愈光所 第一卷 心景

第二章双生的茧(中)

如料想的一样,小a正逐步完成着自己的人生目标,在一家普通的国企上班,虽然年龄快要结婚了,但她也不是很着急,眼下领导一堆活等着她去完成,而今天上午她作为一个项目的小组长,一个组员小年轻还招惹是非,她还挨了骂,真让她头疼不已,本来想打个电话给自己现在还保持联系的三两好友,但他们现在有的忙着结婚,有的工作有成,正想百尺竿头更进一步,想至此,小a关闭手机屏幕,视线从渺小的自身,向更远,更广阔的天空望去,无穷无尽,漆黑的夜色支配着天空,说不出的孤寂弥漫心中。

     小a 叹过一口气,有些自嘲的笑笑:“本来刚入企业还一腔热血,到头来不过是被生活重担束缚的牵线木偶罢了”说罢,吐出一口愁绪,按下电梯,回到也许她唯一能松一口气的地方。  

   热水从淋浴头奔涌而下,模糊了视线,空气开始有些浑浊不清起来,但她原本急促的心此刻得以按照既定节奏跳动起来。与那个人的偶遇,即使回想数次仍让她感到吃惊,多少和她走的很近的人在高中毕业数年后同学聚会上都没人见过她,也很少有她的消息。

此刻小a又开始回想起那个女孩的样子,总感觉一些东西被她丢弃或者隐藏了,就如两章完美的画作,一张迎合大众审美,一张虽然能符合基本要求但细细琢磨,却发现其中的灵动和暗潮涌动。二者分别对应了她的现在和过往情景。她和她并非关系匪浅,也许唯一的共同标签可能是曾经在美术部短暂的时光,但小a 内心不由得有些惋惜,当时其他社团同学看到她令人惊异的能力,都以为她可能之后可能在艺术方面可能会有一些更加瞩目的成就,但似乎现实却是另一番结果。

不提小a 在看到她的地方的具体印象,空旷的街道上,满是一些闪着晃眼的招牌,各色不同的人在每家店匆匆来过,烟酒气充斥在空气中,昏黄的路灯无力照明,这本是一片有些混乱的地方,小a 不是今天事情太多,来不及赶公交,平日基本都是避着道走。但看到她脸上挂着完美的笑容从场所里走出,还不忘和一位看起来中年有余,身材有些肥胖的人回声再见。

本不是应该关心在意的人,但此刻小a 却有些好奇这些事情的缘由。到底她为什么要放弃绘画,为什么那天会发生这些事情,为什么她会出入那样的场所。

虽然也许心中已有一个成型的念头,因为她在朦胧的少时曾有过这样一段也许溅不起多少波澜的记忆,未曾完全在时间长河里流逝。

未熟谙世事的眼中打量着陌生的世界,幼小的身躯似乎置身于巨人之国,不同光鲜亮丽的景致从她匆匆而过,她牵着母亲的手,不远处有一个艺术中心夺去了她的目光,她摇摇母亲的手小声说道,“母亲,我想到那边看看。”

刚从乡下来到大城市,小a 母亲好不容易谈妥一个工作,虽然月薪不算很高,但加上丈夫工厂的收入也够承担三口简陋之家的日常开销。她神色匆匆,目光直盯着新买的手机,屏幕上手机有些忙乱回复着什么,有时露出笑脸,谈着什么事情。

听到小a 的话,母亲顺着女儿手指的看去,脸上带着惊讶和有些不耐烦,片刻之间,她还是带着女儿过去看了看。小a看着其他孩子拿着画板,背着书包,洋溢着笑颜,牵着父母的手进入其内,心中萌生出了一丝羡慕和向往,想起之前在幼儿园美术课买的廉价的油画笔不知道已经置放的哪里了 ,但就是从那时起她心中便种下了一颗微小的种子。微微跃动的心,微张的嘴角,小a 踌躇不定着。身边艺术中心旁不时有嬉笑声响起,但小a却感觉空气有些凝固,她望着母亲忙碌的神情,年龄虽小,但随着父母来到这座城市的前后的事情,小a都是有深切的体会的,她隐约知道自己家庭条件不是很好,甚至可以说是拮据,小a 克制了下自己不切实际的念头,深深地呼出一口气,挤出一抹微笑。拉着母亲的手,说道:“母亲我看够了,我们走吧!”其实这一切的抉择只是在瞬间便已经定下结论。父母工作繁忙,基本无暇关注小a的心里世界,小a 明白这一切,随着性格越发内敛,她也便很少和父母提及自己的事情,只想用努力的成果得以过好平淡的人生,好好回报自己的父母就很好。

回忆到此中断,小a从失神过了了会才回到现实,本来其实不算时间重要的事,但小a 想起这一切,本来想竭力止住心中的波动,但一缕苦涩还是在心间顺势而下,遍布全身。小a有些自我安慰着,自己有如此生活已是不易,过好这一生就很幸福了,理想什么的还是要和现实接轨,她不也是这样的吗?不自主把那个女生当成自己的挡箭牌,可她并没多少愧疚。

“不知道那个人是否遭遇了什么呢?”虽然这和自己并无多大瓜葛,但那段回忆重新冲刷自己的心后,她想知道那个人的事情,也许这样她自己也会轻松一些,翻开手机通讯录,虽然夜色已晚,但电话还是接通了,电话那端是小e,是之前和那个女生关系很紧密的人之一,小a寒暄几句后,话题进入正题,虽然小a和电话那端那人关系不是很近,但当她把偶遇那个人这件事说出后,小e还是十分吃惊,短暂的沉默后,小e又再三确认了小a 没看走眼后,听到小a 说她可能现在在这种场所里,小e更加沉默了。

片刻,小e开口道“我现在有些混乱,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如果你说的属实的话,那她现在的境地恐怕不佳,我和她虽然关系不错,但总感觉我和它之间有一层不易察觉的薄膜,虽然她平时一直很乐观,我们都觉得她可能是一个家庭美满,是一个天之骄子,但每当她提及有关自己的事,总是三缄其口,很少透露。”小a听到这些,本以为可以先从她这打听点什么,但看来前方还是有一片未知的浓雾。小a最后打听了她现在的联系方式后,便准备挂断电话,但小e 最后提醒她说,这个联系方式可能已经换了,她曾发过消息问过,但都无功而返,希望小a不要抱太多希望了,小a谢过后,便在软件上,查询起她。

颇具艺术气息的头像从小a 眼前闪过,一个未知的名字出现在她的视线里,她斟酌片刻,将偶遇的事情打在了申请信息中,又再三修改了下自己的语言,看看是否得体。

午夜时分,小a回到有些拥挤但温馨的床,刚才的事让她本来就疲惫的身躯愈发难以支撑,不一会,她便坠入梦乡。

“洁白的画面上,圣洁的羽翼从天空中撒落,远处的人民虔诚俯下身躯,似乎空气中回荡的庄严的吟颂声,无暇的茧中,恍惚间破壳而出,两个似如雕塑般美丽纯洁,但展现着无穷生命活力的两位少女,一前一后,左手紧握和另一人的右手,目光中映射着坚定和无尽苍穹,太阳耀眼夺目,似乎洗涤了所有人的灵魂,人民似乎都沉浸着这绝美罕见之景,一切都显得如梦如幻,恍若一场易碎的梦。”

放在一旁的手机微微闪烁着光,那个女生已通过申请。“你好,小a, 后天是休息日,方便到最近城里新开的咖啡店聊一聊吗?”
0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0

全部評論 0

10000
souconi 子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1 粉絲
10 關注
3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愈光所 第一卷 心景

36
0

愈光所 第一卷–心景

8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