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永远恋慕,如樱般的你。(作者:騎月孝弘)【翻译中】

 我永远恋慕,如樱般的你。
----------------------------------------------------------------------
  作者:骑月孝弘
  翻译:Iris 栗悟饭和龟波气功
  校对:栗悟饭和龟波气功 Iris
  轻之国度 https://www.lightnovel.us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


  如需转载请经过本人同意。

----------------------------------------------------------------------
更新说明:经我组人员向原作者确认,现将原为こう的男主角的名字改译为航(原译为幸)2021.10.16
                                                                                序章
“呐—航,要吃棉花糖吗?”
  柚希蓦地出现在我的面前。
“哇!吓我一跳—!”
  因为我本想过一会儿就去找她,结果她却先来搭话了,所以这令我感到十分焦躁。
  一处河川的支流蜿蜒曲行在郁郁苍苍的山间。
  在那条支流的下游处架起的高架桥之下有一片河滩。
  约摸有二十人的高中戏剧社的社员们在那里,刚举行了上周公演的新舞台剧的庆功宴兼野外烧烤会。
  直至方才,大家都还在吵吵闹闹地烤着各自带过来的肉食或是蔬菜。然而眼下,就到了大家已经在着手收拾着铁板上的杯盘狼藉,各自享受着这茶余饭后的时间了。
  我优哉游哉地走向河边,逐渐远离嘈杂的高架桥下。
  我的脑中一度变得空白一片,一会该怎么做才好啊——具体来说,我在思考,待到一会即将就地解散的时候,我如何才能叫住柚希。
  柚希突然从背后向我搭话来,令我吃了一惊,她难道是一直跟在我背后的吗?
“怎么了怎么了?”
  我尽力装显着平静。
“是棉花糖哦。”
“棉花糖?”
“对,棉花糖。”
  她用活泼可爱的语调回应着我,盈着笑意点了点头。
“为什么是棉花糖?”
“怎么了,为什么要问这个?”
  她面带微笑地轻轻歪了下头。
  我对她的疑问以及表情感到几分诧异。
  从刚才开始我的心就一直跳个不停。
  为了不让柚希察觉到我心中的悸动,我故意摆出一副冷淡的样子说道
“不是,你想啊,烧烤的时候吃棉花糖不会很奇怪吗?”
“诶—,一点也不奇怪呀,把它当做甜点不是正好吗?”
“棉花糖?当做甜点?”
“诶,难道说航君不喜欢吃棉花糖?”
“嗯,也算不上不喜欢,不过在探讨好恶之前,我根本就没有吃过棉花糖呢。”
“啊—真的假的?为什么呀?”
  柚希对感情的表达可谓形形色色。比如在反应很大的时候,她的表情可以说是千变万化。但平常时,基本都是一个很活泼开朗的感觉。只需看一眼就明白她不是一位恬静的女孩。
  不过,即便是被问到为什么不吃棉花糖,我也只能说是我们家里不兴这种时髦的东西。
  说句不怕得罪人的话,我总感觉棉花糖看起来就对身体不太好,而且口感也非常恶心。更不必说它的原材料就......
“这不过就是白糖块而已。”
“啊—,你对棉花糖有什么误解。”
“我说错了吗?”
“这里面可不只有白糖,还有明胶和水呢。”
“这也没差嘛。”
“有区别的嘛,区别可—大了。要是按照航君的说法,那岂不是就等于说薄煎饼就是面粉饼子而已嘛。”
“确实是啊。”
“哇—哇—哇—,你这样可会被世界薄煎饼保护协会找上门的哦。”
“真的有那样的协会吗?”
“那个嘛……谁知道呢。”
“看来是没有呢。”
“唔唔……”
  柚希鼓着脸颊,好像是在思考接下来要说的话一般。
  她的表情,哪怕是十分保守地讲,也是超级超级可爱的!我在心中暗自叫喊道。
  足以让一个人喜欢上另一个人的原因有很多。
  比方说长相。恰如眼下的,柚希那样。
  详细说来的话,就是她的双眸、朱唇和鼻梁。亦或是,被她的青丝所勾住了魂魄也说不准。除此之外,我还会毫不犹豫地提到她的行为举止。
  当然我钟意她的所有地方。然而,若是你问我究竟是最钟意她的何处,我自然是能立刻回答出来的。
  我最喜欢柚希的声音。
  她的声音犹如莺声燕语。而且似羽毛般轻柔妍丽,又似春风般令人心旷神怡。每当双耳听闻她的言语便觉内心得到了治愈。
  像是外表和服装此类的地方或许可以通过相应的手段来修缮臻美。然而,声音却无法这样做。自不必说在表现个人喜怒哀乐的时候了,仅仅是阅读文章的时候就能以此来判断出这个人的人品以及性格,我想声音就是描绘人心的东西吧。
  我和柚希现在所处的地方,与戏剧社成员们所在的地方有相当远的一段距离。大约是在此大声喊叫也不会让他们听到的距离罢。他们似乎也没有注意到我们两个不见了。
  所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就在此处直接将柚希揽入怀里好了。
  她究竟,是否知道我正被这样的冲动所驱使着呢?
“总之先来尝试一次吧。烤着吃可是人间美味哦。”
  她满带着期待的眼神向我推荐道。
“烤着吃?棉花糖可以烤的吗?”
  她说的烤着是指?
  在我家的饮食习惯中棉花糖是一种很时髦的甜品(吗?),我们一次都没有做过这样的东西,而我眼下居然要把它给烤着吃掉。
“虽然直接吃就很好吃了,但是烤起来别有一番风味哦。”
  她的口吻与说“把衣服脱了会超赞的”的那种口吻如出一辙。
“真的吗?”
“嗯。”
“真的吗?”
“为什么要问两遍啊,真—的!”
“唔嗯……”
  几经她的诱惑我有些动摇了……
  不过好不容易变成了二人独处的状态,棉花糖的事情就先暂且抛之脑后吧,眼下我必须要先达成我的目的。
“呐,试着挑战一次棉花糖嘛。”
  即使遭到反对,她也一如既往地诉说着自己对棉花糖的单纯喜爱。
  正是那份天真无邪打消了我的熊熊气焰。
  在这广阔天地间,我唯独钟爱她那天籁之音。
“用挑战这个词来讲,总感觉很帅气呢。”
  我说到这不禁微微一笑,柚希也跟着莞尔一笑。
“是吧。但是正如航君说的,演戏总是要面临着接连不断的挑战呐。”
“演戏好像巧妙地与棉花糖联系在了一起啊。”
“是呀,结合起来了呢。肯定是因为我都很喜欢啦。”
  我正喜欢这样的你。
  今日行至此地之前,我早已决定向你传达我的心意。
“真的好吃吗?”
“我向你保证。”
  柚希的眼眸澄澈清明宛如明镜一般,没有一丝阴翳。
  我被她清澈的双眸注视着,棉花糖被她推到了我的嘴边.....真是有点困扰呢,
“嘛,那就稍微尝一下吧。”
  我说道。
“哇—,太好了!”
  她露出了温润如玉的白牙,跳了起来。
  仅仅是让我尝试了棉花糖,她就像顺利完成任务一般,居然能兴致盎然到如此地步。
  如此这般,总感觉心情愉悦呢。
“未来有朝一日回想起今天的时候,棉花糖的香甜感就如同大家齐心协力将舞台剧不留遗憾地完成的成就感一样,会令人感到心潮澎湃、胸口一热呢。”
  她又露出了天真无邪的笑容。
  这些微不足道的交谈也会令人拥有幸福感。
  果然非柚希不可啊。
  她就是我的命中注定。
“这样的话,蹡—!”
  她像将白鸽凭空变出的神秘魔术师一般,蓦地就将棉花糖给变了出来。
  柚希手拿着木签,上面穿着表皮微焦、香气四溢的烤棉花糖。
“哇哇,真是厉害呢,突然就变出来了。”
“来,尝尝吧。”
  也许是她有些着急,木签的尖头戳到了我的嘴边。
  若是换种角度来审视此情此景,眼下不禁令人联想到经常在结婚典礼上能看到新娘手持勺子喂给新郎蛋糕(虽然一般都是一口难以吞下的大小)的光景。没错,也就是正在做着所谓的“first bite”(译注:first bite指日本结婚典礼上新郎和新娘一起持刀切开蛋糕后,互相喂给对方的第一口蛋糕)
  糟了。
  明明我正想要向柚希告白呢。但眼下我与她的状态真的合乎情景吗?
  虽然柚希并未对我说道“来—,张嘴!”,但我却还是过于幸福一脸蠢样地张开了嘴巴。
  当我吃到烤棉花糖的那一瞬间,表皮酥脆、松松软软、入口即化,香甜的味道在口中绽放了出来。
  烤棉花糖旋即在舌尖融化掉了。
  呜哇,这是什么啊……好赞的口感。
“好吃啊!!”
“对吧,对吧!”
  柚希笑靥如花地回应着我对烤棉花糖的赞叹。
“对不起啊,我刚刚还对棉花糖嗤之以鼻。烤棉花糖真香,真的太好吃了。多谢你把它推荐给我。”
  无论是这份感想亦或是对柚希的感谢全部发自内心。
  总而言之这的确是足以令人动容的味道。
  她嘿嘿地笑了,不无羞赧地说道“不客气呢。”
  *          *          *
“呐,我们不妨去对岸转转吧?”
  在我们享用完烤棉花糖之后不久,我转向河边,仿佛像是被轻松愉快的氛围所推了一把似的,向柚希邀请道。
  河川两岸的宽度约有数米长。这一带水流平稳,浅滩连绵不绝。
“哇—,感觉好像很有趣。走吧走吧!”
  柚希的好奇心十分旺盛。
  但是不管怎样,若是被一个完全不以为意的异性所邀请的话,开朗似柚希也有不会答应对方一同过河的邀请这样的矜持吧。我不甚受到她的戒备,这能否说明我是有机会的吗?
  就在我一个人思前想后的期间,柚希已经脱下凉鞋收拾完毕了。
“要是被河水冲走了就糟了。就把鞋子放在这儿吧?”
“好。”
  我轻轻的把自己的拖鞋放在她的拖鞋旁边,并列排好。
  从脚底传来石头坚硬清爽的触觉,让我心情也宛如眼前清澈的溪水一般。
  我低头将牛仔裤的裤摆向上腕起。
  柚希身着条纹衬衫,下面搭配严肃的七分黑色西装,从下摆中里伸出洁白如玉的小腿也越发显得纤细苗条,吹弹即破。
“哇,好-冰啊!”
  她将小脚一下子全部浸入冰凉水面,对我露出樱花一般的笑靥。
“但是非常舒服哦--”
  然后像可爱的不倒翁一样摇摇晃晃的一步一步缓慢的前进着。
  我也不甘示弱,稍后跟上她摇晃的步伐。
  有一个相当大的石块横卧在水底,由于表面茂盛的生长着绿意盎然的水藻,有点滑溜溜的。一边用脚心探索着,一边小心翼翼的寻找着借力点,一点一点谨慎的向前。
  抬头一看,与小心的我恰恰相反的柚希,已经毫不费力的走到了河中心。
从缓缓流淌的河流的潺潺水声中射出的光,被撕碎成一片一片的万如花瓣的光斑散落在河底。
  她被波光粼粼的水面所环抱着,伸开双臂指尖朝外,将她那青春满溢的身体转了过来。
  简直就像被湖之精灵祝福一般在水面轻盈舞蹈。
  柚希的飘逸美丽的长发在清风的吹拂中摇曳,透过飞扬长发的阳光光彩夺目。
“柚希。”
  对于我的呼唤做出回应的她,脸上浮现出灿烂微笑看着我。
  小柚是我对她包含亲昵的称呼,但是只有我们两个独处的时候我才能堂而皇之地喊出来。不过也有像现在喊完就害羞的时候。但是如今,我却能做到很自然的出口。
“嗯?发生什么了吗?”
  她仿佛已经察觉到我要说什么了,从河中,一步两步像一只调皮的兔子一般朝这边靠近。
  --于是乎
“呀—!”
  由于急于到达目的地的脚在河底滑了一下,柚希在短促的惊叫中倒下了。
  “小柚—”
  我不自觉地伸出手抓住了将要倒入水光粼粼的小溪中她的纤细却富有肉感的胳膊。
“啊-真是吓了我一跳-”
  被温柔抱住的柚希,靠在我身体上轻轻地安慰般抚摸我的胸口。
“滑倒了呢。”
“伤到了吗?”
“唔。多谢你的帮忙。”
  她常常像这样低头小声嘟囔道。
  我也松开自己不自觉握住她光滑纤细的胳膊的手。
“像平时一样总是在依赖你呢,幸君”
  从柚希樱唇边吐露出若有若无的叹气。
“我吗?”
“这回的演出啦,航君的剧本实在是流畅优美,大家演出的时候也都乐在其中呢”
“哦哦,原来是关于演出的事啊”
“啊,不是,也不全是那个。怎么说呢,那个......”
  柚希咽住话,脸上倏然染上一抹红晕。
“怎么了?”
“就是啊那个,和航君在一起就情不自禁地感到安心了呢。”
“原来是这样吗?”
“唔嗯,啊,啊,当然不只是我这样感觉啦,大家都这样说哒。”
  宛如樱花花瓣飘落在脸颊,她慌忙用借口掩盖害羞,但却欲盖弥彰。
“很开心啊。”
  我发自真心的笑了。
“我也一样,我也很享受和小柚在一起的时光。”
“真的吗?”
  她的脸颊蓦然若花绽放
“当然,但是.....”
“但是?”
“严格来说—下次的演出,我想让小柚来扮演女主角。”
“欸—,我?这种事情太勉强了,不要再带来多余的麻烦啦。”
  柚希蜷缩起身体谦虚地说道。
  从今年初春才成为部员的她,宛如为偶像处理杂务的经纪人一般,拼命地为社团无私奉献着。
“关于想要让小柚在舞台上演出这件事,我总是幻想着小柚表演时的优美身姿。就像这样跟我喋喋不休、闲聊的样子就很好,不管是表情,还是动作都很像个标准演员。”
  我调整了下呼吸。
“如果是小柚的话,一定能成为演技出色的演员啦,甚至或许能远超我的预期呢。”
“那种事...”
  柚希的脸上染上一抹绯红。
“总有一日,希望你能成为我故事的女主角。
  她软惜娇羞地回答道,但那容颜却满载喜悦欢乐。
  好了,决定了。
  现在在这里就要说出来。
  从高架桥下面传来阵阵呼喊。大概,他们是注意到身处河中的我们了。不,就算他们注意到了,此等小事也不该破坏方今难得的意境。
“小柚”
  我用真挚的眼神凝视着她的眼眸。
  柚希安静乖巧地等待着我接下来将要说出的言语。
  我下定决心说出真心。
“我,喜欢小柚”
  随风摇曳的头发,将温柔的阳光撕裂成参差不齐的细丝。
  这份光景,未来将永远镌刻在这双眼睛中。
  她将手轻放在胸前,湿润了眼瞳。
“航.....我……”
  当柚希迫切希望将心中雪藏的话从口中说出之时……


----------------------------------------------------------------------
注:感谢您对本译文的阅读,译者在此表示由衷感谢。本次序章由我和我的一位朋友进行翻译与校对的工作,由于我们二人皆仅仅是出于对日语以及翻译工作的喜爱,并未经过任何系统的笔译学习,且中文与日语水平有限,所以译文中难免有些纰漏之处,我在此表示歉意并虚心接受各位的指摘。目前我们二人有成立汉化组的意愿,如果您阅读完了本篇译文认为观感还算差强人意,且有兴趣参与本小说后续的汉化工作或您有其他翻译意愿想要与他人合作完成等,欢迎您与我联系。(QQ:2678126806)


322
1.3k

請選擇投幣數量

118

全部評論 34

  • 1
  • 2
前往
10000
淦!泪痕 騎士
这一看断章的位置女主就要说“我有喜欢的人了
”然后男主崩溃,直到最后才知道女主说的喜欢的人就是他,当时羞涩的不敢答应罢了。(不过这个标题配这剧情不太合适我觉得,所以应该是别的反转)

3 天前 0 回復

parmil 子爵
不是吧大佬,你这断章的地方就是很让人着急呵😂

3 天前 0 回復

  • 鳶尾Iris 騎士 樓主

    : 作者序章就写到这里了,可能是他比较会吊胃口吧🤣

    3 天前 回復

aaapppp 伯爵
感谢翻译,会有刀吗

5 天前 0 回復

  • 唯华为心 騎士 : 往下翻(狗头)

    5 天前 回復

天雪慕晟 騎士
停在这里属实难受了

5 天前 0 回復

不可描述的尼特君 平民
断在了奇怪的地方orz

5 天前 1 回復

不折朽木 勳爵
看了简介后感觉像是柚希其实是男主笔下创造的人物成真了的奇幻剧情?还是说是幻想?

5 天前 0 回復

  • 唯华为心 騎士 : 某个妹子读到了剧本然后出现?还是干脆学野村美月了……

    5 天前 回復

  • 鳶尾Iris 騎士 樓主

    : 嘛这个嘛 敬请期待吧😉

    5 天前 回復

梦回路间几寸欢 子爵
没插图吗?

5 天前 0 回復

  • 鳶尾Iris 騎士 樓主

    : 目前没有插图

    5 天前 回復

雨気 平民
翻译官,速速译来

5 天前 0 回復

  • 鳶尾Iris 騎士 樓主

    : 客官,我们尽快捏

    5 天前 回復

wf0002002 騎士
你麻麻滴,卡在这儿太难受了

5 天前 0 回復

  • 鳶尾Iris 騎士 樓主

    : 敬请期待后续捏

    5 天前 回復

wumingzhe159 王爵
请问能补个简介吗😂

5 天前 0 回復

  • wumingzhe159 王爵 回復 @鳶尾Iris : 噢看到了,打扰了十分抱歉

    5 天前 回復

  • 鳶尾Iris 騎士 樓主

    : 合集里面应该有翻译过的简介,然后楼下也有生肉版的简介。

    5 天前 回復

鳶尾Iris 騎士 樓主
不好意思各位,由于我们的种种疏忽,导致序章中最后一部分在汇总时被莫名删去了,在最后的浏览上居然也没发现这点,在此对大家感到十分抱歉。希望各位能谅解此次的过失,我们将尽量保证类似的事情不再发生。

5 天前 1 回復

Aquarius 侯爵
希望没有刀

6 天前 0 回復

stre1654 公爵
感謝分享

6 天前 1 回復

晓月_日 子爵
"淡淡悲伤的恋爱故事"懂了,女主有问题

6 天前 0 回復

jrcd 子爵
小説に描いた理想の彼女が現れた… 
演劇部に所属する高2のコウは、自分の台本が上演されるのが夢。
だが、何度執筆するも採用されず落ち込んでいた。
そんな彼の唯一の楽しみは、よく夢に出てくる理想の女の子・ゆずきを小説に書くことだった。
ある日、屋上で舞台道具を作っていると、後ろから「コウくん」と呼ぶ声が…。
振り向くと、そこにはあの“ゆずき”が立っていた。
最初は戸惑うコウだったが、一緒に過ごすうちに、ゆずきは小説に書いた通りに振る舞うのだと気づく。
しかし、そんな小説の彼女との関係が続く訳はなく…。
淡く切ない恋物語。

7 天前 2 回復

  • jrcd 子爵 : 感谢翻译!(顺便丢个简介原文

    7 天前 回復

橘子菌三月 勳爵
一卷完吗,感觉有刀

7 天前 0 回復

  • 鳶尾Iris 騎士 樓主

    : 这个是序章,后续我们会在翻译完后上传

    6 天前 回復

唯华为心 騎士
看见标题就绝对是刀子,要不是刀子,我高考前把日语学到n1

7 天前 9 回復

  • dl233 公爵

    : 助力每一个梦想

    6 天前 回復

Umiineko 侯爵
这种标题一般都是be吧

7 天前 0 回復

天天天天天子 騎士
总感觉后续有刀。。。

7 天前 0 回復

轻音宝宝 王爵
感谢分享

7 天前 1 回復

  • 1
  • 2
前往
鳶尾Iris 騎士
致力于成为令读者满意的译者。
25 粉絲
0 關注
1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我永远恋慕,如樱般的你。(作者:騎月孝弘)【翻译中】

65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