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1.戏剧的开幕曲(更新ing)

                         阳炎的余晖

                                [part1.戏剧的开幕]

这样就是这样,我不知道什么是好像好像

[威廉.莎士比亚]

  序章

少年放下了手中的笔,让它安置在笔架上一动不动.然后轻轻的站了起来,吹掉了眼前最后的光明------一盏烛灯.待烟消失后,少年轻轻的闭上了眼.

再见了,这个世界....

随后少年的身边渐渐浮起了微微的光芒.

 第一章,死亡

我讨厌城市

白天忙碌的人群,像机器一样毫无感情,夜晚,更是老鼠喜欢运动一点,比起白天,晚上比晚上更加像是晚上.所以我才讨厌城市.

我一直都想逃离那个地方,每一天每一天都是一个煎熬,但我怎么也不会想到,我竟然死了

名字?不清楚.隐隐约约有安德尔.莫迪安这个名字.感觉,很温馨.

周围什么也没有,有的只是无边的黑暗,下坠?堕落?这些词语都无法描绘我的感觉,仿佛自己置身与大海之中,四周皆是虚无.

,对了...我已经死了啊哈哈...

被那种不可名状的怪物杀死,当然会感到不可思议.

感官在慢慢恢复,记忆也逐渐明晰起来,但问题也随之而来.

安德尔.莫迪安..艾路登波姆....是谁...为什么我会有他的记忆.

虽然只是片段,但我确确实实拥有他一部分不可思议的记忆.魔法,剑术,魔导知识像水一样以安德尔.莫迪安的记忆涌入我的脑海.

然后,,来到了一个从未见过的洞窟,一个充斥着火焰的洞窟.

这里是哪里?地狱吗?我绝望的自嘲着.

眼前的景象用地狱一词形容再合适不过了,四周都是鲜红的熔岩,在脚下岩沟里流动的,从上向下飞泻的,以及身体灼烧的感觉,都在一点点侵蚀着我的理性.大脑开始放空,我的本能驱使着我的身体发疯似地向眼前的洞口跑去.

当我跑到洞口时才发现,这一切可能是徒劳的.

,好像不在原来那个世界了......

不对,准确来说.我已经不在原来的那个世界了.


第二章[落日下孤傲的狼]


娘呀,我如墨之披肩,  或黝黑之孝服,或频频之悲叹, 或成渠之眼泪, 或沮丧之神情, 或任何类似之形态、 哀恸之表情, 都无法表达我的内心。 因为这些的确是「模样」,人人可伪装的。 ------------------<哈姆雷特>


时间在慢慢流动,恐惧也随着时间慢慢的吞噬着我的理性,虽然只过了几秒钟的时间,但却思索了很多的事情,即使把每一种可能性都算上,存活的方法只有一个------.


但看着我不断失血的双腿,我不禁哑然失笑,?又能逃到哪里去呢,前面是一堆可憎的火焰怪物,后面又是一个无情的地狱,这让我怎么逃?


我仿佛接受了自己的命运一般闭上了眼睛,然后


我被带到了一个漆黑的房间.


和一开始一样,四周皆是虚无,唯一不同的便是


我的眼前坐着一位白发少年.


头发超过眼睛,两边的刘海也格外的长,有时甚至无法分辨是男是女,眼睛好像无力般的只睁开了一半,让人怀疑里面到底是什么.


你是谁?我谨慎的问道.


他看了看我,无趣的吐了个舌.


,想要力量吗他并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那我换个问法,,想就这样死吗少年睁开了他那宛如紫宝石一般的眼睛犀利的看着我.


你不想死吧,我能感受到,你的憎恨,欲望,贪婪他喝了口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红茶.停顿了一下,要我的回答.


我不想死


需要代价的


什么代价?


有死亡的可能哦?


我能忍受


,那我就开始了


那一瞬间,仿佛撕裂一般,身体开始剧烈变化。像是岩浆在胃里沸腾,全身关节仿佛山崩地裂似的疼痛,且寒冷得宛如被扔到冰山一般。


***************(狐狼族.)***************


在不远的山头上,有一个影子正注视着他


眼下的这个少年,仿佛是在与世界战斗一般,放出了强大的气场,他此刻痛苦得甚至无法好好的躺下,话虽如此,但他的意识应该朦胧到无法维持自我才对。这地狱要让十五六岁的少年体验,实在超乎想像。


,不愧是我曾经的挚友啊,对自己都这么狠.()无奈的笑了笑


这是安德在自己返回世界时给自己留下的禁制,要想重新获得力量,就需要绕过这一道坎子.


现在面临他的只有两个选择,恢复力量以及成为灰烬.


挚友都那么努力了,那我也稍微努力一下吧!亦说完挥起了他的双剑.


刀剑与爪牙碰撞的地方不断溅出火花,尽管每一剑砍下去时都有着极强的后坐力,但亦挥剑的速度快如影子一般,不断在野兽的爪牙上留下裂痕,一只又一只,刀光不断交错着,仿佛舞蹈一般华丽.


,早知道就不拿着练习用剑了,连剑术都用不成.


亦是在刚刚突然察觉到安德的气味传送过来的,但那时他正在例行的练习挥剑,所以并没有准备剑.在普通人看来魔力当然是越多越好,但是真正拥有大量魔力的人来说,太多的魔力就意味着魔力本身也很强大,所以一般的武器会直接超负荷爆炸.


真是麻烦...说实话我不太想用那个...


很累人的啊!


要在3s内想象出武器的仔细的形态.


武器练成亦对着地上的角说到.


武器慢慢成型,就在这时,一只火狼突然扑了过来,嘶吼着,呐喊着咆哮着.


小心!一个影一般的东西砸到了它的头上,尘土飞扬,站在那里的,是一位宛如宝石一般的少年.


~亦吸了口气


欢迎回来


 

 
1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1

全部評論 1

10000
安德尔末天 平民 樓主
由于是以前写的,所以往后更新可能会吃书,见谅

14 天前 1 回復

安德尔末天 平民
ACG爱好者
0 粉絲
0 關注
1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part1.戏剧的开幕曲(更新ing)

46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