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色的異邦人後日談 006 冒險者 2

埃文斯伯爵領的中心,鮑爾德街是被森林所包繞的位於山岡中的城寨城市。
要是與利姆維亞領的都城因貝魯斯特相比的話就是一個比較小的街區,儘管如此,相互交錯的街道仍舊是這一帶的中心,顯現出了與其相應的熱鬧景象。
在能夠眺望到位於山丘之上的埃文斯伯城館的街道一角,在這樣顯眼的地方稍微進入一點的地方,就是鮑爾德冒險者支部。
在聚集著熱鬧的各色冒險者的接待處前,我交出了西蜜斯花。
報酬在工作內容中算得上是比較高的。
要是優人沒那麼用力踩穿遺跡,明明應該能更快速的完成。

「那麼希茲娜小姐。請在報酬領取單上簽字」

從微笑的接待員那裡接過筆和文件,簽名。

「手續到到此結束。辛苦了。還要繼續確認其他的委託嗎?」

這都是過去重複了好多次的固定流程。
但是,我輕輕的搖了搖頭。

「今天先到這裡。之後再拜託你了」
「瞭解了」

總之,錢包也鼓起來了。冒險者的工作就先暫時中斷吧。
而且關於優人發現的遺跡,以及回收的那個,必須先考慮一下。

「……那個,希茲娜小姐」

就在我打算回到優人身邊的時候,之前還僅僅只是做著事務性交接的接待員姑娘,戰戰兢兢地以微弱的聲音叫住了我。
鮑爾德的冒險者行會,到現在為止也使用過幾次。因此也認識這名接待員姑娘,但跟她的關係談不上什麼親近。
我稍稍有些吃驚,看向她。
看上去很害羞的接待員姑娘一瞬間垂下了眼睛,之後就像是下了決心一般抬頭看向我。

「那個, 希茲娜小姐的同伴是那位打倒了魔獸王的勇者大人嗎?」

面對那眼看就要躍出櫃檯的氣勢,我不由得收緊了身體。
面頰發燙的接待姑娘,投射出了期待的目光。
是在說災禍魔獸的事吧。
已經傳到這樣的地方了嗎……
我裝出冷靜的樣子,搖了搖頭。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對不起」

過度的名聲,對優人不是好事。
……而且,被女孩子們過分的騷擾著,對優人來說也一定不是好事吧。
我向看上去很遺憾的接待姑娘低下頭,回到了在前廳等待的優人那裡。
不禁啞然。
優人 已經被其他的接待姑娘和女性冒險者們層層包圍起來。

「好厲害!」
「你很強的吧!」
「希望你能多講一些給我聽」

到處都是嘰嘰喳喳的聲音。
優人看上去稍顯羞澀,說出了「是多虧了一起戰鬥的夥伴們的緣故」之類的話,周圍再次發出了歡呼聲。
我,哈啊地嘆了口氣,扶住了額頭。
……優人 。
然後,以今晚住宿的旅店為目標向出口急匆匆的走去。
就像旅館的名字所說的那樣,這裡也並不是什麼太大的街區。等心情之後好點了,再過來吧。
我打開行會的門。

「啊, 希茲娜 。等等」

驚慌的優人跑到了我跟前。
我再一次深深地嘆了口氣,等待著優人。
優人半瞇著眼睛看向我,羞澀的笑著。
……真是的。沒辦法。
我們2人一起並排走向了鮑爾德街。
在快沒過腳踝的落葉之中,我與優人專心的以街道為目標前進。


============================


抬頭望去,可以在被紅黃兩色渲染的樹木間看到碧藍的天空。
平靜的秋季午後。
在這紅葉如此美麗的深山之中,我們完全迷路了。

「嗚啊噗!」

腳在腐葉土被絆倒的優人一下跌倒。
我哈地嘆了口氣。
得到了伽娜蒂小姐似乎是在利姆維亞領內的各個村子間遊走,如今正停留在雷多利亞鎮這樣消息的我們,從鮑爾德出發後正以利姆維亞領內的邊境城鎮雷多利亞鎮為目標前進。
事情的起因,都是優人想要抓緊時間的不停催促我。
但也確實,想要沿著街道從埃文斯伯領地進入利姆維亞領的話,需要迂回的繞過群山。要是在這個期間裡,伽娜蒂小姐向下一個城鎮開始移動,那就必須再次尋找其去向。

「如果能突破這座山的的話就快多了」

我仰視著滿是秋色的山,嘟囔著這般荒謬的話。

「好。那麼,就從這邊過去吧」

優人點了點頭,突然朝山上跳去。

「啊,等下,優人!」

我也驚慌的向優人追去。
雖然不到優人那種程度,但我也能夠操縱銀氣。對於如字面意思一般到處亂跑的優人,還是能想辦法追得上的。
然後就那樣闖入深山的結果。
在完全看不到街道和人煙的山中,我們迷路了。

「真是的,完全沒確認地圖和方向還那樣飛奔出去」

我扶起摔倒的優人。
不過,沒能完全制止他的我也有錯……。

「……抱歉」

臉上浮出苦笑,優人輕輕的低下了頭。
……就算是最壞的情況,以我們的腳力,只要以平原為目標前進就能馬上擺脫掉。
雖然會多耗出一部分時間才能到雷多利亞……

「……真是的,就那麼想快點見到伽娜蒂小姐嗎」

我確認著方向,不禁嘟囔道。

「……哈哈」

優人笑了。

「或許是吧」

……沒有否定。
我再次嘆了口氣,試著問向羞澀笑著的優人。

「 優人 ,你是喜歡伽娜蒂小姐的吧」

優人凝固住了。
一瞬間的驚愕後,表情變得害羞,之後又漸漸變成了困惑。
然後他背向我,一步一步的邁步走去。
我也跟在那背影後面。

「喜歡嗎」

優人輕輕的嘟囔著。
寒風吹過,搖拽著樹木發出沙沙的響聲。

「我跟那傢伙從小時候起就一直在一起。家離得近,年紀也相仿。從早上到晚上,一直在一起玩耍,甚至比起親人在一起的時間還要長。在一起的還有唯」

將落葉踩在腳下。斜坡也漸漸變緩。

「那傢伙小的時候,比我要小的多得多,簡直就像真正的女……」

咳咳,優人突然乾咳了一下。

「算了。本來,我是打算一直照顧那傢伙的。或許是因為受到爺爺的影響吧,那傢伙明明小的不得了,卻偏偏在一些奇怪的地方異常的頑固且不通融」

啊啊。
那個,看著現在的伽娜蒂小姐總覺得能想像的到。

「然後,我們,不是就變成這樣了嘛?…… 伽娜蒂,也變成了那樣。起初,說真的,我還覺得很有趣。那傢伙,總完全沒覺得又什麼違和感,也沒有發生改變……。倒不如說是很般配吧。但是,嗯。我還好說,雖然知道夏奈、陸和唯他們也很辛苦,但其實最辛苦的是那傢伙啊」

變成那樣?
雖然還沒有公開,但伽娜蒂小姐確實是勇者,是在說她被迎進了利姆維亞侯爵家這件事嗎?

「雖然很辛苦,但仍舊為了我們成為了利姆維亞的女兒。那之後,即便沒有銀氣也要去戰鬥,努力的去學習不習慣的事情,被弄得焦頭爛額……。但是卻從來沒有放棄過」

優人回頭笑著。
看著那副笑容,我明白了。

「……所以啊,我還和以前的我一樣,想要成為那傢伙的支柱。成為那傢伙的力量,想要守護住那傢伙。……嘛,不過對我來說,能做到那種事的方法還不是很清楚就是了……」
「……是喜歡的呢,對伽娜蒂小姐 」

等意識到的時候,我已經輕輕的說了出來。
可是,優人抱著胳膊,稍微感到有些為難的笑了起來。

「……喜歡?喜歡嗎。是啊。我確實說了。有喜歡的人在。但那又怎樣的呢。我可以喜歡上嗎?因為那傢伙……。不,但是現在……」

登上了稍微有點坡度的斜坡。
在那裡,可以看到稍微平整的土地細長的左右延展出去。
這是是街道嗎?
可是這沒有被整備過,也沒有人來往的跡象。
有種山中舊道的感覺。
我左右看去。
目的地是……。

「對了」

優人突然大聲喊了出來,猛地看向我。

「嘛,就是那個。 伽娜蒂對我來說是重要的人!」

優人巨大的聲音,在山間回蕩著。
……那個,說的就好像是喜歡一樣。
我四肢脫力,就那樣笑著。
明明優人承認了這份心情,但我卻對此有些不明的抵觸,嘛,那究竟是什麼,我其實是知道的。
就在那時。
樹木對面的灌木叢搖晃起來。
我們交換了眼神,繃緊臉,擺出架勢。
灌木叢再次劇烈的搖晃起來。
突然,有人影氣勢洶洶的從中跳出。
有2個人。
汙濁破碎的粗制鎧甲。刀刃崩裂的劍與斧頭。蓬亂的頭髮下滿是污垢的面孔上露出著凶相。
不管怎麼考慮,都是山賊一類。

「可惡,這邊也是!」

男人們喊著嘶啞的聲音,舉起武器向我們襲來。
優人毫無廢話抬手就揍飛了一人。
我扭轉身體閃避掉那斧子粗劣的攻擊,用未出鞘的劍擊至強盜毫無防護的脖頸上。
發出仿若被踩扁的青蛙一樣的聲音,男人暈倒了。
灌木叢再次搖晃起來。
……還有同夥嗎。
剛那樣想,灌木叢中突然出現了一匹優美的白馬。

「優人!」

坐在馬上的人發出了銀鈴一般的聲音。
白馬因突然的制止,搖晃起前蹄嘶鳴著。
美麗的耀眼銀髮也隨之搖盪。
巨大馬背上握持著韁繩的嬌小身姿。周圍充滿的凜然氛圍。那是一名身著高雅騎士裝,佩戴著單手劍的少女。

「 伽娜蒂小姐。好久不見」
「啊,希茲娜桑。你也是,好久不見」

是利姆維亞侯爵家的令愛伽娜蒂小姐,我合乎禮儀的低下頭。

「 伽娜蒂,你在幹什麼!」
「欸都,是在討伐山賊。優人你為什麼……」

優人顯得很是狼狽。

「 伽娜蒂大人!據點壓制完畢!」

從遠方傳來了聲音。
大概是伽娜蒂小姐的部下吧。

「 卡利斯托!這邊需要2個人。請派誰過來!」
「瞭解了!」

伽娜蒂小姐一邊調轉馬頭一邊喊道。

「討伐山賊,你……」

優人皺起了眉頭。

「優人,好久不見!沒想到會在這種地方巧遇!」

與之相對,伽娜蒂小姐露出了發自內心的喜悅微笑。
優人在她的視線中背了過去,撓著臉頰。
之前還在那樣的說著她的話題,估計是害羞了吧。

「對了優人」
「什麼?」

伽娜蒂小姐歪了小腦袋。
輕輕搖晃著銀髮。

「重要的人是指什麼?」
6
70

請選擇投幣數量

8

全部評論 0

10000
Ladioshuang 勳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18 粉絲
2 關注
16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雪色的異邦人後日談 008:戰姬 2

88
0

雪色的異邦人後日談 007:戰姬 1

370
0

雪色的異邦人後日談 006 冒險者 2

418
0

雪色的異邦人後日談 005:冒險者 1

400
0

雪色的異邦人後日談 004:騎士團 2

549
0

雪色的異邦人後日談 003:騎士團 1

60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