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翻】冷酷的月城同学只对我可爱地撒娇

          クールな月城さんは俺にだけデレ可愛い

书名:冷酷的月城同学只对我可爱地撒娇

----------------------------------------------------------------------

作者:村田天

插画:成海七海

翻译:刀雨

轻之国度 https://www.lightnovel.us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

未经译者同意禁转、未完成前禁转

------------------------------------------------------------------------



第一次在LK上发翻译帖子,稍微有点紧张。语句读着不够通顺的,欢迎大佬们批评指正。

(图源来自LK的同名日文帖子 之后会换源+汉化彩插)
图源已更换,彩插翻译会有的,会有的.jpg

------------------------------------------------------------------------

























------------------------------------------------------------------------

     
 

 

 

序章



闲暇时光,月城碧端坐在教室的一角看着书。
时不时拨弄从耳边垂落的长发。明明只是在阅读,配上这清澈的美貌就显得特别清冷。
教室里喧哗吵闹,只有她身旁的空气依旧沉静。
有一个男生走了过来。
这个看起来很轻浮的男生来自隔壁班,有时会来纠缠月城。
「啊咧,月城,你在看什么啊?」
她手中的文库本外皮包裹着书皮,看不出是什么书。
「别和我搭话」
月城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冷淡的回答道。
每次得到的都是这样的回应。不知男生是因此蒙羞了,虽然表情大幅变化但仍然灰溜溜的回去了。
教室的中央,一名男生在扔橡皮球玩。
最开始还是近距离间互相传球,但渐渐的距离越拉越开,快要飞到对方接不到的地方了。
球突然朝着月城的头的方向飞去。
月城默默的把文库本横着遮住脸。
球从作为盾的书上弹开,发出清脆的声音后落在了月城的脚下附近。虽然男生在向她道歉,她依旧没有移开视线并看向男生。只是把书合上,默默的站起身整理了裙子上的褶皱后,走出了教室。
我一边和朋友说着话,一边以不被注意到的视线将这副场景映入眼帘。
「对了,末久根,之前谢啦。帮大忙了。这是约好的果汁钱」
「欸,哦哦。差点忘了」
从朋友那拿到了120日元。我攥着这笔钱放进口袋走向自动贩卖机。
在路上看见了正靠在二楼大厅长椅上,静静读书的月城。
我就这么走了过去,在自动贩卖机买了瓶果汁。当场一口气喝空然后扔进了垃圾桶。回去的时候路过同一个地方时,注意到了月城被其他班的女生正在搭话。
「那个……打扰你读书了!我……是月城同学的粉丝」
「……哦」
对女生也是一视同仁,可怕又不招人喜欢。啊不,这次抬起头将视线放在那边可能才显得亲切了一点吧。月城懒洋洋的站起身,回到了教室。
放学后,我在做着图书委员会的返还工作。
工作告一段落后,我向窗外探出头,看到了在校舍外准备回家月城正在抬头看向这边。
我注意到了她,轻轻地向她挥手。
她抬头看着我,流露出了一瞬就消失的轻柔微笑。



**



回家在门口玄关脱鞋时,穿着校服的月城从客厅走了出来。
「欢迎回来,悠」
「我回来了」
「饭已经做好咯,赶紧换衣服吃饭吧」
「好哦」
换好衣服后我来到了餐厅后,我的妈妈正在把一大盘回锅肉放到桌子上。味增汁被分好了四人份,令人食指大动。
「啊,悠,欢迎回来。回来的正好我把你的饭盛给你」
「好啊」
「啊,我来吧」
月城穿着领口大开的宽松长袖T恤和短裤的居家服从背后窜出来说着,猛地抢走我手中的饭碗。
「悠,米饭要多少?」
「大碗」
「懂了」
尽管有些手有些生硬,月城也认真的盛好了米饭。
「好,请用」
月城双手轻轻地把饭碗递给我,然后在自己用的饭碗里随手放了一点点饭。和刚才相比,相当草草的盛饭的方式。
西装乱糟糟样子的父亲也走了出来,父母和月城一起与往常一般的晚餐。
饭后我在自己的房间,听到了刻意压低声音的敲门声。
母亲不会这样敲门,反而会更加粗暴,而且在下一瞬间就会打开门,根本没有敲门的意义。我站起来打开们,月城站在那儿。
「悠……稍微过来一下可以么」
「怎么了」
「唔……我想让你,来我房间」
来到隔壁的月城的房间,她默默的指着天花板。
那里有一只大扑棱蛾子贴在天花板上。
我们两人同时抬起头看向它,然后面面相觑。
「悠,把它拿下来吧?」
「啊这,够不到吧」
「我搭在悠的身上就能够到了吧」
「月城够是能够到……但是你敢摸飞蛾么?你不是很怕虫之类的么?」
「不敢摸……我只是说说……」
月城不知为何流露出害羞的表情低下头。
我环顾房间四周寻找能作为立足点的东西。月城的房间里没有学习用的大书桌。学习和写字的时候好像都是在用一个小的单人矮桌。那桌子看着就强度不够。幸好我的房间里有初一时父母给我买的标准学习用桌椅。
我从隔壁的房间搬来椅子,调整好位置。
「不需要纸巾之类的么?」
「不用。拿着纸巾就很难抓住它」
我刚踩上椅子的时候,飞蛾就飞了起来。
扑棱扑棱的向这边飞来。
「啊,咦呀呀呀!」
「嘿诶!」
大喊着的月城贴在我的背后躲了起来。我被突然贴过来的她吓了一跳也叫出了声。
这次飞蛾停在了不那么高的位置。如果是这个位置的话我能直接抓住它。
虽然想要移动,但月城紧紧的贴着我不放手,很难移动。
像是演双簧一般带着后背传来的压力慢慢移动着。
慢慢的,轻轻的将手伸向那边的墙壁。
「抓到了!月城,快开窗」
说完,背后的体温突然离开。月城迅速的用手打开窗,将飞蛾放了出去。
「谢,谢谢……」
「嗯」
「我还在想该怎么办,悠还是小学生的时候就从山上抓来养过……」
「那不是飞蛾而是能变成蝴蝶的毛毛虫啊……」
「我哪个都不想碰」
这么说着的月城像是松了一口气的笑道。
「真的别回来了啊」
她向正要背过身搬椅子回去的我搭话。
「悠在做什么?」
「欸,刚刚?明天不是有小测试嘛,姑且在犹豫要不要复习」
「啊,是英语吧?一起学吧。我可以教你哦」
「在哪好?」
「我的桌子有点小……悠的桌子也是一个人用的……去餐桌吧」
「说的也是。那我把椅子放回之后吧」
「收到。那准备好了就在餐桌集合吧」
我和同班同学的月城碧是小学四年级之前有来往的青梅竹马
现在,她正住在我家。

虽然现在能像这样和睦相处,可在高中重逢的时候完全被疏远了。不如说,与他人无异。
从前的和睦相处到如今已经过去了许多年月,再会时月城俨然变成了一个全方面冷酷而且极度冷淡的家伙,我也对女人充斥着不信任。
至少变成如今这样的现状,花了差不多4个月左右。



春之章



高一的五月初。
连休结束后的晴天,我在学校食堂吃着天妇罗乌冬面。
「哦,是月城同学」
在我面前吃着咖喱的朋友赤彫看向那边说着。
嘈杂的学校食堂入口附近,伫立着我在班里,啊不,在全宇宙里最不擅长应付的女性。
月城碧的成绩在名列前茅。体育虽然看起来干劲不足,但是大多数的科目都能顺利完成。
朗目疏眉搭上高挑的鼻梁衬托着散发出强势气场的容颜,过于干净的五官让原本清冷的形象更胜几分。整体看上去身材窈窕,从裙子里露出的大腿修长有型。浑身散发着艺人般气场的美少女。实际上,她似乎是以为面向十几岁女生的时尚杂志模特,从入学时就引人注目。
可能是月城的层次太高的原因,虽然男生女生们都有找她搭话,但得到的回应大都很冷淡。
女生邀请她一起去上厕所也以「不去」回答,男生以「我看到了杂志哦」搭话,最后都以一声「哦」结束。甚至有传闻,学校有名的帅哥学长向她打听联络方式的时候,同样是「没什么好说的」这样的回答干脆利落的拒绝的事。
月城给人一种看不起同龄同班同学的感觉。
踏入绚丽的成年人世界工作所带来的那份自信会让人变成这样么?给人营造出学校十分无聊一样的氛围。
也许在这方面也散发出令人醉心的成熟魅力吧,明明是令人难以容忍的高傲姿态,却被女生评价为「酷」,被男生说成是「色」,使得这样的角色不知不觉的为大家所接受。
月城一踏入学校食堂,就被学长搭话了。
而月城没给好脸色的说了几句,就懒洋洋离开坐到了较远的座位上。不知道说了些什么,但那名学长像是被说了什么激烈的言辞灰溜溜的回到同辈人身旁,被轻轻拍着肩膀安慰着。

我目睹着这一系列过程后,又把视线转回到了眼前的乌冬面,提起了筷子。
「呐呐,是月城同学哦」
「是月城同学没错。为什么要特意告诉我……」
虽说是名人,但大家不都在同一间教室么?
「为什么和你说……你啊,不是很在意么?」
「欸?」
突然被这么一说着实吓了一跳。
这家伙能这么想的话,那月城这么想的可能性也不是没有。
「我肯定一点也不在意啊。只是感觉有点……」
「感觉有点?」
「……感觉被讨厌了」
就连帅哥都完全不予理睬的少女,对于月城来说,我大概就是不刻意意识到的话连视野都进不去的西瓜虫般的存在吧。所以我本来应不必在意。
本来应该是这样的,但是最近形势变得有些怪异了起来。
我大概是,被她讨厌了。
关于这一点是毫无疑问的。
首先,明明没有这个打算的,但是我经常和月城不自觉的四目相对。每次她都超高速将目光移开。那家伙肯定是觉得满是污渍的脏抹布之类的东西,进入视野的几秒钟眼睛就会腐烂吧。所以我一般不自觉想要去偷瞄那副容貌的时候,都会刻意的不把视线放在她所处的方向上。
即使如此,因为是同一个班,上周一个不注意在门口正面遭遇到时,我就被看到了吃惊的表情。月城一般来说无论和什么样的人见面表情都不会有什么改变,而当时面对我时却是一副相当讨厌的脸。
「不会是你的错觉吧?」
「如果你这么想的话就看看这个」
我从口袋里拿出一张被折叠过的小纸条。
「什么玩意?垃圾?」
「对啊」
赤彫摊开纸条仔仔细细的观察道。
「果然是垃圾吧」
「我早就说过了啊」
这是我闲暇时光用来玩逃生游戏时记下的解密笔记,只是写着『塔瓦西4』『比基尼2』『皿6』之类的谜之用语,真正意义上的垃圾。
「前段时间,我不小心把这个落在了走廊上……然后」
月城特地小跑过来,用着嫌弃而小声的声音「末,末久根」的叫着。那个女的结结巴巴的,一定是相当不想念出这个名字的声音吧。
然后她把我掉在走廊上的垃圾递给我看「这个,不是相当重要的东西么?」这般气势汹汹的说着。我当然知道把垃圾扔在走廊里是我的不对,但是就算是挖苦我也要有个度吧。
估计是气的忍不了了才会过来,本来一秒都不想和我多呆吧,月城就以惊人的速度消失了。
赤彫吃完咖喱,喝了口水后陷入了沉思。非常不可思议的问道。
「那个冷酷的月城同学,自入学之后就从没见和其他人搭过话的月城同学。居然特地给你送垃圾?」
「是啊……不要让垃圾污染了校园之类的?」
「等等。这个,看起来不是很像密码之类的么?」
「密码的话应该是英文数字的组合才对吧?那你这么说这不更像小学生的计算练习本么」
「这看起来,像购物笔记!」
「哪有高中生会买炊帚4个,比基尼2件和6个碟子啊……」(注:塔瓦西=タワシ 意思是类似海绵之类的清理污垢的用具)
「不,所以只是看一眼的话很容易弄错吧,并没有别的其他的意思吧」
不只是这样,前天的时候我只是在教室的阳台享受一个人的孤独,她却特意走到我的旁边营造出冰冷的氛围让我不得不另寻他处。我觉得这可以算是轻微程度的霸凌了。
我能举出很多的依据证明我被她讨厌了。但是,赤彫却还紧追不舍。
「明明才刚刚入学……完全没有讨厌你的理由吧」
「理由是有的」
「说一说,理由是啥」
「月城碧是我的青梅竹马哦。在我小学四年级搬家之前我们关系还不错」
真的假的?但是……那个完全……不是很亲密的样子啊……」
「说起来已经是小学四年级时候的事情了。在那之后小学高年级和中学时期完全是疏远了啊。已经完全变成互不认识的人了……」
更何况,月城昔日的面貌早已消失的无影无踪。
「但是……为什么会被讨厌啊。你有没有印象」
「我也不记得……有什么深仇大恨之类的……难道是因为我了解小学四年级之前的她,所以被嫌弃了?」
「唔。搞不懂啊」
「今天早上的时候我和月城在鞋柜碰头了……你猜那家伙说了什么」
我的话让赤彫咽了咽口水,流露出紧张的神色。
「什么……?」
「早上好」
「只是很普通的问候吧……」
「……竟然如此恬不知耻的醒来,之后让你再也醒不过来的之类的意思。真可怕」
「你傻了吧!」
「为什么月城非要跟我寒暄啊!明明有很多可以寒暄的对象吧!」
「只是寒暄罢了想怎么样都行吧!」
「这是威慑!」
「你是不是有点大病!」
我和赤彫互相瞪着。
过了一会儿,赤彫脱力般叹了一口气。
「月城同学只是想和故友温和一下关系。你想得太多了」
「哈哈……赤彫,你的心灵还是这么纯净美丽啊。名为女人的生物可不只是这么简单的啊」
高中入学式那天,不经意间就关系变好的这位,可是在女生中人气很高的帅哥。放学之后不一会儿,以赤彫为中心形成的女生的环,俗称红圈,这家伙在其中被全力追捧着。
「你啊,总是被女生的温柔一面团团包裹,总是被女生邀请出去玩的吧。像你这样只能了解到女人的表层啊。」
「欸,这没什么大不了的吧……还有,有时你也一起来嘛」
「哈?你在说什么。就算你邀请我去了,那些家伙也会不爽的」
「怎么会呢……我觉得你还挺受欢迎的啊……」
「这怎么可能啊……」
我痛饮杯子里的水,深深地长叹一口气。
「赤彫,所谓女性这种生物具有瞬间将男人分类成『帅哥』和『垃圾』的超能力哦,同时也在向垃圾传递着令人不快的信号。就算不是马上传递着这份信号,内心也是这么想的哦。在她们作为女性出生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占据了处于男性之上的地位。自以为拥有着藐视男性权力,只要稍有接触就会迸发出不快感的生物啊」
无论是脾气好的,普普通通的,阴角阳角优等生劣等生,还是运动音乐白痴、篮球部、乒乓球部、吹奏乐部、戏剧部、同龄人、学姐、女老师也都一样,只要是女性都是邪恶的化身,这是我坚定不移的主张。
「你对女生真的这么冷淡么……和女生连话都不说一句,就对女生的极度不信任啊……真严厉的偏见啊。」
「我只是了解女性这一生物的本质」
「哈……你倒是和男生谁都能关系很好……入学这段时间连几乎不说话的川端都聊上了」
「这世间可并不都是那么坏的人哦。虽然多少有些别扭,但是大家都是很好的人,聊起来之后有趣的人也不少」
「你这种矛盾的人性到底是怎么来的……」

赤彫再次眯起眼睛,惊讶的叹了一口气。

我之所以对于女性深陷强烈不信任感源自小学六年级的一件事。
当时的我,无论是男生还是女生都能认为是人类这一同一种族的生物,无垢且平和的生活着。
那是在放学之后发生的事。
班上的女生聚在一起,好像在讨论着喜欢的男生。「上田呢?」「真好啊」「毕业前说啊?」之类的充斥着关于帅哥话题氛围的聊天。
「艾美是末久根?」
突然自己的名字被谈及,我准备打开门的手停了下来。
听到被问起时,艾美和山田先是说着「欸」之类的话,注意到了门边的我流露出惊讶表情后,用着尖锐的声音宣告着。
「怎么可能是他嘛!恶心!」
当时,班上的女生之间很流行说「恶心」这个词,遇到什么东西都说一声「恶心」。看到虫子「恶心」自不用说,男老师也会被说「恶心」,到最后就连送餐的炸面包也会被说成「恶心」。
但是,对同级生是不会这么说的。这是理所当然的。没有什么正经理由话,如果对同级生稍有一丝尊敬就不会传达生理上的讨厌的这样的话。另外,如果是对同级生说的话不会被当成玩笑话。实际上,作为同级生被女生这么说的那家伙,是个向人扔虫子,舔过所有女生的铅笔的罪人一般的变态。
但是,许多女生从山田的视线上注意到了我,稍显吃惊的表情后,一起齐声开始「恶心」的大合唱。

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恶心

像极了,聚在海边的鸟一样。
真是,恶心的鸟。
恶心的鸟在举行仪式,每个鸟嘴里唱着咒文想要将我消灭。
我本来是打算回教室拿书包的,因为这些我就这样直接回家了。

山田也许是因为碰巧谈论到我,然后注意到我之后害羞的从嘴里蹦出某个单词的缘故吧。其他的女生可能也是对这个状况感到兴奋才像「不妙」「讨厌」之类的流行语一样,重复着喊着「恶心」这个词吧。

我原本是这么想的。

但是,真的是这样的么?
我来到洗面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自己的脸其实从客观来说很难判断。
到目前为止,我一直我的脸算普普通通。难道是我长得太丑了?这种疑虑不自觉的涌上心头。
如果是这么看来,那些女生那些无法理解的行为,可能都源于此。

这么说来,我还在一名保健委员的时候,我想要带肚子疼的女生来保健室结果被老师拒绝了。以「只有女生就行」的理由拒绝了。

可能是因为我长得太丑了吧。
这么说来,我早上第一个来到教室的时候,和下一个来的女生聊天的时候,其他的女生一来,那个和我聊天的女生就快快的离开了,也隐瞒着我们聊过天这件事。

那是应为不想让别人知道自己在和如此丑陋的我说话吧。
这么说来,买东西的时候便利店的小姐姐看着我总是会呼呼呼的笑着。那是因为觉得我买了很多好吃的,嘲笑我的脸吧。
这么说起来……
这也是,那也是。层层疑惑不断地浮现。
就算是长得丑,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任何一个人清清楚楚的告诉过我。
这么一想,所有的事情指向这一个方向。
或许,只是一笑了之的程度罢了。
但是,随着成长带来的自我意识的萌芽,这一事件无疑是给了我一闷棍,对我来说足以改变对世界的认识。
所以,我意识到了。
这么看起来我确实很恶心。
这种事我是第一次知道。
但是,我也在想。
那又怎么样?你们到底在不爽什么?像女人这种天生就擅自嘲笑他人的生物,难道不是更为丑陋么?
我决定去家附近的私立男子中学就读。
与女性毫无瓜葛的中学时光让我由衷的感到快乐和平和。
但是,由于附属男子高中的人数锐减不得已废校。考虑到学力,离家距离和父母的同意下我选择了这所高中,但是可悲的是,这所高中是男女同校。结果,经历了3年的时光,我又被拉入了可怖女性横行的空间。
由于逃避形成的空窗期,让我的对于女性的不信任感越发强烈。对于大多数男性而言,女生只是性别不同的同种人类罢了,但是对我来说不是。从小学时的『女性度』进一步升级成女高中生,已经能想象到变成来路不明的怪物了。总之,我并不想有所牵扯。

在这之中,我很不擅长应付月城碧。
曾经关系很好的青梅竹马月城碧,是一个有些内向的温柔的人。
在我的心中,只有那个时候她能和我必须回避的『女性』是不同的生物。
当再会之时,她俨然变成了藐视男生的领头羊。
为唤起幼年时因月城碧而残存心里的『信任女性的心』在那面目全非的样貌下支离破碎。



**


 

五月中旬的那天下着猛烈的雷阵雨。
哗啦哗啦哗啦哗啦。关上窗的教室也被雨声包裹着。
忘记带伞的我,只能独自迷迷糊糊的留在教室等着雨变小些。
因为我最近一回家就在看电影,还经常熬夜,当然上课还是认真的,但到了放学后,绷紧的弦一松,困意也涌了上来。
看电影是我从小六的创伤诞生日开始就一直延续的习惯。
当时我还是很在意来自异性的目光,这也没办法。假期外出的时候,要是远远的看到女同学的话,我就立刻躲起来;便利店要是女性店员的话我买都不买直接回家。
自己在异性眼中是什么样的?不是长得非常丑么?这样的疑虑根植在我的内心中久久难以释怀。
我本是个对宅家毫无兴趣,喜欢在外面活动身子玩耍的孩子,之后就喜欢宅在家里了。在那时,偶然间从电视上看到了『回到未来』这部作品,第一次接触到了科幻题材的魅力。
科幻题材十分有趣。如果是媒介是小说或者漫画的话,我可能已经深陷其中了。之后,我发现在看电影的时候把自己的烦恼忘得一干二净。
看完之后,我如觅食般饥渴地在网上寻找着制作秘闻和考究视频,然后再去观赏同一导演的其他作品,不断不断地扩大。
对于做什么都无法乐在其中,生活在恐惧和疲惫而毫无心动可言的我来说,这那一刻我找回了久违的兴奋与『快乐』。
获得了能享受其中,沉浸其中的事物,我从那之后也变得稍微精神了些。


昨晚在看了『12怒汉』之后就顺势看了『12个温柔的日本人』。
与往常一样,将标题、调查过的资料和自己的感想一一记在笔记本上。困意到达极致沾床就睡的时候已经是凌晨3点了。
激烈的雨声油然而生的是惬意的闭塞感,让我完全忘记自己的所在,贪婪的攫取着睡眠。
浅浅的睡梦间,影子的靠近让我察觉到了人的气息。
睁开双眼时,眼前是月城修长的脸庞。
之后,进入视野的一瞬间,仿佛像是被吓了一跳,一下就消失了。
虽然是从视野里消失了,但是「咔」的一声听到后,能听到桌子咔嗒咔嗒的声音,然后是桌角附近地板的摩擦声。

看向那边,月城碧红着脸站在那里。
看来是突然后退的时候,没平衡好,手在身后撑着桌子,生气的看向这边。
之后,马上恢复了姿势,朝教室门口猛地跑出去。
结果途中好像撞到了桌角,小声的发出「好痛!」的声音。
我呆呆的看着他就这样一瞬间消失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我站起身走到走廊,月城背靠着教室的墙壁静静的站着。
「嘿」
她强压想要叫出的悲鸣。我希望别做什么对我心脏不好的事情。
「末久根」
月城小声又无助的声音呼唤着我。语气里掺杂着些许湿润。听起来沙哑却不可思议的甜美声线。
「你还……得我吧」
虽然有些没听清,但大致是在问我知不知道她吧。真微妙的问题啊,不过没感受到什么攻击性所以我还是回答吧。
「知,知肯定是知道……毕竟是同班同学……小四之前还经常……」
月城突然愣了一下,然后嘴角缓缓的放松了。
「……还记得我啊」
「再怎么说也没到忘记的年纪啊」
「我,很怀念啊……总是不由得想看看你」
「…………」
「真的不由自主的,看着你……越来越在意起来了……」
接着,月城好几次抬起头想要开口,但最后又低下了头。直到第三次的时候,终于是发出了声音。
「末久根」
「到! 」
「和我,交往吧?」
「………………哈?」
月城说完立刻低下了头,见我沉默不语又再一次抬起头来。
我们终于是正面对视了,我一动也不能动,完全僵在了原地。
完全不是预想中的发展啊,为啥?发生什么了?理由呢?尽管无数的疑问埋藏在心,但是我太过紧张什么也说不出口。
说点什么好,总得说点啥。
想到这时,我的脑子里快速的检索着接受告白时人类常用的回复语句,我打算随便挑出一句来作为回答。
「……从,从朋友开始的话」
月城轻轻捂住嘴轻轻点头后,转过身跑开了。
就这样轻描淡写的离开了。
我稍微愣了一会儿,回过神来我还在呆呆的看着走廊。
已经没有人在了。
不知不觉间,雨声已止,晚霞透过窗帘映入教室。
我一个人安静的留在走廊上。
刚刚发生了什么?像白日梦一般场景。
为了度过那个场景我选择了适当的回答,但仔细想想,「从朋友开始的话」是拒绝的语句来着。因为被吓到了没多想就甩了月城啊。
可是,我甩了月城碧这件事,无论对谁说也没人会信。
就连我自己都不信。
恍惚间,小学时代的月城浮现在眼前。
她是个有些胆小,不能好好表达自己所想的人。一个不注意就不见人影,找到的时候大多都在一个人默默流泪的女生。
与现在的冷酷而全方面冷淡的她完全不同。
不止过了多久,真实感都没有涌现出来以致于回家的路上我都感觉自己真的在做梦。
带着些许郁闷的心情,就这样打开了家里的玄关。
客厅里稍微有些嘈杂。看来父母很难得的早早回家了。
打开门,客厅里端坐着我刚刚甩了的月城碧
「嘿呀—!」
我不由得尖叫了一声,瘫坐在地上。
母亲若无其事的对瘫坐在地的我宣告着。
「欢迎回来,悠。小碧从今天开始就在我们家住一段时间啦」


  我家和月城家原本就住在同一家公司宿舍里,父母之间关系也很好。但是,父亲在临近公司宿舍的车站旁买了房子,我和月城碧从小学四年级开始学区就分开了。
但是,父母之间交流似乎仍在继续着,这次是因为碧的父亲前往海外工作,所以从今天开始就把她接到家里一起住。
同级生要来这件事不久之前其实有听母亲随口解释过,我就没当一回事。而且从常识上考虑都会认为来的应该是个男的吧。
所以刚刚在放学后的教室里,月城最开始问我的问题「你还……得我吧」,难道不是「记得」而是关于同居这事「听说」了么?现在想想倒是很有可能。
我还僵在原地的时候,母亲慢悠悠的声音传来。
「悠和小碧小时候不是经常一起玩嘛。听说现在还是一个班的?关系好么?」
「哈哈……」
与我的无奈的干笑不同,月城则是一副平静的回答道「刚刚我们重新成为朋友了」。
「……我先回房了」
太过尴尬我三步做两步的离开了客厅。
走上楼梯,我的房间的隔壁间房门大开,摆着一张床和几个纸箱。
我径直回到房间关上房门,埋在床里深深的叹了口气。
明明同居就已经很尴尬了……我刚刚还不小心甩了月城。
连视线都不敢对上的惨烈的关系就要这么开始同居生活。
况且,到底是怎么样的大心脏会在这个时机告白啊……
这本身就已经挺让人讨厌的了。
不过不管怎么说,甩都甩了之后肯定会避开她的。就算再同一个家生活,尽可能不要互相纠缠对彼此都好。
我正疲惫的叹着气,敲门声在这时响起。
「末久根,有空么?」
「嘿」
意料之外的来访者让我的心跳躁动着,我本以为逃进自己的房间就安全了,完全放松了警惕。
月城来了。追过来了。心跳漏了一拍的突然袭击。
我战战兢兢的打开房门。
月城站在那出乎意料的流露出为难的表情。
「难道,你没听说过我要来么?」
「啊不,我只是知道个片面……」
「但是,聪子阿姨和我说好像已经和你聊过了……」
「啊,啊啊……就这样吧」
月城就这样沉默了一会儿,不久小声开口道。
「……你讨厌么?」
月城将脸缓缓靠近窥视着问道。
从近距离看,她的眼睛真的很大。瞳孔间泛出的虹清澈美丽。被这双眼睛窥视着能感受到整个人都要被吸进去的危机感,不知不觉汗流浃背。
「……那倒……也不是……」
「……呼嗯」
月城移开了脸向后退了一小步,转过身后小声的说着。
「我啊……很开心哦」
「欸」
「你说能成为朋友,这件事」
「噢,啊啊……」
我点着头轻轻颤抖。说着这些话到底是想做什么呀……
月城继续背着身,小声的继续说道。
「那,就像小学四年级那时一样……从今以后就请多关照了」
「嗯,请多关照」
我说着言不由衷的话语,关上房门后又重重地叹了口气。



**



我尽可能的不去回想昨天发生的一连串白日梦,一边若无其事的起床,刷牙,打算就这样忘掉的走入了客厅。
「早上好」
白日梦怎么还没结束。
餐桌上和同班同学的美少女一起喝着红茶吃着鸡蛋三明治。
客厅里开着的电视里说着今天是晴天,气温好像会在中午急剧上升。而恰好现在的我的尴尬情绪大早上的一路飙升。
我随手将桌上的鸡蛋三明治塞进嘴里,说了声「我先走了」就快步走到玄关。
正在穿鞋的时候,背后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等一下」,我听到声音回过头去。
平时在教室里看到的冷酷的冰山美人现在威风凛凛的站在这。
月城不知为何懒洋洋地,营造出看起来很不高兴的成熟氛围。
要说一些冷嘲热讽的闲言碎语了吧。我这么想着做足了思想准备。
「我,我们是朋友对吧。那一起走吧」
「欸」
话音刚落,月城那白皙纤细的指尖就贴到了我鼻尖附近。
我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但是领带却被揪住了。
「干,干啥啊……」
我正因以为一大早起来就要被杀了而绷紧全身的时候,她就已经帮我把胡乱系上的领带仔细的整理好了。不经意间下巴碰到了垂下的一缕柔软的发丝,有些痒痒的。
从发丝飘来的洗发水的香气,刺激着我的大脑。
「……好啦」月城小声的嘟囔着将手松开,身体也分开了。
嘴角拉起满意而温柔的弧度。
「啊……抱歉」
而且,她好像总算是注意到了什么似的,突然面红耳赤的道歉,让我不由得更加困惑。
我像逃一样先一步的走出玄关。
但是,走着走着,就发现月城就在我的斜后方。
说起来刚才,她说的是因为是朋友所以一起去上学的吧。我觉得肯定是已经甩了她了,但也有一种真正开始成为朋友的感觉。
但是,一般会是这个流程的么?
而且她在家里的那个态度,和教室里冷酷的月城判若两人。
种种事情,难以让人释怀。
上学步行十五分钟。
明明是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路,却因为来自斜后方无言的压力而显得尴尬且漫长。
要是修好自行车的话只需要5分钟左右就行,但是觉得走路就行就这么放着了。早知道会变成这样当初就应该修好了。
默默的步行15分钟后。
我在校门口的不远处看到了赤彫的后脑勺,于是猛地一回头。
「咔咔咔咔」像怪物对着月城一样大叫之后,一溜烟跑了。

「哟,末久根。早上开始就是一副臭脸啊」
我的状态不好似乎是反映到脸上了,状态这么不好也没什么办法。
我就这样和赤彫一起进入了教室,走到了阳台。
「我感觉,我好像和那个月城………成了朋友了啊…」
我小声的向他说到。虽然我不知道她有什么别的企图,但是这种可能性极高。
「该怎么办才好……」
「欸,也就是说,月城同学果然是想和末久根你重温故交呗。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啊!什么怎么办才好,现在不是挺好的嘛?」
「不好……一点儿也不好……不行了……」
「为啥呀。确实月城同学看着很酷很冷淡……但是也不至于连朋友都做不成吧」
「我啊,就算不是月城,也不会和女人做朋友的」
「为啥啊」
「一时半会儿解释不了」
「紧张了?」
「紧张倒也真紧张,不过……从根本上我还是无法相信女人」
这种心情很难解释。我试着打个比方好了。
我指了指马路上素不相识的上班族大叔。
「嗯,这么说吧。比方说,你现在要和那边的上班族大叔碰面。必须要通过对话来加深彼此关系。一般来说能做到么?」
「嗯?嘛,对方要是不嫌弃的话,应该可以」
「但是,假设你直到那个大叔是以欺诈为生,不知不觉间就能从你身上抢走1000万日元的话又如何呢?」
「那就有点截然不同了……」
「你能理解我了么……!」
「不,虽然有点明白了但是我还是没明白……为什么所有的女性都变成欺诈师啊」
「哈……你啊,因为备受欢迎所以不懂的吧,嘛,算了算了」
「你在散发着什么以你为准的气氛啊……!不正常的是你吧!」
完全不懂女人在想着什么。对我来说她们和欺诈师没有两样。
月城也是一名女生。和这种人交朋友根本不可能。
所以最后,能避开还是尽量避开吧。

**


 


------------------------------------------------------------------------

11.16 更新序章 彩插
11.17 更新春之章 1/4
11.17 插画换源 简单校对
11.18 更新 春之章 一丢丢 (状态不好 摸鱼了)
11.19 更新 春之章 2/4


------------------------------------------------------------------------

2.0k
4.9k

請選擇投幣數量

552

全部評論 85

  • 1
  • 2
  • 3
  • 4
前往
10000
rinkoy 伯爵
嗚嗚 大佬去哪了 沒糖吃QAQ

10 天前 0 回復

Tomotyan 騎士
摩多摩多

13 天前 0 回復

逝去de櫻 伯爵
谢谢分享 辛苦了

15 天前 0 回復

Satori 勳爵
桃子文,莫多莫多

16 天前 0 回復

冰河炼子丶 子爵
这本是一卷完的吗?看着有点像

17 天前 0 回復

  • 动漫迷 伯爵 : 有可能不是4,他们好像也没有交往。只是关系变好了.

    17 天前 回復

轻音宝宝 王爵
感谢分享

17 天前 0 回復

Luka1108 子爵
這種青梅竹馬哪裡有

17 天前 3 回復

  • 星石 平民 : 很明显这男主超帅,他的回忆都是女生的异常表现,他以为别人觉得他丑讨厌,实际女生。要是觉得丑根本就不会和他交流

    3 天前 回復

极夜幻殇 勳爵
哪位兄弟能发一下这小说的源网址啊,我没勇者看不了日文帖子,不知道原文在哪

17 天前 0 回復

  • 心灵 伯爵

    : 日文区都是各种链接,你要就找个勇者帮你提出来了就好了

    16 天前 回復

极夜幻殇 勳爵
哪位兄弟能发一下这文章源网址在哪啊?lk日文的我没权限,看不了

17 天前 0 回復

极夜幻殇 勳爵
唉,终究还是这种桃子文能让我露出痴汉一般的傻笑啊~~~

17 天前 0 回復

h1997124 伯爵
錯字?
「但是,假设你直到那个大叔是以欺诈为生,不知不觉间就能从你身上抢走1000万日元的话又如何呢?」
直到→知道

17 天前 0 回復

献给某人的故事 平民
又是开局白送
我只能说



多来点

18 天前 2 回復

qzgdyyyy 騎士
非常感谢

18 天前 0 回復

安艺伦理 侯爵
感谢翻译,这本书观感还是很不错的,期待后续

18 天前 4 回復

hayin 子爵
月久根,到!你搁这军训呢?

18 天前 11 回復

  • lopplp2001 子爵 : 聽不見,這麼小聲還想交女友😎

    18 天前 回復

qwe12043 騎士
非常感谢

18 天前 0 回復

晓月_日 子爵
我就想知道,男主到底算不算帅气,连店员都对他微笑。话说,为什么男主身边总有一个现充帅哥基友??

18 天前 0 回復

  • TTChan 平民 : 首先写基友角色是基本技术,其次这类文多少有点教老实孩子谈恋爱的元素在,这个基友角色的定位就不能是衬托而是引导。

    18 天前 回復

Sodachi. 子爵

18 天前 0 回復

白夜凛玲 子爵
感谢

19 天前 0 回復

侠之大者 勳爵
怜佬,我滴超人

19 天前 0 回復

  • 1
  • 2
  • 3
  • 4
前往
怜光 子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228 粉絲
0 關注
1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