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 守门人

M-73,又称“禁忌之门”、“波尔塔”,在是神明用来流放危险人物和危险世界的“禁忌分支”的入口世界。世界的主要居民是被以其地为名的波尔塔族,冠以“守门人”之名的存在。这种生物拥有人形和四蹄的波尔塔兽两种形态,在长久的自然演化中分化出了两个不同的亚种——有角族和无角族。正如其名字所显示的那样,最明显的区别就是有没有那一对犄角。
但这种区别不过是表面现象而已。犄角并不只是装饰而已,而是一个释放魔力的器官。有无犄角代表着魔力的高低。但塞翁失马,焉知非福,没有犄角并非一件坏事。经过统计,无角族的创造力平均水平显著高于有角一族。但这究竟与犄角的存在有没有因果关系还是个未知数。 
正是这一点点的不同造就了两个亚种的不同发展。在有角一族兴起了以魔法为核心的文明体系。而无角一族则兴起了以狭义科学为主,魔法科学为辅的文明体系。虽然就实力上,有角一族拥有充分的优势,但是技术应用相对落后,常常要从无角一族那里进口魔法技术。有角一族使用的大部分边界的魔法发明都来自无角一族。
双方都在某种程度上羡慕着对方,无角一族羡慕有角一族的强大,有角一族羡慕无角一族的技术。这种羡慕逐渐演化成了嫉妒。嫉妒心,这可真的是一个奇妙的心理呢?明明很想要一样东西,却又故意去贬低它,这就是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吧。
渐渐的两个种族之间的隔阂越来越大,甚至到了消极和平的程度。
但是这种恐怖的平衡在六千多年前彻底失衡了。一个小事件引爆了双方长久积攒的怨念。但是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竟然没有多少实体资料留存下来,仿佛这件事根本没发生过一样。人们对于这件事情的了解也仅仅限于这是源于一个复仇的少年,仇恨的火焰席卷了整个波尔塔族世界而已。而关于那个少年的事迹的记录恐怕也只有那片禁地之中的面露恐惧的石像林。传说这些石像都是那位少年的复仇对象,而石化便是审判结果。
说来也是奇怪经过那场爆发,波尔塔一族倒是达到了前所未有的和睦,两族人最终放下了仇恨,但是谁能保证在黑暗之中还有人抱着仇恨不放呢。
星尘读完了这一篇短短的文章,关于六千多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有说恶魔的,有说神罚的。各种说法根本不知道谁是对的。但是星尘有一种直觉,这篇文章也许是最为接近真相的存在,而且讽刺的是这篇文章的作者还不是波尔塔族人。
现在星尘几乎可以确定那个复仇的少年就是说的卡利,而那些石像就是被他审判的族人吧。
但是这究竟与自己的身世有什么关系呢。
星尘心里不禁去想:“旧地重游。”毁灭是这样说的,这代表着这里也是我的故乡。按时间点来算的话,难道说我是在那场动乱之中身亡然后又侥幸以现在的身躯重生了。可是完全没有一点线索啊。都已经过去六千多年了,而普通波尔塔族的寿命跟人类差不多,哪会有人记得过去的事啊。唯一可能的突破口,也就是亲自引爆了那场动乱的卡利,可是他一直守口如瓶,根本套不出来话。
就这样闲着无聊的星尘就在波尔塔族的街道上闲逛。表面上看起来非常古朴的建筑,内部却是精密的魔法装置来维持,这也算是这个世界的独特之处吧。
“让一下,让一下。”一个女孩子的声音从后面传来。
紧接着一个戴着红色帽子,身着长袍的白发单侧马尾少女从星尘身边跑过。
又来了,又是一种熟悉感,而且比那种对波尔塔族的熟悉感好像还要强烈一些。
那个女孩跑到了一个花店前面,对花店老板说:“老板,赤血之星还有吗?”
“茉瑞丝花吗?这种花更多的是药用,花店里面不多,不过你运气不错,刚好除了有人预定的,还剩下最后一束。给。”
“谢谢老板。”
“你也是来去祭奠茉瑞丝的吗?每年在她生诞的这个时候,都会有一些人都会用这种花——赤血之星,别名茉瑞丝花,这种由她发现的花去凭吊她。小姑娘你知道吗?——那个天才波尔塔族少女,在魔药学界可是一方泰斗呢。”
“这我当然知道,因为她就是我妈妈啊。”
“呵呵,这个玩笑可不好笑。”
“我没有在开玩笑!”
无论那个女孩怎样争辩,店家都不相信。
这个时候一个戴着面具的人来到了少女的身后说:“差不多该走了吧。”
“不嘛,毁灭大人,他就是不相信那是我妈妈?”
毁灭!没错的虽然换了一个面具,但是星尘还是勉强能辩认出他。那个少女也是毁灭的手下吗?
毁灭对那个少女说道:“无论他人相信与否,事实终究是事实,谎言终究是谎言,没必要在这种地方钻牛角尖。”
“好吧,对了,毁灭大人,有一件事要麻烦你。”
“什么事?”
“那个,我今天早上不是睡过头了吗?所以来的时候太急了,忘带钱包了,所以能不能?”
“好吧,我帮你付了。”
“毁灭大人,你真是个好人。”
“被这样称赞我到底该不该高兴呢?”
店老板在毁灭付账的时候说:“这位先生你不是……”
“嘘!”毁灭向店老板示意不要再说。
店老板也就没有继续过问。尊重客人的隐私,也是为商的一部分。
毁灭就带着那个女孩离开的时候经过星尘身边顺便小声说了一句:“故地重游愉快。”
“毁灭大人,你刚才跟那个人说了什么?”
“遇到了认识的人,打了个招呼而已。”
星尘刚想要离开,没想到卡利这个时候又出现了那个花店。
“老板。”
“客人,你订的茉瑞丝花已经准备好了。跟以前一样准时呢。”
“是啊。对了,刚刚我看到有个白发女孩从这里离开。”
“那个女孩啊。是个很有意思的孩子呢,竟然说自己是茉瑞丝的女儿。很好笑是吧。毕竟是已经死去了六千多年的人了怎么可能突然冒出来一个女儿呢。”
卡利尴尬地笑了笑充当回应。
走出店后,卡利直接向星尘那里走去。
两位友人打了一声招呼便一同向集合地点走去。
星尘好奇地问:“你经常来这个世界吗?”
卡利说:“也不是太经常,只不过每年来凭吊一次故人而已。”
星尘说:“是吗?这个小镇感觉也不错,每天都挺安静祥和的。”
就在星尘立下这个flag的同时,警报声响起。
周围的行人集体不慌不忙地进入附近的店铺,而已满员的店家也紧接着不慌不忙地关上了店门。
星尘对卡利说:“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我们还是赶紧去避难吧。虽然有能力在这,但是还是不要给其他人添麻烦的好。”
若是平常习惯谨慎行事的卡利一定会选择这种稳妥的做法。不过这个时候他却说了一句:“不,我倒是有点好奇,先走了。”卡利说完跳上屋顶走开了。
星尘也没有办法,他也利用飞行魔法到空中俯瞰四周。
整个小镇几乎都进入了警戒状态,整个道路上没有多少人,这样的话也给分析带来了很多的简便。
…………
“四弟,你确定吗?殿下回来了!”在小镇的街道上一只向前飞行的紫黑色的乌鸦对着一只奔跑着的黑色猎犬说道。
“三哥,相信我,我的鼻子你还信不过吗?不过那个气息与原来确实有了很大不同。”
“我们这样突然闯入守门人的地盘是不是太危险了。要不我们等回到门界山找帮手一起来。”
“这样确实更好,可是既然我们已经闯进来了,就继续吧。情况不对劲就逃不就行了。”
这个时候一个戴着面具的人拦在了他们面前。
猎犬对他喊道:“让开!”
不过乌鸦却制止了他,变为人形,向他脱帽致礼说:“毁灭大人,抱歉冒犯了您,不过我们现在有要事在身,还请您见谅。”
猎犬也化作人形,害怕地说道:“对不起,毁灭大人,小人一时没有认出您来。”
毁灭说:“无妨,我本来就刻意隐藏了我的气息。不过看来面对面的时候还是会被聪明人识破。”
乌鸦说:“毁灭大人过奖了。不知毁灭大人有何贵干?”
“没什么,只不过是……”
“毁灭大人!”那个白发女孩不知从哪个角落跑了出来:“为什么突然就扔下我自己跑开了。”
“这个嘛,是有很深刻的原因的。那个,我还有事,两位再见。”
然后毁灭就很不情愿地带着那个白发女孩走开了。
白发女孩:“毁灭大人,那两个人也是你认识的人吗?”
毁灭:“嗯,就是这样。”
乌鸦对猎犬说:“觉不觉得这个场景似曾相识?”
“嗯。”
然后两个人一起说:“毁灭大人又开始带娃了。”
…………
“熵熵,你没必要这样抗拒吧?”蓝蓝对着紧紧地躲在自己后面的熵熵说。
“没办法,姐姐。这个糟糕的地方我可真的是不想再回来了。”
“是吗?我怎么记得我们当初在这里过得还很有滋有味的。”
“那是姐姐你。不要忘了我继承的大部分是痛苦的记忆啊。而且偏偏还记不得具体的事情,实在是太煎熬了。”
对此蓝蓝也无可奈何,毕竟木已成舟。
熵熵问蓝蓝说:“呐,姐姐,你有没有觉得街上怎么好像没什么人啊。”
蓝蓝看着空无一人的街道,说道:“确实啊。这里有点,太冷清的吧。我们应该已经离开了人迹稀少的小巷了啊。”
这个时候乌鸦和猎犬从拐角处跑了出来。向熵熵他们那边跑去。这个时候一道闪电劈在乌鸦和猎犬的面前。一群有角族波尔塔出现在一行人的面前。
为首的一人说道:“混沌鸦,巴斯克维尔,你们未经允许越过门界线,现对你们进行驱逐。”
猎犬巴斯克维尔和混沌鸦化作人形。混沌鸦很识趣地对他们鞠了个躬,说道:“非常抱歉,没事先打声招呼就来造访。我和巴斯克维尔对各位表示歉意。只是我们今天有重要的事情想要和对面的两位美丽的小姐商议,还请各位守门人行个方便。”
为首的守门人对则回应道:“规则不允许妥协,第一次警告。”
巴斯克维尔似乎有点被激怒了说:“三哥,和他们废什么话,直接上吧。”
混沌鸦却制止他说:“不要冲动。还有你,刚才那句话可是个死亡flag啊,以后不要乱说了。”然后转过身来继续对守门人说“毕竟是我们有错在先嘛。这样好了。就给我三分钟时间。三分钟过后我和四弟马上离开。”
为首的守门人继续说说:“一分钟也不行,第二次警告。”
混沌鸦说:“那么,就开始较量吧。”说完他变回乌鸦以守门人队员难以察觉的速度,在他们之间穿梭。队员们怕伤到彼此,不敢随便出招。
“立刻给我停下,第三次警告。”
混沌鸦绕过守门人队员直接来到了熵熵他们面前。
“全员准备,魔法水晶装甲启动。”很快众守门人中,除了一个人之外其余人身上都长出了水晶制的铠甲和武器。
“束手就擒。”守门人队长将自己的水晶剑向混沌鸦挥去。
“别想打扰三哥。”猎犬从后方攻击,阻止了,守门人队长的进攻。
蓝蓝护住自己身后的熵熵说:“你是什么人?”
“抱歉,两位可爱的小姐,我没有多少时间了,只希望两位小姐回答我一个问题,两位和混沌与秩序之灵是什么关系?”
蓝蓝回答:“那就是我们的前身,不过现在我们已经分裂两个独立的个体了呢。”
“那这样的话。”
“足够了。”蓝蓝将自己的配刀拔出指着混沌鸦说:“虽然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但是我知道你很危险,离我和妹妹远点。”
“真是有趣呢。不知道你们现在的实力如何。既然你已经拔刀了,那么就让我试一下这六千多年你进步了多少吧。”
混沌鸦说完拔下自己的一根羽毛,变成一把大剑。然后大剑又崩裂成一把长剑和众多飞舞的羽毛。
“混沌羽。他的武器和混沌羽是一模一样的。”熵熵在后面小声地说。
“看来你们并没有完全失去过去的记忆啊。不过我可不会因此而手软。”
混沌鸦迅速挥舞着羽骨剑。虽然就魔力而言他比起身为神明的蓝蓝要差一截。但是其速度极快,而且剑法精湛。
“看来你没有多少和自己实力相当的人战斗过啊。在战斗经验上,是我赢了。”混沌鸦一剑拍在蓝蓝手上击落了蓝蓝的武器说道。
混沌鸦用剑指着后面的熵熵说:“接下来该你了。”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他的余光扫视到了一个人影,同时感受到地面上有魔力波动,很快地后退了两步。紧接着他原本待着的地方变成了一丛冰锥替代,如果慢了一步估计自己也会被冻到冰里面。
那个人影也落了地。不是别人,正是星尘:“啊,又慢了一拍!幸好师傅不在这里,否则就又会被骂了。”
熵熵也紧跟着嘲笑道:“连偷袭都能失败,实在是笑死人了。”
星尘也针锋相对地回应道:“那也总比某个害怕地躲在姐姐后面的小不点好多了。”
蓝蓝微笑着说:“你们相处得挺不错呢。”
两个人共同回道:“谁和她(他)相处的不错啊!”
“欸呀呀,这种同步率可是CP的特征之一。”全知之眼不知道从什么时候窜出来说道。
星尘有些无奈地说:“喂,不要开这种玩笑啊。”
全知之眼说:“真是不可爱的表情啊。相比之下,还是你女装的时候可爱一些。”
话一说出,众人纷纷用看着变态的目光看着星尘。
全知之眼笑了笑说:“玩笑而已,趁星尘昏迷的时候给他换上女装,然后被那可爱的样子迷住,忍不住拍照留念这种事我怎么会做呢?”
星尘说:“不要用那种说法啊,假的都说的跟真的似的。”
“不用担心,女装可是后宫男主的基本修养呢。你也逃不了。”
被晾在一边的混沌鸦说:“很抱歉,打断几位的友好谈话,我这边的事还没有结束呢。对了,那位偷袭的先生,你好像有点眼熟啊,是归乡的游子吗?”
星尘觉得这里面可能会有自己身世的线索,打算进一步询问。
不过这一切却被三支箭打断。
卡利站在屋顶之上,严肃地对混沌鸦说:“这里不是你们该来的地方!”
混沌鸦这次倒是很听话地叫上猎犬离开了。
守门人之一:“几位没事吧。作为城镇的守卫者,还需要各位的帮助,实在是惭愧。”
卡利从屋顶上跳下,并没有在意这些人,而是叫上几名同伴离开了。
就这样,这场动乱被平息了。
…………
夜幕之下,卡利独自一人行走在皎白的月光之中。这里是在门界线以内的区域,虽然离门界线很近,但是终归来说还是恶魔的流放地,自然还是有一定的危险的,如果是普通人自然不敢在这种地方乱逛,除非是某些毛头小子来这里举办试胆大会什么的。也幸好在这个地界生活的流放者都对这些胆大的小老鼠没什么兴趣。
当然卡利来这里并不是要来试胆,他来这里,只是单纯地因为他的目的地在门界线的这一侧。这个目的地最初并不是在门界线的内侧。但是门界线本身是一种魔力边界,并非亘古不变,而是会随着时间演变进行着波动。原本处于门界线之外的地方现在也被吞并到门界线之内。
卡利来到了他的目的地。一个墓碑,墓碑上没有任何一个字,上面只刻了一朵花,一朵和卡利此时手里的花一样、和墓碑前放着的几束花一样的,形似五角星的花。
卡利扫了一眼,五束花,比以前多了一束,是多了一个祭奠者吗?这还真是一个稀罕的事呢。一般情况下都是前来祭奠的人成为被祭奠的人,花束数逐渐减少。尤其是在这片区域被吞并到门界线里面之后。虽然墓碑的主人在自己的领域是一个颇为著名的人,但人们记住的基本只有她当年的出彩表现。她是一个名人,从某种意义上也可以称为一个著名学者,但她同时也只是一个普通人,是一位妻子,是一个母亲,是一位挚友。到现在还在为她献上她生前最喜爱的花的人,祭奠着的应该就基本都是这样普通的她吧。
卡利缓缓地将自己手中的花放在墓碑之前。卡利不喜欢各种繁复的礼节,也同样不喜欢祭奠亡者之时那一系列程序。亡者已经逝去,无论什么动作都看不到了,什么声音都听不到了,什么香味都闻不到了,做这些又有多少意义呢。这也就是他要把自己的祭奠安排到这一天的最后的原因之一。
人为什么要为无法挽回的事物悲伤呢?既然都无法挽回了,悲伤还有什么用呢?他无法理解,因为以他自己的话来说,从来都不是一个完整的人。但是即便如此他还是会感到悲伤,只是不向外表露罢了。
“你也是妈妈的朋友吗?”一个白发的少女出现在卡利旁边对他说道。
那个少女不是别人,正是卡利和星尘他们在白天见到的和毁灭待在一起的女孩子。
卡利并不着急回答:“你为什么能断定我是他的朋友呢。也许我只是她的一个崇拜者呢。”
少女回答道:“不,虽然很微弱,但是我可以感受到悲伤,那种纯粹的悲伤,就和我一样。”
卡利说:“你和你母亲长得很像呢。”
少女说:“毁灭大人也是这么说的。还有其他那些人也都是这样认为的。不过他们还是明白我并不是她,只是她的延续而已。”
卡利说:“还没请教你的名字呢。”
少女回答:“茉瑞丝,和妈妈一样的名字。”
卡利又问:“那么茉瑞丝,你为什么在这里?”
少女回答:“为了等你。”
0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0

全部評論 0

10000
熵蓝 騎士
TA什么都没留下
1 粉絲
0 關注
38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3-5非人之人

29
0

3-4营救

27
0

3-3狩魔

41
0

3-2 殿下

37
0

3-1 茉瑞丝

27
0

3-0 守门人

5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