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重启的人生中运筹帷幄1开端

在重启的人生中运筹帷幄1
开端Beginning『已完结』

著 中文名不好吗

——————

更新信息

2021.6.23开始更新

2021.8.13完结,共2.4万字

——————

Contents

第一章『第一年The first year』

第二章『第二年The second year』

第三章『初三·上Grade Nine·Up』

后记

——————

第一章『第一年The first year』

「欸?」

我伫立在那白色的空间。

当我回过神来时,就发现自己身处在这里。

(我...我这是在哪里)

大脑一片空白,什么也想不起来。

我把双手伸出,再试着将手掌张合,试着确认感觉。

(身体还有感觉)

我注意到自己并没有像哈利那样光着身子,而是穿着淡蓝色的睡衣。

(为什么我会穿着睡衣呢)

那大概率是做梦了,虽然没有证据,不过...

(睡着吗)

听说在梦中自然下坠会使人醒过来。

我将身体向后倾倒了下去。

(感觉好真实...)

「當!」头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紧接着

「嗷!」

我喊出了痛苦的叫声。

(可恶,头好痛,如此看来,这的确不是梦)

既然不是梦,我又是怎么到这里来的?

我一边起身,一边忍着泪。

感觉泪从泪腺里蹦了出来。

一些片段从脑中一闪而过。

啊!想起来了!

昨天晚上我在熬夜,然后熬着熬着睡着了。

那么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

这到底是哪里?

「有人吗?」我大声喊道。

没有回音,看来要么空间很大,要么空间很小。

不过即使空间很大,等个几分钟应该就能听到回声了。

那就等着吧。

我成打坐状坐在地下。

突然,一个新奇的想法从脑袋中冒出。
会不会是......

就是在异世界题材中都有的,在到达异世界前与神的对话。

突然感觉好激动!

到异世界啊!

(好激动......)

现在的话,那个神应该会出来了吧。

但是,神在哪里呢?不会是偷懒了吧,看来神和人一样也是一个会偷懒的社畜啊。

得罪了神可不好,先拜一拜吧。

于是,我对着那个看不见的神拜了拜。

「如果是龙傲天的话就完美了!嗚哈哈!」

糟糕!一不小心就说了出来!

请原谅我吧!神!


***

眼前一片黑,呃...是我没睁开眼睛吗?

显然不是,为什么我睁开眼睛后还看不到呢?

难不成我瞎了!

之前就有某高中生因熬夜玩手机而导致双目失明的新闻,难不成那样的悲剧在我的身上发生了?

我好像忘掉了什么东西,为什么又想不起来了呢?唉,我为什么要说又?

脑中依稀闪过一些片段。

怎么办?看不见任何东西,似乎也听不到声音,在这样的情况下我不敢乱动欸〜!

万一真的瞎了怎么办?

感觉不到任何东西,好害怕,感觉好无助。

我会不会死在家中啊。

脑中一片混乱。

突然,什么柔软的东西贴到了我的脸上,还是热乎乎的。

な...なに?

而且,那柔软的、气球状的物体上好像还有一个凸起,现在,某个人正在把这个凸起硬塞到我嘴里。

我紧闭着嘴,内心很不知所措。

到底发生了什么?

突然,脑中的片段连了起来。

也就是说,我来到异世界了吗?

那这软软的东西应该就是史莱姆了吧,不过...究竟是谁把一个史莱姆往婴儿的嘴里送啊!

能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牙已经没有了。

至于失明和耳聋,这个本人曾调查过,由于平常实在闲的没事,就在社交媒体上看些有趣但对我学习几乎无用的文章。

婴儿在刚出生时是几乎没有视力和听力的,但随着身体的发育,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就可以看清周围两米的事物了吧。

一个月的时间,真的长。

既然转生了,就像某个三十四岁的尼特一样在异世界认真活下去吧。

虽说跟书上写的完全不一样。

啊!我在原世界的身体会怎么样啊?父母会不会担心我啊?该不会伤心欲绝吧?!我可不希望他们会变成那个样子啊!

我该怎么办?


***

一个月后。

听力回复的速度异常快,但视力却没有那么快。

直到今天,我的视力也仅仅只能看清周围一米多一点的距离,身体更是动不了。

有一个能令我稍微安点心的消息。

我并没有像众多轻小说中转生到了异世界,而是重生了。

就是重启了自己的人生,从头来过了。

就好像是只有意识和记忆回到了过去,回到了自己刚出生的时候。

那我是如何确认的呢?

在最初的一个星期内内,我听到了一些朦胧的话语,说话的格式和语气特别像...哦不,就是日语的格式。

虽然异世界可能也用日语,不过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后来,逐渐能听清楚在说什么了,我听到了父母的声音。

作为父母的孩子,不可能连自己父母的声音都不认得,总而言之,我的人生从头来过了。

但是在重生之前我才初中生的年龄啊,只有十五年的生活经验,我再怎么可靠也做不到那个灰色老鼠那样好啊!

我还没有把那一部同样是关于人生重启的轻小说看完啊!(此处指《我们的重置人生》)至少让我看完再重启也不迟啊!

没办法,已经晚了。

对了,还记得之前那个软软的东西吗?我应该是庆幸我没有把那个凸起物塞到嘴里还是抱怨呢?

相信大部分聪明人(观众)都能猜到那是什么了吧,没错,就是欧派,那个越揉越大的欧派。

估计只有变态才会对吃自己母亲的奶而感到期待与兴奋吧。

在那之后几天里,好像都是用奶粉喂我的,一开始其实我并没有吃,因为我不知道那是什么,不过后来就趋于生理本能而接受了就是。

至于大小便的话,总感觉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但并没有观察到有什么地方让我感到不对劲,也许除了我的衣服是粉色的这一点。

母亲也说过,因为我小时候太可爱就经常给我穿些奇怪的衣服。

还是对这个身体感到不习惯啊,现在的我连抬手都做不到。

母亲说过,我不是顺产生出来的,而是剖腹产,所以为了养好伤口,刚出生的一周内是待在医院内的。

可能是因为看不见,所以那几天一直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宝宝要洗澡了哦!」母亲期待的声音传到了耳中。

洗澡?对哦!我把这事给忘了,自出院以来就没洗过澡呢,确实很脏了,虽然每天都擦着身体呢。

这不算洗澡吗?

母亲轻轻的抱起了我,然后我就被送进了浴室。

身体还是动不了,只能无奈的让母亲搓洗了。

我突然感觉到了极度的异常。

怎么回事?这非常强烈的预感是怎么回事?我环顾四周,看不到任何不协调的东西,但总感觉少了什么。

这种感觉......说不上来。

我就带着这种强烈的感觉出了浴。

母亲带我来到洗脸池,现在的我光着身子。

正当我深思那个强烈的、不对劲的地方时,母亲突然将双手叉在我的腋下,将我抬了起来,使我正好能透过镜子看到我的整个身体。

「宝宝,看!镜子里面的是谁?!是不是你啊?」

母亲边笑边说,我打量了我自己,皮肤好像比照片上的更白,可能是因为照相技术的问题吧;明明是男生,却异常的可爱,不过黑色的头发里有些许白色的毛发。

随后,我找到了不协调感的来源......

「怎么了?为什么呆住了?」

我的确呆住了,因为我太惊讶了,自己的身体少了点什么。

我只感觉自己的眼睛在欺骗自己,不,这不可能,这一定是场梦!

在重生前还是可以立起一片天的东西...

本应该是短小精悍的小匕首,而现在...变成了其他东西。

当然,也不是刻满恐怖花纹的黑色巨剑,而是...不,什么都没有了。

没有了,没有了......


***

我花了一天的时间让自己冷静。

果然......所以
请善待每只动物,不要给他们做绝育手术。

当然,我并没有被绝育,而是真的
真的变成女生了。

啊啊啊!!!

我意识到我无法改变现状,所以只能接受了。

那么......怎么说好呢?

那就...这样说吧。

我人生的重启就此拉开了序幕。


***

现在
我正被一位长相美丽到足以吸引任何人的女性抱在怀里。

这样美丽的女性,此刻正在抱着我走在路上。

至于我为什么会被抱在怀里,想必大家已经知道了。

我重启了我的人生,意识和记忆都回到了过去这个婴儿的身体中。

而这个把我抱在怀里的这位女性,不是别人,正是我的母亲。

有人可能会觉得这样美丽的一个人不去当明星可惜了。

不好意思,母亲当过明星。

母亲无论是在初中还是在大学都是学校里的「高岭之花」。

受到众人仰慕的她在成为明星之后自然会引起极大的轰动。

成熟的外表下却有着不符合外表的软萌声音(宣传语上是这样讲的,我个人是没感觉出来),这样的反差使她变成了红人。

母亲被称为「秋日之花」,与她的名字矢田秋叶相吻。因为秋季最美的花,就是落叶啊(取自父亲的原话)。

当然,再夸母亲也不能体现出她到底有多火,我就用一件事来体现吧。

在我问母亲有多火时,她把储物间里深藏多年的邀函给拿了出来:每一张都是邀请母亲演出或唱歌什么的,但,最令我惊讶的是,哦不,是我最感到恐怖的是——每一张邀函开出的价格都是两千亿日元起步(1000亿日元=50多亿人民币)。

妈呀,这不只是火遍整个日本了吧?虽然母亲是在乡下电视台出道的,但这金额在我看来,母亲怕不是火遍整个世界了吧?

为什么母亲在说起这些时是一副毫不在意,轻描淡写的表情啊喂啊喂!

我是真的佩服母亲,在这种情况下还能保持头脑清醒,并全身而退毫不留念。

换作是我,早已深陷其中不能自拔了。

母亲还真是一个女强人,可以说是最理想的家长了。

我一直都很想问母亲退隐的真正理由,为此在那时几乎是三天一问。

但她每次都回答:「不想再红了而已」

母亲退隐时可谓是非常潇洒。

在躲避舆论媒体方面就充分展示出母亲的恐怖之处:在退隐之后,至今没有一个人能让母亲复出。

母亲先是更改了住址和联系方式,并且每月更换一次,在外出时做好化装:不是那种大摇大摆的黑色墨镜加口罩,而是真正的化装。

改变声音和外貌,并将自己的行为举止彻底改变,彻底到据本人所说,她自己在拜访自己的父母时,从头到尾一丁点怀疑都没有,直到后来联系才知道。

我本人是相信的,因为在某些场景下曾经体会过。

感觉终生难忘:明明知道自己眼前的那位就是自己的母亲,但外貌和举止都与平常完全不同。

不管怎么说,在退隐后,母亲有了谈恋爱的闲空,就抱着一试的心态,随便找了家公司进去。

正好,父亲也在那个公司。

我的父亲,斋宫峻。一开始只是和我的母亲为同级关系,两人的关系退一万步也只能说是同事并且发展下去也只会是这样。

但本以为女强人的母亲会凌驾于父亲之上、成为父亲的上司,事实却不是如此。

父亲他,成为了母亲的上司,并直接对母亲发号施令。

于是,母亲开始关注父亲了,不过两人的关系最多也只会发展为朋友关系。

真正改变这个关系的是母亲的那一次宿醉。

尽管母亲看起来是个外表成熟的人,但是她其实是一个非常孩子气的人。

在那天晚上,母亲的孩子气发作了,对自己的年龄太大而抱怨找不到对象,于是就去酒吧喝了个烂醉。

不过就我所知,母亲,你当时才22岁欸!22岁欸!明明是刚刚大学毕业的年龄,却说自己的年龄太大了是什么鬼?

我看父亲老还差不多,毕竟当时的父亲都29了还是条单身狗。

在母亲出了酒吧后,本应轻松找到回家路的她,却因为醉的太厉害了而导致迷路了。

结果母亲不知不觉间就来到了父亲回自己出租屋的路上。

父亲也自然而然的出现在了母亲面前,正好父亲值班完回家。

于是,在这机缘巧合之下,父亲将母亲送回了家。

据母亲所说,当时醉酒的她,突然就感觉自己被父亲吸引住了,越看越帅、越看越心动。

父亲当时确实很帅,并且父亲的面孔也是我认为最帅的面孔,绝对不是因为我尊敬他才这么说的哦!

母亲就这样被父亲迷住了,还差父亲被母亲迷住这一条件了。

其实,两人几乎是同一时间喜欢上对方的。

醉酒的母亲在当时就立马对父亲发起了猛烈攻势。

作战也是成功了。

据父亲所说,母亲当时很不同。

明明在公司中是一位成熟可靠的女强人,但实际上却异常的可愛。于是乎......恋爱喜剧中的场景出现了。

为什么父母长得都很好看呢?为什么我长得就是一张大众脸呢?

扯远了,两人就顺理成章的结婚了,过程省略。

在我讲述完故事之后,母亲也终于回到了家。


***

五个月快过去了。

回家之后忘了介绍房子了,不过,我也不想介绍太多,室内装修风格是趋向混合怪式的,中式、美式、日式三者混合。

中式是继承了爷爷奶奶对中国文化的热爱,而美式则是因为母亲在美国呆久了,所以挑选风格时就不自觉的偏向美式了。

毕竟大学是美国上的。

然后,快过年了,今天是圣诞节。

发育情况很正常,到现在也只能抬起头和动一动四肢,翻身和爬什么的目前做不到。

我将头抬起来,希望能看到什么。

让我看看...啊,母亲正在做饭啊。闻起来还是那么香,也许更香了。

父亲呢?忘了,父亲不在家。

也是,作为一个翻译官,还是专门给那些重要的客户做翻译的,父亲可以说是很忙了。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父亲在忙什么,不过就是回不来啊!

为什么母亲准备晚饭要这么长时间?明明半个小时不到就可以了,这已经一个小时了。

父亲又不回来吃饭,我也不能吃奶粉以外的东西。


***

不知不觉间就睡着了,在恍惚中好像听到母亲耳语了一句。

「Merry Chirtsmas」

为什么要说这句?不应该当天说吗?

管它呢,不用想这么多吧。

吧。


***

我醒了过来。

啊,屋里好暗,是我醒的太早了。

我下意识的抬头望向窗帘,还没有拉开。

平常的话,母亲应该会早早地把窗帘拉开,但是今天却没有。

难道母亲不在家吗?如果不在家,那去干什么了?

父亲、母亲都不在家的话…我该怎么办呢?父母绝对不会让我一个人在家的。

应该有人在家,我想,昨天的那声「Merry Chirtsmas」应该就是临走前提前的祝福吧。

即使母亲不在家也会有其他人在家的。

这时,我的心里有了个人选。

我抬起头望向空荡荡的床铺,然后意识到了...
父亲没有和母亲住在同一个房间里。

说明一下,分开住的原因绝不是因为感情上的问题,只是纯粹的工作原因而导致的。

父亲工作时常常出差,即使在家,也是早出晚归,父亲考虑到如果和母亲住一个屋,在早上出门时会吵醒我,所以才分居的。

而母亲则因为担心父亲走得太急会从楼梯上摔下来才同意的。

为什么我感觉这个理由很牵强呢?但他们就是这样告诉我的。

于是父亲住一楼,我和母亲住二楼。

所以我不知道父亲是否在家。

一个小时过去了,应该有一个小时那么久吧。

我听到了上楼的声音,如果我没猜错...应该是那个人。

(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然后是一声惊喜式的大叫。

「我来了!小绫子!」

我好像忘了说了,我原来的名字是叫斋宫林的,在重启人生后就叫斋宫绫了。

更令人在意的是那个不速之客。

圆润的脸庞,却有着与其可爱气质不符的黄红渐变色染发,以及不良少女式的耳环,她就是——村田樱子,母亲退隐前的挚友兼同事,在退隐之后成了某位小鲜肉的经纪人,最后这个小鲜肉和她组建了家庭,不过那是以后的事了。

至于为什么会是她,我已经有头绪了。

不过,即使有头绪,今天也是别想从她的魔爪里逃出去了。


***

「啊~竟然不事先告诉我是这么可愛く的一个女孩纸!」

我露出一副无奈的表情,就任由她抱着。

还是和原来一样喜欢小孩子呢。

据这个紧紧抱着我的人所说,母亲拜托她照看我,而她去大阪拍广告去了。

大阪?广告?

还得一周回不来,那父亲呢?

父亲到好,直接飞去中国去了,还给别人做了个长期翻译。

为什么都不在家啊!这样下去,我实在是怕樱子阿姨对我做出什么事情啊!

有人可能会问,母亲退隐了为什么还要接广告呢?

万恶的 Money。

虽然退隐了,但你总不能不让我赚钱吧,正常的工作挣钱太慢。

照这么说,家里又缺钱了,缺钱的原因就是我吧,养小孩很辛苦的,超支正常,特别是我「不正常」。

「好乖呀!不愧是秋叶子的女儿呢!可愛!」

在我还是个男生的时候你对我的态度可与这不同哦。

哎~算了,说起来,今天是圣诞节啊。

要是下雪就好了!令人心心念念的雪,打雪仗……光是想想就让人激动。

(快下一场雪吧~)

想着想着,就飘下来了什么——是雪花。

我望着雪花飘来飘去,然后落到窗户的玻璃上,并贴在了上面化成了小水珠。

下雪了,是白色圣诞节啊!


#村田樱子 视角#

突然被秋叶子拜托要照看她的孩子,并且要照看一周。

我听到这个消息时吓了一跳,什么?秋叶子?你隐退就是去找男人去了吧,明明才23岁,不好好享受年轻却去找对象。

说好要当一辈子好姐妹的呢?哼!
说白了,就是我羡慕了。

我都28了,却比不过一个23岁的小姑娘,我不甘心啊!

要是...我也能和他交往、结婚、然后度过热情的......

啊!我在想什么!

言归正传,我到最后还是答应了,顺便朝秋叶子抱怨了几番,最近难得休假,家里又无聊,只不过...照看小孩...好像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就在这之后,我看到了秋叶子的女儿,和某个把我的秋叶子抢走的男人一起生的小孩。

叫斋宫绫,是个非常可爱的宝宝!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可爱!

而且还有一种高高在上的感觉,配合美丽的外表。

长大之后一定是傲娇系的!

之后的一个发现又吓了我一跳,欸?我为什么要说「又」呢?

她的头发是黑白相间的,黑发里面有很多白发,看起来很影响美观。

为什么这个孩子的头发这么奇怪呢?是因为基因问题吗?

不要瞎说,能让秋叶子中意的男人,怎么可能在这方面有问题。

在这之后的几天内,我只想说:
这孩子真的是她亲生的吗?为什么她这几天一个电话都没给我打?

就算再忙也至少打个电话吧!不是说婴儿都是要父母陪伴才好吗?

真是令人头疼,害的我只能揉绫子的脸来宣泄不满,放心,不会揉疼的。

转眼间就过年了,过完年后就很少有机会见到可爱的绫子了,哭。

我要趁这几天好好补充绫子元素,嘿嘿,小绫子,你就好好享受吧~

过年时就要好好地溜一圈!讓我們一起去中區好好玩個夠!

不过...为什么我会抱着她?

其实抱着也没事,应该不会遇到其他人吧…我左右探探頭。

糟糕,死亡flag!

不会吧!

还真的出现了!

我看到了自己作为经纪人所负责的对象,也是我最希望得到的男人。

啊啊!竟然碰到了!我该怎么办?

我会不会被看到?也许是可以逃开的...
就在我思考之时,他转过头来和我的视线重合了。

完了,这绝对被发现了!我会不会被他认为已经成家了?会不会就此失去机会了?

不要啊!我还想要成家啊!

「这不是小樱吗?你怎么在这里?」

男神过来了!!!

「哦?!」

他将视线望向绫子。

完全无法思考!

「这个孩子...」

他作出思考状。

我应该怎么解释?

「呃......呃...」我感觉自己的声音心虚到任何人都会认为我有心事的样子。

「是你的吗?」

完了!真的没有机会了!看来,我的幻想以及前途都要没了。

「不...不是...的」

「真的吗?」他用着一幅审视的目光看向我。

为什么要用这样的目光啊!我真的不知道怎么做了!

「真的」

我只得回答道。

「好吧。」他還是帶著懷疑的眼神,然後匆匆離去。

完了,一定惹他不開心了,看來我的工作真的要結束了。

還是現在準備好行李吧。

手機好像响了几声,先看看吧。

為什麼是他發的消息,應該是解僱通知吧,還是先看看為好。

[那個孩子真的不是你的嗎]

他在說什麼?為什麼要問這個?

[不是,是秋葉的]

[那個秋葉嗎]

我咽了咽口水,然後回到:
[是的]

對面沈默了一會,然後又發了一條信息:[太好了,我還以為是你的呢]

為什麼要叫好?

[那既然這樣,我就沒有憂慮了]

嗯?到底是怎麼回事?

[我喜歡你]

啊?

沉默......

對面又發了條信息:

[我們交往吧]

這展開有點快啊!

不是......我竟然...

啊!!!

真的嗎?讓我再確認一遍。

剛剛我是不是被...

真的欸!!!


***

什麼東西?

為什麼在看過手機之後櫻子阿姨就變身,然後瘋狂襲擊我了?

是發生了什麼嗎?看來是的。

那到底發生了什麼讓她如此感謝我呢?

啊!我快要被擠死了,不要抱那麼緊了!


***

距離我重啟人生已經有一年了。

換句話來講,就是我一歲了,快一歲了。

是時候報告成長情況了。

實力和聽力不用我說,在半歲之前就回復到了正常水平,可能是因為我在重啟人生前是個四眼仔,所以總感覺不習慣,沒想到看清楚了也不習慣。

在身體方面,可以走了是一大進步,不是不想跑,而是身體真的支持不了,雖然可以靠著以前(指重啟人生之前)的經驗,但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

話說回來,一年了啊,感覺時間流逝的好快啊。

在過年之後,母親就回來了,父親也是難得的在三月底回來,並且有半年休假,至於他是怎麼搞到的我也不清楚。

即使如此,一家人還是團聚了。

不過...爺爺奶奶和外公外婆呢?

自出院之後就再也沒見過了,可能是因為父母太忙所以沒有來打擾吧,畢竟記憶中的爺爺奶奶是在我四歲時才有頻繁的來往的。

關係真的好冷淡啊。

話說為什麼過年時不把我交給他們?雖然櫻子阿姨值得信任,但不應該把我交給他們嗎?

算了,現在說這也沒用。

聽母親說櫻子阿姨她找到對象了,好像是那個小鮮肉。

果然啊,要不是他的話我會很困擾的。

好像有什麼地方很奇怪,但是又找不出來,不管怎樣,完全符合我的記憶。

符合......嗎?

如果...這次人生與我之前的人生軌跡不符,似乎也沒什麼大不了。

我是那種喜歡冒險的人嗎?我認為自己不是那樣的人,我很害怕改變,那種無法預計的東西,自己所無法控制的、無法理解的、無法預計的。

我想怎麼做?這我也不知道。

因為在這之前我從未考慮過,是冒險?使其與之前的人生完全不同?我不認同。

因為,在之前的人生中,我也有想要再次體驗的、美好的記憶。

但是,也不能將所有的事情全部一成不變地照搬,這是愚蠢至極的。

所以,真的要做出選擇的話,我那個都不會選。

在人生中,要是真的能做出選擇的話,就不會有被逼上絕路的人了。

不管怎樣,只要我全力以赴,就應該能達到我想要的人生,因為——有志者,事竟成。

一場關於人生的戰鬥,開始了。


***

「啊!綾子好棒呀!已經可以走那麼好了!」

母親大驚小怪地叫到。

我說,有了前世經驗的我再走不好的話,那才是真的丟人,再說了,一歲走路走得好不是偶然吧。

正好,有個人與我的觀點一致。

「一歲走不好才奇怪吧。」

聽這熟悉的聲音,沒錯,是櫻子阿姨。

據說已經開始和對象討論結婚了,皆大歡喜啊,到時候要請我去吃喜糖啊!

希望結婚的日子與我記憶中的日子沒有偏差。

趁兩個人煲電話粥的時候,我偷偷擠了出去。

呼,那現在,我要去幹什麼呢?我想了想,還是下樓看電視吧。

於是我趴下了樓,我將身體的下半段探下去,然後再用我的小短腿摸索陸地,
就在找到落腳點後,再將身子從台階滑下來。

在我千辛萬苦下到樓梯的轉折處時,我突然飛了起來。

整個身體脫離了地面。

是我的能力覺醒了嗎?顯然不是。

是父親把我提了起來,我的身體就轉了一圈,在停止之後,我和父親雙目相對,大眼瞪小眼。

父親把我放到了他肩上。

「葉子!看好小綾子哦!她剛才自己一個人下樓梯呢、」

「真的嗎?!」母親閃現在樓梯口上,手裡還拿著沒煲好的電話,並露出了一副驚訝的表情。


***

我無聊的攤在沙發上。

好無聊啊,現在的我除了看電視還能幹什麼呢?

連電視上的節目都沒有幾個我願意看的,我竟然沒有注意到這個時代的NACG領域是多麼的贫乏。

欸,算了,繼續看我的「名偵探柯南」吧,一說到偵探...

還是不要給二語十的「探偵はもう、死んでにる」打廣告吧,雖然說我也很喜歡看這本書。

哪有在自己的書里推銷別人的作品這一說!

可惜才更到第五卷,還沒有看完。

咳咳!扯遠了,這已經不是第一次了啊!看來得好好改一下這個毛病呢!

幾點了啊?我好餓啊!這個身體它不抗餓啊!

「啊嗚~」我悶悶不樂的嗚叫著。

總感覺忘掉了什麼事情,啊!每次都是這樣!我以為記憶能力會更好一點呢!其實只是我不想記住罷了。

想一想,應該是能想起來的,唔......好吧,想不起來。

今天的父親格外地積極呢,主動幫母親在廚房裡幹活。

看起來忙得不亦樂乎呢!我也不去打擾他們了。

可惡...為什麼沒有我想要的動漫呢!

啊!!!

還是繼續攤在沙發上吧。

腦袋裡繼續胡思亂想。

母親陸陸續續將飯菜端到了桌子上,嗯~好香啊!

可惜沒有我最喜歡吃的蛋包飯,話說,為什麼都喜歡吃蛋包飯啊?

不管怎樣,沒有蛋包飯!沒有足以征服任何人的蛋包飯!

今天似乎不是我的主場,算了。

為什麼總感覺最近一直在重複某些話?不管了。

哇!做的飯好豐盛啊!不過這麼豐盛的晚餐是給誰吃的呢?反正我肯定是吃不到,所以我已經對這些食物徹底失去興趣了,畢竟連湯都碰不到。

飯菜的風格可以說是非常奇怪(對於一個正宗的日本人),但我只能說:沒辦法,中式、日式、美式三種菜式混合著吃,估計也就我家齋宮家是的了。

那應該取個新名字,叫齋宮式。

餐桌的氣氛有點奇怪,就好像是開驚喜派對前為了製造驚喜感而特地製造的一種無事發生的氣氛。

難道說...我知道了

那麼接下來......

「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我呆呆的望着涂满巧克力的蛋糕,心里令人惊奇的平静。

(一岁了吗?也是哦)

自从重启我的人生之后已经一年了,这么快啊。为了给大家表示感谢,就说几个单句吧,免得让父母以为孩子是个天才:不用教就会说话。

「谢......谢谢!」

我看向父母,他们的脸上都带着喜悦的表情,并没有表露出任何吃惊的表情。

(还好没注意到)

说起来,他们好像还真没对我说过「谢」这个字呢。

我吹滅蛋糕上點燃的唯一一根蠟燭。

父母還在一臉開心地唱著,比起我,其實他們更像小孩子吧。

那我也來跟唱一句吧!

「zu我......」

嗚~!!咬到舌頭了!


***

矢田秋葉:「幾個月後到那個日子?」

未知人:「差不多六個月吧。」

矢田秋葉:「正好綾子一歲半啊。」

未知人:「是的呢...到時候可以带上綾子嗎?」

矢田秋葉:「可以喔。」


第二章『第二年The second year』

2007年啊…

没想到2007年的日本是这个样子的。

无论是谁,回到十五年前后都会感叹当时的样子吧。

07年,刀剑还没动漫化,连轻小说都没出,我对刀剑没什么兴趣,在这时候我所熟知的作品…果然还是那个死神小学生吗?

没有自己喜欢的东西,无聊、没劲。

还有熟悉到可怕的空虚感,作为一个学生,最主要的本能果然还是学习。

学习使我快乐!这句话我自己都觉得可笑,官方吐槽。

回到对过去的感慨之中吧。

整天听父母讲述过去的这里,但当自己亲身体验过才知道那种感觉。

对于名古屋来讲,这里的变化真的很大,特别是2015之后,跟2007年相比确实繁荣了不少。

为何有种水字数的感觉?

现在的我,正在想办法水字数。

我根据自己的情况推断出了以下这几个情况:

1.我的人生真的因不明原因重启了;

2.这只是一个虚拟的世界,在这个世界的只有我的意识;

3.我有妄想症;

根据第一条,我的意识和记忆被他人传送到了过去,但这并无法解释为什么性别不同了,所以,应该是有人操纵,目的是为了让我达成某个目标,在刚重启人生时没有出现大概率是为了观察。

根据第二条,我的意识被传送到了一个虚拟的世界,这是最有可能的,做梦的话是不可能的,这点在刚刚重启人生时就已经证明了;而为什么会被传送到这里,估计也是为了什么吧。

根据第三条,也是有可能的一条,我陷入自己的幻想中了,呵呵,我就不说其他的了。

说这些也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后怎么办?

是要当个普通人,还是凭借自己以前的知识惊艳全场?

当个天才或许会很兴奋,但决不会很开心,还会惹来祸端,相反,普通人多自由自在,不用太在意自己在各个场合的举措,也不用一直表现出睿智的外表。
这样以来似乎当个普通人似乎才是最优解。

但我要告诉你,我不是一个不会羡慕他人的人,我明白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但当一个天才或许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抱着小时了、大未必佳这种想法的人绝对不趋于少数,被别人看轻其实也是可能的,这种想法其实可以让我省不少心力,所以,当一个天才真的没什么大不了的。

虽然我的人生重启了,但并不是真的重启了。

性别的不一致会导致人生道路的不一致,也会导致周围各个事件的不一致,我不清楚这个干扰性到底有多大,但我确信,我身边的小事情已经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未来。

我不能保证一切。

人生重启者,真的只有我一个人吗?


***

我用力的推动凳子。

比我想象中要沉,好!一、二、三,用力...终于推倒洗脸池旁了。

我笨手笨脚地爬了上去,唉!不好,要摔下来了!

呼~还好我抓住了台边,没有摔下去。

接下来,就是好好观察自己一番了。

皮肤虽然比普通人白,但还没到艾琳同学那种程度,况且我还不是纯白发,也不是蓝色瞳孔。

皮肤不仅看起来比较白,用自己的手摸起来也是比曾经的更加细腻,虽不能说光滑,但在上面滑动时的F阻一定比其他的小。

五官整体上是很标准的,既偏向网红脸又有点二次元纸片人风格,怎么说呢?就是看起来没那么漂亮,但是你又找不到任何丑的地方。

毕竟还是小孩子,长大之后说不定就变了呢。

我这还是第一次好好观察自己。

不过我瞳孔的颜色是深棕色的,而不是黑色的,在平时很多人都会把我瞳孔的颜色默认成黑色的。

拜托,谁的瞳孔是是纯黑色的啊?

然后就是头发了。

在重启人生前明明还是发质坚硬的纯黑发,现在却变成了不黑不白的怪异物种。

就是头发里面混了白发,还很多,我记得满月那时还没有那么明显啊。

看来这段时间内白发长了不少,要问这是不是因为人生重启的影响,我不确定。

这样的头发对我来讲并不好看,好想把白头发给拔掉,但白发实在是太多了。
差不多占了三分之一的量吧,我也没有仔细确认,说不定...

将来会成为一个白毛呢!

你别说,这张脸还真的和白发很配呢!

「綾子?你在幹什麼?」一個聲音從背後傳來。

我吓得差点从板凳上掉下来。


***

「對了,綾」

我歪了歪頭。

「你要不要陪爸爸媽媽去醫院,去看個親戚」

啊?親戚?是誰?


***

現在,我正在倚著牆,表現出一副完全不符合一歲半小孩的模樣。

但要是把我當成普通的大人來看,就會認為我在等什麼東西。

沒錯,我就是在等什麼東西。

在幾個小時前,母親匆匆忙忙地抱著我趕到了手術室,看到同樣在等待的父親和姑父後,母親問到:「進去多長時間了?」

姑父面無表情地說:「半個小時不到。」之後,大家就沒再說多少話。
在這裡我介紹一下姑父,他是一位商人,暫時的。

據我所知,他是那個是我家庭陷入危機的罪魁禍首,讓父親吃了不少苦,所以我對他沒有太好的評價。

準確的說,是一個好的評價都沒有。

雖然他現在是一個商人,但是在我的記憶中,他將在兩年後因為自己的放縱而破產,成為一名無知業者。儘管他是個有能力的人,但放縱和懶惰使他墮落。

最後,知道自己的女兒上了初中後才求情換來了一份工作。

如果只是這方面不好我也不會說什麼。

在平時,他對他的妻子,也就是我的姑姑,齋宮紗和,非常好,幾乎是說什麼都聽。

但很可惜,他是一個酒鬼,喝酒前於喝酒後根本不是一個人,如果說喝酒前是一個溫順的美男子,那麼喝酒後他就算不上一個人。

不是我貶低他,我本來也沒有認為有多嚴重,但是在我親身體會到之後才意識到...

就對他來說,就是一個讓他露出恐怖面貌的東西,對他來說,就也是具有極大誘惑力的東西。

總而言之,無法形容。

現在並不是說這個的時候,姑姑是剖腹產的,這一點是和重生前一模一樣的。

那接下來就是確認性別和名字了。

我和父親先行回到了病房中,不知等了多久。

姑姑被推到了病房裡,後邊跟著滿頭冷汗的姑父。

母親好像去抱剛出生的寶寶去了。

聽護士對姑父說,好像是個女孩。

以後再問名字感覺比較好。


***

一個月後,我終於得知了我妹妹在這人生中的名字——山本銀月。

預計一種完全相符,這讓我鬆了口氣。

山本銀月,是我父親的妹妹的女兒,比我小了一歲半。

在小學時我們還是上的同一所學校,但是在初中後,他的父母便帶著她和小了她兩歲的弟弟,山本俊輝,前往大阪去上學去了。

雖然父母都很聰明,但姐弟二人的成績之和從未超過我成績的四分之三。

之所以不敢說二分之一是因為我記性不好怕打臉,不管怎麼說,學習上是已經沒希望了。

成績雖然差,但長得很好看,她本人的目標也是去當一個模特。

啥?居然想當模特?呵呵。

我是一個很保守的人,在我看到她染頭髮之後,我就意識到——我和她在以後的道路上已經不會有任何交點了,永遠不會。

我很內疚,因為我認為是我讓她變成了一個不良。

我以前,其實也是一個不良,那個時候的我還沒有覺悟,每天就是貪圖享樂、混日子,整天沉浸在空虛之中。

那種空虛感,想要去改變卻不知道如何去改變,也懶得去管;對任何事情都抱著貶低的目光,認為自己知道一切,但殊不知那只是沒見識的表現了。

這樣的我,把她引進了歧路。

都說長輩的引領是很重要的,可我卻是一個頹廢的人,她就認為頹廢是正確的。但就在我十歲之後,我覺悟了,而此時再讓她回頭,就晚了:她已經徹底得到了頹廢的精髓。

我要在這次人生中讓她走上正路,而不是歧路。要賦予她全新的生活,即使這樣做是多管閒事,她的成長與我無關,但我認為,應該這樣做。

就算是為了解開我心裡的一個疙瘩吧。


***

「父亲大人。」

「父亲...大人?」我假裝很吃力地說出這個單詞。

父親聽到我的復述之後則是一臉開心,還向母親炫耀到:「葉子!我們的綾子會叫父親大人了呢!」

母親笑了笑,反擊到:「綾子早就學會說母親大人了!對不對啊?」

我看了看兩人,然後無奈的說到:
「母亲大人。」

父親不服氣地大叫一聲「啊!」,母親開始責怪父親叫得太大了。

此刻,我注意到牆上的日曆—2008.07.01。

而兩天之後,2008.07.03,就是我的生日。


***

話說,日本也有中國的「抓周」嗎?

有啊,只不過我沒有經歷過就是了,再加上爺爺奶奶對這件事也不是特別喜歡,所以就按照我父母的意願了。

今天是我的兩歲生日,真的好快啊。

兩歲生日...我重生兩年的標誌。

這兩年來無聊死了,再忍個幾年,自己的生活就不那麼無聊了。

不過還得等啊~

今天一大早被打扮的漂漂亮亮的,當然是女裝。

其實平常都在穿,我還記得某個人說過的話:「女裝只有一次和無數次之分。」

我是被迫女裝的。

好吧,說這句話也逃避不了我已經是女孩子的事實,嗚~

精緻的就像蘇菲亞一樣。

後來,就是到處的溜達,順便被幾個老建築給勾起了回憶。

沒想到還能再看見那個店鋪呢!我以前經常上那買東西呢!

讓後直接來到晚上,就是家庭聚會了,我要補上之前忘掉介紹的兩個人。

——我的爺爺奶奶。

兩個人都是忠實的中國粉絲,這一點之前提到過。

兩個人對中國的一切都非常的痴迷,對國旗、對國歌......兩個人每次見面都會問我「中國的國歌叫什麼名字啊?」,在經過無數次提問之後,已然將答案了熟於心的我會挺首昂胸地回答道「義勇軍進行曲」。

可以這樣說,我連日本的國歌都記不住,但唯獨對中國的國歌記得是一清二楚。

看來,我也繼承了這個愛好。

當兩人聽別人談論起八十年前中日之間發生的事時,兩人總會語重心長地說要正視歷史,並把所有人都教育一番。

除此之外,兩人就只是一個和藹可親的人。

給我過生日的地點根據家族喜好,依然是中餐廳。

大家都來了,有我、父母、姑姑、姑父、表妹、爺爺、奶奶還有叔叔。

半歲的表妹正被姑姑抱著;姑父、父親和爺爺正在聊天;母親和姑姑聊起了育兒;爺爺奶奶則一把抓住了我不停地聊東聊西,我也是無奈的待在旁邊。

為什麼以前就沒有注意到這個場景是多麼的溫馨嗎呢?可能是因為我被賦予情感的時間太短了吧。

對我而言,在接觸NACG之後,我才被賦予了情感,所以對我來說具有重大的意義。

它教會了我很多。

啊!我在說什麼?

大家應該還不了解我的叔叔吧,我對他不是很了解,不過他和我父親在某些方面有著同樣的執著,我父親是在工作上,而現在的叔叔實在遊戲上。

換句話來說,這個時候的叔叔是個網癮少年,他這時候還在上學。

來參加我的生日聚會十有八九是被抓過來的,在我的記憶中,他因此而荒廢學業,雖然後來醒悟,但是已經無力回天了。

於是,他成為了一個社畜。

自願當社畜和被迫當社畜根本不可能會有同樣的生活水平,但我勸也沒有用,上癮的東西只有自己能戒掉,這一點我有深深的體會。

還是不說了吧。


***

奇怪的聲音響起。

是音樂,好像是純音樂。聽旋律...好像是「卡農」,同樣也是我最喜歡的純音樂。

是從哪裡傳過來的呢?為了一探究竟,我睜開了眼睛。

出乎意料的是,眼前只有一片白。

這不是家裡的槍。

所以...我想我知道我在哪裡了。

「唷!醒了啊!」

聽起來中性的聲音,不像男聲也不像女聲......

應該就是「神明大人的啟示」了吧。

「輕小說看得不少嗎。」

看起來神明大人也很關注人間的事喔。

「我是被迫關注的啊~」

這麼快就抱怨起來的啊,看來神也不輕鬆呢。

「是啊,我可是一個996的社畜呢。」

額...話說回來,把我叫過來果然是為了什麼目的嗎?

「只是被分配到啊你這個人了,所以就想見見。」

這麼說,原來負責我的另有他人嗎?

「是的,只不過一時偷懶,就被調走了。」

果然,那個時候沒有出現就是在偷懶啊,那那時為什麼要把我叫到那呢?

「可能是因為你死了吧...我也不清楚。」

死了?為什麼?明明在家中好好的?

「大地震。」

這麼說...難道這次人生也是...

「不會啦~作為補償,不會有的了~」

這麼厲害的嗎?你該不會在騙我吧?感覺自己好像個小白鼠。

「我沒有騙你哦!硬要說的話...其實我們是同類。」

啊?!

「我們在成年後都會去管理人間,而那些犯了錯的,或者業績不好的,都會被送去人間作為懲罰,雖說如此,但實際上只要想,就可以去人間,本來的你也是自願去的。」

額...我需要時間整理思路,也就是說...這個世界是虛擬的?

「不,他是真的,怎麼說呢?...就是消除你的記憶,讓後解除永生,在死後會在這裡復活,管理的人會將你的記憶恢復。」

哦~我明白了。

不過這樣的話...去人間不就成為一個非常吸引人的娛樂活動了嗎?

「是啊,去的人確實越來越多了。」

「還有,每兩年,我都會傳喚你一次喔。」


***

每兩年一次嗎?

醒來時已經在自己的嬰兒床上了。

記得清清楚楚,不可能是做夢。

那麼,推斷的結果就算是對了一半吧。

本該死去的我卻因操作失誤獲得了新生,既然神表示他不會插手了,那麼...
我就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來改變這次人生了。


——十年后,2018.3.1

「嗷!」

我發出痛苦的號角,而給我造成痛苦的那個人只是留下了一句「對不起啊,踩到你的腳了。」,然後就消失在了人群之中。

我實在是想追上去,但是我被擠得連蹲下都感到困難。

「這人也太多了吧。」我只得發出了這麼一句抱怨,然後繼續拿著手機向同學打電話。

現在的我,正在人氣作家「イツキアヤ」的新書發佈會上。

『說起來,「イツキアヤ」這個名字也太奇怪了吧。』電話另一頭傳來了友人的聲音。

「雖然奇怪,但不可否認的是,他的小說確實寫得很好:幾乎每年都能上輕厲前十呢!」我立即反駁道。

確實,他每年的作品都能上前十,由此可以看出他作品的優秀程度。

但是,他也有一個讓許多粉絲生不如死的毛病,那就是——他的作品更新速度都非常的慢,無論是文庫本還是web小說。

文庫本一年只出一本,而web更過分了,每次更新最快也得兩個月,更新速度慢到想讓人直接把刀架到作者脖子上崔更。

但不得不承認,他作品的厚度是非常令人滿意的,質量也是不錯。

「イツキアヤ」的作品大致可分為兩種:一種是寫實風格;另一種則是爽文風格。

據作者本人所說,平常以寫文庫本的稿子為主,如果寫累的話就會寫些web上的文章來放鬆一下——怪不得他寫的戰鬥類的輕小說都是異世界無腦爽文,這一點也會被粉絲所吐槽。

至於我為什麼會了解這些事情,想必大家也能猜出來吧。

我可以說是「イツキアヤ」的忠實粉絲,是自他的第一部作品出版以來就一直關注著他的骨灰粉,他出版的所有文庫本、精裝本以至簽名本我都買了下來,他的YouTube、推特、Facebook帳號我能關注的就關注了,連他在網絡上發表的web小說我都下載了下來,並打印成書。

現在,我正在他的新書發佈會上,整裝待發準備在第一時間拿到他的新書。

「話說,你這麼想要拿到這本書嗎?」

電話的另一頭傳來調侃的聲音。

「那當然啦,畢竟是我最喜歡的作家寫的小說嗎。」

「最喜歡的作家嗎?...」

「那當然!」

「那你有沒有想到過你最喜歡的作家到底是男的還是女的呢?」

「啊?」我思考了片刻,「沒有想過,這與他是我最喜歡的作家有什麼關係嗎?」

「當然有啦!你不是一個女生嗎?如果是男的話,作為他的女粉絲,就要隨時做好迷倒他的準備。」

「你在說什麼啊!我才不是那種人呢!更不會像你一樣向這方面想了!」

隨即我意識到,「イツキアヤ」會是什麼樣子的呢?他會是一個傳說中摘下眼鏡後就會變身成為一個絕世美男的人嗎?還會是一個對任何人都會毫不在意的展示自己狂野笑容的鬍渣大叔?又或者是...一個長得十分普通的社畜?

從他的作品裡實在是難以推斷出作者的樣貌,估計也沒有人能做到這件事吧,但就我個人感覺而言,「イツキアヤ」應該是男性。

希望如此吧,不對...作者的樣貌與其作品沒有關係吧,我只是對他的作品很感興趣,至於對他這個人吧...

不管了,還有十幾分鐘就可以一覽真容了。

「為什麼妳不過來啊?你要是過來的話,我搶到新書的概率就會大大增加了。」我沒好氣的向她抱怨到。

「哎呀,你也不是不知道,家母對我的學習這一方面是抓得死死的,最近成績一下滑,她就給我弄了好幾個補習班,現在的我,已經是在牢籠之中——逃不出去了。」

「那你這麼說,我也沒辦法了,能幫你搶一本就是一本吧,搶不到我也不會把我的那本給你的。」

「沒事!我已經找了個托,讓他幫我弄一份。」

「好狡猾啊妳!」我對著電話另一頭喊了出來。

「那就這樣吧,再見吧。」

「再見。」隨後,我掛掉了電話。

當我會過來神時,我意識到,離開始只剩五分鐘了。

據說在這場發佈會上「イツキアヤ」會出場,並且會現場簽名——要知道,在這之前,「イツキアヤ」都是網絡發放簽名本的,但是這次卻是現場直接簽名,所以有很多粉絲為了一探真容而來到了會場。

我也有點期待呢。

不過...人實在是太多了,我真的能擠進去嗎?不試試怎麼能知道。

就在我猶豫之時,人群已經開始涌動了。

我回過神來,開始拼命地向前擠,就在我擠得正起勁時,我隱隱約約聽到了一個尖銳的叫聲。

或許是因為那個人的外表太突出的原因,我只用一秒就發現了那個發出叫聲的人。

那是一個比我小幾歲的女孩子,穿著棕黃色的外衣搭配黑色的短褲,外衣裡面穿的是白色的襯衫,上面還有著復仇者聯盟的logo,但令是我快速注意到她的因素不在這裡。

而是她的頭髮。

是...白色的頭髮,在日本的年轻人当中幾乎不會出現的...白色的頭髮。

我呆呆地看著那個白髮女孩。

「救命呀!」

我回過神來,再次看向小女孩——剛才還在這裡,但現在已經淹沒在人群之中了。

我感到不妙,即使是已經十五歲的我,在這流動人群之中依然會感覺很難呼吸,如果是那個小女孩的話...再加上有可能會被絆倒,被人群踩踏的話...

就會有生命危險!

我用盡全身力氣一邊推開人群,一邊向前行進,衝向小女孩的所在處。

我注意到有一隻手從夾縫裡伸了出來,於是我沖了上去,抓住了那隻小小的手,並將她向外拉出人群。

她的整個人已經狼狽不堪了:臉上滿是淚水和汗水,長長的頭髮也因摩擦而變的亂雜,衣服也滿是褶皺。

不知為什麼,我放棄了擠進人群,而是將那個小女孩帶出人群。

一出人群,我就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清爽,在呼吸了一口似乎多年未見過新鮮空氣之後,我彷彿聽到了那個女孩的呼氣聲。

兩個人都正在彎下身子,用胳膊支撐著上半身。

「沒事吧。」我轉過頭來看向她。

「沒事。」她搖了搖頭,然後繼續喘氣。

「謝謝你。」她突然說到。

「不用謝,不過...下次要在大人的陪同之下再進入人群集聚的地方喔!不然,會發生剛才的狀況喔!」

「知道了!謝謝。」

我本以為她後半句會說「姐姐」二字,沒事,我也不是會在意這些的人啦。

「下次還是不辦了吧......」那個小女孩嘟囔到。

「什麼?」

「沒什麼!沒什麼!你什麼都沒有聽到!」她立刻打斷了我,臉上露出驚恐的表情。

「什麼啊?」我不理解這是什麼意思。

她沈默了一會,然後低下頭說到。

「那個...」

「怎麼了?」

「給您添麻煩了吧?」

「沒有沒有!」我連忙搖搖手。

「可是!妳拿不到書了!並且也拿不到簽名了!」

「啊!那種東西以後也是能得到的,我本人對簽名並不是很感興趣。」我裝作毫不在意的樣子,但實際上...

啊!拿不到新書啊!又要被劇透了!

那個小女孩好像在觀察我,此時我才注意到。

這個小女孩其實很可愛,盡管不是藍色的瞳孔:畢竟白髮配藍瞳才是最佳選擇,但她的顏值依然很高。

還有,那個白髮並不是染的,而是純正的白髮,因為之前有一個同學染了白髮,仔細觀察過那個白髮,所以看得出來:染的白髮是沒有真正白髮所具有的自然的光澤。

端正的五官,每一個器官都在最佳的位置上。

眼睛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正好處在看起來最好看的大小,棕紅色的瞳孔看起來蘊含著熊熊烈火。

嘴巴也是如此,其大小比正常人小了一點,但又不到櫻桃小嘴的程度,雙唇表現出極其具有誘惑力的鮮紅,看起來彷彿吹彈可破。

我好想這樣一直欣賞這一幅美麗的風景。

「請...請不要用這樣熱烈的目光看著我。」她扭過頭,發出微小的聲音,臉上帶著微微的紅暈。

連聲音都那麼的好聽!

「啊,啊!...不好意思啊!因為你太可愛了,所以不知不覺就看入迷了!」我回過神來,連忙為自己的失態道歉。

但那個女孩的臉正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快速變得更紅,感覺整個頭都冒出了煙。

隨後,她使自己平靜下來,微微轉過臉,害羞地問道:「我...真的...很可愛嗎?」

看到她那麼沒自信,我大聲的喊出一句:「當然了!」

她好像嚇了一跳,但隨後用雙手摀住雙臉,害羞的晃起了上半身。

「不要這麼害羞嗎~」我走到她身旁,惡作劇似的拍了拍她的肩。

她將臉微微挪開,臉上的紅暈依然沒有退去。

「那...那個...」

「怎麼了呢?」

「新書發佈會結束後...可以在門口等著我嗎?」

我感到疑惑,正想問她原因時,卻看到了她一臉期待的表情。

真拿你沒辦法。

「可以唷。」

「太好了!」她高興得跳了起來,但隨後似乎想到了什麼,「對了!現在幾點了?」

「讓我看看啊...已經開場十五分鐘了。」我拿出手機,按下按鍵點亮屏幕並查看了時間。

「糟了!我得趕緊走了!」她露出驚恐的表情,讓後向會場另一頭跑去,「發佈會結束之後再見啊!」

「到時再見啦!」我揮揮手,然後望著她的背影越來越小,直到消失。

看來搶不到新書了,人太多了,不過還是得付約。


***

發佈會結束後,我按照約定在會場的門口等她。

雖然已經結束了很長時間,但從會場裡出來的人依然很多,大部分應該都是工作人員吧,畢竟也到了下班時間。

結果還是沒有搶到!

啊!感覺好後悔啊!為什麼我還要確認她的情況良好後再去擠啊?

可是...如果不確認的話...啊!~

正當我準備打開手機查看時間時,一個聲音傳入了我的耳朵。

「你好啊!」

我看著那位白髮小女孩,她並沒有穿著之前的那件衣服,而是cosplay成「イツキアヤ」書中的女主角之一——菲托羅娜的樣子。

菲托羅娜是「異世界學院」系列中艾蘭王國中菲托羅娜學院的創辦者之一兼第一代校長,她同樣是一位有著白色頭髮的女性,平日裡會帶著沒有度數的眼鏡,並且喜歡穿黑色帶墨綠色衣邊的長袍。

「你為什麼要打扮成這個樣子?」我問她。

她做了一個非常調皮的動作:豎起左手的食指,放到嘴前,再眨了眨右眼。

這應該是要我保持沉默的的動作吧,不過,要我對什麼保持沉默呢?我不知道。

這時我才注意到,她藏在背後的右手中好像拿著什麼東西。

她隨後就將右手中藏著的東西遞給我——是「イツキアヤ」的新書,是她幫我弄過來的新書。

我將雙手伸出去,還微微有些顫抖,但一想到也許不是給我的,雙手就又停住了。

「給你的喔!」

「真...真的嗎?」我感到難以置信。

「當然是真的了!」她笑著說到。

我的心中浮現了感激的心情,而當我會過來神時,我已經抱住了她,右手裡拿著書。

「謝謝你。」我對她說,「真的很感謝你!」

「那個...不用謝,妳救了我...所以...這是應該的。」她似乎有點害羞,「所以說...可以鬆開我嗎?」

我連忙鬆開了她。

「對不起啊!...我太激動了...就沒忍住抱了上去。」我感到眼角似乎有些濕潤。

「沒事的,對了!還有一項東西。」她從口袋裡掏出一隻油性筆。

「什麼意思?」我有些不解。

「把書拿過來。」她淡淡的說到。

「不是說要給我的嗎?」

「用一下就好了。」

「好吧。」我將書給她。

只見她在上面寫了什麼,然後將書闔上還給了我。

我帶著疑惑打開了書頁,在內封上,寫著一個名字。

是「イツキアヤ」的簽名,我好像知道了什麼。

我曾經買過他的簽名本,所以我認得他的字跡,身為他的骨灰粉,要是連他的字跡都分辨不出來的話,那就不要活了。

所以...這個站在我面前的白髮小女孩。

——就是「イツキアヤ」

「這是...」我在驚訝之餘說到,但她只是說了一句:

「不要跟其他人說哦!」

就蹦蹦跳跳地離開了。

我依然還沉浸在震驚當中,仍然感到很難以置信,但隨後,我承認了這一切。

這不是夢,我真的遇到了「イツキアヤ」。

「這麼巧嗎?」

我喃喃自語到。


***

激動和震驚的心情一直持續到開學,當然,我是不會向其他人說起這件事的,畢竟我是一個誠信的人,但我似乎並沒有保證不透露她的身份。

即使如此我也不會說的。

結果在會場上「イツキアヤ」還是沒有露面,不過卻發放了簽名本,這應該就是她拿著油性筆的原因吧。

事實上她本人也沒有真正宣布要在會場上露臉,她好像只是說會去看一看,結果就被網友誤認為要現場簽名,然後被大肆宣傳引來了不少人。

這件事隨後被她的粉絲團宣告是場誤會。

我和「イツキアヤ」的相遇也就隨著我收到了「イツキアヤ」的現場簽名本而結束。

在這件事之後,我感到生活再次回歸了平靜——倒不如說一直都是如此。

但是就在我以為生活就會如此平靜下去,就會以我升上初三,然後度過平凡的每一天時,那個人出現了。

那個熟悉的白髮出現在眼前時,我就認出來了她。

她由老師領著,穿著我們學校的校服,手裡提著黑色白邊的包,打開我們教室的門,緩緩地走到了講台上。

深吸一口氣,隨後以優美的聲音說道:

「大家好!」

「我是斎宮綾!」

「是一個跳級生!所以年齡會比大家小一點!」

「既然我來到了這個班級,就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輕小說家「イツキアヤ」,來到了我的班級。

而她的名字「斎宮綾」(i tsu ki  a ya,用鍵盤直接打出來完只會得到五木綾或依月綾,但分開打就會得到齋宮綾)用片假名寫就是「イツキアヤ」。

即使是我,也是現在才察覺到兩者有如此的聯繫。


第三章『初三·上Grade Nine·Up』

本來不會有太大動靜的初三教室裡突然變得燥動起來,這是因為最近班裡來了一位新生。

「看見她了嘛?」

「就是那位跳級生啊!」

「她是怎麼跳級的?」

「應該是位千金大小姐吧。」

「優秀的人不會跳級的。」

這些人都在討論那位新生——那位跳級生。

沒錯,是一位跳級生,這年頭跳級生可以說是頻危物種,可以說是比脫離是還能活著的喜之次還要稀有的存在,認真做事的日本人都是踏踏實實做事情的人,沒有人會冒著風險去跳級。

但正因為如此,她才成了全班的焦點,成為了眾人眼中神秘的存在。

有人懷疑她是動用了自己的關係才上來的,也有人願意相信她是憑藉著自己的真本事上來的,但那一點更可信,就現在的狀況是相信她是靠關係上來的更多。

但事實並非如此,她除了是娛樂界曾紅極壹時的矢田秋葉的女兒以外,就沒有其他值得誇耀的出身了,絕大部分都是她一人打拼出來的,包括她的作品。

無論是在外人眼中還是事實上,她都是非常努力,但她不只是努力,在外人看來,她顯得異常的早熟,不是指生理上,而是心理上。

從小小年紀起就表現出異於同齡人的學習能力和經驗,但這並不是因為家庭教育的問題,而是因為...怎麼說呢,她並不是一個普通的人,相對於這個世界而言,她絕對不普通。

她,在出生時帶著前世的記憶,帶著同樣是出生在這個家庭裡的另一個她的十五年的記憶,這一點造就了現在的她。

她的心裡很清楚,這一點無論她說再多,也是不會有人信的——出生時帶著前世的記憶,這句話無論是聽起來還是想一想都顯得十分荒謬,再加上,她本來也不打算如此,自然,這個秘密就石沉大海了。

儘管如此,儘管她已經有了十五年的知識,但她還是選擇去努力,還是不斷的超越自己,在繁重的課業下依然選擇練習劍道和跆拳道,並且還取得了很高的段位。

不僅如此,她還有一個不為人知的身分,這一點就連正在追著她寫的輕小說的父母都不知道,她是人氣作家「イツキアヤ」。

同樣,這也是她自己努力才換來的。

在前世就有这一梦想的她,在现在更是拼命朝着这个目标前进,并终于实现了她的作家梦。

用任何人的视角来看,她——都是一位非常努力的、天赋异禀的、让人难以置信的一个仅仅十二岁的小孩,但是对她来说,这并不算什么,加上前世的经历后,她可以说已经是一个踏入社会的人了,这个年纪做不到这些对她来说才更显得奇怪。

毕竟现在的她正在做一件她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回想自己前世初三学习的知识。

明明那时度过的是一段如同生活在一个巨型高压锅,无时无刻都能感觉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巨大压力的日子,只要稍稍回想就会将那些生不如死的回忆从大脑储存记忆区的角落当中释放出来,如洪水一般沖洗整个大脑,是整個大腦直接當機,可那些日子里学习的知识就像見到了帶著墨鏡的黑衣人並且被他手中的筆狀物體給掃瞄了一番,關於那些的記憶根本想不起来。

这也不是说她真的不知道初三的知识,相反,她已经准备学习高二的知识了,高一的知识正在进入最后的复习阶段,更不用提早已掌握得滚瓜乱熟的初中知识。

她回想的是,在那些日子所学习的说话技巧。

毕竟周围都是在生理年龄上大她三岁的「哥哥姐姐」们,虽然跳級前也有和别人正常交流,甚至可以说是一个现充级别的人物,但是到了一個新環境之後就可能會發生一些不可估計的變化,要知道,和你差三歲的人,他的觀點和思維方式都和你不一樣。

這一點,我深有體會。

沒錯!這個人就是我!齋宮綾!

(还是回去好好补补说话技巧吧。)

本以為自己前世的說話技巧就足以應付任何人,所以除了第一次跳級時自學了一些說話技巧,其他時間幾乎沒有想這方面想過。

當然學習這其實並沒有必要,這只是我的一廂情願罷了。


***

「你是斋宫同学吗?」

一个看起来很好看的女同学走到我的桌前,叫住正要从座位上站起来活动身体的我。

「是的,我是斋宫绫。」

我先回答问题,然后再观察她。

看起来很和善吗,不是什么傲娇,不是来找事的,这就放心了。

「我是绫月千早,你可以叫我千早。」

还没等我回话,她就转到我身后一把抱紧了我。

「欸?!」

我吓了一跳,随后在一片混乱中意识到自己被她抱住了。

即使是一个随时随地都会有女人陪伴在身的现充,在面对着如此具有冲击性的场面时估计都会心跳吧。

虽然已经活了二十七年,连性别都是女生了,但我依旧对这种行为没有抵抗力。

特别是…绫月千早是一个正中我好球带的人!

「斋宫同学好小只啊!不仅看起来是这样,抱起来也是这样呢^_^」

绫月同学看起来很享受抱我的感觉,虽说我也是很享受就是了。

还是放弃抵抗吧……


***

在此之後,也有其他同學在下課後不斷向我搭話,算是開了一個頭吧。

大多數都是問我關於跳級的事情的,可以明顯看出分成了兩派。

不過對我來說其實並沒有影響,不過對話裡還是有對小孩子的偏見,這一點還是需要慢慢糾正。

本來白髮都已經足夠受關注了,再加上跳級這一件事,估計班級裡又會掀起一陣騷動了。

慶幸的是,這種騷動在一週之內基本就會平靜下來。


***

來到初三後又過了一周。

我很高興到現在為止還沒有任何一個人來找我事,和同學們相處得也如預想一般順利,班級內的騷動也基本平靜下來了。

成立了一個我的粉絲群,我也是最近才知道的,如果不是我偷偷又新創一個Line帳號,在小千的指示下加進了群,我根本不會知道這個群在我入班當天就成立了,而且群成員似乎不只僅限於班級內,各個年級的都有。

群裡的人基本都在討論我,是狂熱粉絲的那種討論,要麼在猜測我的喜好,要麼在討論我今天的打扮,我差點也參與進去,不,我已經參與進去了。

感覺自己真的不是當初的自己了。

成為了一個女生,當然,其實本人也曾有過這種想法,不過只是想想而已,並沒有會想到真正成為女生後會面臨的細節性問題,但就感覺上來說...並不是很糟糕。

前世為資深陰暗角色的我不可能會想到我會有這麼受歡迎的一天。

並不是受所有人歡迎,班級中似乎仍有些人對我帶有偏見,當然,我並沒有說什麼,善惡之心人皆有之,就連我也會有種人所不熟知的醜惡的那一面。

我並不是一個好人,我只是做了我認為對我有利的事情。

今年要做出一些改變了,首先就從一年兩本書做起吧!畢竟都已經是万本累计銷量級作家了,再不調整更新速度又會被讀者寄刀片的,本來是並沒有在意寄刀片這件事的,認為只是開個玩笑催催更罷了,結果新書發佈會前一個月真的有人寄刀片了。

並沒有寄到我家裡,而是寄到了編輯手裡,可以說編輯嚇壞了,差點報警。

銷量這麼多可以說大部分原因是在中國內陸銷售了,儘管如此,在大陸的初天銷量也僅僅只是一万,相對於一個省就一億人的國家來說,其實並不是很出名。

但在本國的初天銷量達到了两千,其实就是把初版卖完了,由此看來,應該可以在輕小說界佔有一席之地。

似乎有些扯遠了,真是的,真的要改改這毛病了...這話總感覺似曾相識,好像很長時間之前就想這樣做了,但又想不起來。

算了,從現在開始做起也不遲。

那麼接下來將會面臨的是入初三以來第一次考試,希望這次能放過我,我實在是不想將會做的題故意寫錯,希望這次考試成績出來之後不會掀起特別大的風波。

第一次考試前,也就是第一次月考前。
同學們都在認真學習,而我卻在上課時不好好听课。

没有必要去认真听早就已经掌握的东西了吧,而且掌握的程度已经可以保证我考到好成绩了。

老師因為知道我的情況所以沒說什麼,但有些看不慣我的同學就會想到其他奇怪的方面:

「是不是因為太難了,所以就放棄學了呢?」

「上課都不看課本了,難道已經自暴自棄到這個程度了嗎?」

額...我感覺用腦子想想都不會說出想這樣的話來,我也懶得解釋,成績將會解釋一切。

真不敢相信这个世界上竟然存在轻小说中的弟中弟行为,而且还更加恶劣,真是什么人都有。

事实上,這是我的憶想,同學們都是把我當一個非常努力又非常可愛的小妹妹來看的。

只不過他們還沒有意識到這個「妹妹」實際上會有多厉害。

但是...

總感覺可愛這一個詞從我嘴裡面說出來很奇怪,可能是因為自己知道這個詞是用來形容自己的外貌,但在這種情況下卻還是會用這種詞形容自己。

好奇怪。

感覺最近的自己好奇怪。

難道是因為身體發育的問題?在第一次...

就是...那個,都會有的、女孩子都會經歷過的那個事情。

在那之後就感覺整個人無論是從生理上還是從心理上都不一樣了。

本來聞到了女生的氣味之後會像一個青春期的男生一樣沉醉於其中,但現在卻不會,有時反而會感到反感,特別是體育課後,就感覺和汗臭味沒什麼區別。

不僅如此,對於自己認為很漂亮的女生也不會感到全身興奮了,反而還會帶有其他的感覺。

就好像是害怕,但感覺...有沒有那麼地怕,雖然全身依然會感覺到顫慄感。

難道我患上了女性厭惡症?開玩笑,我很清楚這是什麼感覺。

那個感覺不是害怕,也不是討厭,而是嫉妒。

我已經有了身為女性的對出色同性的嫉妒。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我在心理上正逐漸地向女性方面發展。

也就是心理逐漸變成了女生。

雖然察覺到這個事實時我也是沒能接受,但後來在自己胡思亂想了一個小時並且不停的在床上打滾後也算是想通了。

但和男性結婚什麼的是絕對不會去考慮的!

就算我的心裡也完全地變成了一個女性,就算這樣、就算如此,我也是絕對不會喜歡上一個男性!


***

骚动发生在第一次考试,也就是月考之后。

发生骚动的原因正如我所料,是因为成绩的问题。

我——考了全校第一名,以满分的成绩,毫无疑问地取得了第一的地位。

这就是造成骚动的原因。


(开端完)

——————


后记

我是中文名不好吗,以上就是我带来的一部水分非常充足的一篇文章。

感觉好纠结,我到底要不要加这个设定呢?我到底要不要改这个地方呢?可是这样写会不会不真实呢?

结果在这纠结之中,我就写出了这一本多肉(水分多)。

将两篇文章合到一块是我一个不怎么好的主意,但为了解放自己!啊!没错!解放自己,我还是采取了这样的手段!
放心,接下来最起码要等到过年才会开始更新这一个系列。

只能说自己是真的不擅长写这种非异世界文章,本人也希望有一天能像自己小说中的斋宫绫一样能成为一个可以做自己喜欢的事情的人。

其实本人是真的写不下去了,就想着用可支配的时间去写自己想写的东西,不过也不是说真的就把这个坑给丢掉了,我会在开学后将第二部的稿子写好的!
到时就会是五万字的第二部了!

那么就到这里吧,SacredRealm·Online再见!!!


2021.8.13 中文名不好吗
0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0

全部評論 0

10000
中文名不好吗 騎士
原创区混子一枚,最近沉迷于SAO。
1 粉絲
1 關注
2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