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氷高悠]【喜讯】我的土妹子未婚妻,在家时却过于可爱 3

书名:【喜讯】我的土妹子未婚妻,在家时却过于可爱 3
【朗報】俺の許嫁になった地味子、家では可愛いしかない。 3
\------------------------------------------------------------------------
作者:氷高悠
插画:たん旦
图源:秋葉憐
翻译:Zilean
校对:Zilean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校对未全部完成前请勿转载
\------------------------------------------------------------------------
译者:因为全部三卷都并成合集了,一二卷的更新都会以三卷封面显示,望周知

2021.09.15 更新试阅彩插及目录预览图
2021.09.16 更新彩插初翻
2021.09.19 更新高清彩插及目录
2021.09.26 更新第1话
2021.10.24 更新第2话
2021.10.26 更新第3话
2021.11.17 更新第4话
\------------------------------------------------------------------------
插画





绵苗结花(学校):土气又不起眼的同年级女生。明明不擅长与人来往,却在文化祭的cosplay咖啡店上扮演女仆......
......要折腾到什么时候呢。别胡闹了,男生。
(回家以后......试试更加激进的衣服吧?)





绵苗勇海:结花的妹妹。虽然十分憧憬着姐姐,对她却表现出冷淡态度。
「结花真是变了啊......变漂亮了......真的」
「哥哥~......真是温柔啊。你真心喜欢结花的心情,我很能理解哦」

绵苗结花(家):最喜欢游一的未婚妻。被突然出现的妹妹随意差遣,这次却见到了她的素颜以及不为人知的一面......!?
佐方游一:只对二次元感兴趣的高中二年级生。与未婚妻结花的妹妹是第一次见面!但是,不知为何她却特别黏人!?




夏日的活动中......
「这么多人慕名前来,摊主们则是拼尽全力创作了他们的作品......真的,太厉害了。我也得让自己更进一步才行!」




「......切。为什么,我会穿着这种衣服?这种不适合我啊,说真的」
「才不会呢,特别可爱啊!......诶嘿嘿。唔喵!我要把老鼠那由吃掉啦?」
「喂!?放手,放手啊!话说结花酱,手碰到奇怪的地方了!!」

「......呼——」
「那由酱,玩累了就睡着了吧?嘿嘿......可爱的妹妹增加了,总感觉很幸福呢♪」
「呼喵......姐姐......」
「——!!好,好可爱......!哈—......最喜欢你了!那由酱!!」
「......呃。在干啥啊,你们两个?」




「......感觉,如何?合身吗?主,主人♪」
「『主人』......还是饶了我吧。作为丈夫......我觉得还挺合身的」
「啊呀—,这实在是连老哥都不得不迷住啊。我稍微出门一会儿,你们两个就尽管亲热吧。切」




\------------------------------------------------------------------------


      第1话 【定期】我的未婚妻越来越爱撒娇了,诸君如何评价?

夏日的最大活动——夏日祭终于结束了。
因为疲惫我似乎爆睡了一番......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帘的缝隙间钻入的已是猛烈的太阳光了。
「......嗯?现在,几点了?」
我看了一眼枕头边的闹钟。
淦......已经十一点了吗。
缓缓地坐起身,想要钻出被窝的时候,我注意到了——。

紧紧地抱住自己腰间熟睡着的,名为未婚妻的存在。

「结,结花?喂......」
「......呜喵—。游—君—......」
将自己的脸一下子埋入我的怀中,未婚妻——绵苗结花不知道在嘟囔些什么。
我急忙与她拉开一些距离之后,结花的嘴角微微拉开一些弧度,一副幸福的表情熟睡着。
身着家用的水蓝色连衣裙,一头黑色长发如流水般柔顺。
点缀在大眼睛边缘上的睫毛,长得有些惊人。
结花的眼睛,明明出门戴上眼镜就有点吊梢眼的感觉,在家里摘掉眼镜就又感觉是下垂眼了......真神奇。
「唔—......唔—......」
正当我这么想着的时候,结花皱起眉头,好像开始做噩梦了。
「游君—......不在......呜—」
她一边喊着我的名字,一边摇着头感觉要哭出来了。
让她做噩梦实在有点可怜,我便向结花身边靠过去。
「......诶嘿—。游—君—」
心情马上就变好了。
结花就算是睡着的状态也真是好懂啊。

我和结花曾是毫无关联的同班同学,因为双方父亲擅自决定的『婚约』而成为未婚夫妻......开始了同居生活。
东西送到之前结花借用的都是那由的房间,现在的话是把老爹的房间当做结花的房间在用了。
那由和老爹相比的话,还是老爹回来的次数少得多。
于是,我们在二楼就都有各自的房间了。
但是睡觉的时候,结花却必定会来我的房间和我睡一起。
怕打雷的结花拜托我和她一起睡——以此为契机,不知不觉间就她养成了每天都这样的习惯。
当然,被窝是有保持一些距离的。
不然的话,我的心脏会吃不消的。
因此......现在这个状况,完全是结花睡相的问题。

「喵—......游—君......」
「喂!?结花!?」
结花不知道在做什么梦——突然张开手,紧紧地抱住我。
我也顺势倒在了被子上。
结花的脑袋抵在我的下巴上。
感觉从她的头发处飘来了一股甘甜的清香。
不好......要失去理性了.......
我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为了不让身体产生奇怪的反应,拼命思考着别的事情。


——初三的冬天。

被要好的女生狠狠地甩了,第二天谣言便在班中蔓延开来......整整一星期,我都没去学校,而是把自己关在家里。
那个时候,我便和大企业运营的社交游戏『Love Idol Dream!Alice Stage☆』相遇了。
近一百位被称为『爱丽丝偶像』的角色以及全语音实装。
无论是游戏中的活动,还是现实中的活动,都排得满满的。
即使在如这般的『爱丽丝舞台』的爱丽丝偶像们之中也是格外耀眼的——我的女神,我的天使,世界的一切。
是的,那便是——由奈酱。
扎在头顶部的褐色双马尾。以粉色为基调的少女装扮。
虽然个子不高脸蛋又很幼,胸却大得吓人。
然后,水灵灵的大眼睛就注视着我。
可爱的嘴唇微微张开......由奈酱如是说道。

『由奈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哦!所—以—呀......一起欢笑吧?』

——啊啊,不行了。
想着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结果又开始想由奈酱的事情了。
由奈酱和结花的声音重合在一起......一种格外奇怪的心情便会油然而生。
在这种情况下,想要通过思念由奈酱来转移注意力,实在是不太可行啊。
要说为什么,因为绵苗结花——和泉由奈。
就是由奈酱的声优。
「......游君,好暖和......」
结花紧紧地抱住我,嘴里吐露出的梦话特别流畅。
土气又态度冷淡的同班同学——绵苗结花。
我的单推,由奈酱的声优——和泉由奈。
在家就只是——天真无邪的熊孩子。
与千变万化的未婚妻度过的日常,既不会觉得无聊,甚至比想象中还要更加有趣。
......不过这种情景对心脏还是不太好,希望她能收敛一些就是了。真的。
「喂—,结花。差不多该起床了吧?」
「唔喵......头好冷喵......」
「头冷?」
「嘶呀......总感觉,头顶上空空的喵......」
是,是这个意思吗?
我轻轻地将手放到结花的头上。
「好喵......」
结花呢喃着,在我的手底下来回摩擦了起来。
啥玩意儿。自动摸头吗?
「嘶呀......肚肚和背上也好冷喵......」
「肚子和背上?」
「嘶呀......总感觉,拥抱不够喵......」
是,是这个意思吗?
虽然有些羞耻,我还是将手环抱到结花的背后,试图紧紧抱住她。
「诶嘿嘿嘿—......呜喵—」
结花也紧紧地反手抱住了我。
脸上一副十分舒适的表情。
甚至都开始哼歌了......喂!!
「结花......绝对已经醒了吧?」
「睡着哦—。呼—」
「真的睡着的人,才不会说自己睡着吧!?」
「那就没睡着—。呼—」
「这不是问题所在啦」
我缓缓地从结花旁边抽身,坐了起来。
随后——结花啪地一下睁开眼睛,朝上窥视着我。
「暴露了吗」
「肯定暴露了啊,你这么搞......所以,什么时候醒来的?」
「『......嗯?现在,几点了?』,游君说这句话的时候!」
「那不是一开始就醒着了吗!?」
我吐槽道后,结花便吐了吐舌头,轻轻地跑了个媚眼试图糊弄过去。
习惯了同居生活之后,结花的撒娇也越来越熟练了呢。
真的......结花真是个调皮的孩子呢。



这样那样之后,我和结花终于一同起床了。
准备好早午兼用的饭菜后,我们坐到了餐桌旁。
「我开动了」
「我开动了——!」
我张口正准备咬下吐司的时候,发现坐在我正对面的结花,正紧盯着我看。
「怎么了,结花?不吃饭吗?」
「不是。看到游君的脸就会想到,夏日祭的时候真是开心啊什么的......诶嘿嘿」
结花用手拄着脸颊,开心地笑着说道。
看到结花这幅高兴的样子,总感觉我也有种被治愈了的感觉。
「嘛啊,虽然发生了各种事情......但还是挺开心的呢,结花」
「嗯!既吃了棉花糖,又钓了金鱼呢!」
「射击的时候,不知为何结花的子弹还打到后面去了什么的」
「啊—!这种难为情的事情,不特地提一嘴也没关系的啦—!!」
大概是对我的调侃感到不开心了吧,结花脸气得圆鼓鼓的。
但是——很快便噗地泄了气。
结花「啊哈哈」地笑出了声。
「夏日祭确实很开心呢?不过偷偷约会,还有校外学习的时候一起眺望星空的时候也是......以及能像现在这样,一起吃饭什么的。和游君在一起,全都!很开心呢——」
说罢,结花露出如同太阳一般的笑容。
就宛如我最爱的偶像——由奈酱。
我感到二人的分界线,渐渐模糊了起来。

老爹和母亲离婚之后,看到他死气沉沉的沮丧模样,我也放弃了对结婚的幻想。
因为初三冬天那次事件,为了既不伤害他人也不伤害自己,我便发誓与三次元保持距离,只爱二次元了。

然而,成为我未婚妻的结花——将我这颗冰冷的心,用天真无邪的笑容解冻了。
「咦?怎么了,游君?」
看到我如有所思的样子,结花有些担心地窥视着我。
面对这样的结花——我忽然感到放松了下来。
「没事。就是觉得......一直以来都太感谢你了」
无意识间说出口的感谢话语。
初中时期留下的心理创伤,就这么轻易地被消除了。
和结花一直在一起的话,总有一天——什么的。
我不禁这样会这样想......我感觉,结花对我来说逐渐变成了无可替代的存在了。
「......我才是,非常感谢你啊。游君」
听到结花小声嘀咕了一句,我发现她正直勾勾地盯着我。
没有丝毫的阴云,如同一片晴空般的美丽双眼。
「我也是很不擅长跟人打交道的一个人......男人什么的,那自然是应付不来的。只有游君......为什么呢?只有在你面前,可以展现真实的自己。所以和你在一起——会感到特别安心呢」
结花语调平稳地说着......再次,浮现出百花齐放般的灿烂笑容。
看着这样的结花,我感到难为情起来,将视线转移到手机上。
紧接着,为了转移注意力进行了『爱丽丝舞台』的抽卡——
「......啊」
抽出来的是『由奈(SR)』——对我来说则是UR级别。
我轻轻地敲击画面上的由奈酱。
随后,由奈酱的声音,便从手机里传了出来。

『没—事!无论何时,由奈都会陪在你的身边。绝对,绝对......会坚持下去的!!』

由奈酱的台词,回荡着我的胸口处。
某种温暖,充盈于我的心中。
『没—事!无论何时,由奈都会陪在你的身边。绝对,绝对......会坚持下去的!!』
啊啊......多棒的台词啊。
『没—事!无论何时,由奈都会陪在你的身边。绝对,绝对......会坚持下去的!!』
谢谢你,由奈酱。
我发誓,我也会永远陪在由奈酱的身边。
「......游君」
「嗯?怎么了,结花?」
『没—事!无论何时,由奈都会陪在你的身边。绝对,绝对......会坚持下去的!!』
由奈酱的声音四度响起之后——结花咔嗒一下站了起来。
满脸通红,肩膀微微颤抖......结花说道。

「讨厌啦—......在本人面前放这么多遍由奈的台词......这不就是羞耻play嘛......笨蛋!」


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

成为我——佐方游一未婚妻的,绵苗结花。
在外人面前十分刻板。
在家里却是特别的天然。
并且作为声优·和泉由奈一直在努力着。

和她在一起,真的——永远不会无趣。





第2话 【望周知】我未婚妻的『弟弟』,这次好像要来见我

「游君!看呐看呐!!要上咯,必杀......」

『Voice  Change! MAX Talking!! 必杀技——Shouting Shot!!』

「咻咚!」
结花一边挥舞着那把玩具枪——声灵枪『Talking Breaker』,一边自己嘴中喊着「咻咚!」。
「怎么样,游君?」
就算你问怎么样。
我也难以给出什么评价啊。
见我不作回答,结花噗地鼓起了脸颊。
「再多给点反应嘛。都一起看了点播了,『假面跑手Voice』的最新话!我是在模仿那个啊—」
结花轻柔地摆弄着披在家用水蓝色连衣裙肩头上的黑发。
一副犀利的眼神,好像变成了『假面跑手』似地摆出一副得意脸。
今天也是如此兴奋啊,我的未婚妻。
「佐方游一——战斗吧!战斗,才是爱。然后爱才是......『地球之声』啊!!」
啊,这句台词我记得。
去掉前后的激燃场景,冷静下来听的话就不知道这台词到底在说什么就是了。
不过,感觉打开了什么开关似的结花闭上了眼睛,握紧了拳头。
「『假面跑手Voice』......真有趣啊,游君。之前都不怎么看特摄片的......让桃酱安利之后,马上就迷上了呢!!」
顺带一提『桃酱』就是,我们的同班同学——二原桃乃。
染成褐色的长发,以及水灵灵的双眼。
透过有些凌乱的制服可以窥见那显眼又傲人的双峰,看上去很有辣妹风格的二原同学。
这样的她——到最近为止,都一直被我叫成是『阳角辣妹』
但是,自从知道她隐藏起来的秘密之后......对她的看法就有了很大的改观。

——看起来像辣妹,实际上是超级特摄厨的宅女。
大概是这种感觉。

「超级军团系列(译:neta超级战队系列)也很有趣呢!『赏花军团满开者』(译:neta開花戦隊マンカイレンジャー/开花战队满开连者(暂译))——看了这部之后,我都想去赏花了呢—」
「节目上映的时候,不能跟赏花季节重叠倒是一大难处啊」
正如结花所说,受二原同学的影响去看的『假面跑手Voice』和『赏花军团满开者』......就是单纯地很有趣呢。
二原同学,向别的朋友安利应该也没事的吧......。
刚一这么想,很快就「也不可能啊」这样否定了自己。
我的话,要是最爱的由奈被人取笑的话——怕是要跟人打起来。
二原同学也一样。
特摄作品要是被嘲笑了的话,就算对方是朋友也会非常生气吧——同时重视特摄作品和友谊的二原同学,只能一个劲地隐藏自己的爱好。
但是二原同学,发生了各种事情——将这个秘密,告诉了我和结花。
作为回礼,这么说也不知道确不确切。
结花是佐方游一未婚妻一事,以及两个人正在同居之事什么的......全部向二原同学表明了。
结果便是——这样。
「好!明天开学,和桃酱畅聊特摄吧—!!结花,桃酱,好朋友!」
结花对于二原同学的热情,已经突破天际了。
嘛啊,虽然不知道作为声优是如何,在学校里毕竟是没有朋友的嘛,结花。
特别严重的交流障碍,谁都不敢靠近她。
这样笨拙的未婚妻,要是能和别人搞好关系的话,我也是很高兴的......。

『Voice Charge! Max Talking!! 必杀技──Shouting Shot!!』
「咻咚—!」

还是希望她能稍微安分一点。
明天就是返校日了,从今天早上开始,结花一直是这幅兴奋的状态。
这时——咔嚓,客厅的门打开了。
「......结花酱,在干什么呢?那个......难道吃了什么奇怪的蘑菇吗?」
凝视着手持巨大模型枪胡闹着的结花,『她』有些震惊地说道。
黑色的短发,难以分辨是少年还是少女的中性容貌。
夹克衫搭配一件露脐的T恤,热裤之下的双腿细长苗条。
是的。
这家伙,就是我初二的妹妹——佐方那由。
「所—以—说—啊,那由!你啊,回家的话要提前通知一下啊!」
「哈?不早就说过我懒得联络了吗。我什么时候回老家是我的自由吧?哎......被初中女生束缚住的高中生哥哥,真是恶心啊」
我说一句,她要顶嘴十句。
这妹妹还是如此毒舌又放荡不羁,狂妄自大啊。
那由将旅行背包放了下来,「切」地咋舌着说道。
「这种玩具就别玩了,多亲热亲热吧。赶紧生个孩子,我也好安心下来」
「怎么可能啊,傻瓜」
「是,是啊那由酱!还,还,太早啦.....真是的」
平时的话,那由都是和海外赴任的老爹住在一起的。
暑假期间,一会儿住在我们这儿,一会儿又跑去跟日本的朋友出门旅行,在日本的夏天过得十分充实。
「......然后呢?你这家伙,旅行完了吗?不回老爹地方没事吗??」
「哈?什么,要把你可爱的妹妹赶走了吗?好可怕......家暴吧,这算。结花酱,注意点。这家伙——家暴型丈夫预备军啊」
「逻辑也太跳跃了吧!?我还没说要赶你走呢!」
「是嘛。那,我再住一会儿」
看着我和那由这样的对话......结花突然笑了起来。
然后,将那由的行李搬到了客厅里。
「游君和那由酱,还是一如既往的关系好呢。我看着都要笑起来了」
「才,才没有关系好呢!」
「行了行了。那由酱啊,真是可爱呢!真好啊......我也想要这样的妹妹啊—」
看着结花如是说着,开朗地笑着,我忽然感到一丝违和感。
我记得结花,有个年下的兄弟姐妹来着。
总感觉,她完全不想讨论那个话题呢......。

    ◆

「哟,游一......过得好吗?」
「你看起来倒是过得不好啊」
马萨——仓井雅春,一边摸着他的刺猬头,一边空虚地轻笑着。
那副黑框眼镜之下印刻的黑眼圈,重得令人震惊。
虽说是初中时代以来的孽缘,能憔悴到这种程度的马萨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发生了什么吗?听你说说还是没问题的,马萨」
「谢谢你啊,游一......不,其实啊。这三天,我都没睡觉,在爆肝『爱丽丝舞台』的活动导致睡眠不足——」
「啊。行了。当我没问」
担心他的我真是傻子。
「呀吼,佐方!」
此时啪地拍了一下我后背的,是『阳角辣妹』兼『特摄系辣妹』的二原同学。
二原同学瞥了一眼马萨之后,叹了口气。
「仓井肯定又是爆肝手游导致睡眠不足了吧?脸都变成这个样子还要玩,仓井真是太傻了—」
「有什么关系啊。我也因此,拿到了好多我喜欢的拉姆大人......一点也不后悔!像二原这样,没有很投入兴趣的人是无法理解的!」
「啊哈哈。也是」
虽然看起来这个样子,二原桃乃——曾经连续二十四小时观看了过去的特摄名作,然后又去上课(根据和结花的RINE调查)
黑眼圈不怎么明显,应该是靠化妆伪装掉了吧。
马萨,虽然没法直接告诉你......二原同学毋庸置疑是「这边」的人哦?
「哦。绵苗同学——!」
想着这些事的时候,二原同学来回挥起手来。
视线的前方,是结花。
不过——是学校模样。
绑成单马尾的黑发。制服根据校规整齐地穿着。
只是这样的话倒也普通,最重要的是面无表情的程度令人震惊。
透过细框眼镜可以看到的双目,有种吊梢眼的感觉......只会给人一种威严感。
这幅,模样和平时完全不同的结花,淡淡地回答道。
「......好久不见。二原同学」

——呜—。好想快点和桃酱见面啊—。要是偷笑得太明显,该怎么办呀—?

昨天晚上,结花倒是这么说的。
「绵苗同学,最近如何啊—?真是的,见到你太高兴啦—!!」
「嗯」
令人震惊的冷淡对应。
何止是偷笑,面部肌肉根本就没有动啊,结花!?

——好!明天开学,和桃酱畅聊特摄吧—!!

「呐呐,看了吗?我推荐的,那个......」
「啊。嗯」
「如何!?」
「一般」
你昨天,不是拿着『Talking Breaker』嗨得不行吗!?

——结花,桃酱,好朋友!

「......嘛,在这里说感想也有点那啥呢。恩恩额。那下次,能去你家里玩吗?」
「如何?」
「想慢慢聊的吧?双方都有好多想说的话吧—?」
「还好」
朋友的概念已经乱了。
不过,毕竟呢?
毕竟是过于交流障碍,接下来会一直在学校里作为铁壁型角色生活下去的结花。
也不是这么简单就能改变的......。

「那么。要上课了,就先这样吧」
「昂—。还是一如既往的冷淡吧......不过这点,也很有趣呢!」

就这样。
大概,八月初旬的返校日——就以结花自己并不期待的形式迎来的闭幕。

    ◆

「......哼嗯—。所以结花酱才会这么失落吗?」
看着瘫倒在家中客厅里的结花,那由如是说道。



面朝这边趴倒的结花,「我反正,就是浪费时间......」「太差劲了......」什么的,嘴里嘟囔着如同咒语一般的字眼。
「二原同学也是知道结花在伪装的......RINE上跟她解释一下不就行了吗」
「呜呜......谢谢你游君......为了这么愚蠢的我,说些好话......」
情绪已经低落到了极点啊。
即便如此,结花还是想办法取出了手机,看向屏幕——
「......唔!」
至今为止从未见过的,眉头紧锁。
紧接着结花面无表情地将手机贴到耳朵上。
「——喂,怎么了?我现在在忙能不能等会儿......诶?下周一?别擅自决定啊。还得问一下游君的安排......哈?有什么关系啊,我这么叫未来的丈夫......啊?『也用君称呼我』?什么嘛,勇海叫勇海就行了!总之,我们这边的安排——」
和往常不同,说话语气强硬的结花拿着手机突然站了起来。
「喂,在听吗勇海!?——啊,怎么挂了啊!真是的——!!」
「结,结花......怎么了?」
我战战兢兢地向满脸不悦的结花问道。
结花顿时一脸惊讶,紧接着大概是因为害羞,又失落了起来。
「那个......抱歉。吵到你们了」
「勇海......君?是这么说的吧。难道说,是结花的......」
『弟弟』?
刚想要这么问的时候,结花快速地点了点头。
一副难以启齿的样子,张口说道。
「据勇海所说。我们一家......下周一,要来见游君」

——诶?

虽说是家长擅自决定的,我们姑且也是婚约关系。
总有一天要见家长的,我也已经做好了觉悟。
......不管怎么说,也太急了吧?说实话。





第3话 我的土妹子未婚妻,因为过于不擅长与朋友相处而大暴走

「坐立不安......坐立不安......」
把坐立不安的感觉直接用文字说出口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
怎么看都是一副坐立不安模样的结花,令我不禁笑了出来。

客厅的墙壁上,贴着各种装饰用的贴纸。
餐桌上,则是几盆结花亲手制作的料理。
以及藏在厨房里的,插着彩绘蜡烛的小蛋糕。

是的。
结花会感到坐立不安,是因为接下来会有活动。
这个活动——便是我们婚约四个月的纪念派对。
......三个月的时候不也做了吗?每个月都要来一次吗,结花......。
但是——坐立不安的原因,并不是因为我。
坐立不安的对象,是将要被邀请到这个派对的嘉宾。
对于结花来说,恐怕是高中的第一个朋友。
——二原桃乃。
「桃酱,马上就要来了呢......如何呢?准备充足了吗?」
暑假的放假日。
明明是真心想要把二原同学当做朋友来对待的,现实却是采取了可怕的冷淡态度的结花——现在正处于极度的沮丧之中。
沮丧着沮丧着,最终想到的点子便是......可以邀请她来参加婚约四个月纪念派对。
「那个......结花。说真的,没问题吗?」
「当然啦!既然能让桃酱开心,什么意见我都会考虑的!!」
这干劲真是不容小觑。
这已经,变成二原同学的庆祝会了吧?
「虽然是我的一己之见......把朋友叫来参加婚约四个月纪念派对,对方应该也不怎么开心吧」
比如说,马萨有个三次元女友。虽然事实不符。
然后马萨对我说,「婚约四个月了......你要来一起开派对吗?」这样说的话。
那个时候,我会怎么做呢。
......毫无疑问,会对他脑袋来一拳。
而且,是很用力的。
像这样,把朋友叫来欣赏自己跟女友的卿卿我我,只会感到尴尬吧。男性朋友的话,这是肯定的。
「但是,在RINE上跟桃酱说了之后,她很兴奋哦?『佐方羞耻的样子,我要通通拍下来!超期待的!』」
「兴奋的点,和派对的主旨不太相符啊......」
嗯。二原同学,就是这种人呢。
那,行吧......。
确实,与其期待结花能在学校能成功与人交流,还是让她在家跟二原同学融洽相处这种方法,难度要低得多。
「......切。真的,要叫那个辣妹来吗?」
在我和结花交谈着的时候,那由突然插了一句。
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明显地表露着不愉快。
「没问题吗,那个辣妹?假借派对的名义,从结花酱这里把老哥抢走什么的,不会出现吧?」
「怎么可能啊......前段时间,不是跟你解释过了吗?二原同学其实跟来梦没有关联,只是个特摄厨辣妹而已」
野野花来梦——我初中时代玉碎的对象,黑历史的象征。
那由也因此很怀疑那个想跟我扯上关系的辣妹,怀疑她是不是跟来梦有关......把夏日祭的事情告诉她以后,还以为已经解开她的误会了。
「哎......不,她不是野野花来梦的手下这点我已经明白了。但这不代表就可以放心了。毕竟,对方是辣妹吧?」
「辣妹......又怎么了吗?」
「就算对方有女友,辣妹也会不管不顾地吃了你——肉食的凶兽啊。真的」
这偏见夸张得吓人啊。
不过,我也只对辣妹抱有戒备,不好说别人就是了。
「所以啊,我不是说了吗?虽然看起来是辣妹,本身只是个特摄狂热厨罢了。比起外观我们还是得更看重本质,二原同学比起男人还是更在意变身道具呢」
「是啊,那由酱!桃酱不是那种不正经的女生啦......还请,千万不要欺负她哦?」
「......知道了知道了。结花酱都这么说的话」
你这臭丫头,还是一如既往地把我的话当放屁,对结花倒是很老实啊。
妹妹和未婚妻关系好倒是好事......但我总感觉很不爽。

——叮咚♪

「呀—!!桃,桃酱来了......怎么办,游君!?」
「不是,肯定会来的啊。结花叫她来的......」
「切」
也许是看不下去结花慌慌张张的样子,那由快步前往走廊。
随后咔嚓一声,将玄关处的大门打开。
「呀吼,佐方和结......啊,啊呀?哪位?」
「我才想问你哪位呢。佐方?啊啊。那人昨天搬到西藏去了。那就请您回——」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不要啊啊啊啊啊!?」
结花慌慌张张地跑了过去,抓着那由的肩膀前后摇晃了起来。
「真是的—!不是说了不要欺负她,不是说了不要欺负她嘛—!!」
「抱,抱歉结花酱......我道歉,别摇了......唔,好恶心......」
「——噗!啊哈哈哈哈!!真是太好笑啦,佐方家!」
二原同学越过这两人望向我,哈哈大笑了起来。
随后,弯下腰窥视着那由的脸。
「初次见面。你就是真正的那由酱......是吗?」
「是不是那由,在我自报姓名之前都是无从得知的......你好,我是薛定谔的那由,有什么事吗?」
老是这幅闹别扭的态度,无可救药的那由。
我和结花同时拍了拍她的后背。

    ◆

「噢—,装饰得好漂亮啊—!很有干劲呢—!!」
刚一进入客厅,二原同学就发出感叹般的声音。
二原同学视线的前方,是张贴了装饰用贴纸的彩色墙壁。
不止是四处装点着的星星和爱心,还有『祝 游君 四个月!』这样的字条贴着......单纯的就跟羞耻啊,这玩意儿。
「呀啊,佐方。被深爱着呢—。就算是桃乃大人,也不禁要笑眯眯了呢—。太嫉妒了啊—」
「只是在嘲笑我吧,二原同学......」
「没有这回事哦。你看啊,假面跑手Voice,不也这么说的吗?只有战斗,才是爱。然后爱才是......」

「「——『地球之声』啊!!」」

结花与二原同学的声音,重叠在一起。
台词的含义,我是一丁点儿都没懂。
「......啊哈哈!结酱,『假面骑士Voice』已经看了吗?哇,我超开心的!!」
「『赏花军团满开者』也看了哦!被桃酱推荐就去看了,这几部都超级有意思的!!」
「那,下次给你推荐过去的名作哦?我最喜欢的特摄作品蓝光碟盒子,结酱什么时候都可以借走哦?」
「诶—,但是才刚刚借过,对桃酱也不太好意思—」
互相叫着『结酱』『桃酱』,结花与二原同学正谈笑风生。
太好了呢,结花。有个关系好的女性朋友一起聊天......虽然谈话内容是特摄梗。
如这般。
温柔地守望着的时候——结花突然一副幡然醒悟的样子。
随后,有些抱歉的样子缩起肩膀,微微低头。
「啊,那个,桃酱......返校日的时候,对你态度这么冷淡,抱歉啊。其实我一直期待见到桃酱期待得不得了......但到了学校,我就不知道到底该怎么交流了......」
用小得快要消失的声音,结花传达着直白的心情。
与之相对的,二原同学。
「............呀啊——!结酱,真是太可爱啦——!!」
想着这是什么尖叫声的时候。
二原同学紧紧地抱住了扭扭捏捏的结花。
结花散开的头发,轻轻地飘动着。
紧接着,二原同学将脸贴上了结花的脸颊。
「不用在意啦。就这点事,我......怎么可能会讨厌结酱啊」
「......嗯。谢谢你,桃酱」
「......切。切。切切切,切!」
啥玩意儿,这跟某个无袖羽织妖怪动画片OP一样的节奏。(译:neta自鬼太郎)
这之后狠狠地咋了下舌头,那由冒出一股非常不高兴的氛围,坐到了餐厅旁。
紧接着——大口大口地啃起了结花准备好的肉类料理。
「啊—!那由酱,等下啊!!要等庆祝完之后,大家一起吃,不能——」
「切」
就好像是忘记了怎么说话似的,那由持续发出不合群的声音。



看不下去的我,拽着那由的脖子,将她从餐桌旁拉开。
「喂......干嘛啊,老哥!再怎么欲求不满,对妹妹是想要做什么——难道说不是饭菜,而是要吃我吗,真是禽兽啊!!」
「找茬是吧!?就因为你乱来,我才不得不这么做啊!」
将那由扔到沙发上后,我大大地叹了口气。
「受不了。真是好懂啊,你这家伙......结花和二原同学关系太好,嫉妒了吗」
「哈!?妄想只在社交游戏里用用就行了吧!我,我才不是,嫉妒呢!!想要和谁关系好,那也是结花酱......的自由吧」
那由的话说着说着,语调便一点点低落了下去。
真是好懂啊,你这家伙。
说罢,那由盘腿坐在沙发上,生气地看向别处。
「那由酱......太可爱啦,真是的!」
就如同口水要流出来一般,结花一边坏笑着,一边紧紧地抱住了那由。
是因为害羞吗,那由好像正挥舞手脚挣扎着。
但是,结花一直紧紧地抱着她不放手——那由渐渐安分了下来。
「真是的—。不用担心啦,我一直都是那由酱的『姐姐』哦?」
「放手!放手啊!」
「啊哈哈。没事。夺人所爱这种事,我也是不喜欢做的啦」
二原同学轻轻地抚摸着如同小狗一般的那由的脑袋。
随后,蹲了下来,微笑着说道。
「那由酱,特别喜欢结酱的感觉呢?哥哥的未婚妻什么的......虽然是没有血缘关系的外人。却像真正的『姐姐』一样,特别亲近呢?」
一瞬间喊了一句「吵死了」之后......那由忽然低下了头。
紧接着,小声地嘟囔了起来。
「......;结花酱,不是很温柔嘛?所以,真的给这个没出息,不正经的老哥......带去了许多欢笑。因为信赖她。所以,我......」
「那由......」
感到鼻子深处一阵酸酸的,我赶忙擦了擦鼻子。
那由......是这样看待我和结花的吗。
这样一想,本来觉得只是吊儿郎当全是缺点的妹妹也。
稍微,有点可爱——。

「我懂的,这点!只是血缘关系,并不能代表兄弟姐妹的羁绊啊......是的,就好像宇宙奇迹兄弟一样!!」(译:neta奥特曼兄弟)

在这绝妙的时机下,二原同学的口中蹦出了如此意义不明的话语。
「......啊?宇宙奇迹人兄弟?」
「宇宙奇迹兄弟,是宇宙守卫军所属的宇宙奇迹人们精英的总称,也就是义理的兄弟......这份羁绊,就如同闪耀的电光一般!闪耀的羁绊,能将任何危机化为奇迹——最棒最强的兄弟啊!!」
「在说什么呢,这辣妹?」
面对用御宅特有的高速神言介绍着特摄剧设定的二原同学,那由露出一副震惊的表情。
本是这么想的......那由忽然,笑出了声。
「......嘛。虽然看起来是辣妹系的,你的内心还是和黑暗马萨差不多这点我已经明白了。不会做出反社会的事情这点......我也理解了。真的」
「才不会呢。你也是个坏孩子呢,那由亲?」
说罢,二原同学便哈哈大笑了。
太好了......虽然不是很明白发生了什么,但似乎和好了呢。那由和二原同学。
「......游君—」
这样想着的时候,耳边传来甘甜的喃喃细语,令我全身如同触电一般。
转过头去,结花正害羞地笑着,将手抵在自己的嘴边。
随后,她悄悄地轻声说道。
「......这四个月,真是谢谢了。今后,也请多多指教......最喜欢你了哦,游君」
不经意间,这幅笑容......令我不自觉地心动起来。
这时——。
「总感觉,佐方和结酱,氛围很好啊。我们这是,电灯泡了吧?」
「嗯。那老哥,就这样开始生孩子吧。我外出一个小时」
「不用外出也行!话说,怎么在这点上开始臭味相投了啊,你们两个!》」

虽然发生了这样那样的事情。
我们的婚约四个月纪念派对,还是兴致高昂地喧闹着。
......虽然,总感觉派对的主旨偏离了。
嘛啊——既然大家都过得很开心,那也行吧。





第4话 【震惊】义理的兄弟姐妹来玩后,得知了令人震惊的事实

「坐立不安......坐立不安......」
「啊哈哈!把坐立不安的感觉直接用文字说出口的人,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呢—。游君真是可爱啊—」
抱歉,这句话唯独不想从结花口中听到。
这完全是因为,被结花感染了吧?
「哎......不丢人吗,说真的?不就是跟女方家里人见个面嘛,至于这么焦虑......吓死人了」
那由感慨般地说着,夸张地摊开双手,叹了一口气。
「不是啊那由,话是这么说?对于婚约的男方来说,这是最令人紧张的事件了吧」
「『我是不会把女儿交给像你这样只爱二次元的男人的!』......什么的,这种吧。要是人家这么说的话怎么办呢,老哥?」
「不是您自己决定的婚约吗......虽然想这么说,不过......」
说到底,我和结花的婚约·同居啥的——不都是双方的父亲擅自兴起的结果吗?

『你爹我啊,现在到了关键的时期了。可能要被分配到在海外分公司的某个重要职位了,是就这样一步登天呢,还是坠入深谷继续当一位无名小卒呢』

『然后,你爹现在和一位很牛的老客户关系特别好。对方的女儿,从高中开始就跑到东京一个人生活着的样子。作为一位父亲,他好像特别担心自己女儿会遇到什么危险啊害虫啊之类的』

——就算想起这些,都只会觉得是脑子瓦特了吧,我老爹说的话。
不过......正是因为这些脑子瓦特的展开,我和结花,才能像这样相遇。
这样想的话......对那个胡来的老爹,倒也有一丝感谢之情。
虽然另外的九成,是因为过于胡来而感到的震惊。
「还有十分钟呢。距离老哥的死期」
面对沉浸于思考中的我,那由直接横刺一刀。
「你这家伙......我明明在试图冷静下来,为什么要捣乱......」
「不知道。还有九分钟」
这家伙,给我记好了。
「游君,不用这么拘谨也没事哦?无论是父亲还是母亲,肯定都会喜欢游君的」
结花像是看不下去了,轻轻地握住了我的手。
随后——嘶地吸了一口气。

「由奈会永——远,陪在你的身边哦!所—以—呀......一起欢笑吧?」

——这声音。
宛如天使的喃喃细语一般。
一听到她的声音,我心中的不安与焦虑等,这一切都消失殆尽了。
就好像污秽的大地被净化了似的。
不愧是,由奈酱......世界的救世主啊。
「......好吗?我也在这里,由奈也在这里,没事的!毕竟我......既是绵苗结花,又是和泉由奈。既是游君的未婚妻吗,又是游君最爱的声优由奈。对吧?」
「谢谢你,结花......已经没事了。我冷静下来了」
「还有两分钟」
那由还在煽风点火,但我已经不在意了。
初三的冬天。
被来梦甩了以后,家里蹲的我——与由奈酱相遇,成为了她的头号粉丝『恋爱的死神』。
这样的我,被由奈酱应援......怎么能垂头丧气呢!

——叮咚♪

这样那样的时候,门铃的对讲机终于响了起来。
我和结花从座位上站起来,走到玄关前迎接绵苗家的各位。那由也多少有些兴趣的样子,晃悠晃悠地跟了过来。
深吸一口气。
接着,调整呼吸......我。
将玄关的大门打开。

「——呀,结花。过得如何啊?」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瘦长的帅哥。
黑色的长发在脑后梳成一段,蓝色的双瞳恐怕是因为戴着彩色隐形眼镜。
白色衬衫之上外套一件执事一般的黑色礼装,黑色的领带上还有一枚别针。
大大的眼睛与端正的五官这点倒是与结花有些相像......大概,没错了。
这就是结花的——『弟弟』。
「......勇海?嗯?爸爸妈妈呢?」
结花一脸摸不着头脑的表情,向名为『勇海』的这位询问道。
于是,他——若无其事地回答。
「啊。那个,是骗你的」
「......哈?」
「父亲母亲会来这边那话......你回过头来想想,并没有直接从那两个人那里听到吧?我跟他们在家里完全没说过这事」
「......嗯。然后呢?」
「也就是说,我只是想要过来玩的借口罢了。不这样的话——结花不会跟我见面的吧?我无论何时,都想和结花见面呢」
勇海君一边说着,一边忽地将结花的下把抬起,并把脸凑过去。
等一下,等一下!?
就算是姐弟,这个距离实在是太近了——。

「别,别......别开玩笑啦—!!勇海你这个笨蛋!!」

咚。
结花的拳头,对准勇海的腹部全力一击。
勇海君就这么保持这帅气的微笑,按住肚子向前屈身。

——综上所述。
我和绵苗勇海的初次见面......就变成这般惨烈的状况了。

    ◆

这样那样之后。
四个人在客厅里坐下,佐方家和绵苗家(双方家长都不在)的初次见面会开始了。
那由在我旁边,难得露出了老实的表情。
而对面,是也难得露出了不愉快表情的结花。
以及,她旁边——附带爽朗笑容的绵苗勇海君。
「初次见面,哥哥。结花一直以来受你关照了。我是绵苗勇海......初三。请多指教了」
哇,总感觉闪闪发光的氛围......。
初三就有这种这份沉着,这份爽朗,这份帅气。
因为是完全没有亲身接触过的人类,我不禁被压制了。
「啊,那个......我是佐方游一。高二......请多指教」
「......噫噫噫噫」
一旁坐着的那由,像是看到害虫般,发出了细微的悲鸣。
「咋了啊,那由,你也打声招呼啊」
「噫......这边是没出息的妹妹,佐方那由。如花般的初二生。请多指......噫」
「什么情况,这叫声?你这家伙,在胡闹吗!?」
「胡闹的是老哥吧。刚才的打招呼算什么啊?要说对方的招呼是光,老哥的就是臭水沟吧?」
「臭水沟!?跟光相对的难道不是暗吗!?」
「不是,你都没达到那种水平吧......作为男人的全面战败啊,说真的。对弟弟这么熟络的结花酱......还有废物至极的老哥......放弃了,比赛结束」
「......哼哼。和妹妹关系很好呢,哥哥」
看到我们因这番鸡毛蒜皮之事而争吵,勇海君苦笑着说道。尽管苦笑着,帅哥还是帅哥。
然后,他转头看向结花的方向。
「呐,结花。不要说给哥哥他们哦,让人家也看看我们的亲密无间吧。为了两家的友好交流」
「......要怎么做?」
结花宛如进入备战态势的小猫似的,一脸讶异地看着勇海君。
「来来,摸摸头。结花,一直都很可爱呢。真乖啊」
「......气死啦—!!住手啊—,哇——!!」
结花一边叫喊着一边挥手驱赶着勇海君的手,随后紧盯着他说道。
「老是这样子,把我当『妹妹』对待!我才是长辈,是姐姐啦!!」
「是呢,结花是姐姐呢。嗯可爱,可爱」
「气死啦—!!」
这位姐姐,语言功能已经过度宕机了哦。冷静点。
「不愧是,血脉相连的家人呢。已经习惯了结花的对待了。又是帅哥。又是帅哥」
「为啥要说两遍呢,那由」
「那由酱......那是不对的!!」
听到那由这番明显是在嘲讽我的言辞,结花否定道。
随后咔哒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张开双臂说道。
「帅哥的定义,我觉得是因人而异的!就算很多人说这个人特别帅,某些人觉得他没什么大不了的情况,也是很常见的!!而且,要说在我心中有什么铁打不动的帅哥——那就是,游君!!」
结花用夸张的手势说着极其荒唐的话。

「首先呢,他的存在本身就是帅!个子高,又温柔,这是什么桃文角色啊!?的感觉。不仅如此,各种方面都很可爱!!睡脸也是,就是天使啊!不,也许是诱惑我的小恶魔......?总之!又帅又可爱,集我所有喜好为一身的超级无敌大帅哥——这就是,游君啦!!」

「......吃错药了吧,结花酱?」
虽然那由表现得一脸厌恶,但心情我非常能理解。
作为这番赞扬的对象,我也觉得「这家伙,真是佐方游一吗?」。
只有结花看得见的,梦境游君吧......那个人。
「哥哥......真厉害啊。能让结花说到这个地步」
也不知道他是怎么理解的,勇海君佩服地嘟囔着。
随后,握住我的手,爽朗地笑着说道。
「谢谢你,一直支持着结花。能像这样直接见面,见识你和结花的关系......说实话,我非常放心了」
「喂!勇海,把手放开啊—!那是我的游君—!!」
结花抓住勇海君的手臂,将其从我的手上拽开。
都是男人,没必要这么吃醋吧。
「啊。哥哥,抱歉。麻烦你,能将毛巾借我一用吗?来这里路上,流了很多汗呢......」
「啊,今天特别热呢。出走廊之后旁边的房间空着,你用那个就行了」
「非常感谢」
礼貌地道谢之后,勇海君便愉悦地离开了客厅。
紧接着,我也去换衣间,给他准备毛巾。
「游君,我拿过去就行了,给我吧—」
「啊,没事的。我会拿过去的」
「诶?不不,要是勇海脱衣服的话,不会很麻烦嘛!让我拿过去啦!!」
「诶?不不,要是脱衣服的话,会感到麻烦的难道不是结花吗。就算是姐弟,怎么说也是年龄相仿的异性嘛」
「诶?等下,游君?你好像误会了什么!?勇海是——」
在我拿着毛巾前往房间的时候,结花在我身后好像吵闹着什么。
初三男生换衣服,让姐姐看着还是不太妙吧。
我要是勇海君的立场,肯定会这么想的。
——因此。
敲了敲门之后,我打开了勇海君所在房间的房门。

「......啊」
「......诶?」

面对眼前难以置信的光景,我僵在原地言语尽失。
脱下执事服,解开衬衫纽扣的勇海君......胸部覆盖着的是黑色的胸罩。而且,尺寸还挺大。
「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随着一声惨叫,结花将我撞飞了。
我猛烈地向前摔去,就这样倒在了房间的地板上。
「在吵什么呢,老哥......在?为啥你会穿着胸罩啊?扯淡吧?」
听闻骚动赶来的那由,做出了和我一样的反应。
我就这样趴在地上,战战兢兢地向结花问道。
「结花,抱歉。那个——能跟你确认一下吗?勇海君......是弟弟吧?」
「弟弟?电台里说的那个『弟弟』吗?那个是......诶嘿嘿,是指游君啦。勇海......是我的妹妹哦!」
「啊哈哈,果然觉得是男的吗?抱歉......实际上,我现在是在男装专精的coser啊。因此,在外面也是穿成这样。我还以为,结花已经跟你说明这件事了......」
「......我没说吗?」
为所未闻啊。真的。
「真是的。所以我才说你这种脱线的地方,就很像『妹妹』啊,结花」
「唔—......关于这点,真是对不起—。但是,请把我当做姐姐—」
一边听着两人的对话,我一边缓缓地从地上抬起头。
随后......完全不打算遮掩胸口的勇海君。
伴随着妩媚的笑容,突然向前屈身一些——将胸口间的沟壑展现给我看。
「呀啊啊啊啊!?在干什么呢,勇海!」
结花大叫着,蒙住了我的眼睛。
好痛,好痛!?眼睛要瞎掉了,你也太用力啦!?
在这版混乱的状况中。
绵苗勇海「呼呼」地轻声笑着——用沉稳的音色,对我说道。


「那么......再次请您多多指教了,哥哥。我就是结花的『妹妹』——绵苗勇海」
1.7k
1.1w

請選擇投幣數量

855

全部評論 159

  • 1
  • 2
  • 3
  • 4
  • 5
  • 6
  • 7
前往
10000
韭花贴 騎士
超喜欢妹妹的

3 天前 0 回復

taizaizh 騎士
感谢大佬

11 天前 0 回復

27366065 騎士
猜到了,但不完全。。

11 天前 0 回復

凛幽 伯爵
真相了,勇海的性别就是勇海

12 天前 3 回復

张祈 騎士
😍😍

12 天前 0 回復

van样妙妙屋 勳爵
我去找食蚁兽给你们救一救

12 天前 2 回復

凌云隐空 騎士
🐜🐜🐜🐜🐜🐜🐜🐜🐜🐜🐜

12 天前 2 回復

加了橙汁的白桃 勳爵
好久没看男主初三的故事了,突然看到又有那种身体蚂蚁爬的感觉了呢

12 天前 7 回復

  • 小黑yyds13 伯爵

    : 我已经一分钟没听到男主初三的故事了😂

    11 天前 回復

yemu7370 勳爵
大佬我爱你

12 天前 0 回復

一凡 伯爵
上次更新的时候还是在上次

12 天前 0 回復

玖音银士 伯爵
话说勇海这个名字很容易让人误会是男生吧

12 天前 1 回復

zl5937 子爵
太久没看我都忘记是妹妹了,勇海出场的时候还以为真是弟弟

12 天前 1 回復

  • 玖音银士 伯爵 : 我连什么时候看过这设定都不记得了

    12 天前 回復

和泉 子爵
叫勇海这个名字居然是妹妹我属实是想不到

12 天前 0 回復

  • 柳扶影 伯爵

    : 老是会想到罗布兄弟(

    12 天前 回復

rinko 侯爵
z佬终于想起土妹子了

12 天前 0 回復

修齐 平民
初中的时候拒绝了男主的那个叫野之花来梦的是不是就是那个紫之宫蘭梦(拉姆)的中之人啊?拒绝男主是因为不想有亲密关系导致影响工作?但这样的话,又是为什么要把消息在班里放出去啊?是为了做绝一点让自己和男主都死心吗,还是说不是她散播的消息?

1 个月前 0 回復

  • 九空摇爱 子爵 : 肯定不是她散布的,能看出来

    12 天前 回復

shizuka_hua 騎士
我的超人!快!

1 个月前 0 回復

ken_bodia 子爵
抓虫

从结花酱这里把老鸽抢走什么的
老鸽->老哥

1 个月前 3 回復

Utта 勳爵
车速变快了

1 个月前 1 回復

weckelly 勳爵
第二卷无了

1 个月前 0 回復

chenai60 子爵
感谢更新

1 个月前 0 回復

  • 1
  • 2
  • 3
  • 4
  • 5
  • 6
  • 7
前往
Zilean 皇帝
米国人/停更做final 12月再冲啊家人们
4.3k 粉絲
18 關注
22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氷高悠]【喜讯】我的土妹子未婚妻,在家时却过于可爱 3

123216
0

【校对更新中】[氷高悠]【喜讯】我的土妹子未婚妻,在家时却过于可爱 2

192261
0

[氷高悠]【喜讯】我的土妹子未婚妻,在家时却过于可爱

20960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