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再相见』-his promise and their result-







『终再相见』-his promise and their result-



大哥一直反对到最后。
但双亲和祖父母却谈到了最后。
说的是关于他政治婚姻的决定。
那时的少年才十岁,订婚的女孩也才七岁。两人在某个气氛良好的庭院里相遇,稍微彼此吸引,随后定下了再见的约定。
随后他们又见了几次面,聊一些不着边际的事,一起玩着棋盘游戏。两人分别时依旧约定好下次再见。
有一次两人开始争吵,最后没有顶下约定就分开了。随后两人之间的关系就结束了。发生了一件威胁整个浮游大陆群的事件,使得两人所在的世界分崩离析。


(——本来想,跟她再见一面,然后向她道歉)


在莱耶尔市的废弃剧场上。
本想在寂静无人的地方好好吃一顿甜甜圈。结果发现已经有一名少女捷足先登了。
这名少女如同精密人偶一般,感觉不出一丝生气。本不想跟她扯上关系,但却不知道为何自己开始向搭起了话,开始了交流。而这名少女的表情却十分丰富,吓了他一跳。
随后,他与少女在护翼军的总团长室里又见面了。还安排成了他的空有名称的部下。随后,就开始了被她以及她的同伴们,以及女儿们呼来唤去的日子。
他不禁被这群开朗的女孩所吸引。并且对放弃了明天的她们感到十分不爽。还因她们的生存方式与自己相同而感到焦躁不安。
结果就是,那些女孩牺牲了自己保护了他,他却无力阻止。因为那些女孩们的牺牲,换取了他的生存。


(——本来想,更坦诚的去支持她们)


想要再见一面。
想要向她们赎罪。
想要再见一面,再次看看她们的脸。
然而他不会原谅许下这个愿望的自己。
由于这些想法,驱使着少年,最后迎来了结局。在科里拿第尔契市上,开展了一场巨大的舞台,并使得一个英雄诞生了,少年的愿望实现了。
的确,他们再次相见了。
然而与此同时,他们又重新分别。
或许,他已经进行了赎罪。
不过,新的大罪却又出现了。
在他印象中的女孩们的脸庞,每个人都是愤怒哭泣与无奈的表情。他一直想要看到的笑容,此时没有出现在她们脸上。
那时,少年的确死了。
他的精神,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真的——真的,我想用别的方法——)


随后几天。
因为某个事件,一名黑色头发的青年读到了一张便宜的报纸。
随后,另外一个人,了解到这名青年内,存在某个少年的精神碎片。

+


——花香。


+


——光线透过眼皮,传到了眼睛里。


+


——听到了某人的声音。


+


缓缓地睁开眼。

视野里一片雪白。
随后,他缩紧瞳孔,仔细辨识着世界的色彩,并且开始打量着周围。
看样子他现在身处于一件石造的房间。
房间内很亮。似乎这间房间被设计成可以直接透过阳光。并且白色墙壁的反射使得房价能更加明亮。随后,他看到房间内部种着七彩的花朵。他心想,这里应该是室内花园。
(………………我…………)
我是谁。
他的大脑现在很迟钝,什么都回想不起来。
想要活动一下身体,却使不出力气。就好像身体忘记了该如何行动。
(………………有,人在……?)
他听到了声音。
是女性的声音,并且有两名。
她们相互说着什么。
他鼓足力气,奋力扭着脑袋,看向声音的主人。
在他视野中的,是两名声如其人二十岁左右的女性。
一名头发是嫩绿色的,无徵种。另一名是黑发以及带有一点点猫咪特征的女性。
真是美丽的两名女性。不仅仅指的两人的外貌,从她们的形态上就能看出,这两人十分坚强且温柔。
似乎他见过这两人,不过他很快否决了。现在他的脑袋还不是很灵活,还搞不明白自己的过去。在他的记忆中,那两人本应该要更像个孩子……或者说是即将成为大人的孩子。
她们在说什么呢。他集中精神侧耳倾听。

最后的药应该开始起作用了。
身体已经完全治愈了。
应该可以叫醒他了把。
那么这个任务就交给你了。
不对不对不对这不行还是交给你吧。
但我不知道该摆出怎样的表情。
怎样都好吧只要最开始见到的是你的脸就行。

最后他还是没有听懂两人在说什么。虽然两人说的话不是那么难懂,但还不活跃的大脑无法好好进行处理。
他努力的动着身体。
他用瘦如骨柴的手脚支撑起了上半身,张开嘴。

「那个,」

发出了声音。
他想问那两人,这里是那里,我是谁。不过,他并没有问下去。
因为那两人正齐齐地看着他。
两人的眼睛睁得又圆又大。
随后,她们的眼中逐渐泛着泪光。
(……咦?)
把她们惹哭了。自己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要是这样的话,那需要道歉才行。虽然不清楚她们会不会原谅,但一定要趁时机尚可的时候好好的道歉。
在他考虑这些的时候,黑发的女性冲向这边,一跳冲进了他的怀里。
「诶……」
好像已经不是要哭的样子。
女性埋在他的胸口大声哭泣,不一会病服就被浸湿。
哭声刺激着他记忆深处。
「…………玛尔……歌……?」
一说起这个名字,他的记忆一齐涌现。
玛尔歌利特·梅迪西斯。她是双亲所定下的年下未婚妻,就如同家人,或者说比家人还更重要的人。
本来是再也见不到的人。
最后一次见面是许久之前。艾尔匹斯集商国仍健在的那时,他们因吵架而分开了,从此再未相见。那时的玛尔歌还是个小孩子。但当时的记忆开始与现在进行重合。

+


菲奥德尔·杰斯曼,这名少年当时的确死掉了。
他的精神与<兽>同化,接受了庞大数量的敌意与杀意,挥舞着摩尔宁。由于他本人无法全部承受,因此使得他肉体内的精神被破坏一空。
但与此同时,在遥远的其他地方,某片融入他人精神的碎片,还幸存着。
他通过堕鬼种的瞳力将自己的小小一部分记忆投射进威廉·克梅修的尸骸之中。因此,这片精神幸免于难。在从威廉·克梅修的肉体中解放之后,这片记忆通过堕鬼种的能力返回了他假死的身体里。
此时他没经历过科里拿第尔契市的战斗,也没有与他的姐姐进行对立,也没有同拉琪修一起过上逃避的旅行,包括摩尔宁,和魔王与最后之战。这些有关菲奥德尔的事迹对现在的他来说如他人之事。
死者会失去一切,不再复苏。目前身处此地的他并不是人人知晓的那位菲奥德尔·杰斯曼。
不过,即便如此。
他依旧记得他成为魔王之前,在故乡艾尔匹斯,在护翼军中生活过的记忆。同样,他记得当时他所定下的约定。
既然还记得约定,那必须遵守才行。

+

「……」
他抬起头,看着另外一名女性。
这名女性也在哭泣,只不过强行提起嘴角笑了笑。
「把牙咬紧了。」
说了这样一句话。
他没有理解。随后女性扬起了手,用力了挥了下去。

啪。

不过在接触他的脸之前便失去了力道,只是小小响了一声。
「……那个……」
他还是不懂。
「刚才是,做什么?」
「我从一开始就,想好了。等下次,见到你的时候,绝对,要揍你一顿。」
女性的声音里混杂着呜咽。
这名女性,提娅特·诗贝·伊格纳雷奥强行挤出了声音。
「有什么想说的,都要等到,打一顿之后。」
「提娅特……」
「我终于,抓到你了。」
她抓住了他的手腕。力气不是很强,但现如今虚弱无比的他根本挥不开。
「这次,我不会再让你跑了。」
他看着提娅特,再看着还在哭的玛尔歌的头,然后再转向提娅特。随后他将以获得视线转向开着洞的天花板。
随后,少年终于想起了自己的名字,有些自暴自弃的说道。
「似乎,是这样了。」








------------------------------------------------------


到此全卷正式完结。


附带后记。


お疲れさまでした
27
300

請選擇投幣數量

9

全部評論 5

10000
段红兵 勳爵
拉琪旭呢?

2 个月前 1 回復

浅夜一雨 公爵
这算什么,感觉心好难受😣!

3 个月前 0 回復

句末か 伯爵
真的是只有珂朵莉受伤的世界完成了

6 个月前 1 回復

白露型驅逐艦夕立 子爵
只有蓝发小女孩受伤的世界线达成了(

6 个月前 3 回復

桦丿山の鬣 王爵
辛苦啦,一路翻到了完结卷,这次应该是真的撒花了吧hh

6 个月前 0 回復

蛋壳Cenzeyv 王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260 粉絲
0 關注
40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末日时在做什么?【译者后记】

1600
0

末日时在做什么?后记

583
0

『终再相见』-his promise and their result-

1571
0

终章:『终有一天会传递到遥远天空之下』-from me to someone-

1731
0

第三章:『那个选择肢问道(下)』 -someting truly precious-

1008
0

第二章:『破坏世界的五只妖精(下)』 -imagecraft miniature garden-

973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