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rush 2

全是对话的一章,剧情没有太大进展
1.
弓原千春有一个奇怪的习惯。
他穿的袜子,右脚左脚总有一只会穿反。不是因为粗心,而是故意这么穿的。所以他买袜子的时候,只买正反面没有什么区别的、没有什么花纹的袜子。
之所以会有这种习惯,是因为他非常讨厌整齐一致的感觉。
每当他看到东西整整齐齐、严丝合缝地排在一起,便会产生破坏欲。从小的时候开始,他就有这种危险的倾向了。从前在公园里,附近的小孩用沙子垒起了漂亮地城堡。当时他无法按捺自己毁灭的冲动,偷偷拿着小铲子,推倒了小孩子看不到的城堡的后部。这种感情并非出于讨厌或者嫉妒,只是无法忍受那种工整漂亮的美罢了。最后那个沙子城堡被几个大孩子踩塌了,他甚至还去安慰了那几个心疼到哭泣的小孩。其实他的破坏欲,在他自己的几铲子过后就已经消失殆尽了。换句话说,只要东西存在一点点缺陷,他就不会产生那种无法忍受的难受的感觉。
在打扫卫生的时候,如果整个房间都一尘不染、干干净净,他也会感到不爽,所以会刻意在角落里丢一点纸屑。除了这点纸屑之后,整个房间都发光似的干净。但一想到角落里还有纸屑,便会觉得浑身轻松。
这个习惯无时无刻不影响着他。考试的时候,即使知道所有题目的正确答案,也无法忍受考满分的完美感,会故意答错一两道题。碰到自己不知道正确答案的时候,也会担心自己猜对答案,故意答错自己会做的题。总之,与强迫症恰恰相反,他对于“完美”,有着天生的抵触。
关于这个奇怪的习性,他没有告诉任何人。由于只会留下些微不完美的痕迹,所以目前看来也没有暴露。当然,他在学校的两个狐朋狗友,也完全没有注意到。

“我说,lemon crush这个东西”
千春来到公园后,有一茬没一茬地和百太闲聊着。
“闪闪发亮的光,真的不是贫血吗?”他带着几分讥讽问道。
“你真是个乐观的家伙呢。”
百太一边叹气着说着,一边头也不回地往前走。果然他现在非常心烦意乱。
“怎么啦,为什么表情这么正经呢?”
万骑这么旁敲侧击地问道。但是百太也只是生着闷气摆臭脸。
万骑不由得皱起眉头,
“你也差不多得了吧?陪你玩这种跟踪狂的游戏,我已经有些累了。并且刚才不还发生了那么不吉利的事情。”
“你觉得刚才的事是怎么回事呢?”
“我觉得也不是不能理解。那两个互相卡脖子的女孩,肯定之前发生过不愉快。而那个警官,也许是磕了什么奇奇怪怪的药吧。”
“是啊,最近街上净是发生诡异可怕的事情呢。只要不被卷进去就万事大吉啦!”
“你们啦——”
百太有些不耐烦地看着两个闲聊的同伴,突然大发雷霆:
“够了!!你们两个别跟着我啦!!没看到已经快要下雨了吗?”
“那你呢?你闹够了吗?”
“我还好得很,我当然可以继续。”
“天哪,难道偶你还要去继续寻找中条深月吗?”
“你莫名其妙冲到公园来,真的不是因为被我们嘲笑所以生气了?你真的是想寻找lemon crush吗?”
“好烦啊!我也没有说要和她交往吧!”
“是啊,是深月想和你交往吧哈哈哈——”
“讷讷,所以你到底打算怎么向深月告白呢,直接在大街上说“请和我交往“吗?”
“这种简洁明了的告白方式也许反而更令人感觉到感情的真诚和迫切呢。也许深月会喜欢这种类型?”
“是“喜欢你”这种话吧”(1)
“天哪,真是性张力拉满了喵——”
“你们两个啊,求求你们闭嘴吧。”百太无法忍受二人的戏弄,心一横、打算直接开溜。矢屿万骑突然“哈?”地叫了出来,
他的目光定格到了远处的一个人影身上。是一个少女,正在不紧不慢地行走着。在沉沉暮色中,百太和千春无法看清细节,但是答案似乎已经呼之欲出了。
“那不会真的是中条深月吧。。”万骑有些举棋不定。
“难道她真的来公园了吗。。”
回头一看,百太早已经没了影子。
万骑和千春对视了一下,立刻飞快地追了上去。
途中千春突然想到了什么,唐突地说道:“不过万骑,你眼力真好。”
“是啊,我的左右眼视力都是2.0哦。”
“不是这个以意思。我是说你看得很认真。刚才,你确实很全神贯注呢。”
“是想说“因为是女生,所以才看得这么认真”吗?虽然这一点我也不能否认就是说。”
对着呵呵呵笑着的万骑,千春微微歪了歪头。随后继续在汹涌的人潮中,寻找百太的身影。
因为百太个子比较小,很快消失在了来来往往的人群中。千春失去了追踪目标,不由得停了下来。但是万骑却毫无犹疑,一直飞快地向前走着。千春就这样被甩在了后面。
“万骑——可以听见吗——我要回家啦!”
但是却没有听到万骑的回应。这么看来,似乎百太和万骑都从街上消失了。
(真是执念深重的两个人呢。百太的话应该是因为“爱情”,那万骑为什么会对中条感兴趣呢?)
千春对lemon crush和中条深月的事情也并不是没有兴趣。但是一旦变得专注、一心一意去弄清楚这件事的话,老毛病就又犯了。这种全力以赴的态度
令他反胃,甚至这个公园也变得令人压抑沉重了。尤其是那个他刻意不去注意、不去看的——巨大的堡垒。
(那个堡垒究竟是不是对称的呢?)
他转过身,细细打量着那座威武雄壮的城郭。嫌恶的感觉渐渐涌上来,果然、这个城堡是左右对称的。他控制着自己的视线和行走的轨迹,让城堡不要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之中,但偶尔也会有撞上的时候。每当看到那座富丽堂皇的琼宇,赤裸裸的破坏欲就会一点一点渗出来。
(如果百太向中条深月告白的话,那个时候我一定也会想要破坏吧。但是为了百太,得稍微控制一下呢。)
他胡思乱想着朋友的事,走上了回家的路。
就在他走出公园的时候,突然感觉到背后被人戳了一下。大概是万骑在捣乱吧,他慢慢转过身。
“——”
“弓原同学你好。”对面爽朗地打了个招呼。
“别,别这样——”
“我的出现似乎让你很为难吗?”
“倒也不是——”
“如果我想得没错的话,你们是在找我呢?弓原千春同学,请问是这么回事吗?”
眼前这个女人,的的确确是百太的暗恋对象,中条深月。

2
“其实我打算回家了,并没打算继续找你来着。”
“应该是百太带你们来的吧。”
眼前这个女人似乎知道百太单相思的事。但是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千春正打算这么问的时候,脖子突然感受到了温热的呼吸。是她,轻轻地说道:
“但是我比较喜欢千春哦。
“啥?”
“因为百太同学,总是给人冥顽不化、不知变通的感觉吧。但是你的脑子,感觉要灵活地多呢。”
“完全不明白。”
对着动摇不定的千春同学,深月恶作剧地笑着。
“你们已经知道我在找lemon crush的事了吧?”
千春有些吃惊,“为什么你会知道我们知道了呢?”
深月又坏笑了起来。
“因为我放学后,一个人在教室的时候,的场同学一直都在偷偷看着我吧。那天我说了"lemon crush”之后,教室的门吱吱响了几声。他大概已经知道我很在意的事了吧。难道不是这样吗?“
”好像确实没有错呢——“
”但是的场同学看起来不是能成大事的人,所以那个时候我也没有追上去。“她突然抬起眼帘,定定地望着千春。
”如果弓原同学愿意陪我去的话,那就太好了”
”等等,为什么啊?我对那种事情——“千春努力想要摆脱女孩的纠缠,但是深月毫不留情地继续说着:
”你觉得这样对的场同学不公平?难道对你来说,他的友情是最重要的东西吗?“
”最重要的“——这种说法带着某种致命的魅力,甜美的同时带着责任的强迫意味。自己的心情像凝固的树脂一样停止流动,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才、才不是什么重要的东西!“正在他开口怒吼的时候,腰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百太打过来的。千春看了看深月的脸色。她微笑着比了一个”嘘“的手势。千春犹豫着,按下了接听键。
”什么事?“
”千春,你现在在哪里?“
”我从公园里出来了,现在在车站前面。“
”我这边把中条跟丢了。你那边有看到她吗?“
千春将脱口而出的“看到了”憋回肚子里。深月正站在他旁边监视着电话,看来这次只能撒谎了。
”啊、啊——,我刚才也特意找了找,但是没有看到呢。“
”这样啊“,百太遗憾地叹了一声。
”我说啊,万骑看到的女生真的是中条深月吗?“
本来打算敷衍过去,但是却被百太坚定地反驳了。
”我也看到了,那确实是中条同学。果然那个人对lemon crush上头,过来找它了。“
”这样啊。但是还是觉得你想太多了。“
他婆婆妈妈地开导着百太。深月一直紧紧地盯着他。
通话结束后,她开心地道谢。但是千春却脸色沉重,似乎完全脱力了。
”弓原同学,你相信lemon crush吗?
”完全不相信,这种愚蠢的谣言——“
”那我再问一遍,你愿意因为我的一时兴起而陪我吗?“
”啥?“
”就是说,和我一起去找lemon crush吗?“
”开什么玩笑?为什么我要陪你去做这种事啊!“
”那你有拒绝的理由吗?“
”拒绝是不需要理由的吧,这种蠢事!“
”这可是女孩子的委托哦。光是这一点就可以抹消掉所有拒绝的理由了吧。“
”不要自顾自说话啊!我对你所关心的事情并没有任何——”
”但是我对弓原同学却有相当浓厚的兴趣哦。“深月突然回头看着千春,静静地说着。
千春一时不知如何应付。
(这是什么奇怪的展开啊,话说我刚才有做什么吗)
明明是之前从来没有正眼看过地女孩子,但是被她告白后,内心却萌动着想要大声呼喊。
暗流涌动的内心,内疚、兴奋、嫉妒、悲哀的藤条纠缠在一起,肆意旋转延伸。和他所讨厌的“工整完美”完全不同的心情,千春突然感到了几分幸福。

”谣言不是说那个城堡的光线会产生lemon crush吗?为什么会是那个城堡呢?“
对于深月的疑问,千春既不知道答案,也完全不打算去思考答案。更何况,他非常讨厌那个完美对称的堡垒。
”我倒觉得是不是城堡的光线都无所谓呢。也许指的是城堡的周边地区吧。“
本来是随口说出的答案,但是深月却莫名高兴起来:”是的是的,应该就是这么回事吧!不愧是千春同学!“
被这么一说,千春也手足无措起来。
”谣言就是这么回事啦。只要说是“这样”,那么大家都会理所当然地接受。不久谣言到处流传,但是其产生的原因却被刻意模糊甚至隐藏了。真令人伤脑筋啊。“
千春默默看着深月的侧脸,内心却泛起了一丝波澜。
从来没有对别人说过的,认为他人无法理解的思考模式——讨厌工整又静止的东西,讨厌格式化的东西。身旁的少女,似乎和他有着相同的想法。
(这家伙的话——)
就在千春思考的间隙,深月突然朝着公园的深处跑去。
”等等~“
千春追随者她的脚步向前跑去。当然男生跑得比较快,很快就追上了。他仔细打量着深月的脸,问出了心底的疑惑。
”我说啊,你看起来并不相信那些传言吧。那为什么会在意lemon crush呢?“
”一定要理由不可吗?“深月立刻回道。
”如果没有像样的理由的话,那人岂不是什么事都需要去插一脚了?“
”如果这么说的话——“
没有任何怨言。不管那个女孩如何回答,自己都会继续帮助她的。千春突然意识到了这一点。
(这可相当不妙啊)
深月依然向前走着。但突然停下来环视四周。千春也不自觉地警觉起来,但是却没有发现任何可疑地迹象,只能漫无目的地看着天空。阴云密布的天空,公园里只有黑暗的延伸,没有任何光能穿透。
在无言的沉默中,千春百无聊赖地望着傍晚地天空。有的时候,也会偷看几眼深月。
有时两人会尴尬地对视。这个时候千春就会做贼心虚地移开视线。
也许是因为视野转换地原因,千春突然有些晕眩。
黑色地、成群结队的东西在视野里涌动。他用力眨了眨眼,就看不到它们了。
他又眨了眨眼。随机感觉到了深月的视线。
”又怎么拉?“
”你刚才没有看到什么吗?“
深月杀气腾腾的眼神,如果这个时候说谎,大概真的会被杀掉吧。千春感到不妙,拿出了少有的认真的态度,
“感觉看到了一些黑乎乎的东西。可能我刚才眼神不太好。”
对于这正儿八经的回答,深月眯起眼睛笑了起来,似乎完全没有相信他的话。
”怎么啦!本来这里也没有什么怪东西吧!“
”我并不是不相信你的话。只是觉得意识化已经无法满足它们了。似乎打算实体化了呢。”
”啥?“千春实在无法理解这句话。
深月无视了他的疑惑,径自看着越来越阴沉的天空。伸出手,感受到了掌心湿润的触感。
”啊,开始下雨了。“

3.
就近的屋檐下刚好有一张长椅。两人姑且找到了避雨的地方。
女孩坐在自己旁边,感受到了衣服透过来的体温。千春的小心脏已经开始自顾自高歌了。
”唔——“
她撩了撩湿润的头发,不可思议的香气突然弥散开来。这下千春的鼻子也不受控制了。
耳朵后面不自觉得变得火烫。自己大概已经脸红了吧,千春绝望地想着。
就在他浑身不自在地时候,突然听到了深月在对他说话。
”千春——“
千春突然意识到称呼已经从姓(弓原)变成了名字(千春)。但是这种亲热地叫法却并不讨厌。
”什么事?“
”千春同学,连自己都不知道为何物地愿望,你觉得你有这种东西吗?“
”就算这么说我也不知道啊。不是说“意识不到”吗?“
”啊啊啊,是说自己其实知道,只是不会许愿的愿望。“
”这种愿望的话,大概是有的吧。“
”其他的人也会有这样的愿望吗?“
”一定的吧。话说回来,你又怎么想呢?“
”嗯?“
”就是说你有这样的愿望吗?“
”千春同学,你对我有兴趣吗?“
被想到被反问了,千春又怂了回去。
”笨、笨蛋,根本不是一回事!“他慌慌张张地否定着。
就在这时,一道闪电直直地劈下。随后在乌云汇聚之处,传出了滚滚雷声。
千春条件反射地蜷起身子。但是深月却走进暴雨中,直面着闪电与暴雷。
随后开始脱掉自己衣服。
”啥?“
千春目瞪口呆。深月却一层一层地蜕掉了衣服,洁白地肩膀暴露在倾泻而下地雨水中。
随后开始穿泳衣。那种与性感不沾边地,学校学游泳的那种泳衣。
最后她脱下了裙子,甩掉了鞋子和袜子。这样就换装完成了。
衣物放在了长椅上。她赤着脚,在倾盆大雨中开心地走着。
这无比荒诞的景象,似乎很难被划入”美“的范畴,但也不让人觉得搞笑。在千春看来这大概就是颠覆了他所有常识的、极度不安定的景象。
”……”
被雨水淋湿的深月,突然朝他转过头。
被雨打湿的头发紧紧得贴在头皮和脸颊上。但是毫不在意似的,淡定地问道“
”你觉得怎样?“
千春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好在对方似乎已经预料到他无法回答的状况,继续说着。
”人类会有本人都意识不到的愿望,你觉得这种观点的来源是什么呢?“
”哈?“
”人类,究竟一直在祈祷着什么呢?“
”哈?”
”人类,一直在想着一些阴暗的东西呢。”
”唔——’
”只要是别人拥有的东西,自己也想拥有。一直在追求着无法得到的东西,因此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冲突。不断地树敌,本来拥有地东西也在不知不觉种消失了。“
她缓缓张开双臂,似乎抱住了什么无形的东西。
”有时我想,“世界之敌”如果存在的话,那一定就是人类自身了吧。“
她突然停止了自言自语。随后嘴唇微张,仿佛吹口哨似的,发出了这样的声音。
”poom poom“

千春突然注意到了。
深月周围的雨滴四散开来。叮叮咚咚,朝着不同的方向开始移动。
一颗颗晶莹的雨滴,反射着张牙舞爪的闪电,像夜空的星辰一样开始闪闪发光。仿佛身处萤火虫繁殖的夏季,整片天空都闪耀起来。
在心的深处,突然冒出了奇妙的想法。
(我曾经听说过,曾经人们许愿的时候,会向神明大人上贡作为实现愿望的回馈。牺牲越新鲜纯洁,愿望被实现的概率越高。那么牺牲的话——“
我又是为什么被带到这里来的呢?正当他的思考进入下一个阶段的时候,一直无表情的深月突然笑了起来。
”你作为饵,果然是再合适不过呢。“她轻轻舔舐着唇角的雨滴。
她的脸上,也有反射的光芒。
那个光芒不是雷光的反射,是从正面照在她脸上的。
也就是说,是千春身上的光芒。
他的胸前,浮现出了有一簇摇曳不定的金黄色的光。大概和一个网球差不多大。而这一束光,正照耀着深月。
原来闪闪发光的光粒子的来源,就是千春自身。
”就是这个吗?“
千春呻吟着,而对面的女孩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这个就是lemon crush了。在你的心中潜伏者的东西。“
然后她缓缓地朝光块伸出手。就在触碰到的那一刻,千春梆的一下,倒在了地上。


回过神的时候,已经坐在了回家的电车上。似乎刚才一直衣冠不整的躺在电车座位上。
千春急忙直起身。所幸周围并没有其他乘客,这一节是空厢。似曾相识的车内——这不就是平时上学的时候会坐的线路嘛。他看了看窗外,已经坐过站了。
“……”
似乎是单纯的睡过站,但有种奇怪的违和感。就在这时手机响了。
由于车厢内没有其他乘客,他等铃声响了好一阵之后,才慢吞吞地接了。
“你好。“
”啊,终于联系到你了。刚才怎么了?“
电话是万骑打过来的。
”什么怎么了?“
”我给你打了好几遍,但是你可是一次都没接哦。为什么不给我打回来呢?“
”啊这,抱歉。刚才我在睡觉呢。“
”这么回事啊。那你现在在干嘛,能过来和我聊一聊吗?”
”我还没到家呢。身体倒是没事。“
”啥?还没到家?难道你去找女人了?“
”不要给我胡说八道!“虽然这样辩解着,但是千春突然无名不安起来。”
”话说回来,我有很在意地事。“
”什么事?“
”是关于百太地事情。总觉得有些古怪。“
”你说那件事啊。“
”感觉已经不是单纯的对深月的单相思了。不知怎么的,现在似乎对lemon crush本身非常着迷。“
”为什么这么说?“
”昨天跟丢了中条同学之后,他又一个人去调查lemon crush了。难道不觉得他太乱来了吗?”
“这样吗?”
“你觉得中条有那方面的想法吗?”
听到这句话,千春突然心跳加快。
“那方面?”
“就是愿不愿意和百太交往啦!”
“啊这——”
这理应是和自己完全无关的事。但是为什么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背上会冒汗,甚至想要激烈反驳呢?
”我说啊,我们要不要劝劝百太,让他放弃呢?“
”要、要这样吗?我觉得可以再观察一段时间吧。“
”确实,我也还没决定呢。总的来说那个家伙变得奇怪了。明明下着那么大的雨,还要去找Lemon crush。“
”……雨?“
电话那端,万骑似乎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难道刚才下的那么大的雨,你都完全没有注意到吗?“
”我——“
千春终于意识到自己全身都被雨淋透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绞尽脑汁地回想着放学后发生的事。但仿佛被某种巧妙的魔术替换掉,关于那场雨的记忆被某个平静的日常覆盖掉了。

4、
骤雨停歇,傍晚的月天公园又恢复了宁静。地上残留着大大小小的水洼,倒映着雨后的斜阳。
有一个女孩,再水洼的间隙间行走着。
身上被淋得湿透,还穿着泳衣。日常得校服已经放到了书包里。
“……”
她一边走着,一边啃着自己的指甲。
眉头紧锁,竖起食指,用门牙嘎吱嘎吱地咬着。
“……”
从牙齿的缝隙种,漏出断断续续自言自语的声音。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仍然、仍然、仍然、仍然……“
与其说是在咬手指,不如说她是尝试用手指去抑制不停颤抖的上颚。仿佛要被冻死了一般,全身湿透了。但是之前的雨水早已被傍晚的夕阳蒸发殆尽,现在是冷汗在不停的从毛孔种涌出,最后整个身子都变得湿答答的。
“现在不行、现在不行、现在不行、现在不行、现在不行、现在不行、现在不行、现在不行……“
她不断地呻吟着,将整个手指都伸到了嘴巴里。似乎是被自己咬破了,血液从嘴角流了出来。
”现在还不行,还远远不够。饵是最重要的,必须要让所有人都把心交出来——“
一边品尝着自己的鲜血,一边若有所思地自言自语。在水洼的间隙间像鱼一般穿行着。
她周围,集群的飞蛾如枯叶般悠悠飘落,铺了满地。
飞蛾朝她徒然地飞着,在碰到她之前就坠落到了地上。仿佛生命力被一点点吸干,但同时也不断追寻着中条深月地影子,最后死去、
但是女孩毫不在意,完全无视了铺天盖地地飞蛾,在公园里彷徨着。
月亮出来了。水洼反射着惨白地月光。
深月沐浴在月光中,突然嘴唇地颤抖停住了。
露出了相当寂寞地表情,轻轻叹了一口气。
”现在的我真的不奇怪吗,藤花?你真的认为现在的我很正常吗,藤花……”
12
70

請選擇投幣數量

7

全部評論 2

10000
licht_adler 騎士
您好,这翻译的应该是不吉波普系列第17卷《ブギーポップ・アンノウン 壊れかけのムーンライト(Boogiepop Unknown: Broken Moonlight)》,而非第12卷吧?
https://boogiepop.fandom.com/wiki/Boogiepop_Unknown:_Broken_Moonlight

7 个月前 0 回復

  • edlina 平民 樓主

    : 谢谢,但是我不知道怎么改合集的名字。。等我今晚翻译完之后直接发一个完整版!

    7 个月前 回復

edlina 平民
TA什么都没留下
8 粉絲
1 關注
10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crush 7

0
0

crush 6

0
0

crush 5

0
0

crush 4

0
0

crush 3

0
0

crush 2

552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