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青春洪流中升降沉浮

在青春洪流中升降沉浮
前言
大家好,我是Carter,一个普普通通的男子高中生,也是一位NACG爱好者。
。 。 。
。 。 。
。 。 。
好吧,说实话我不知道前言应该怎么写(实在很抱歉!)
那么只好假正经地随便糊弄几句了(求求别打我!)
我写这篇小说只是因为看到原创区的大佬的作品,一时心血来潮动笔写了——像这样肤浅的理由肯定不是主要的啦。
说实话,看了这么多本日轻(其实不是很多),看到里面的主人公过着的悠然自得的日式校园生活(不是日在校园),不禁心生向往呐~~相比之下,我们中国的高中生活就似乎显得索然无味了——
“真的是这样吗?”产生这样的想法后,我反问自己。
有一句很出名的话:生活中并不缺少美,只是缺少善于发现美的眼睛。
或许,我们中国的高中生活也有独特之处?
抱着这样的想法,我写下了这篇小说。当然,这篇小说并不是说要中国高中生活美化,我只是想告诉大家,即使是枯燥的生活里,也能发现乐趣,并向大家还原真实的中国高中生活。
为了更有真实感,里面会有一些我自己生活的射影,希望从我的高中生活中您能感受到乐趣。
说了这些,接着就来讲讲小说的内容吧!
这篇小说简单来讲就是青春文学,我不会特意的标新立异,因此会出现一些比较套路的情节(尤其是恋爱)。主题的话是在校园生活的大框架下的,因此可能每话间的中心点不一样,可能这一话讲恋爱,下一话讲友情之类的。
由于本人文笔实在粗浅,可能无法还原所谓“中国的高中生活”(太真实了挺无聊的),实在不行的话大家当普通的轻小说看也可以啦
以上便是前言,那么接下来就请看看小说的正篇吧!



第一话 新的学年
1、
尖锐的哨声,震荡着我的鼓膜,钻入我迷糊的脑中。本来想再赖会儿床的,但内心的紧张刺激着我不得不做出养成多年的条件反射——起床。顶着惺忪的睡眼,我来到洗手台前洗漱。说是洗手台,其实只是由不锈钢随意搭建好的长方形水池和铁架的组合体而已。
我就读于本省省会的一所知名公立高中。从升学来讲,这所高中强的可怕——一本率逼近百分之百,每年都有五六十名学生进入清华北大,在全国中学排行中能进入前十。但身为一所有百年历史的公立高中,以前的寄宿条件实在不敢恭维。不过今年才落成的十二层新宿舍的条件其实还可以(有电梯是加分项),当然设施还是比私立学校差了些。能进入这所高中是一幸事,我就不要太苛刻了吧!
洗漱完,摘下角膜塑形镜,给皮肤略作保养后,我乘电梯下到一楼,前往食堂。
刚出宿舍,一排高大的香樟树便映入眼帘。在晨光熹微里摇曳的枝叶,轻抚着我略微紧张的心理。樟树后便是光影错落的操场。操场另一侧是篮球场、体育馆和小卖部,正面便是教学楼。食堂和宿舍在与球场相对的一侧。
我怀着稍微舒畅点的心情,走上食堂前的台阶。
“哟”
伴随富有磁性的声音,一张手搭在了我的肩膀上。
“这么早啊,啸别?”
跟我打招呼的,是我高一的同班同学,肖啸。简单来讲,他就是个帅哥,大现充,同时是个痞子。(顺带一提,我一般叫他“啸别”。“别”应该是个土话,“家伙”的意思,偏贬义)
“我一直这么早,哪像你这种流子别咯”(流子就是痞子的意思,我们这里指不良学生)
在“友好地”打完招呼后,我和他一同走进食堂。打了碗面,我们坐在食堂临窗的座位上。食堂很宽敞,在没有多少人的早上,更显得宽阔亮敞了。我用筷子夹起几根面条,缓缓送到嘴边,吸吮入口中。汤汁的香味在口腔内扩散开来,刺激着味蕾,激荡的美味迫使唾液腺分泌出更多的唾液。美食总能舒缓人们的心情,此言不差。
“你在哪个班?”忽然抛来的问题就像炮弹样击中我的内心。我不由得怀疑这个人是不是搭载了先进的北斗制导系统,这么精准地命中我的紧张感的来源。
。 。 。 。
“快点说咯”
“三班啦”
“?!”
他惊讶的瞪着我,“你还能进省理(省级理科实验班)?”
​“对呀,这么惊讶吗?”
他叹了口气,“也是,你的成绩本来就很好,进省理也没什么不对头的。”
“那你丫的还这么惊讶干嘛啊喂!”我在内心吐槽到
“省理的妹子怎么样?”
直入主题啊,这家伙。“我还没看呢,今天才报道吧!”
他苦笑,“也是”
时间一分一秒地流失,愉快的早餐时间就这么过去了。“你们班有好看的妹子一定要告诉我哦!!!!”分别时,肖啸这么叮嘱我。

2、
“省理啊。”说实话,我并不是很想进入省理。省理集聚着我们学校顶尖级的高考生,在这么一群变态里,我估计只能当一个吊车尾了(凤尾)。
在高一入学前的夏令营,我曾有过好好学习的奢望——准确的来说,想要进入竞赛班的奢望。
初中时积累的自信撺掇我踏上了这条艰难的道路,又在我感到力不从心时胁迫着我继续前进。物理竞赛组的竞争是激烈的,其中不乏已经学习竞赛四五年的巨佬。竞赛组采取三轮淘汰制,每轮的淘汰率都达到了30%。每晚每晚,想到随时可能被踢出竞赛组,我便在床上蜷缩成一团,彻夜难眠。每天12个小时的高强度学习,无法弥补我在数学基础上与他人来开的差距。三角函数的转换困难、求导时还要查积分表,我连基础的数学运算没掌握,更别说做物理题了。厚重的大学教材和竞赛教程,复杂的题目,甚至同学的谈笑,都给我施加了无形的压力。但我依旧努力挣扎着,期望能够产生奇迹。
好不容易熬过了两轮淘汰,转眼来到高一新生分班的时候。我挤入人海中,望向排在最前端的一班名单。那是立于学生顶端的位置,我所渴望的位置。
一位、两位、三位……我一位一位地数着,直到只剩最后十位。
没有我?!
我一次又一次地扫视五十个人的名单,却一次次无功而返。
呵,失败了吗,我?
我无心去看别的班的分班结果了。对我来说,哪个班都已经没有意义了。
不久,母亲告诉我,我被分到了十班,最后一个实验班。
她问我要不要在实验班继续搞竞赛。我尽量平复陷入冰点的心情,回复:“不,不用了,没必要。”
声音还是很生硬。
是啊,没必要——都不在竞赛班里,搞竞赛又有什么意义呢?
我感受到内心的一阵绞痛,仿佛要把我的胸腔拧成一团似的。眼泪在眼眶中直打转,形成了一层薄幕,糊在我的眼膜前。
我回过头去。
在母亲发觉前。
在所有人发觉前。
自那以后,我丧失了与人争斗的兴趣。高一的我安于现状,平常就学校上课听一下,作业写不写全凭心情,更别说刷题了,买来的资料都是新的。我也推掉了所有补习班。得亏高考的内容比起竞赛还算简单,外加上我高一的班级实力在实验班中较弱,我得以凭借平常听课后的领悟轻松当上土霸王,进入班级前五,年级的话在一百名左右。
这样的成绩足以让我进入省理。
我很奇怪,明明我不想与那些人竞争了,明明只用当一个凤尾就行了,我又为何如此的、害怕失败,以至于紧张呢?
“我不想再失败了。”
这是我的心声吗?
这种想法一遍遍在我的脑海里翻滚,我不由得更加紧张起来——
同时又期待起来——
“我会改变吗?”

3、
我来到了教室,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那是在后排,靠窗的位置。环视教室里的同学,其中有些熟面孔,但遗憾的是我们的关系并不熟。高一时期的挚友都分到了别的班,我不由得埋怨起高一的自己,怎么净找些狐朋狗友,害得我现在在班上没有一个熟人讲话。
当然,我没有忘记去寻找面容姣好的女同学。不出我所料,答案是none。
这么草率地猜中了,我怎么感觉有点不爽呢?
“咦,人是不是没来齐?”看向旁边空着的座位,我不禁又开始遐想轻小说中常有的恋爱喜剧的情节了——
“怎么可能呢?”
以我一年的观察,我们学校,所谓才貌双全的女生,是不存在的。
我不再垂死挣扎,干脆趴倒在书桌上。
我的手臂属于比较细的类型,相应的肉也就少,趴在上面,骨头硌得脸生疼。睡眠质量是别想指望的,不过小息一下也是可以的。思绪逐渐迷糊。
“那个,同学?”
朦胧中,有一清脆悦耳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比起宿管老师尖锐刺耳的哨声,它如同风的低语,敦促我陷入梦乡。我睡得更沉了。
忽然,手臂上感知到柔软的触感——是指尖吗?我费力地撑起头——
“哦呼”
“?”
糟了,不小心发出了奇怪的声音。我再次为自己的不争气愤恨着,同时脑海里处理着刚刚看到的冲击性画面——
我们高中竟然有这么漂亮的女生?
长而向上微翘着的睫毛,下而露出的眼睛,反映着灯光,透亮且澄澈。美型的鼻子,轻薄但富有光泽的嘴唇,脸型偏圆,却丝毫不显赘肉。再配上皙白的皮肤——所谓洛神,也不过如此吧?
“哦呼”
“??”
哎呀,怎么又发出了怪声呢?
“有什么事吗?”我奋力按压住狂跳不停的心脏。
“你的手臂伸到我的桌子上来了,我不方便放书。”
哦,原来如此啊。我连忙道歉。
“不要紧啦”她如是说道,嘴角勾起优美的弧度。
“哦呼”
“???”
我连忙摆摆手,歉然地摇着头。“没什么的”
她微歪着头。耳边垂下一缕青丝,她用手指轻柔地将其撩起,移到耳后。
“只是你太好看了”
嘶。她的动作实在太戳我萌点了,没经过大脑就说出了这么羞耻的话。请相信我,如果让我思考一下,我肯定能说的更有水平!
我不禁害羞起来。出于男人的自尊,我强忍羞耻仰头看向她——只见一抹红晕铺在她的面颊上,一直蔓延到小巧可爱的耳朵。她抿着嘴唇,嘟起嘴,用湿润的眼睛娇嗔地盯着我,欲言又止的样子。
好可爱呀!
我强装镇定,用俏皮的语调问:“怎么了吗?”。好像有点恶心呢。
“没,没什么。 。 。”
啊哈,生气了呢。
“砰!”
这时,教室门被猛地推开,一位老师走了进来。那是班主任吧。我身形一震,立马端坐在座位上。突然,一道锐利的目光刺向了我,我背后感到一阵恶寒——是班主任的视线。难不成我调戏女同学被她看到了?
当我心中连叫不妙时,一道悦耳的声音又在耳边淡淡响起,“谢、谢谢。”我惊讶地看向一边,她的脸红得不像样了。真是可爱呢~再次被戳中萌点的我得意忘形了起来。
“声音太小了啦,我听不见呢~”
我本想这么说。直到有一股杀气在我周身徘徊,我不得不停止了操作。(好可惜啊)

幕间 班主任的话语

1、
在接下来的班会中,我知晓了她的名字,“全静”。
并不特别,不过很适合她。
当然,她肯定也知道了我的名字。不过我的名字不重要。
“以后就叫她“静”吧!”
正当我肆无忌惮地驰骋在幻想的荒原上时,班主任叫住了我,“欧阳隼!你过来一下”
不是吧不是吧?高二开学的第一天就要因为性骚扰被老师训了?
我忐忑不安地来到随着班主任老师办公室。一排排的办公桌,挤占着办公室的空间;狭小的过道,也给我喘不过气的感觉。班主任坐在了摇摇椅上。“我听你高一的班主任说你了”
啊嘞?我记得我高一没有调戏女生恶行呀?而且我那不叫调戏!是赞美啦!
“你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班主任用可怕的眼神盯着我。
“不、不知道呀。”
糟了,有点心虚。
“哎”。她叹了口气,转而用忧虑的眼神望向我。
“你高一时候怎样我不管,现在进了省理,也应该开始全力学习了。”
“啊,不是我调——”
“调?”
“没什么。”我吓出一身冷汗,急忙摇头。
她又重重地长吁一口气。接着开始了漫长的说教。
当然,我大多没听进去。只有那么一句话,给我带来了巨大影响。
“面对当下的辉煌,没有人会在意你曾是个失败者。”
辉煌么。
我是否有机会,创造属于自己的辉煌呢?

2、
我回到班上时,多数人都坐在自己的位置上。教室肃静得仿若仍在上课。“这就是省理吗?”我感叹着。
我的同桌正在低头预习。她工整的笔记,无不体现着她优秀的学习习惯。我来到座位旁,却发现她居然把自己的座椅隔得这么开!就这么不想和我做得近一点吗?
有点郁闷啊。
我灵光一闪,双手扶起我的座椅——
我把自己的座椅也挪远了。
“你可以过来一点。”我露出尽量温柔的微笑。“坐得太靠边很不方便的。”
“嗯!”她好像有点高兴。是我的错觉吗?
腼腆,却灿烂的笑脸绽放在我的面前。
“不是错觉呢。”

后记
总算写完了啊!对于文中的各种问题,我致以诚挚的抱歉。毕竟我水平有限,想必以后会越写越好吧(如果有以后的话)。同时,希望各位在评论区能给出自己的意见,我一定会仔细看的(如果有人看的话)!
Ps:恋爱方面当然不是我的经历啦!
1
100

請選擇投幣數量

2

全部評論 0

10000
Carter 騎士
签名什么的随便啦~
1 粉絲
12 關注
4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