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lap文库][鬼影スパナ]绝对不愿工作的地下城主想要一直睡懒觉 7(悲报:圣剑8出试阅了~)

绝对不愿工作的地下城主想要一直睡懒觉 7    
         
----------------------------------------------------------------------
作者:鬼影スパナ
插画: よう太

图源:k(LK&TSDMid:241823)
翻译:舔画王国第一王女鈴仙(LKid:鳳仙愛麗絲)
校对:姑奶奶我不需要三流校对
轻之国度 http://www.lightnovel.cn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

群号:519348798
如标题,我去翻圣剑8了,您拨打的用户暂时无法接通(虽说那边也不会更...)









那一天,天使降临到了贫民街——

「乖、乖,好孩子——」

谜之美少女
???





「库罗,你带大小姐一起走。」

地下城主
增田桂马


「是。」

犬耳幼女
妮库


「欸」

领主的女儿
玛依欧朵璐





从敌方的地下城逃脱!

「没错!我就是翠亚地下城的核心……!」

男装的地下城核心
219号






序章

位于拉维利奥帝国帝都的白之离宫。第89号地下城核心白·拉维利奥正优雅地在庭园享受悠闲的时光。
即便在室外也一尘不染的白色桌子和椅子。旁边的管家正在往秘银的茶具里倾倒红茶。整个场景宛如一副优美的图画一样。
白喝了一口温度适中的红茶,慢慢品味。
不愧是产自圣王国的一等品,纯正的香气在口腔里扩散。虽然那个国家的光神教很讨厌,但在这种奢侈品上有着很强的优势。
……白微微叹了一口气。
「为什么每天都会有工作。尤其是最近都没空去露可那里玩了。」
「您应该知道原因的吧?」
听到白的抱怨,做出回答的是身穿管家服的亲信,魅魔克洛维。
「嗯,这倒是知道。桂马先生倒也算了,把奴隶也提升B级,确实有点过分了,我也稍稍进行了反省。」
原因是几个月前。地下城核心们遵从『父亲』的吩咐展开了三方的地下城对战。白无视了各种惯例和前例,擅自配发了B级的冒险者证件并让桂马他们一个月间任意出入白之离宫,以此为开端,忽略的细节演变成了各种工作堆积了下来。
连同平时的工作,现在全都需要由她处理。
「不过,和露可一起度过的那些天不管怎么说都是无上的幸福……唉」
白再次叹了一口气。只不过,这次是沉浸在幸福回忆里的叹息。
有可爱的妹妹在自己家、自己房间的生活。在那一个月里,结束工作就能见到露可,那正可谓是天国。休息日可以和妹妹永不腻烦地喝茶聊天,那正可谓是乐园。
仅是回想起来全身上下就幸福地发麻。
只要回想起那段时光,对于因此导致无法和露可见面的状况也就能够忍耐了。

「对了,白大人,有两封信寄了过来。」
「哎呀,是哪个贵族,真麻烦。」
「是通过『白之秘事』寄过来的。」
「这要提前说!」
克洛维递出了两封信。『白之秘事』是露可她们的地下城『欲望的洞窟』最短最直接的联络方式,也就是说寄件人是露可或是桂马,现在有两封信,那就表明露可和桂马各寄了一封信。实际的寄件人也正如预想。
「先看哪一封?」
「……把乐趣放到最后,先从桂马先生的那封信开始看吧。」
从克洛维手里接过裁纸刀,白打开了桂马的信。
『我们成立了棉被教。是睡眠和安稳至上的宗教。』
「呵哎,棉被教。能像这样好好进行报告,很值得夸奖嘛。」
关于棉被教,已经从哥雷努村的手下那里得到了消息。在教义上并不和以白为信仰对象的白神教对立。而且涉也加入了进去,可以保持友好的关系放着不管。
再继续看看下面的内容……
『既是4号核心也是勇者,名叫玲於奈的神经病过来了。最后勉强将其击退了。』
「!玲於奈出现了!?露可没事吗!?呃,既然露可也寄来了信,应该是没事的……」
玲於奈。地下城核心与勇者融合后的生命体。同时也是白的天敌。
对白来说,玲於奈是让她头痛的根源。必须要防止她对地下城核心下手,不然的话,地下城核心会遭到各种意义上的袭击。
另外,玲於奈通过用【超炼金】制成的武器破坏地下城核心,贡献度(经验值?)会算到玲於奈身上。由于玲於奈的武器都是性能优异的魔剑,如果不是不愿和玲於奈牵扯上关系,作为收藏家其实很想将其全部买下来。
「……4号核心,勇者。玲於奈竟然连这些都坦白了」
白是知道这些内容的。但玲於奈对此一般都是保密的,由于契约的缘故,白无法将这些内容透露给其他人。
既然玲於奈把这些都向桂马进行了坦白,那就表示没有保密的必要。说不定她是在做什么准备……必须要加强戒备。
「不过,竟然伪装成棉被教的修女搞潜入工作?依然搞不懂玲於奈究竟在想些什么。」
到底有什么好处,使她不惜扮成修女呢。那个好处究竟存不存在也尚未可知。算了,也有可能是她在胡闹,早已经司空见惯了。没必要太把这当一回事。
「克洛维怎么看?有发现什么疑点吗?」
「说起来,竟然能把那个『混沌』击退,实在难以相信。虽然有些怪癖,可那也是神明吧?」
「哎呀。那可是连我都赢过的桂马先生。事到如今有什么可吃惊的。」
「……说来也是。」
白以前也和桂马进行过地下城对战,结果输掉了。白自身也是作为『白之女神』集冒险者的信仰于一身的神明。也就是说,哪怕玲於奈是神,那也不是桂马可以输的理由。
「……早晚有一天,我会把玲於奈杀掉……唉」
这句话大概已经说了有500年了。白还很弱小的时候就和她认识,是毫无疑问的敌人。
至此,桂马业务报告的信件内容就全部结束了。
没有写其他多余的事,简单明快的报告是非常好的……不过,和手下送来的报告进行比对的话,故意省略的事情似乎有点多。

「转换心情,来看看露可的信吧。呵呵,到底会写些什么呢?」
白打开了露可寄来的信。和看桂马那封信时完全不同,情绪非常激动。这也是当然,毕竟这是心爱的妹妹寄来的信。
『姐姐的身体还好吗?最近一直没来旅馆,我很是寂寞。』
「我也很寂寞……呐,克洛维,从明天开始休息一阵怎么样?」
「不行。需要我向您陈述理由吗?」
「真是的。」
那就继续读信吧。
『桂马一时兴起组建了棉被教,我在那里担任了修女。』
「……呵呵,露可成为了棉被教的修女。」
露可担当修女。教堂充满悠闲的气氛……再加上优秀的修女。有优秀修女的棉被教……简直太棒了。
「…………」
「您可别。」
「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我也信奉棉被教吧』,脸上的表情都写得清清楚楚了。您那样会让白神教陷入大混乱,保持友好的立场即可。」
「真是的。」
在克洛维的劝谏下,白打消了入教的念头。不过,友好宗教的神明,这一身份也只有白能承担得起。这样一来,会得到作为修女的露可更多的仰慕,仔细想想,似乎也不错。
「算了。后面写的是?」
白一边拿起秘银茶杯喝了一口红茶,一边继续读信。

『另外,我和桂马可能要有孩子了。如果真有了的话,也会带给姐姐看看!』





——啪!秘银茶杯承受不住白释放出的魔力,出现了一道道裂缝。
「诶,等等,这是怎么回事?」
白瞪大眼睛来回看着前后文,但露可的信里并没有写详细的内容。
再看一遍桂马的报告,里面完全没有提到和孩子有关的事。
「克洛维,你怎么看?」
「这个嘛……也就是说,他们两位发展到了那样的关系?」
砰!秘银茶杯炸裂了。
杯里的红茶沾湿了白的手,洒在了白色的桌子上。
「……好吧,因为是露可认同的主人,我也多多少少地想要认同他了。但是……但是!」

嘭!
白敲了一下桌子,猛地站了起来。
「我决定了。派出刺客。要在露可的孩子诞生之前!克洛维!」
「遵命。」
派出刺客。做完这样的决定之后,白露出了轻松的微笑。
「呵呵呵,桂马先生……你是否能击退我的刺客呢……?」
……桂马究竟能否活下来呢。

「那么,即刻来决定刺客的人选吧。」
「在此之前,能不能先把这些文件处理完?」
「……真是的。」
克洛维拿出了一摞文件。看来向桂马派出刺客还需要花费一段时间。
桂马究竟能否活下来呢。


第1章

这一天,副村长沃兹马向我提出了一件麻烦事。
「村长。能打扰一下吗?」
「怎么,又是妓院吗?还真是欲求不满呢。」
「不,不是那件事。」
之前沃兹马可能被魅魔魅惑了,曾向我建议「建一个妓院」,本以为这次他又旧事重提,结果好像不是。
「翠亚的领主大人送来了书信,请处理一下。」
书信?真是的。话说我把各种权限丢给下面的人是为了什么,可转念一想,联想到翠亚的领主是货真价实的贵族。
接待大人物,这应该是我这吉祥物村长唯一的任务了,因此也能只能我来处理。

我从沃兹马那里接过了领主的书信。呃,写的啥?『在这山神所宠爱的季节,白之女神舞蹈的指引——』
「仅是打个招呼就这么长的客套话。看着好麻烦,有没有概要版?」
「这个就是。」
既然已经准备好了,那刚开始就该拿出来才对,虽然我很想这么说,但不得不承认,沃兹马确实很优秀。很擅长展示他有才能的一面……不愧是白姐选拔过来的。

概要差不多是三行。
·我作为冒险者深受翠亚家欣赏,并为我准备了福利。
·有想要委托的事。具体无法写在信上。
·想要具体详谈,请带一位随从前来(强制)。
关于这封信,先问问沃兹马的看法。
「这是翠亚家的指名委托。应该是想看看村长具体长什么样。毕竟现在我们只是和冒险者公会合作。」
我这才反应过来,因为是翠亚家的领地,所以姓氏也同样是翠亚。
「不过,明明用三行就能说明白的事,却说了这么多客套话。仅凭这一点,贵族就够值得尊敬了。」
「那些客套话里藏着重要的暗号,利用客套话来传达对方受到多少重视或是以此来判断对方是不是连客套话都看不懂的无礼之徒。这次的内容里面并没有暗号。」
……原来客套话还有这两种用途,不过这都交给沃兹马去解读,不需要我来关心。
「只是,村长的冒险者等级只是D级。作为冒险者并不能称得上非常优秀,那边究竟从哪里察觉到村长的优秀之处呢……」
「……嗯。」
既然沃兹马是白姐的手下,那他知道我有B级冒险者的身份证也不奇怪。白姐是否和他提起过呢。
「话说第三行的强制,意思是不去不行?」
「对方是拥有领地的贵族,而且称得上是在翠亚附近有着独立行政权,如同边境伯一般的存在。只要不是有什么特殊情况,一般的村长是不可能拒绝邀请的。何况这里距翠亚还很近。」
「原来如此……可我还有睡觉的工作呢。」
「请延后,就村长的工作来说,面见领主大人是最优先的事项。这是一同寄来的请帖。」
也是哦。我从沃兹马那里接过了请帖……明明是有事请我这个冒险者,却不以队伍为单位发出邀请,明显能感觉到有什么阴谋。既然写了可以带一名随从,带一人的话……人选毫无疑问就是妮库。有她在,很有安全感。
「唉,那就没办法了,稍稍去混个脸熟吧。」
「哎呀,似乎很不情愿呢,一般能和领主搭上线,应该感到高兴才对。」
「我看着像那样的人吗?」
对于沃兹马的玩笑,我如此进行了回应。闻言,他耸了耸。
「不像。感觉村长对地位和名誉都没兴趣,在金钱方面也没有困扰。」
没错没错,说的对。我很讨厌麻烦事。说到和权力搭上线,我已经有白姐这个大靠山了。
「那我还是不去了。」
「村长。关于这次的事件,在哥雷努的粮食方面,翠亚是生命线。小麦粉基本都是从翠亚进口,蔬菜之类也是一样。尽管村里有农田,但自给量不多,从帕维拉的进口也非常有限……因此,村长,请千万不要冒犯领主大人。」
「噢。」
被沃兹马再三嘱咐了一回。
也就是说,即使会面失败,只要让地下城掉落米或者蔬菜就行了吧?虽说那样会多多少少遭到怀疑。很好,这样一想,我就轻松多了。

总之,我必须要去翠亚一趟。
首先,要向前几天终于确定搭档关系(以此为借口所做的拖延)的露可打一声招呼。
我向在我房间的被子里懒懒散散的露可说明了情况……这家伙明明有自己的房间,为什么偏要跑到我这里无所事事。而且还钻进了我的被子里。因为是搭档关系?可即便是搭档,我觉得个人的房间也是比较重要的。被子上面还有露可的味道。
「就是这样,我去翠亚打个招呼。」
「带上妮库一起去。桂马一个人去我不太放心。」
嗯?以前这样的事好像都是全由我自己来安排的,信任度降低了?不过,我原本也打算带妮库去。
「……不是你想的那样。不久前你不是被玲於奈做了什么手脚嘛,如果桂马再像上次那样暴走,如果身边没有能制止你的人,那岂不是很不妙。关于这一点,妮库有着实际成绩。」
「啊……」
我理解露可的做法。看来她是在担心我。
由于暴走,导致一整天都没有记忆。那一天,除了露可以外,我好像把遇见的女性都撩了一遍。妮库、一花,还有澪她们……该怎么说,我那时明显不正常。
是玲於奈的错。全都是玲於奈的错,对对,有错全都推给玲於奈。反正都是事实。
「本来就打算带妮库一起去。」
「是嘛,那稍稍能让我放心一些,如果感觉不对劲就赶快回来。」
「嗯,毕竟不久前刚发生那样的事……好了,我必须要赶快出发,现在就要做准备。被子什么的都要带走。」
我把露可从被子里赶了出去,把被子装进了【收纳】。

「对了,桂马,你带一些DP出去。」
我正在做出门的准备,露可突然如此说道。
「DP还能带出去?」
「是啊,只不过,如果想在外面使用DP,需要事前带着。之前白姐姐教给我的。」
「噢,原来是这样。」
经这么一说,至今在地下城外面使用过菜单,但没用过DP。下意识地以为DP只能在地下城里使用。
「DP基本都是集中在身为核心的我身上。」
「嗯。」
「所以必须由我转交给桂马。」
「哦。」
露可来回动着眼睛,一会儿双手合十,一会儿又活动着手指,举动非常可疑。
「那个,就是需要由我转交给桂马。」
「嗯,转交。」
「转交给主人的时候,那个,必、必须要接吻才行!」
露可一边偷看着我,一边红着脸说道。
「你说什么呢,用手转交也行吧。」
「……」
被我揭穿之后,露可很尴尬地移开了视线。
「用手转交,你和白姐练习过的吧?」
「……是的。」
「玲於奈也是用手进行的转交。」
「……是、是哦。」
「那用手也一样吧?」
这次我更表示了确信,露可看向别处,朝我伸出了手。
微微用力一握,顺利拿到了1000P。这样在翠亚也能用DP了。
……为什么要撒谎说必须要接吻?感觉问了等于自掘坟墓,还是算了。
「……啊,再就是,我会给你一个送行的吻!」
我还没自掘坟墓,就立刻遭到了露可的追击。
「这些东西你都是从哪儿学的?」
「用DP交换的漫画里面就有……哦,对对,我也学了一些日语,简单的文字都能看懂哦。」
这家伙竟然轻松学会了日语!?
用DP交换漫画的问题暂且先放着不管,她竟然学会了公认难度极高的日语!
「技能卷轴里有【日语】。5000P。」
「原来是技能。」
连语言都能用技能来学习,不愧是异世界。是不是也该让妮库和一花也学一下?
「呃,那啥,送行的吻?一般不怎么需要吧?」
「搭档都会那么做,我刚才已经决定了,所以老实把脸伸过来!」
「噢。」
刚决定好的啊。不过,脸颊应该没事。虽然我也没什么根据。
我配合露可的身高,微微蹲下,将右边的脸颊朝向了她。
「那那那,桂马,一路顺风……嗯」
露可生硬的在我脸上亲了一下……不妙,脸好热。被柔软的嘴唇碰到,脸上痒痒的。露可没什么感觉?我朝她看去,她已经红着脸看向了别处。而且还害羞地捂着嘴不停颤抖。
「……要平安回来哦?特产品也拜托咯。」
「嗯,我出发了。」
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委托,但一定会平安回来。心里满是这样的想法。

***

搭了个送信的顺风车,我们乘坐晃来晃去的便宜马车,来到了翠亚。在进城门之前,我们走下了马车,其他人还在排队等待进城的手续,而我们则穿过了给贵族以及有请帖的客人专用的通道。展示了一下请帖,很顺利地就允许通行了。
包括妮库在内,免通行费,能把这些小钱省下来,不愧是领主的请帖。
穿过大门,尽快去见领主——不过在此之前,肚子有些饿了,于是就去了小摊。由于不想滞留太久,最好是尽快过去然后尽快回来。时间才刚刚正午,在这微妙的时间去打扰有些不太合适,所以我们就借此空闲来逛逛街。
「有烤肉摊。好香的味道。」
「是的,那就多买一些吧。」
「欢迎光——噢噢,小哥好久不见啊!」
嗯?这是谁……虽然在一瞬间感到了疑问,但我在翠亚认识的烤肉摊就算不特意去数也只有一个,很快就想了起来。是之前为其提供兔肉的大叔。
「明明只见过几次,真亏你还能记得我。」
「毕竟是你教给我放血的方法。今天是来猎兔子的?」
「呃,我们已经是D级,早已从兔子那边毕业了。而且也不怎么缺钱。」
「尽管有些遗憾,但恭喜你们了。如果哪天想猎兔子,随时都欢迎。质量上乘的兔肉有多少买多少。」
「谢谢。那请拿给我五串。」
「好叻。要什么味?最近从行商人那里进了一些酱汁,有很多种类,我采用了和兔肉很配的酱汁,非常好吃哦。」
应该就是我们地下城产出的酱汁。因为在旅馆里常用,于是就设定成地下城掉落的物品了。能第一时间引进最新的调料,不得不称赞一下这大叔。
「那就加上吧。库罗,可以的吧?」
「好。」
支付了25枚铜币,拿到了六串肉,有一串是白送的。
「多谢了,大叔。」
「客气啥,多亏了你们,我的生意也更兴隆了。」
妮库立刻就吃起了肉串……嗯,她在摇尾巴,应该是很好吃。
我也吃了一串。有了酱汁,吃起来有点像烤鸡肉串。说起来,兔子也是按只算的,我一边想着一些无所紧要的事,一边吃着肉串。肉比较大,相比于鸡肉串,吃起来更爽。
「主人……」
「啊,嗯,我再吃一串。剩下的你可以全吃掉。」
我把剩下的肉串全都给了妮库,她高兴地摇着尾巴。
妮库很快就把肉串全吃光了……嘴边还粘着酱汁,我来给你擦擦。擦一擦……嗯,很可爱。摸摸。
「关系依然这么好……不让她再当奴隶不是更好吗?」
「这是无法退让的一线。还要考虑到万一……」
并不是不信任妮库。只是,如果不再是奴隶的话,说不定就无法被拉进主控房间了。现在露可还把奴隶当成道具,在这方面还算比较顺利。然后那个误解也一直都没有解开。
「这里面有复杂的情况。」
「嗯呣,反正我也不打算刨根问底……你可要好好照顾她哦?」
「当然。」
作为给露可她们的特产,我买了二十串肉,放进了【收纳】。买了这么多,魅魔们应该也有份。
吃饱之后,时间也差不多了。我们准备前往领主的宅邸。
「那我们走吧……对了,领主住在哪儿?」
「……不知道。」
我又返回了城门。

***

翠亚的门卫不愧是公务员,路还是都认识的。
借助请帖的效果,在门卫的带领下,来到了宅邸……我在地图上做了标记,下次一个人也能找到路!
领主的宅邸在翠亚城镇东北侧的高级住宅地里也是非常大的建筑。三层的白色洋楼,从正门就能一览无余的前院给人一种经常打理的感觉。就像是公园一样。

把请帖交给宅邸的门卫,顺利让我们入内了。穿过宽阔的庭园,从正前方进入了洋楼,然后被带到了客厅……门卫并没有说什么类似「区区冒险者」的话,很客气的接待了我们。看来实施的教育非常到位。
客厅的沙发虽然比不上我们家的,但也很柔软。日常用品的茶壶和观赏植物并不过于奢华,但也不会扫人兴致,很好地和房间融为了一体。墙壁上的风景画的品味也很高,是翠亚山的画。原来如此,能从中感受到对当地的爱。
我一边观赏着客厅,一边让妮库坐在旁边等候,没过多久就传来了敲门声。
「啊,请进。」
我不由地站起来迎接,进来的是一位是身穿整洁服饰,身体比较壮实的帅气绅士。而且,他的背后有对白色的翅膀。
我忍不住看向了那对翅膀。那是一对从肩膀一直延伸到腿部的巨大羽翼……我的天,怎么还能这样。背上有翅膀,这未免太帅了吧……!能飞吗?
「让你久等了?我是博欧多尔·翠亚。或者说,用领主来自我介绍更简单明了?」
「我是桂马。这是库罗伊努,请称呼她为库罗。领主大人,幸会。」
妮库也恭敬地低下了头。不管怎么说,也不能对外使用『妮库』这一名字。
「桂马阁下,称呼我为博欧多尔就行了。」
「可以吗?那我就称呼您为博欧多尔大人吧。」
领主大人——博欧多尔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视线,稍稍转过身向我展示了一下翅膀。
「难道你是第一次见到翼人?」
「是的,正如您所说的,第一次见。那翅膀看起来很暖和。」
「是吗,在这附近是比较罕见的种族,而且还可以把翅膀变小藏进衣服里面,那样就看不出是翼人了。说不定在你不知道的情况下已经见过了。」
原来那个翅膀还能变小。
握手做完自我介绍之后,我们重新面对面坐好。这一开始算是挨了一发博欧多尔的直拳。不,翼人这件事倒是从沃兹马那里听说了,但实际一看,帅气程度和想象中完全不一样……平躺睡觉的时候不会碍事吗?

「好了,在进入正题之前,能不能允许我问几个关于那个村子的问题?」
「哦,具体要问什么?」
「关于哥雷努村,我多多少少也有所耳闻。是呢,那边能猎取到多少个钢铁魔像?」
「呃,有多少呢……我也没掌握具体的数量。冬天好像猎取到了三十个。您对这很有兴趣吗?」
「毕竟关乎了领地的收入。一冬天有三十个。数量很多啊。差不多能做200套纯铁的装备,铸剑的话,能做1万左右?」
经他这么一说,数量听起来极其庞大。原来能做这么多……不过也能理解,钢铁魔像本来就是个铁块。
「在那些当中,桂马阁下猎取到了多少?」
「虽然不是我自己的功劳,但其中六个都有我参加……」
是在试探我作为冒险者的实力?总不会因此提升委托的难度吧。

「那个,能不能说说委托的事情。」
就在我转换话题的时候,传来了几声比刚才位置更低的敲门声。
「是我女儿。我叫她来的,这次的委托和我女儿也有关系,等她过来,一起说吧……喂,玛依,进来。」
「打扰了。」
话音刚落,一名女孩——蓝色头发,梳起来的部分是长直发,身上穿着整洁的白色衣服,年龄差不多是十岁的女孩走了进来。在她关门的时候我看到她背后也有翅膀,只不过比领主的翅膀更小,是鸽子一般大小的翅膀。是因为她还小?还是男女之间有差别?说不定两边都有可能。亦或是有别的可能……如果是这般大小的翅膀,睡觉的时候应该也不会碍事。
「我是玛依欧朵璐·翠亚。」
玛依欧朵璐捏着裙摆,单脚微微后撤,做了一个非常漂亮的问候。这是淑女之间被称为屈膝礼的问候。
「像这样见到您,我感到十分光荣,大小姐。鄙人名叫桂马,是一位冒险者。这边的是库罗伊努,请称呼她为库罗。」
「我是库罗。」
妮库也很有礼貌的低下了头。
打过招呼之后,玛依欧朵璐坐到了博欧多尔的旁边。
「很可爱吧。她可是我骄傲的女儿。」
「是呢,大小姐看起来就很伶俐。」
「哎呀,很会夸人嘛,父亲大人,这几位就是我的护卫?」
「嗯,我正想好好说说这件事。」
护卫?比起我来,不是有更合适的人吗?带着这样的想法,我决定先听听是怎么回事。

「无法说的太过详细,现在我们被某个犯罪组织盯上了。因此,想要加强对女儿的保护。」
「哦,可如果是护卫的话,不是还有比我更优秀的冒险者吗?为什么要选我?」
我立刻把刚才的疑问问了出来。闻言,博欧多尔点了点头。
「嗯,单纯只是想委托桂马阁下做我们的辅佐。」
「辅佐?」
这样的话,就是从购物跑腿到为逃走时争取时间,内容范围非常广泛。如果不再把内容说详细点,我并不太想接受这委托。
「委托分两个阶段。1.收集组织的情报。2.保护……我的女儿。」
「怎么一回事?」
「犯罪组织好像在南边的贫民街……如果在那边收集情报,这个城市有名的冒险者和卫兵都已经被记住了长相,所以才想拜托桂马阁下。」
原来如此,虽然我在哥雷努村很有名,但名声并没有传到外面,所以长相还没有暴露。
「之后,在我们取缔犯罪组织,人手空缺的时候,想让你保护我女儿。具体就是这样。」
玛依欧朵璐似乎还有两位哥哥,作为继承人的长子是士兵的指挥官,所以不需要护卫。次子则是已经委托了别的冒险者。
「原来是这样……」
也就是说,想要委托我在收集情报的同时顺带保护一下幺女玛依欧朵璐。主要工作是收集情报。
「这边收集到了一定程度的情报,之后会交给你。我想让你在此基础上收集更多情报。虽然就现状来说能够进行压制,但我们猜测对方有许多路径逃脱。最好尽可能地将那些逃脱路径剪除掉。」
那个组织原本是好几个小规模的组织。好像是近期突然整合成了一个大组织。
「他们犯了一个错误……规模已经大到无法让我们忽视了。现在已经对民众的生活产生了影响。」
作为领主,为了保护善良的民众,必须要将那个组织查封。
「玛依也听到了吧,真到那时候,要老实听话的遵从人家的保护。」
「我知道了,父亲大人。那就拜托了,桂马大人、库罗大人。」
玛依欧朵璐,真是个听话的好孩子。
……嗯?这不等于我们接下了这个委托?慢着慢着慢着。
「呃,在接下委托之前,我想确认一下报酬。」
「噢,差点忘了。玛依可以先离开了。」
「是。桂马大人,护卫的时候请向我讲一下冒险的故事,我很期待哦。」
玛依欧朵璐说着,从座位上站起来,离开了房间。

玛依欧朵璐离开房间之后,我重新和博欧多尔面对面会谈。
「好了,我们来说说报酬的事情吧。」
「姑且事先打声招呼,如果我觉得划不来,那我就不会接受委托,请谅解。」
「这是当然。但我觉得桂马阁下是不会拒绝的。」
应该是对报酬很有自信吧。可如果是一般的报酬,我会毫不犹豫拒绝的哦?金钱?地位?还是女人?无论哪一样我都不需要。好,让我看看他会说什么。
我做好心理准备,博欧多尔缓缓开口说道,

「报酬是『神之枕头』的情报。」

……为什么直接就说出我了想要的东西!?
神之寝具系列。集齐七种寝具并用来睡觉的话,就会成为长生不老的亚神……没想到竟然会是其中之一,『神之枕头』的情报。
「为什么要把那个情报当作报酬?」
「我听说你正需要那个。如果不满意的话,我会换些别的。」
翠亚领主的情报收集能力太强了!很不爽,但真的很想要……!
说起来,在我决定收集神之寝具之后,以棉被教的名义向冒险者公会提出了收集情报的委托……嗯,他可能是经由这条线得知的。
「我能得到什么样的情报?」
「根据成果,提供给你的情报也会有所变动。例如……『神之枕头』所在的位置之类的。」
所在的位置。这完全是我想要的情报。嗯,是我输了。
「如果不满意的话,我会提供其他的报酬。」
「……不,那个报酬就很好。我接下委托了。」
「是吗,你能喜欢,那再好不过。」
博欧多尔微微笑道。
「当然,我也准备了金钱上的报酬。只要接受委托就有10枚银币。成功的报酬则会根据带回来的情报而定。如果失败的话,会根据损失扣除相应的部分,但我觉得优秀的桂马阁下不需要这方面的担心。」
……所谓扣除相应的部分就表示有一点点危险?
「另外,情报收集方面,不拘泥于任何手段。」
「不拘泥于任何手段?当真?」
「至少也该考虑一下再行动,给城镇带来麻烦的话,我也不太好办。不过,一般情况下,我们不会过问。毕竟桂马阁下也有杀手锏一类的东西。」
说的也是。只是为了收集情报,总不能把整个城镇都变成火海吧。
「可以报销经费吗?」
「20枚银币左右的花费倒是可以报销,但要一并报告经费的用途和具体花费。反正不能无条件的随便报销。」
这意思是,如果不愿意说,那就自掏腰包。
「期限呢?」
「最长一个月。当然,在那之前就把工作完成,那就更好了。前提是得到了有用的情报。」
「……刚才您说要告诉我的犯罪组织的情报呢?」
「也不是什么太重要的内容,组织的名称是拉斯科缪。据点在南门外的贫民街。考虑到你可能会泄露情报,所以无法再告诉你更多。」
「原来如此,我懂了。」

好了,这个委托……该怎么处理呢。我想到了几个方案,感觉应该能行。倒不如说,已经没有不接受委托的选项了。不过,既然刚才完美地给出了我想要的情报,那我也该进行些回礼。
「对了,差点忘记问一件重要的事,请让我再问一下。」
「何事?」
我看着博欧多尔的眼睛,笑着说道。
「……就算把整个犯罪组织摧毁,也没关系的吧?」
听到我的话,博欧多尔在一瞬间瞪大了眼睛,接着微微伸展开翅膀,愉快地笑了起来。
「唔,哈哈哈!当然。如果你能做到,那就不需要留情,到时候我们就一直支援桂马阁下得到『神之枕头』为止。」
「确定?就算领主大人是黑幕,我也照样摧毁。」
「随你便。黑幕应该是在这个领地工作的某个贵族。我允许了,将其摧毁吧……哦对,如果我的家人是黑幕,请事前跟我打声招呼。」
好,得到承诺了。那我就认真一下。

「那我就正式接下这个委托,博欧多尔大人。请静候佳音。」
「嗯,拜托你了,桂马阁下,我很期待你的成果。」

顺带拜托博欧多尔向哥雷努村那边传个话,说我「由于要接受委托,暂时无法回去」……看来要尽快把事情解决。

***

「主人,该怎么办?」
得到了情报,我表示想尽快行动,离开领主的宅邸之后,妮库歪头向我询问道。
「基本方针是潜入。不管是打探情报还是将其击溃,打入内部都是最简单行事的。」
做亏心事的组织是不会把情报外漏的。我们的地下城也是如此。
然而组织的运作需要人手。我们地下城是用怪物来补充人员,犯罪组织会从哪里增加人手呢。虽然购买奴隶是一条路径,但优秀的奴隶都是由正规的奴隶商贩卖,因此很难得到。这样一来就只能通过犯罪者来补充人手了,也就是所谓的一丘之貉。
如果是犯罪者的组织,基本会分为实行者和打杂的基层以及用来顶替罪名的弃子等等。想要一下子成为干部那自然很难,但潜入基层应该十分简单。
另外,会有那种给基层下命令的人物。还有给那个下命令的人下命令的人物,再还有给前面那个人下命令的人物……沿着那条命令系统的线,必定会找到干部,甚至是老大。
「问题在于如何沿着那个命令系统去追寻……好在我们身边有这家伙。」
说着,我看向了戒指魅魔小咲。
魅魔的魅惑。只要让其言听计从,那就是最方便的。而且,经过我的试验,还能进行记忆干涉。甚至连记忆的封印、抹除、略微的修改都是可以做到的。魅惑真是个强大的能力啊。
「……喂,醒着吗?」
『呼,诶,不,我没睡。我可是戒指,怎么可能睡觉呢,真是的,哈哈哈。』
原来是睡着了。算了,只要认真干活就行。

「于是,关于重要的那一步,我想借助魅惑融入犯罪组织的中心,如何?」
『可以的,如果对方有抵抗魅惑的道具,那就有些难了。』
「……只能祈祷他们没有了。」
『既然如此,采用一个更切实的手段如何?』
「更切实的手段?」
『如果主人变成魅魔,即便对方有多多少少的抗性,也能用压倒性的梦力强行突破。面对魅魔也是可以魅惑的哦?仅是一个微笑,就能让一般的魅魔来服侍的级别!』
梦力是啥啊。话说要我变成魅魔?就是变成伪娘?
「……妮库不就行吗?」
『这是我个人的顾虑……如果妮库前辈变成了魅魔,能制止主人对她的突击吗?前辈应该不会抵抗的。』
「呃……」
原来如此,以奴隶的立场,就算我袭击了妮库,她也无法反抗。很不错的顾虑。有这么优秀的部下,我真是幸运。
反正我也不太想被妮库魅惑。那就没办法了,只能由我来做这不太光彩的角色了。

「总而言之,先要和对方进行接触……虽然我的长相没暴露,但这么直接过去也不太合适。」
这个世界没有互联网和邮件,虽然长相的情报不会那么容易就传开,但也可能有人会认识我。特别我在这附近还是很罕见的黑发黑眼,最好能变一下。
「?……哦,我懂了。」
『怎么?长相?需要继续睡觉把眼附近的黑眼圈去掉吗?』
妮库似乎理解了我的意图,但小咲并没有理解。只要使用【超变身】,我可以变成任意的样子。
「先去一个避人耳目的地方吧。」
穿过翠亚的大街,我们前往了小路,随便朝一个建筑的角落走去。
我环顾四周,周围好像没人。
「这里可以吗?」
「不行,主人。能感觉到有视线在看着我们。」
「……不会吧,我完全没察觉到。」
妮库学会那种视线感知的技能了吗?总之,我继续往前走……很快就来到了商业街。
「呃,来到这边了。」
之前接受打扫厕所的工作时曾来过这里。
「甩掉了吗?」
「……好几个气息时而合在一处时而分散,还跟在后面。」
「真烦人,果然是领主的密探?既然以这个城市为据点,地利自然在他们那边……」
我绝对不想让密探看到我使用【超变身】的样子。
这样一来,只能做好觉悟了……正好可以做个试验。
如果失败的话,在各种方面都会很麻烦,但博欧多尔原本就说过『不拘泥于任何手段』,就算抱怨也不关我事。
「妮库,敌人都在看着我们对吧?」
「对。因为道路比较狭窄,所有人应该都看着这边。」
原来如此。周围没有其他人。也就是说,现在只有跟着我们的那些人在看着这边……那就行动吧。

「小咲,我允许了。附在我身上。别搞什么特效。」
『真的吗。那要开始咯,附身!』
感觉到一股热量从戒指直冲我的身体。想象着给身体的屏障开了一个门任由其通过,紧接着心脏剧烈跳动,视野在一瞬间变矮了。这和用【超变身】变成露可时差不多,看来魅魔化成为伪娘的我比平时要更矮小。
体内热量散发出的力量充斥了全身。原来这就是附身。
「……没有变身特效。呃,声音也变尖了。」
『呼啊……这真不得了。简直不得了……现在应该连一个国家都能拿下……啊,开玩笑的。我自己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但这万能感,太爽了!』
小咲有些兴奋……我先看了看胸部。没有。然后又用手摸了摸腿间。还在。……嗯,虽然身高变了,但性别似乎还保持了原样。
姑且放下心之后,我向跟在我们后面的家伙下达了『命令』。
「所有人都朝我看。让跟在我们后面的同伴也朝我看,如果明白的话就做出回应。等你们的同伴聚齐之后再告诉我。」
「「是……」」
听到了回应。而且还有妮库的声音。看来我发出的命令成功生效了……我让像喝了酒一样脸颊微红一脸呆滞的妮库原地待命,在所有人被我魅惑之前,我先确认了一下自己的形象。
衣服是……白色的连衣裙?就魅魔来说,虽然裙子很短,但布料的面积有些多。再下面是黑长袜和靴子。还有戴在两条细嫩手臂上的白色长手套。长长的黑发则是束了起来。
这样的话,魔像的辅助怎么办?已经消失不见了吧。话说妮库变成魅魔的时候衣服也有改变,之后倒是都恢复了。看来事后要好好确认一下。
「公主殿下,人已经聚齐了。能得到您的谒见,所有人都感动得流泪。」
跟屁虫似乎已经都集合了……公主殿下指的是我吗?好吧。
「所有人都来我能看到的地方。」
「是!」
我话音刚落,出现了四个随处可见的老百姓。他们的出场像忍者一样,嗖地一下就出来了。
「跟在我后面的就这些?具体什么编队?所属何处?」
「我们分两人一组,共两个队伍。隶属于翠亚领军特工队。」
很好很好,他们完全受到魅惑,处于对我言听计从的状态。我自己倒是没什么感觉,我现在就那么有魅力?镜子——还是算了。万一被自己魅惑了,有点可怕。之后再让妮库说说我现在具体是什么样的感觉。
尾随我们的是两个二人组的队伍。这数量也算合理,倒不如说对我动用这么多人未免有些兴师动众。
「不过,特工队的人没有魅惑抗性吗?」
「我虽然有抗性,可和那又有什么关系呢?就算没被魅惑,作为生物,在公主殿下面前坦白一切也是应该的。」
诶,有抗性?但还是被魅惑了?我突然想起自己眩晕抗性的等级数字,魅惑抗性应该也分等级。
「你的魅惑抗性……有几级?」
「三级。这差不多是能抵抗一般魅惑的等级了。」
『若想让一般魅魔的魅惑无效,起码也该有五级。现在的主人是女王级,如果抗性没有五级以上,应该很难抵抗。』
小咲进行了补充。虽说不是我的本意,但我真是厉害啊。
「魅惑抗性很容易就能得到吗?」
「直到二级的话,倒是挺简单的……如果魅惑抗性有三级,在谍报部队都能担任小队长了。」
原来如此,得知了一件有用的情报。也就是说,能对我的魅惑做出抵抗的人都是在正规且庞大的组织里担任队长级的人物。对于这种扎根在贫民街的组织,我的魅惑基本无人可挡。
「那么,你们在这十分钟……不,用时间来算有些不合适。从我进入小路的时候开始,你们就失去了记忆,然后跟丢了我们。就这样去填补记忆。懂了的话就回到大街。」
「「「「是。」」」」
唔哇,脊背发凉。被男人用那种陶醉的眼神看着,太不舒服了……这个果然不能让妮库来做,我的抱枕会沾上秽物。
密探们晃晃悠悠地走回了大街。

「主人……」
「唔哇!怎、怎么了,妮库?」
突然被妮库抱住,我不由地发出了奇怪的声音。衣服的后面是不是相当暴露?虽然没有感觉到冷,但有种直接肌肤相亲的感触。
「我该做什么?」
「哦。我要解除附身,你先和我拉开点距离。」
听到我说的话,妮库又紧紧抱了我一下,闻了闻味道,这才松开了手。
「……解除附身。」
『诶嘿嘿……唔!在取消许可的瞬间就……唔呼!」
嗖!进入身体的热量飞回了戒指。
同时,我的视野变回了以往的高度。衣服也顺利复原了。魔像的辅助……嗯,好像没事。太好了,如果被重置的话,略微有点麻烦。
「好了,妮库,你再确认一下周围有没有人在看着。」
「……」
「妮库?喂,赶快回过神。」
我戳了戳她的脸颊,妮库像是突然回过神一样环顾四周。
「没事了。周围没有人。」
「好的,【超变身】。」
由于【超变身:Lv3】的效果,我只能变身成『实际存在的事物』,于是我就变身成了之前在帝都的冒险者公会遇到的咚·托科伊手下比较像小弟的男子。
体格比较相近,不需要特地换衣服,非常不错。
「原本想让妮库换身装束的,但保持这样也没问题。反正戴着项圈就等于是我的奴隶……要把衣服换成旧的?不行,身体是干净的,仅是换了衣服反倒不自然。就当成是宠爱的奴隶,投入了不少资金吧。」
嗯?我并不是在说谎,毕竟妮库是我的抱枕。
「……连味道都不一样了……就像是陌生人穿着主人的衣服似的。」
「反正就这样。总之我们先去南门的贫民街。」
「是。」
我带着妮库前往了南门。虽然难得来到商业地区,但我们也没什么可做的事。

在南门出示了冒险者公会的证件,支付通行费之后来到了外面。
公会的证件上面没有照片,应用起来很方便,可这不会引发问题吗?若是有人用捡到的公会证件该怎么办?这制度太宽松了。
……亦或者说,正因为制度的宽松,才使得附近形成了贫民街?
翠亚南,贫民街。
由树枝、木板、布组合起来建造而成的如四方形纸箱帐篷一样的小屋。这样的小屋如手绘的直线一样沿着道路排成一排或者是四个建在一起。人的身上穿着破布衫,基本都是不友善或是早已认命般的眼神。除幼儿以外,没看到其他的小孩,应该是在更里面。
往好的说是充满个性,说不客气点就是犯罪的温床,不管怎么去形容都只能认为是一般贫民街的景色。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臭,这是我进来之后的第一印象。应该是用了生活魔法【净化】,比地球上的贫民街要干净得多。
「妮库,我们走。」
「……」
「喂,妮库?听到了没?」
「啊,对不起。总觉得那个样子不是主人……」
「那也无可奈何。」
只能说连妮库都能骗过的【超变身】太强了。不愧是勇者技能。
总之,先向附近——那个表情憔悴的男人搭个话。
「喂,我想向这附近管事的打声招呼……该找谁才好?」
我递出面包发出了询问,他在一瞬间露出欢喜的神色,立刻抢了过去。
「……沿那条路走有个大点的小屋。去那里找人吧。」
「好。」
我按那个男人指的路一直走……虽然路狭窄的让人不由地怀疑这算不算是路。很快就看到了一个木制的小屋。不是那种随便建起来的那种如帐篷一样的屋子,就是个普通的小屋。
仔细一看,附近还有其他比较普通的小屋。这应该是权力者的住处,或是工厂之类的。
我回头确认了一下,妮库有好好地跟在后面……可别被拐走了。不,应该说我比她更弱。于是,我先敲了敲门。
「何事?」
「啊,那个,由于一些缘由,要托你们照顾……想和这里管事的打声招呼,然后路人让我来这边。」
「嘁……进来。」
刚一进门,藏在门后的男人就攻了过来。本来我就想过这样的地方肯定会有点什么意外,借助魔像的辅助勉强屈身躲了过去。紧接着,后面的妮库冲了上来扭住那个男人的手腕,将其按倒在地……这孩子是特种部队吗?完全是特种部队的身手啊。
「混蛋!你是谁的手下!」
即便如此,对方还是释放出了杀气,有人拔出小刀一脸戒备。不妙,我们是来潜入内部的,还不是打架的时候……嗯?这里的四个人(包括被妮库按住的男人)感觉能应付得了。况且这几个家伙只不过是比基层略高的头目……不管怎么看都是小流氓。
「不好意思,我还以为是那种意思的欢迎呢。好了,妮库,放开他。」
「……是,主人。」
妮库放开了按住的男人。被按住的男人很尴尬地站起来,回到了其他三人旁边——脸上挨了一拳,虽然看起来没用力去打。
「蠢货!都怪你输给小鬼,才让我们被小看了!」
「对、对不起,哥,我……可那个小鬼太强了。」
「嘁,别找理由了……然后,你是什么来路?」
小混混瞪着我发问……完全没有压力,看来他的底气也不足。毕竟偷袭反被幼女制住,自然会有所戒备,底气不足。换我的话,就直接点头哈腰了。
所以我冷静地进行了回答。
「我叫桂马。不过,这是我得到的冒险者公会证件上的名字。」
我说着,展示了一下冒险者公会的证件。上面清楚地写着「D级冒险者:桂马」的字样。不管怎么看都真货。
「……你那证件是从哪里得到的?」
「有必要说吗?让我实际演示一下也行……」
我意味深长地看向了小混混的脖子。左手放到了爱剑谢斯塔的剑柄上——似乎被完全吓到了,小混混捂着脖子连连后退。
「不,不用演示了。于是,找我有什么事?」
「至于事情,拉,拉什么来着……听说这里是什么拉斯卡尔的地盘,所以来打声招呼……再就是,我需要用钱。能雇我做保镖吗?」
「是拉斯科缪。既然要加入,就别弄错名字。」
小混混纠正的名字正是目标组织的名字。看来没有找错地方。
「你不是……拉斯科缪的老大吧?」
「当然了。我最多就是管管这小屋的一带。差不多就是贫民街的卫兵。」
贫民街似乎是拉斯科缪的自治区……把组织摧毁之后,这边不会成为无法地带吗?算了,和我无关。

「……话说,你在冒险者公会接委托不更好吗?如果对自己的本事有自信,那更应该了。」
说的很对。不过,这是我早已预想到的质疑。
「有点个人缘由……不太想接公会的委托。」
嗯。最好是不工作,一直睡觉。这次是为了『神之枕头』,属于特别情况。
「是嘛。那么最便捷的方式就是在这里工作了。」
小混混的代表使了个眼色,其他人走向了小屋的里面。
「如何?要雇我吗?至少我们比那边的大块头更能派上用场。」
「……伯格,说你呢。」
「唔……」
输给了幼女,大块头也无话可说。
「先雇一星期看看情况吧。在此期间我和她拿一人的报酬就行。」
我摸了摸妮库的头。
「那样的话,就雇佣你们观察一下……既然和我谈妥了,我会向上面报告的。」
「噢,多谢。」
「……话说那个奴隶是怎么回事,怪物吗?」
「是这个证件主人的奴隶。捡了个好货对吧?身手相当厉害,我是不会转让的。」

就这样,我成功潜入了贫民街的犯罪组织『拉斯科缪』。
作为小弟中的小弟的保镖。
好了,认真起来的我要尽可能地打入组织更深的内部。

***

一星期以后,我完全后悔自己为什么要认真努力了。
「呣呣,妈妈,摸摸头。」
对,就是这样的发言。如果是三岁的小孩子这么说,倒也无可厚非。可现在说这句话的却是有着结实肌肉,身上带着数道伤痕的老练佣兵吉尤格宝宝(32岁)。
说句客气的,是个年纪不小的大叔。而且是位壮汉格斗家。
然而吉尤格宝宝(32岁)正枕在我腿上——正确来说是被魅魔附身,变成伪娘的我。从这位大叔嘴里说出了那种本应不可能说出来的发言。
「……乖乖,好孩子。吉尤格宝宝是个非常好的孩子。」
我一边尽可能地温柔抚摸着他(虽然不想摸,但已经习惯了),一边说着这种口不对心的话。
「妈妈,啊,是妈妈的味道……好香的味道……呣呣……」
「噫……喂,不能淘气哦?毕竟你是好孩子。」
「是,对不起,妈妈。」
一张脸靠在了肚子上,让我不由地全身起了鸡皮疙瘩。
在这一星期,这样的场景我早已经历了无数次,如今已经学会了用死鱼一样的眼神来应付这群变态的无我境界。

对付基层的时候还很轻松。只要我变成魅魔让他们看一眼,就能随便将其魅惑。
这很轻松嘛,就当我这样想着,被不断介绍给了各种上司(里面也有轮流坐庄的成分),正如我预想的,里面有不少对魅惑抵抗力较强的人。
具体来说就是那种统领小混混的队长(负责雇人的店长级),同时也是贫民街的违法奴隶商,他面对我魅魔化的力量就稍稍抵抗了一下。
那个时候——
「唔……呣……!」
刚一开始,我都说了「跪下」,却发生了「站在原地没有动」的情况。
我不由地就向附在身上的小咲发问。
「(喂,小咲,这家伙是不是在抵抗啊?该怎么办?)」
『(没事的。只是效果有点不太好,具体差不多是魅惑抗性四级左右吧。)』
小咲很从容地做出了回答。
「(不是五级以下都不会遭到抵抗吗?)」
『(诶?可他现在就是没有抵抗啊。毫无防备地站在那里而已。)』
……竟这么一说好像是那么回事。
在贫民街居住的坏人如果一不留神就可能招致自身人生的破灭,因此对于迎合周围环境非常有经验,自制心比想象中要高,有不少得到魅惑抗性的人(不是用卷轴学的)。而这些人在任何时候都不会放松警惕。
也就是说,他们都具有精神屏障。
『(因此,稍稍用可爱的声音问他「哥哥,你怎么了?」就行。)』
「诶?」
我不由地表示了疑问。这家伙在说什么呢。
『(没听见吗?主人要用可爱的声音去说「哥哥,你怎么了?」。)』
「(不,我听见了……怎么,这必须要说?)」
『(本来魅魔的魅惑里面还包括了诱惑。仅是展现一下样子就让人毫无反抗之心需要相当的才能。即便有美味的食物掉到了地上,主人也不会捡起来吃吧?)』
绕开精神屏障,这是魅魔的常识。魅魔的这种手段基本人人皆知。由于是太过常识性的手段,几乎都不需要去进行解释了,而这就是魅魔极为普通的做法。
对,就是诱惑。
通过诱惑,可以使精神屏障出现松动。然后趁机使其陷入魅惑状态……说起来,妮尔涅变成魅魔的时候对我没有产生影响。那并不代表我具有抗性,单纯只是妮尔涅没有诱惑我而已。
『(主人姑且是个男的,可能因此而抵抗了吧。)』
姑且是什么话。我从头到脚都是男的。
『(于是,有才能的魅魔基本能看得出「这家伙好这一口」。我现在由于主人的影响,也能一眼就看出来了,主人一定也做得到哦?)』
我重新看向了面前那个进行抵抗的男人。
……这家伙,喜欢……喜欢妹妹。嗯,懂了。
「(原来如此,所以才让我说那样的话。)」
『(就是这么一回事。主人只要稍稍安抚一下,就能将他攻陷。哎呀,轻松真是好。)』
最低限度也需要我主动向他搭话。原来是这么回事。
「呃……鸽鸽,你怎莫勒?」
我语气僵硬地说完,原本还有所抵抗的男人立刻就跪下了。
「不,我很好,My Sister,呵呵呵。」
从那笑声中感知到低俗的欲望,我的后背不由窜过了一阵恶寒。
「(……我说,这有点麻烦吧?)」
『(那像普通魅魔那样用全身进行色情诱惑也可以哦?)』
「(啊,嗯,抱歉,还是这样轻松。)」
真要做的那个份上,必定会失去贞操。无论如何都要避免那样的情况。
由于仅是多说一句话就顺利掌控了局势,我也没有多去进行考虑。

接下来在攻略「非法妓院的女主人」时立刻就遇到了挫折。我一边被闻着腋下的味道,一边觉得自己已经无法全身而退了。
这种闻人味道的癖好是什么鬼。
之后,我用娇媚的笑容用「哥哥」「达令」「爸爸」「老公」「姐姐大人」「主人」「死猪」等各种称呼,重复着摸人与被摸的过程,把那些坏人脸的家伙都给魅惑了。
由于我有超强的魅惑之力,对于多多少少的违和感以及强制性可以直接无视掉。就像露可把魅魔化的妮库当做是我一样,要加一层滤镜(如果是普通的魅魔,会把这些细微操作考虑在内,再进行魅惑)。
而我这边的情况,如果直接拿性欲进行诱惑,虽然可以保证对方上钩,但那样一来,我的贞操就南无阿弥陀佛了。所以才让他们本人去觉醒那些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欲望,结果就衍生这些变态行为……总而言之,就是为了保住我的贞操,才不得不用这种拐弯抹角的攻略方式。
一星期前第一次让小咲附身魅惑的那群家伙,之所以过程很顺利,一是因为他们的魅惑抗性太低,二是因为对魅惑完全没有戒备。
挺让人意外的,坏人对欲望的控制力反而更强。考虑到他们平时就各种随心所欲,诱惑对他们没多少效果似乎也是合理的。

……不过,总算是到了干部级别的人物这里。
这一星期,似乎很短,却也很漫长。
现在枕在我腿上的是组织的老二,吉尤格(32岁的大叔)。很有格斗家的风范,身具强大的精神力。在看到我的时候不仅能动,还很理智的和我说话。
但我立刻就感知到了他「想得到母亲对孩子一般的抚摸」这一超变态欲望,于是坐到了房间的薄棉被上,拍打着腿招呼他说「可以的哦。来吧,孩子」。看他那沉醉的样子,感觉已经差不多了。之后只需问出组织的老大在什么地方即可。
「我有件事想要问你。」
「什么事,妈妈?随便问。」
大叔用纯洁的眼神抬头看着我。呕。
「呃,这个组织的老大是什么样的人,在什么地方?」
「嗯—,亲我额头一下就告诉你。」
这中年大叔耍起小性子,要哄他可真让人受不了。相当受不了。不过,我耐住性子,露出了僵硬的笑容(在对方看来,是充满慈爱的笑容)。
「……我讨厌任性的孩子。」
「不……我是好孩子,所以会老实回答!」
总算有回答的意思了……竟然能撑到这一步,真是强大的精神力。是我赢了。
569
8.0k

請選擇投幣數量

357

全部評論 102

  • 1
  • 2
  • 3
  • 4
前往
10000
narbfiuk 騎士
虽然但是,尾巴的位置是不是有点不太对劲?一般尾巴根本不是在屁股上一点吗?这样很容易让我想歪诶

3 天前 0 回復

mahuanga 騎士
这这这。。好多绅士?。。。

4 天前 0 回復

沉默,继而无语 王爵
感谢大佬

4 天前 0 回復

可怕的萝莉控 侯爵
干脆变真娘多好。反正也变身过露可了

5 天前 0 回復

jlyqe 王爵
感謝翻譯

5 天前 0 回復

幻想皇天 子爵
确定一下,真的是伪娘么?说不定全变了。

5 天前 1 回復

  • 墨篝 騎士 : 有超变身直接变不就是女体了么(

    4 天前 回復

  • 白野酱 伯爵 : 伪娘,后面有一张黑白插图可以看见男主的股间剑

    4 天前 回復

龍腾翼 平民
嗯?性别没变,但是白色连衣裙?你有问题

6 天前 0 回復

秋叶琉璃 勳爵
封面是桂马么?

6 天前 1 回復

情呦呦 勳爵
圣剑8是啥?

7 天前 0 回復

  • mahirusaiko 勳爵 回復 @紫色火焰 : 志瑞祐的那本?

    4 天前 回復

  • 紫色火焰 子爵 : 聖劍學園的魔劍使
    我等偉大的翻譯女王,鳳仙愛麗絲大人翻譯的另一套書

    6 天前 回復

迷你鬼 勳爵
桂马hso

7 天前 0 回復

林冠宇 子爵
進入內部後
變成魅魔(偽娘)
支配一切

7 天前 1 回復

CCX_CX_D 子爵
地城最强战力登场了lol 感谢翻译

7 天前 0 回復

  • 林冠宇 子爵 : 不用戰鬥就贏了

    7 天前 回復

absence 子爵
伪娘男主,太可怕了,路西法大人要收走我的灵魂了

8 天前 0 回復

和泉 勳爵
吾辈心目中的lk新神登基

8 天前 1 回復

111117 伯爵
姑奶奶!您就是我的姑奶奶!

8 天前 0 回復

R_L 勳爵
好 好起来了!!😋

9 天前 0 回復

Rapture1st 子爵
我现在只想看贵马和露可的孩子,但好像要很久才出场

9 天前 1 回復

  • absence 子爵 : 居然真有孩子了吗?哪来的?是不是...那个...😍😍😍

    8 天前 回復

紫色火焰 子爵
居然是偽娘!居然是偽娘!!居然是偽娘!!!

真是太棒了作者!!!!

9 天前 1 回復

  • 紫色火焰 子爵 : 啊!!仔細看插圖的話,會發現那邊有一包..........(因為想色色被抓去籠子關了)

    9 天前 回復

幻想皇天 子爵
果然是桂马,我喜欢,吸溜~

9 天前 1 回復

才疏学浅 平民
可以做成epub分享出来嘛,实际上已经做完六卷了

17 天前 1 回復

  • 1
  • 2
  • 3
  • 4
前往
鳳仙愛麗絲 皇帝
しのぶれど 色に出でにけり わが恋は
1.8k 粉絲
17 關注
47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Overlap文库][鬼影スパナ]绝对不愿工作的地下城主想要一直睡懒觉 7(悲报:圣剑8出试阅了~)

35543
0

[Overlap文库][鬼影スパナ]绝对不愿工作的地下城主想要一直睡懒觉 6(9/20完坑 谁跟你们说之前翻完了?)

113000
0

[Overlap文库][鬼影スパナ]绝对不愿工作的地下城主想要一直睡懒觉 5(7/19 完坑)

74806
64

[Overlap文库][鬼影スパナ]绝对不愿工作的地下城主想要一直睡懒觉 4 (1/29 正式转战圣魔剑6)

50302
146

[Overlap文库][鬼影スパナ]绝对不愿工作的地下城主想要一直睡懒觉 3(5/18 完坑~) ...

32640
106

[Overlap文库][鬼影スパナ]绝对不愿工作的地下城主想要一直睡懒觉 2 (12/16 完坑)

33334
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