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星星的誓言

 「星星是世界上最不可思议的事物之一。每当你看到它的时候,星光已经在太空中旅行了数百万年,漫长的时间里世界上的一切都会改变,但星星始终如初。

港区,深夜。星空下的沙滩坐着一个人影。

“指挥官,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这么晚了,还一个人。”一阵银铃般的女声响起。

“哦,克莉你来啦,没什么别的事情。我出来看看星星。”我抬头瞥见的是克利夫兰那可爱的脸。“嗯?”她在身边坐下。“是不是有什么烦恼呢?都和我说说吧。”

“真的没有,就只是想出来看看星星了。”

“那我陪你一起吧,真是的,醒来后房间里也看不见你人,我还以为你消失了呢?”克利夫兰露出了她那一贯的爽朗笑容。就这样,变成和克利夫兰两个人一起坐在沙滩上看星星了。

“没想到指挥官还有这种爱好啊,哈哈。诶,我看看,那个应该是大熊星座,那个是半人马星座,那个是叫什么来着?”

“克莉,你知道我最喜欢哪颗星星吗?”我忽地开口问道,连我自己都没搞清楚想要说什么,话语就下意识地从嘴里脱口而出。

“嗯?”

“据说有这么一颗星星,在夜晚的尽头,黎明来临之前才会亮起。我们称呼它为晨星。这颗星星划分了光与暗;白天和黑夜;是最晚也是最早出现的星星。在我的故乡,人们把它看做爱、希望与光明的象征。”

“嗯嗯。”

我继续说道,“每当看到晨星如往常般升起,我都会感到之前漫长的黑夜不再那么可怕了,所有的痛苦和等待都是有价值的。因为黎明就要到来了!那颗星星是光明的预兆,总能在绝望中给我带来慰藉和温暖。”

说罢,我看向了克利夫兰,她那金黄色的长发慵懒地垂向一边,红宝石般的眼睛温柔地注视着我,皓齿微露,仿佛夜空中繁星点缀而成的维纳斯。

“所,所以,我也想在你最困难无助的时候保护你,带给你温暖。能否让我做你的晨星!”我从身上掏出了一个项链,链子上挂着一个闪闪发亮的半边星星状的铁片。

“突然说什么呀?保,保护呀温暖呀什么的,好羞耻啊!”克利夫兰的脸颊略微泛红,侧过身子背对着我,不让我看见她羞红的脸。不过几十秒后,她又从新绽放出了那招牌式的爽朗笑容。

“指挥官好中二啊,突然自顾自地耍什么帅啊?”克利夫兰自顾自凑近了身旁,然后用手捏了捏我的脸“不过这条项链挺漂亮的,那我就收下啦,啊?指挥官原来还有一个呢,是一对啊!”我们说说笑笑,夜空中的气氛突然变得美好得梦幻了起来。

“既然这样,那我们一起来等等看吧,指挥官说的晨星什么的。”克利夫兰把头垂向我的肩膀,美丽的秀发披在了我的肩上。不一会儿,她就这样睡着了,耳边传来的是她匀净的呼吸声。

“呐,克莉,拜托你一件事,如果有一天连星星都消失不见了的话,你也一定要找到我啊!”我自言自语道。

——————————

“大姐头!大姐头!克利夫兰大姐头!你怎么在这种地方睡着了呀?”耳旁传来的是丹佛的声音。克利夫兰睁开眼睛,眼前和煦的阳光照射着海岸,海浪拍打着,有海鸥在天空中飞翔。

“呀,哈哈!昨晚和指挥官两个人跑出来看星星来着,不知不觉就睡着了,指挥官呢?醒了也不喊我,到底跑到哪里去啦?”

“嗯?大姐头你在说什么呀?自从那次事件之后,我们港区就没有再委派指挥官了,改由白鹰指挥部直接领导,你怎么可能昨夜和指挥官在一起?”

“丹佛,你是怎么回事?我不是在说逃走的那个家伙,而是我们现在的指挥官啊!”

 丹佛一时间被姐姐的诘问搞得摸不着头脑,她只好先耐心劝慰道:“大姐头,一定是最近的战斗太紧张,让你脑袋里晕乎乎的了。我们和伯明翰一起骑车出去兜兜风怎么样?”

“等等,丹佛。”克利夫兰挣脱开妹妹的手“你难道是认真的?你真的不记得我们的指挥官了吗!”

港区,医务室里,明亮的灯光照射着洁白的墙壁和地板。哥伦比亚一脸担心的表情坐在候诊室外的长椅上,坐在她旁边的是妹妹伯明翰。丹佛在焦急地走来走去,手里不断把玩着她的手套。此外听闻克利夫兰的突发情况,前来看望的伙伴们此刻也汇聚在了门外,把本就不大的空间挤得满满当当。

“呐呐,你们说克利夫兰大姐头没事吧,感觉她好像怪怪的,一直念叨着根本不存在的指挥官。”丹佛走了大半圈后终于开口了。

“别乱说,老姐只是精神有些过度紧张了而已。”哥伦比亚不满地教训着妹妹。

门开了,走出来的是负责诊断的蛮啾医生。

“啾,病人精神没什么问题啾,可能只是过度劳累后出现的幻觉啾。”那只黄鸡如此说道。“太好了!”大家都高兴地喊道。

然而唯一高兴不起来的人却是躺在病床上的克利夫兰,“怎么会?指挥官只是我幻想出来的人物什么的?这绝对不可能!!!”她紧紧握着还是昨天指挥官送给她的项链,心里默默地思考着。

大家一拥而上,把病床前团团围住,关切地询问克利夫兰的身体状况,一阵探望之后,大家方才放下了提心吊胆的心情。这时,一个粉色头发,身材小小的驱逐舰从人群中艰难地钻了出来。

“克利夫兰亲,没事吧!虽然是这个时候,但指挥部紧急指派下来一个任务:急令克利夫兰率哥伦比亚、丹佛、伯明翰协助香格里拉前往约翰斯顿岛海域调查此处出现的不明浓雾。”萨拉托加那大大的眼睛止不住向着病床上张望,毫不掩饰地露出了愧疚的神色。“不过现在这个情况,如果身体状况不好派遣别的小队出发也是可以的哦!”

“喂,司令部也太不近人情了些。虽说是舰船,我们也不能无休止地劳作啊!”丹佛反驳道。

“就是,就是”众人附和道。这场面多少让萨拉托加有点难堪,她一下子成了司令部压榨大家的帮凶。

“没事,我去。”克利夫兰笑了笑道,为萨拉托加解了围。这并不是她为了逞英雄才这么说的,身体确实并无异样,而且她也不想就这么呆着,那样只会把自己的思绪越弄越乱。

反正是想不出结果的东西,不如将注意力转移到手头的任务上来,反而会对解决问题有所帮助,这是她一直以来的经验。

"
0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0

全部評論 0

10000
最后一片落叶 平民
兴趣使然的写作者
0 粉絲
0 關注
1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一章 星星的誓言

21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