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志乃】被喪失記憶的侯爵大人溺愛 這是虛假的幸福嗎?【第三話 強迫的約定】【自翻】

書名:被喪失記憶的侯爵大人 溺愛這是虛假的幸福嗎?
---------------------------------------------------------------------
作者:春志乃
錄入/翻譯:討厭下雪的青蛙
輕之國度 https://www.lightnovel.us
僅供個人學習交流使用,禁作商業用途
下載後請在24小時内删除,LK不負擔任何責任。
請尊重翻譯、掃圖、錄入、校對的辛勤勞動。
如需轉載請經過本人同意。
---------------------------------------------------------------------

  根據摩根醫生的診斷結果,老爺應該是因為頭部受傷而暫時喪失了記憶。(老爺的)後腦勺確實有一個很大的腫瘤,撞到的時候應該受到了很大的衝擊吧。
  但是醫生說(他也)不知道這個暫時的時間會是多長。大腦是非常纖細複雜且未知的東西,可能會突然想起,也有可能就這樣一輩子也想不起來。然後,醫生嚴肅地對老爺說,如果硬著頭皮想起來的話,大腦會產生排斥反應,或是無法承受其負荷,而有可能出現嚴重疾病,所以請他不要這樣做。
  幸好,老爺除了喪失了記憶外,也沒有出現頭痛,眼睛也沒有(出現)看不見(的情況),或者手脚麻痹的症狀。但是,被診斷為過度勞累的老爺卻被醫生嚴厲地命令要他在床上度過一周。
  我和傭人們從以前開始都認為老爺就已經工作過度了,所以拜託他趁這個機會好好休息一下,老爺心甘情願就同意了。
  爲了讓老爺好好休息,我上午只去看一看他,跟他聊一會兒,但是老爺轉眼就恢復了,飯也吃得很好,睡得很好,臉色也變好了,皮膚也恢復了光澤。
 
  然後,老爺在時隔一周得到了從床上下來的許可後,不知為何卻來到了我的房間。
  今天早上見面的時候沒有那種言行舉止。老爺激動地*說道,今天一定要得到摩根醫生的下床許可,但除此之外什麼也沒說。所以,我對突然在午飯過後,正在做平日會做刺繡的時候來訪的老爺時,無法掩飾自己的驚訝。
  老爺讓慌慌張張的我繼續刺繡,然後坐在對面的沙發上,一言不發地一直看著我。雖然我抬了幾次頭觀察情况,但每次都會對上視線,所以(他在看我是)沒錯。在房間角落待機的艾爾莎是我唯一的救贖。
  因爲我在做會在一周後的義賣會上售賣的坐墊套和小飾品盒,為頭戴式禮服和蝴蝶結等(飾品)加上刺繡,所以我想看著也挺沒勁兒的,但是老爺好像沒有要回房間的打算。說實話,我完全不知道該說什麼。老爺又沒有記憶,而且我也沒有能讓老爺開心的說話技巧和話題。
 
「……老爺、那個……回房間休息一下會比較……」
 
「莉莉安娜喜歡刺繡嗎?」
 
  我的話不但被對方無視了,反而被反問了。
  老爺好像一直盯著我等著我回答他。
 
「……因為做刺繡的話,會讓人高興,所以我喜歡。」
 
  話雖如此,我親自送過刺繡的對象只有塞德里克和艾爾莎而已。因爲塞德里克非常喜歡我繡的手帕和圍巾,所以我變得喜歡做刺繡。因為艾爾莎非常後悔自己不小心弄髒了紅絲帶,所以(我)稍微撒了點謊,以想整理小飾品盒爲由,拿到了絲帶,繡了和艾爾莎很搭的百合花上去。把繡好的絲帶作為禮物送給了艾爾莎,艾爾莎非常高興。
 
「確實是一門好手藝。如果收到這個的話,大家應該會很開心吧」
 
  老爺拿起桌子上的坐墊套仔細地看。
  以向日葵為主作爲夏天形象設計的刺繡,是參考了書庫中刺繡的主題集中的内容,是個非常精美的作品。
  話説起來,我想起我沒有向買了縫紉箱和刺繡線等給我的老爺道謝,就把繡著刺繡的手帕放在旁邊站了起來。對突然站起來的我,老爺歪著頭。
 
「那、那個、老爺」
 
「嗯?」
 
「(您買了)縫紉箱和刺繡線(給我),我很高興。明明作為妻子並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卻給我買了這麼好的東西,真的真的非常感謝您。給您道謝晚了,非常抱歉。」
 
  我低頭一下子說完了。沒有結結巴巴地、很流暢地、沒有停頓地說到最後,我的心充滿了成就感。這一年,我確信我在艾爾莎和亞瑟先生等人的指導下進行的淑女教育取得了顯著的成果。如果沒有(他們的指導)的話,我本來就沒有自信和老爺說話。
但是和浸醉在成就感中的我相反,老爺稍微著急地對我說「抬起頭來」,然後讓我起來。
 
「只是縫紉箱和刺繡線之類的,根本就不值得道謝」
 
  老爺苦笑了。
 
「才沒有那回事」
 
  我馬上搖搖頭回應了。
 
「我在老家的時候,我不但不能自由使用這麼漂亮的線,連縫紉箱也是從女僕那裡得到的,所以針也有點彎,有時會斷,但是老爺給了我這麼漂亮的縫紉箱。」
 
  我回頭看放在旁邊的縫紉箱,撫摸著箱上纖細的花卉設計。大概是工匠精心雕刻的吧,柔和的木紋和五顏六色的花卉很可愛,收到後三天左右都捨不得用,每天都在看它。打開蓋子一看,我被就像彩虹一樣,一排色彩鮮豔的刺繡線所感動,然後又看了三天。第一次下針(刺繡)是在收到縫紉箱的一周後。
 
「我每天每天只要看著這條美麗的線就會覺得很幸福」
 
  我撫摸著排成一排的線,表情自然地放鬆了。
  即使是紅色一種(顔色),也有五種深淡不同的顏色的(線)。一邊苦惱著怎麽用那些纖細、顔色不同的線,一邊刺繡是非常開心的事。而且,艾爾莎會確認線减少的情况,然後補充了,所以也不會欠缺顏色。
  我再一次衷心拼命地表達了感謝的心情。
 
「老爺,真的非常感謝您」
 
「啊,啊,不,是我的榮幸,(你)能收到的話就比什麼都好」
 
  可能是我的心理作用,老爺的臉變紅,把頭扭向一邊。
難道是因為勉强自己而發燒了嗎?果然,僅僅一周的時間是無法完全恢復的。
 
「老爺,您滿臉通紅的,難道是發燒了嗎?請馬上回房間休息吧。」
 
「這個沒關係。我還沒想回房間,想和你再聊一會兒。」
 
  老爺突然氣勢滿滿地說道。
 
「但是……」
 
「沒有問題的,夫人」
 
  我抬頭一看,看到了不知何時來到了附近的艾爾莎。
 
「因為太漂亮了,所以只是有點看着迷而已」
 
  艾爾莎宛然一笑,說道。
 
「確實,這些線是很漂亮呢……但是,真的沒問題嗎?」
 
  因為摩根醫生說勉强自己是最不可以的,所以我非常擔心。
  然而,艾爾莎輕輕地把手放在我的肩上,從旁邊低頭下來。
 
「老爺就算被人殺了也不會輕易死掉的,所以沒關係。但是,如果夫人心中還有憂慮的話,我現在馬上趕他出房間。」
 
「正如艾爾莎所說,我沒問題的」
 
  老爺打斷了艾爾莎的話。我感覺好像聽到艾爾莎咂嘴了,一定是我的心理作用吧。
 
  老爺咳嗽了一下,糾正了自己的坐姿。(他)只要一直挺直腰板就能增加存在感。因為好像(老爺)有什麼話要說,所以我也挺直腰板對著老爺。
 
「那個,莉莉安娜」
 
「我在」
 
  老爺好像有口難言的樣子,鮮豔的藍色瞳孔像是在找什麼東西一樣轉來轉去。薄唇也有打算說點什麼似的開開合合,但是什麼也沒說就反復閉上。
  難道我自己也在無意之間做了什麼沒禮貌的事情嗎?心地善良的老爺也許正是為了糾正這一點(而猶豫開口)。一定是為了不用嚴厲的言辭而操心了。
 
「老爺,對不起」
 
我站起來深深地鞠了躬。老爺有點吃驚地喊了我「莉莉安娜?」。
 
「是我做了讓老爺感到不愉快的事情……」
 
「哈?欸?不,不是,絕對不是!」
 
「但是,總覺得老爺您有口難言,又露出很困惑的樣子,果然還是我……」
 
「所以說不對,那、那個,對了,這個!我想問一下這個是怎麽用的。」
 
  老爺手上拿著的是用蕾絲和布做的花卉模樣裝飾的頭飾。不僅如此,在橢圓形的藏藍色的基底上,用白線將菱形的花紋表現出來,角上還用玻璃珠搭配。艾爾莎和女僕們都稱讚我,說這是個非常棒的作品。
  因為老爺是男性,所以不知道也不奇怪。一定是不好意思去問比自己小的姑娘這個是什麼吧。
 
「你看,你沒做什麼壞事,坐下吧」
 
  聽到那句話,我放下了心頭大石,重新坐回沙發上。
 
「這是叫頭飾,艾爾莎使用的是工作用的,所以比較簡單,這個有一點(裝飾)是出門用的,是為了打扮用的,所以我試著做了一下。」
 
「是嗎……這布上的花也是你(繡的)嗎?」
 
「是的。因為艾爾莎給了我幾塊布……坐墊套是用不用的床單做的。絲帶是女僕們為了孩子們而捐贈的,而我只是刺繡加工而已。」
 
「孩子?」
 
「老爺也許忘了……這些都是夫人為了給本家所經營的孤兒院的義賣會所做的。」
 
  艾爾莎補充了我沒説的地方,向老爺說明了。
  我剛想要站起來,艾爾莎就領會了我的意思,去了隔壁我的臥室,把放在床頭的點心盒拿來了。我說聲謝謝,收下那個(盒),放在大腿上。
 
「這個是?」
 
「這是孤兒院的孩子們的回禮。在捐贈給我的點心箱裏裝滿了很多給我的禮物。除此之外,我還收到了第一封由塞德里克以外的人(寫給我)的信。」
 
  在王都很受歡迎的點心店的盒子,漂亮得讓人捨不得扔掉。打開蓋子的話,裡面放了乾花、孩子們畫的畫、用毛線做的杯墊和幾封信。也加放了孩子們親手做的餅乾和鬆餅(/瑪芬蛋糕),那些(點心)在收到的那天我便和艾爾莎一起享用了,非常美味。
 
「亞瑟先生告訴我,路德福德家的孤兒院的孩子們的生活是比其他孤兒院的富裕得多。每次看到這封信和花等(禮物)的時候,我都覺得是這樣。一定是群本性善良的孩子們吧。」
 
  亞瑟先生建議讓我去慰問一次,但是因為沒有得到老爺的許可,所以我沒去成。
  但是,考慮到老爺的立場,(提出建議的)我輕率了。雖然艾爾莎有告訴我,但據說老爺在社交界是很受歡迎。有權勢的貴族中的年輕家主,長得很帥氣,身材又高又很出眾。而且,在七年前與鄰國的戰爭中老爺在騎士團中成功留下了巨大功績,而且當時王太子殿下對他的信賴也越發深厚,他的人氣也理所當然地越來越高。
  但是,老爺同時也因為討厭女人而出名,幾乎不跳舞,和千金們的交流也是最低限度的而已。因此,據說那個老爺突然與伯爵家裡不知道是否存在的女兒結婚時,很多千金都哭了。
  所以,很多貴族——尤其是女性,都特別想知道那個既沒有參加過夜會也沒有參加過茶會的侯爵夫人(是誰)。我在沒有進入過社交圈之前就出嫁了,在老家的時候也沒有參加過什麽茶會,所以除了家人和傭人以外誰都不知道我,因此更是謠言四起。如果我是個像繼母和姐姐那樣美麗完美的淑女就好了,但是傳聞中的侯爵夫人不但長得醜,又是個什麼都做不了的小姑娘的話,會讓大家失望,而且明顯會傷害到老爺的聲譽。因此,我嫁到侯爵家後也沒離開過這個宅邸的範圍。雖然如此,但是和在老家的時候相比,(在這裏)我一直都是自由幸福的,所以從來也沒有煩惱過。
 
「莉莉安娜。我和你在教會的戶籍上是夫婦關係」
 
  漸漸地老爺開口了。因為確實是那樣,所以我說,肯定了那一句。
 
「但是,我們完全不知道彼此之間的事情。而且,我連自己的事情都忘記了。」
 
  我發現老爺端正的臉上滲透著悔恨。雖然老爺才失去記憶一周,但是對老爺來說可能不只是一周而已了。
 
「不要著急,老爺。而且摩根醫生說過勉强自己是不行的。」
 
「……謝謝。你真溫柔啊」
 
「不,溫柔的是老爺。多虧了老爺您,我才能過上自由自在的生活。」
 
  老爺小聲嘟囔著是嗎,低著頭。但是,很快就馬上抬起頭。然後,徐徐站起來,我以為他(只是)來過這邊,沒想到他竟然跪在了我的跟前。
 
「老老爺?」
 
  老爺用那大大的雙手牽起慌慌張張的我放在別處的手,包裹起來,握緊著了。我被抬起頭的老爺那鮮豔的藍色瞳孔所囚禁,而整個人都被定住了。
 
「但是,我應該是個失敗的丈夫吧。亞瑟告訴我,我不僅沒有反省過,倒不如說是因為自己的任性為由而疏遠你。結果把你忘得一乾二淨,再怎麼努力也想不起來。過去(到此爲止)的我只會傷害你。」
 
  老爺就好像從心裡後悔那件事一樣,把話説出來。
  老爺真是個溫柔的人。我希望讓老爺的心(的重擔)稍微輕鬆一點,而把手搭上被老爺握住的手上。
 
「老爺,請不要那樣責備自己。我從來都沒有被老爺傷害過,一次都沒有。您記不起來那些(記憶)也沒辦法。對於只見過三次面的人,即使不記得也是正常的。即便是神明也不能讓人想起沒有在回憶裏的東西。所以請您不要責備自己。」
 
  剛想到我是否給握緊我的手添加了力量,老爺不知為何露出了馬上就要哭出來的表情。我喊了一聲老爺,而他為了遮住他的臉,把臉埋在了我的大腿之間。儘管如此,看樣子他還是不打算鬆開握著的手。不知道怎麼辦才好的我抬頭看了看艾爾莎。總覺得艾爾莎好像用很冷淡的眼神看著老爺,但是溫柔的艾爾莎卻用那樣冷淡的眼神看他,這我並沒有看錯了。不知爲何每當艾爾莎注意到我的視線時,她總是以溫柔的目光投向我。
 
「我覺得如果撫摸一下那個吊兒郎當的頭的話,他不久就會復活。」
 
「但是如果是身體不舒服的話,還是叫一下摩根醫生會比較好……」
 
「不,因為老爺無法忍受連想懺悔的資格都沒有,是個只能做出這樣意料之外的事態的窩囊廢。夫人完全沒有必要(替他)傷心。而且能被夫人撫摸一下頭就足夠了,倒不如說是奢侈。」
 
  雖然我不太明白艾爾莎的意思,但是聽了艾爾莎的話就不會錯了。因爲我的侍女是可以跟大家炫耀般優秀的。
  我輕輕撫摸了老爺琥珀色的頭髮。和塞德里克的孩子特有的柔軟的頭髮相比,老爺的頭髮比較結實,但是會在我的手指之間沙沙作響。我偷偷確認了一下,老爺後腦勺的大腫瘤不見了。
  在那之後我繼續撫摸著他的頭髮,可是過了一段時間,老爺卻一動不動了。
 
「艾爾莎,(我們)該怎麼辦,老爺也許是昏過去了。因爲(他)連動也不動了。
 
  我看著不怎麼動的老爺不安地向艾爾莎尋求幫助。
 
「沒有那樣的事。……不適可而止的話我會叫亞瑟大人的哦,老(廢)爺(柴)。」
 
  雖然覺得裏頭也包含了言外之意,但是在艾爾莎的呼喚下,老爺那健壯的肩膀突然彈了起來。太好了,老爺好像沒有昏過去。
  我鬆了一口氣,幾乎同時老爺也很有氣勢地抬起了頭。
 
莉莉安娜
 
我在
 
  因為老爺突然行動,所以我有點吃驚。
 
「要不要一起去這次孤兒院的義賣會?」
 
  這次聽到出乎預料的話的我定住了。
 
「我和你是夫妻。是從現在開始直至死亡分開我們爲止的共同關係,所以我認為這次是個機會讓我們更好地瞭解彼此。所以我覺得我們應該多聊天,也想一起出門。今後的每一天,我都想製造點和你一起度過的時間。所以,要不要一起去這次孤兒院的義賣會?」
 
  我看不出老爺在開玩笑。(他)用極認真的眼神看著我。
  到底老爺怎麼了?明明那麼討厭看到我的臉,還想和我一起度過(時光),我除了驚訝之外沒有別的了。
  但是,在喪失記憶、什麼都不知道的情况下,(老爺)心中不安的程度是連擁有家人名銜的,只是名義上的妻子的我都想依賴的(程度)吧。
 
「雖然這樣說也沒關係……孤兒院……應該是去不了。」
 
  我是想要見見孤兒院的孩子們。但是,我更怕傷害到老爺的評價。
我又無意識地把手貼在了左邊的胸口上。
 
「(你)討厭跟我一起出門嗎?」
 
  老爺戰戰兢兢地問我。我慌忙地說「沒有」,否定了那句話。
 
「……像我這樣的人竟然要和老爺一起去(孤兒院),侯爵夫人如果是長得這麼醜的女孩的話,會讓老爺蒙羞的。」
 
  自己說完之後就想哭了。如果我能像繼母和姐姐那樣更美的話,就能給老爺添少點麻煩吧。放在胸上的手擅自握得緊緊的。
 
「很醜?」
 
  老爺好像第一次聽到那句話似的。由於喪失了記憶而失去了與人相關的記憶,但沒有失去知識的老爺,我想看來也欠缺那種記憶。
 
「很醜,就是指像我這樣的女孩」
 
  我一邊懷着悲傷的心情,一邊向老爺傳達了那句話的意思。
  然而老爺就這樣張開嘴歪著頭。受到影響的我也跟著歪著頭。
 
「等一下,我是不是撞到腦袋了,連語言的意思都變相反了?」
 
「我想應該沒有那樣的事。因為老爺能能和我正常對話……」
 
「那麼你為什麼會是長得醜呢……是誰說的?」
 
「是繼母大人和姐姐大人告訴我的。我的繼母大人和姐姐大人和我不同,非常漂亮。」
 
「對女兒和妹妹說那種話的女人不可能會是漂亮的吧。你是誤會了什麼……莉莉安娜,你很美。」
 
  老爺的話讓我更加歪了頭。難道是頭部受到撞擊而令到視覺出現異常了嗎?還是叫摩根醫生來比較好吧。我下了這樣的結論,想回頭看艾爾莎,但是被老爺先發制人了。
 
「先説一下,我的審美觀肯定是正常的。跟頭部受到撞擊完全沒關係。對吧,艾爾莎。」
 
「只有關於這件事我同意這個廢柴。雖然之前就隱約注意到了,但果然是您誤會了。夫人您非常漂亮。」
 
  也許艾爾莎也在什麼地方頭部受到撞擊。
 
「我的頭部沒有受到撞擊
 
  讀到我內心的艾爾莎也叮囑我了。
 
「……莉莉娜,你很美哦
 
  老爺好像還是沒有在開玩笑。美麗的藍色眼睛無論到哪時都是直率的,真摯的注視著我。
  但是,我沒能相信那句話。我為了逃避老爺的眼神而低著頭。我發現自己的右手還在按住自己的左胸。這時,即使讓上千步左右,(我的)臉部的構造就算被認為是和普通人一樣整齊,也肯定是醜陋且讓人討厭的存在。
 
「莉莉安娜,這樣的話無論如何(我)都要(和你)去孤兒院的義賣會。」
 
  老爺緊緊握住我的手,用不容分說的口氣宣言。在後面的艾爾莎,一直説,點了點頭。
  好像不能允許我拒絕那個(邀請),所以我只能畏懼地點頭(答應)。
---------------------------------------------------------------------
*激動地:原文是息巻いて,指的是被激怒是的過激發言或者是興奮的意思。(取自網絡媒體)
12
220

請選擇投幣數量

12

全部評論 1

10000
kkkk666kkk 子爵
肿瘤。。。。原始文本真是这样写的吗?🤣

5 天前 0 回復

討厭下雪的青蛙 騎士
TA什么都没留下
28 粉絲
1 關注
5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春志乃】被喪失記憶的侯爵大人溺愛 這是虛假的幸福嗎?【第三話 強迫的約定】【自翻】

857
0

【春志乃】被喪失記憶的侯爵大人溺愛 這是虛假的幸福嗎?【第二.五話 找不到反省以外的東西 *威爾視點】【自翻】

1079
0

【春志乃】被喪失記憶的侯爵大人溺愛 這是虛假的幸福嗎?【第二話 意外的喪失記憶】【自翻】

1461
0

【春志乃】被喪失記憶的侯爵大人溺愛 這是虛假的幸福嗎?【第一話 向和平的日常報告】【自翻】

1265
0

【春志乃】被喪失記憶的侯爵大人溺愛 這是虛假的幸福嗎?【序章 孤獨的初夜】【自翻】

2565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