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翻译的军事术语小词典

2021年9月15日更新:
词条:
高海艦隊,機動部隊,転進,特進二階;
解说:
高海艦隊,連合艦隊,機動部隊,転進,特進二階简单解说,“格拉夫·斯佩”误翻简析及简单发散。

刚刚发现这篇文章被移动到了素材区。感谢不知名的大佬帮忙,感觉比发了Nature还开心(虽然并没有发过…)。


2021年8月14日更新:
词条:
強襲揚陸艦,銀蝿;
解说:
強襲揚陸艦简单解说,舰种翻译与简单溯源,銀蝿简单解说。


正文
本文主要是对前作“云翻译浅谈军事术语翻译”的整理总结。原文时间太长了,直接修改原文怕把我改进小黑屋,就单独开了一篇。电脑网卡前段时间被360炸了,所以是在电脑码字后到手机上发的,排版上可能有点对不起观众,不好意思。本来打算发到专栏的,但是好像超字数了,就选了个差不多的分类发出来了。

军衔相关
士官(しかん),将校(しょうこう):军官;
下士官(かしかん):士官;
提督(ていとく):海军高级军官,将官,英语对应Admiral;

英语海军军衔对应翻译(以美国海军为准)
五星海军上将 Fleet Admiral (见后文)
海军上将 Admiral
海军中将 Vice Admiral
海军少将 Rear Admiral Higher Half
海军准将 Commodore/Rear Admiral Lower Half (见后文)
海军上校 Captain (舰长)
海军中校 Commander (副舰长)
海军少校 Lieutenant Commander
海军上尉 Lieutenant
海军中尉 Lieutenant, Junior Grade
海军少尉 Ensign
海军准尉 Warrant Officer

自卫队
X将 中将
X将补 少将
一等X佐 上校
二等X佐 中校
三等X佐 少校
一等X尉 上尉
二等X尉 中尉
三等X尉 少尉
准X尉 准尉
X是对应兵种(海陆空),士官,兵级不好对应,基本原则和军官类似,士官称“曹”,兵称“士”。


编制相关
水雷戦隊(すいらいせんたい):水雷战队(解释见后文);
高海艦隊:(特指一战德国海军的)公海舰队/大洋舰队(较少见);
機動部隊(きどうぶたい):在IJN语境中指航母战斗群;


师 師団(しだん) Division
旅 旅団(りょだん) Brigade
团 連隊(れんたい) Regiment
营 大隊(だいたい) Battalion
连 中隊(ちゅうたい) Company
排 小隊(しょうたい) Platoon
班 分隊(ぶんたい) Squad


武器装备相关
戦艦(せんかん):战列舰;
巡洋戦艦(じゅんようせんかん):战列巡洋舰;
護衛艦(ごえいかん):JMSDF中为直升机驱逐舰(DDH),驱逐舰(DDG)和护卫舰(DE)的统称;
輸送艦(ゆそうかん):JMSDF中指船坞登陆舰(LST);

強襲揚陸艦(きょうしゅうようりくかん):两栖攻击舰/两栖突击舰 = Amphibious assult ship
魚雷(ぎょらい),水雷( すいらい):鱼雷;
機雷(きらい):水雷;
小銃(しょうじゅう):步枪,步兵主要武器;
短機関銃(たんきかんじゅう):冲锋枪;


兵科相关
普通科(ふつうか):步兵;
機甲科(きこうか):装甲兵;
特科(とっ か):炮兵;
高射特科(こうしゃとっか):高射炮兵;
施設科(しせつか):工兵;
機関科(きかん か):轮机兵;
主计科(しゅけいか):后勤兵;


其他杂项
海兵隊(かいへいたい):(海军)陆战队;
陸戦隊(りくせんたい):陆战部队;
轟沉(ごうちん):受到攻击后5分钟内沉没;
撃沈(げきちん):击沉;
先任(せん にん):1. 一组人中年龄或资历较高者,同级中的负责人(如先任曹长);2. 指挥官(先任将校);
軍法会議(ぐんぽうかいぎ):军事法庭
銀蝿(ギンバイ):偷吃

転進(てんしん):旧日本军中作为撤退的隐语;
特進二階(とくしんいかい):追晋二级。




追加说明
“主计”是个比较古老的名词。在日本的律令官制中,“主计寮(しゅけいりょう)”是民部省(马场民部那个民部)的下设机构,负责税收统计监察。
在明治维新后的日本军制中,主计科是负责被服钱粮等后勤事务的,大概相当于ACGN中常见的社团经理。

在上一篇文章的评论中有读者指出水雷战队可以翻译成雷击舰队。水雷战队设计中的主要攻击手段是鱼雷,翻译成雷击舰队并没有错误,在非军事背景下(如ACGN中)甚至比水雷战队更加直观。然而水雷战队是一个IJN色彩很强的编制,至少我没有见过其他列强有类似的以巡洋舰为旗舰的驱逐舰队的编制方式。战前一度流行,战后又借尸还魂的“驱逐领舰(Destroyer Leader)”的任务和IJN作为水雷战队旗舰的轻巡高度一致,但这个舰种随着条约时代结束,驱逐舰的逐渐大型化而消失。IJN独树一帜的“渐减迎击”的战略几乎主导了二战前的战舰设计和战术制定,将作为其重要组成部分的水雷战队翻译为“雷击舰队”并不能很好地传达其作为IJN特色编制的身份,在语义传达上损失很大。实际上国内的日系战史文本在翻译时也倾向于保留原文。
我把渐减迎击对IJN的部分影响简单整理了一下,因为太长了就扔到了最后的附录,感兴趣的读者可以看一下,不看也不影响理解。


两栖攻击舰(Amphibious assult ship)的概念最早也许可以追溯到IJA著名的“陆军航母”秋津丸。现代两栖攻击舰主要特征是可以在舰尾船坞中放出登陆艇,气垫登陆艇和/或两栖车辆进行登陆,同时拥有直通甲板,可以使用运输直升机,攻击直升机甚至是垂直起降战斗机支援登陆部队。
两栖攻击舰与船坞登陆舰功能相似但不同。两栖攻击舰强调为登陆部队提供空中支援(攻击);而船坞登陆舰则强调陆战部队的投射(登陆)。
由于各国战略战术思路不同,不同国家对两栖攻击舰定义可能与轻型航母或直升机航母等舰种定义有所重叠。因为两栖攻击舰直通甲板的特征,很多游戏为了简化分类而将其归类为轻型航母。
两栖攻击舰因为曝光率较低,在翻译时有出错的可能。

还有Battleship的翻译。日文中的“戦艦”按照英语逐字翻译并无不可,中文译为“战列舰”则是追本溯源的表述。Battleship这一现代舰种是承自风帆战舰时代的主力舰Ship of the line,在中文中译作“战列舰”,直译为“线列舰”,当时主力舰队之间的交战多为双方主力舰排成两条相互平行的纵列相互开火,因此得名。按照皇家海军分类(以火炮数量区分)粗略归类,一至四级舰为Ship of the line,五,六级为Frigate,而现代作为轻型护卫舰的Corvette则是更小一号,介于六级与未定级舰之间的船——由于各国造舰思路不同,也许会有称呼和皇家海军分类标准并不一致的情况出现。一般认为Ship of the line后来进化为战列舰,而Frigate则是巡洋舰的祖先。
至于现在与护卫舰(Frigate)同义DE,是源自二战时美军装备的,主要用于运输船队护卫的护航驱逐舰(Destroyer Escote)。
关于舰种翻译最后我想提的一点是Frigate和Corvette翻译大陆与港台并不相同:
          Frigate   Corvette
大陆  护卫舰    轻型护卫舰
港台  巡防舰    护卫舰


准尉的情况比较复杂,在不同国家有不同归属:有的属于军官,有的属于士官,甚至有作为独立阶级的情况。美国海军中准尉属于军官,分5级。IJN中并没有准尉这一阶级,不过有从士官一路升上军官的特务士官(特務士官,とくむしかん),与受到正规军官教育后成为军官的一般士官区别。相较于刚刚开始海军历程的新任少尉,当了半辈子下士官的特务士官一般年纪较大。日本海航王牌排行上的军官多数是特务士官,比如坂井三郎与岩本彻三,最终阶级为中尉,实际上是终战后海军解体时晋升为特务中尉,在这之前两人都是特务少尉。顺便一提这种投降时的晋升在海军中被称为“波茨坦晋升(ボスダム進級)”。
Commodore是比较古老的说法(比如佩里准将 Commodore Perry),查阅资料后我发现现在美国海军准将为Rear Admiral Lower Half ,已更正。目前美国海军中依然存在Commodore的称呼,不过是作为资深上校的荣誉称呼,军衔(和工资)上并不比一般海军上校(Captain)高。
美国海军并没有现役五星上将,但军衔本身依然存在。历史上只有四位美国海军军人获得此军衔。此军衔为终身制。
美国陆军除了五星陆军上将外还有更高的一级,特级上将(General of the Armies),历史上只有两人获得此军衔:约翰·J·潘兴和美国国父乔治·华盛顿(1976年追授)。此军衔有时也被称为“六星上将”。
顺便说一句旧日本军中的元帅。这个元帅更多的是一个荣誉称号,而不是高于上将的军衔,比如山本五十六阵亡后称为“元帅海军大将”。


銀蝿(ギンバイ)在IJN语境中指的是偷吃。这类俗语一般有不少来源解释,我看过的一种是“银蝇是一种苍蝇,一般第一个落在食物上,因此用来讽刺偷吃的人”,如果有其他解释欢迎交流补充。


一般提到公海舰队,绝大多数情况下指的是德意志第二帝国时期由提尔皮兹建立的德国海军主力舰队。公海舰队是一支由战列舰与相应辅助部队构成,主要目标是与皇家海军的决战的部队。
公海舰队的德语为Hochseeflotte,直译为英语就是high see fleet,高海舰队。德语中的Hochsee意为公海。大陆一般译为公海舰队,较少见的情况下译作大洋舰队。
顺便一提一战中皇家海军的类似单位为大舰队(Grand Fleet)。
至于经常在IJN语境中出现的連合艦隊(联合舰队),最早成立于甲午战争时,由多为新锐舰的常备舰队与多为老旧舰的西海舰队构成。最初为临时编制,经历甲午,日俄战争两次成立与解散,于1923年常设化。IJN内部对联合舰队的简称是RN风的GF。IJN从建立时就带着浓重的RN风格,哪怕在二战时也没有弃用英语这种“敌性语言”。

機動部隊(きどうぶたい)在海军语境中指以航母为中心的部队,也算是日系ACGN,尤其是军事系ACGN中的中低频词了。顺带一提这个词在英语中多译为Task Force。


転進(てんしん)也算是时不时能够见到的梗了,最初是旧日本军作为撤退的隐语使用的,战后意思不变的情况下带上了戏谑的色彩。这个词别说翻译第一次看见发懵,就连当年IJA的士兵听了也犯迷糊。根据约翰·托兰在《日本帝国的衰亡》中的描述,菲律宾战役期间有IJA士兵听不懂这个“新术语”:
 “全中队,邓兴!”这是八寻的助手的声音。“邓兴”从字面上讲是“转进”,实际是“撤退”的婉转说法。八寻本人又重复了几遍,后来似乎是为了表示歉意,他说:“咱们以后再前进!”
 紧挨着神子那个小队第二小队的士兵们以前从未听到过这个词——这是近来为了现实地适应不断变化的战局而创造出来的词——但是,命令的紧迫性使他们走出掩体,准备发起最后的进攻。
 “邓兴!邓兴!”八寻手持美国卡宾枪跑出自己的掩体,把他们赶回来。

特進二階(とくしんいかい)偶尔会在军事系ACGN中出现。特進是特別進級(とくべつしんきゅ)的简称。特進二階可以追溯到旧日本军时代,为立有特别战功的阵亡者追晋两级(比如《钢炼》中的修斯中佐追晋为准将)——非特晋就是升一级了。翻译时保留也好,翻译成“追晋二级”也好,千万不要强行翻译。

最后再补充几个由日文转英文再翻译成中文闹出的笑话。早年看过一篇描写坂井三郎服役经历的报告文学,其中提到坂井早年在“战列舰桐岛号担任炮手”,实际上是同音的雾岛号,这个是直到差不多十年后对战史和日语都有所了解了我才明白过来的。日语资料中IJN的舰名都是汉字,如果作者查阅的是日语资料不可能出错,所以我猜测作者是引用的英文资料自行翻译导致出错的,和之前提到的“克尼亚斯·苏沃洛夫”一样属于译者对战史了解有限加上三角转换语义流失导致的错误。以前网购过一本(渣翻的)二战海军舰船小册子,里面提到了IJN的“仙台”级轻巡洋舰,实际上应该是同音的川内级。还有一个虽然没见过出错不过个人感觉很有意思的同音梗,稍微提一下:日本古令制国的阿波和安房都读あわ(awa)。这种同音梗在遇到之前我从来没注意过,一旦发现了还挺有意思的。

纳粹德国海军的装甲舰海军上将斯佩伯爵号(Admiral Graf Spee)有时被翻译成“格拉夫·斯佩”号。该舰以德意志第二帝国海军将领马克西米利安·冯·斯佩(Maximillan von Spee)命名,因此实际上不存在名为“格拉夫·斯佩”的人。Graf是德语中的伯爵,这个误翻大概和我在前作中提到的“克尼亚斯·苏沃洛夫”同为音译头衔的情况。我最开始甚至认为该舰名为“格拉夫·冯·斯佩”,直到看到一篇写一战时斯佩指挥德国海军远东分舰队试图返回德国的航程的文章中给出了他的全名才觉得不对劲。
顺便说一句这种中间带von的人名在用姓称呼时要在前面带上von,比如克劳塞维茨就是von Clausewitz(所以如果用姓叫伊莉雅就是von Einzbern…)。类似的情况还有法国人名中的德(de),比如理科生的老朋友德布罗意实际上是de Broglie。von和de在相应语言中都代表此人是贵族。


附录
伦敦海军会议IJN只拿到了相对美国海军60%的战列舰吨位,不足IJN一般认为的“防守方需要进攻方三分之二兵力”,所以需要在决战之前以各种手段削弱美国海军的战列舰部队以达到相对均势。渐减迎击是参考联合舰队在日俄战争中的击败沙俄海军第二及第三太平洋舰队的经历制定的,简而言之就是在美军战列舰部队航向日本的途中以潜艇,水雷战队夜袭等手段多次攻击削减其数量,最后由战列舰部队在一场日德兰式的决战中击败美国海军,实际上是很一厢情愿的战略。
战列舰队是主力,需要好好保护用来打击美军战列舰,但刚一开战USN的战列舰不是没了就是去泡澡了,所以IJN的战列舰战争前期很少出动;原夜战部队旗舰的战列巡洋舰金刚级改装后晋升为战列舰,充实到了主力部队,夜战部队需要新的旗舰领导对美军主力舰队的夜袭,所以高雄级应运而生,舰(nai)桥(zi)为了承担指挥职责比起前一代CA妙高级扩大很多;利根级是作为机动部队的眼睛设计的,载有大量水上飞机,实际运用上也有不少伴随机动部队作战的记录;阿贺野级和大淀级分别作为水雷战队和潜水战队的旗舰设计,大淀级强大的航空能力是为了弥补潜水艇侦察能力不足而设置的,甚至还有配套研发的专用水侦;岛风级(丙驱)是作为理想的水雷战队驱逐舰设计的,拥有可怕的雷击能力和达到IJN一般驱逐舰水准的炮战能力,后来因为成本问题只建成一艘;秋月级(乙驱)是作为护卫航母用的防空舰(防空直卫舰)设计的,但为了符合“驱逐舰”的定义强行加了一座四联装鱼雷发射管和再装填装置;日本潜艇比起欧美同行来基本上要大上一号,是为了能执行长时间的远洋巡逻伏击美军战舰;二式大艇是为了远洋侦察而设计的,IJN甚至还专门为其准备了秋津洲级这样的专业整备舰船,IJN还有建造能够运用四架大艇的大型飞行艇母舰的想法,不过在讨论阶段就取消了。可以说渐减迎击是整个二战前IJN软硬件建设的核心,然而这个计划随着CV的兴起和珍珠港后美军战列舰部队的毁灭失去了作用,这之后IJN基本上就只剩下没谱地见招拆招了。
10
130

請選擇投幣數量

7

全部評論 0

10000
Johnston 王爵
理科生,海军史爱好者,国产二次元手游历史学者(误)
2 粉絲
0 關注
3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