚发生什么事了吗?”星尘焦急地向心魇问道。
心魇说:“我也不清楚,我从他们的身上感受到不到任何邪念,只有纯粹的攻击本能。不过这些似乎并不是他们本身散发出来的,但是来源却和他们很近。星尘,能借用一下你的力量吗?我想看一下气息也许会有什么线索。”
“好吧……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心魇失落地说道:“情况很糟糕,敌人是某种丝状生物。融入了被控制者的骨骼,而它的次级控制中枢则与被控制者的大脑紧密接触。而且似乎是使用的反指令,如果没有高级中枢的调控,这些人反而会更加疯狂。这代表着……”
鲁宾说:“如果不控制这些生物的总控制中枢,在不伤害到他们的情况下,解除他们被控制的状态几乎是不可能的。没办法了,星尘,你应该会一些控制类魔法吧,有办法在不伤害他们的情况下让他们失去战斗能力吗?”
“既然这样的话,昏睡魔法。”
那些失控的同伴很快就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乡,不过似乎并没有什么用。即便是睡了过去,他们也是和刚刚只知道攻击别人。如果真的要说有什么区别的话,就是在他们的脸上出现了用金属丝织成的网。
心魇说:“没有用。驱动他们身体行动的不是他们自身的肌肉,而是贯穿骨骼的金属丝网络。宿主昏了过去,只是阻断了它们从宿主获取信息的能力,但它们还是演化出了另外的器官承担这个功能。赶紧再想一个别的方法吧”
“你这个时候突然让我想,我能想到什么好方法啊……”等等,有一个方法也许可以,跟克欧斯一样的方法,石化魔法。人体能在外力的驱动之下进行各种动作,有一个重要的原因是人体组织是有一定的伸缩弹性的。而如果将人的有机组织,替换成坚硬的石头的话。那么就算它有再大的力量也驱动不了石头人。
不过有一个重大的问题,石化魔法不是星尘擅长的啊。如果不小心使用了不可逆转类型的魔法就糟糕了。如果我不止擅长时空系魔法,还擅长石化魔法就好了,星尘这样想到。
“能力的可以做到的事不取决于能力本身,而取决于使用者的想象。”一个声音从星尘的精神世界传出。
谁,到底是谁?
不过那个声音也确实给了星尘灵感。既然自己不擅长石化魔法,而是擅长时空魔法,那么只要能想到如何用时空魔法起到类似的作用就行了。将敌人的行动凝固下来,该怎么做。
“静时领域。”只要把他们的时间停下,他们不就陷入静止了吗,这么简单的方法,为什么没有提前向出来呢。
那些金属丝状生物似乎察觉到了危险,纷纷在魔法完全生效前,离开了。而那些陷入沉睡的同伴,则陷入了一个时间静止的空间之中。为了保护他们,还是先把他们留在那个空间比较好。
“接下来就只要打败它,就行了。”
就在这时一阵猛烈地震动席卷了这个世界。
“边界……边界正在坍塌。”正如心魇所说,世界的边界不知为何开始崩塌。
鲁宾急忙联系另外四个营地,却没有任何回应。
“星尘,能用你的能力带我去另外四个营地吗?我怀疑他们也遭受到了同样的危险。”在如此危险的情况情况下,鲁宾依旧保持了基本的冷静,在星尘的帮助下,以此到达了另外四个营地。果不其然,那里的同伴也被控制了,世界的边界也同样在崩塌。如法炮制在第一个营地的方法,星尘将所有的同伴收到了自己创造的异空间之中。虽然星尘的魔法能量很充足,但是他的疲劳不太取决于消耗了多少能量,而在于进行了多频繁、多复杂的操作。
鲁宾接着说:“接下来我们去城市的中心,那里应该是安全的。不过还是要小心。”
星尘按照指示把自己和鲁宾送到了城市的中心。
不过这个时机并不是很妙啊,他们被送到了一个大型光球的里面。这个光球其实是一个魔法能流的汇点。在这种地方很容易被魔法吞噬,转化成魔法流的一部分。星尘急忙张开防御魔法来包住自己和鲁宾。不过奇怪的是鲁宾身边却提前张起了一个移动结界。稳稳地停在能量流之中。
这时一个身影跳进了鲁宾旁边的结界之中。
“总算进来了,要我自己张开能在这么强大的魔法流之中自如行动的结界。只可惜了我的那些雕像收藏估计是保不住了。”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克欧斯。
“只不过……”克欧斯盯着鲁宾说:“为什么这个结界会从你这个凡人的身上释放出来?”
鲁宾从怀里掏出一个圆盘一样的东西说:“大概是因为这个吧。几年前,曾经有一个世界外之神来到过这个世界,并赠予我这个圆盘。”
克欧斯注意到了圆盘背面的黑色十字剑标识,说:“是毁灭干的吗?他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啊。帮这个世界的管理者在主世界称神,又在这个世界的反抗势力提供帮助。”
“呦,你们终于会面了呢。我还以为正义的一方要失败了呢。”
毁灭此时正站在魔法流之中悠闲地看着他们。
毁灭接着说:“长话短说,在这场游戏快要结束之时就让我告诉你们这个世界的秘密吧。我会尽量简洁一些的。”
其实这个世界是一个监狱,同时也是一个斗兽场。因为各种原因,尤其是冒犯了贵族,被抓起来的犯人,会在消除记忆之后送到这个一旦进来就无法出去,当然这是指在他们的技术水平下,的世界。让这个世界的人与人、人与异兽进行争斗以此供贵族享乐,便是管理者也就是这个世界的所谓的神明的工作。
在这个世界拥有无上权威的神明在其原本的世界只是一个小角色,一个在贵族眼中可以任意更换的小角色。正是因为在现实之中被贵族踩在脚下,才更加变态地痴迷于这个扮演神明、制造杀戮的游戏。
在几年前,毁灭意外来到了这个世界。说实话,他对这个世界并不十分满意。粗糙的手段、卑鄙的目的等等让他瞧不上这个世界。不过作为一个象征“毁灭”(“搞事”)的角色,他决定就此设下一场游戏之外的游戏。
经他评判,这个世界的科技水平已经达到了长老会所限定的2级危险程度。但是与先进的科技不相对称的畸形的思想。虽然这个世界的贵族并非传统意义上的基于血缘的贵族,而是采用了一种混合了血缘和财富的贵族标准。这些所谓的贵族,一方面拥有深远的眼光,能够认识到科技的潜力、隐藏的商机以及力量的可能性,但一方面又是自私、自利、自大的存在,瞧不起普通人,认为他们是即便通向贵族之门放在眼前也无法把握住的废物。
这种危险的文明必然是要除之而后快。不过就这样惩罚了,未免太过无趣。于是他蛊惑了管理者,告诉了他利用世界外之神的力量将自己变为神明的可能性。另一方面,又向鲁宾抛出橄榄枝,预言数年以后将会有救星来拯救他们。
然后就是找一个正义感过剩的冤大头扮演这个救世主。如果他输了,那么被蛊惑的管理者将会毁灭一个世界,控制另一个世界,并成为长老会棘手的处理对象。如果那个救世主赢了,那么他也不过救了一群人然后将整个文明推向被制裁的深渊。当然如果没有人向长老会报告的话,毁灭自己也会代劳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是输了
“所以这是一场必输的游戏。我很好奇你们会怎么办。现在的情况是卡利提前知道了事情的真相,相比于选手,他更愿意当一个观众,真是和我很像呢。克欧斯的话,作为长老会派到星之愿的间谍应该是要执行长老会的命令对主世界执行二级毁灭令吧。至于你,星尘,正义感过剩的冤大头,我劝你还是趁现在把你在边界地区认识的同伴带走吧。也不枉你来此一趟。还有一点,这个世界的时间流动速度被调慢到只有原来的千分之一,这也是他们的技术极限了。现在离世界毁灭还剩半个小时,想要做什么就赶紧吧。我就先走了。”
鲁宾原以为知道了真相的星尘会颓丧下去,刚想要安慰他。不过星尘却说:“这样的话,我们要赶紧继续啦。这可是能救很多人的啦。”
星尘刚想要离开,却被克欧斯叫住了。
“星尘,那个,你知不知道有谁适合当领袖?”
“为什么,要问这个。你不是要去降下神罚吗?那你就去啊。别在这假惺惺了啊!”从星尘的语气以及握紧的拳头、抖动的身体还是可以看出他对于克欧斯的选择极其愤怒。虽然他知道,这只是他作为神明的职责而已。就如同人体的免疫系统一样,无情地排除异常的可能会对身体造成威胁的细胞,哪怕它原本也是这个身体正常的一部分一样,神明也不过是在尽自己保持世界安定的职责而已。
克欧斯见星尘不回答,直接将鲁宾拽到一边说:“你有没有成为神明的觉悟?”
“什么意思?”
“你有没有成为自己原本的世界的神明,承担起管理世界的责任,将该世界的危险等级降低,将二级毁灭令降级为一级毁灭令的觉悟?”
鲁宾短暂思考了一下说:“我有,哪怕那个世界造就了我所遇到的罪恶。但没有生命是绝对不值得保护的。我愿意接受。”
“我以长老会临时特使的名义宣布,正式承认你……”
“鲁宾。”
“鲁宾为M-16485的卫神,并将协助鲁宾执行一级毁灭令,摧毁意图引发动乱之人。”
星尘这个时候也转过身说:“克欧斯,你……”
“别误会,我只是嫌毁灭一个文明太麻烦了,还是斩首行动简单一些。走啦,鲁宾。就职去吧。至于你,星尘,还是去救人去吧。鲁宾是一个凡人,要想获得神的力量,最简单的方法是利用信仰魔法,需要有足够的信徒才行。星尘,如果你还幻想成为英雄,就去给我多拉拢些信徒去吧。”
…………
可恶,这家伙怎么这么难缠。星尘看着横在他和远处开始崩塌的边界之间的敌人陷入深思。
还是那种丝状金属怪物。不过这次相比于控制人体,它们改为了控制碎石之类的东西了。而且这次是从地面上伸出来的,完整的不知道会有多大。
一只手,一只巨大由墙壁、天花板、地板等的碎片构成的一个指甲盖都比星尘还要大的巨手,拦在他面前。
虽然只有一只手,但也是相当难缠啊。无论灵活性还是力量都很强大,这使得无论是绕过去还是正面冲突都不太可行。不过最麻烦的还不是这个。而是每次星尘把它打成碎片,都能快速地恢复。无论碎片多么细碎,它都能再次把它吸附到自己身体上。
“这样就放弃了吗?”卡利突然带着暗灵出现在星尘的背后。
“卡利?”
“这个家伙把我辛辛苦苦收服的手下毁了大半,我还没找它复仇呢。星尘还有力气吗,能先麻烦你先把这个怪物身上肮脏的外壳毁掉吗?”
“可是它会恢复啊?而且把碎石打落有什么用?”
“别废话,给我上。”
没办法,现在石块已经很细碎了,直接打上去的话,效果并不是很好。这样的话,“化尘。”怪物外壳上的石块直接化作灰尘落下。
伴随着刀剑声,一根根金属丝被暗灵截断。
不过事情并没有这样就结束。大地开始晃动,一个碎石构成的巨兽从大地里面站了起来。不用说,这也是那些金属丝控制的了。
这也是要一根根斩断的吗?星尘由此感受到在三维世界要消灭一个一维怪物可以是是多么的困难。
星尘问一旁正在收集着金属丝样本,并且感叹道:“多么美妙的设计啊。”的卡利:“这家伙难道没有什么弱点吗?这么大一堆要弄到猴年马月啊。”
卡利说:“没办法,我来帮你一把吧。”
卡利召唤出一把弓,空拉了一下,然后整个巨兽就瞬间开始崩塌了。当然并不是拉弓的原因,弓箭只是一种肌肉记忆辅助以及瞄准装置罢了。无视距离的定点打击魔法,一种融合了空间系魔法的攻击方式,这才是它的实际作用原理。只要能确定弱点的位置,这就是一样非常好用的魔法。说起来这个魔法还是星尘教给卡利的呢,没想到这次星尘反倒是被救的人了。
0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0

全部評論 0

10000
熵蓝 騎士
TA什么都没留下
1 粉絲
0 關注
38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3-2 殿下

37
0

3-1 茉瑞丝

27
0

3-0 守门人

55
0

2-9 真心话大冒险

45
0

2-8 意外

27
0

2-7神明

5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