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窗外蝉在鸣叫,夏风吹拂引动风铃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显旧的原木地板上放着一台白色的落地风扇,风叶带动的气流缓缓在房间内流转,像是刚刚午睡醒来的少年的从单人床上坐了起来,纤细又略微杂乱的黑发随着风像是蒲公英的绒毛一般微微摇摆,少年棕色的眼睛在短暂的聚焦后如同惊醒一般并发出异样的神采。

  我是谁?这是哪?少年的脑海中不由得产生了这样的疑惑,随后内心仿佛存在着某人一般立即便回答了。

  我是光源树,这里是我的房间。

  不,我是▓▓▓。

  少年眼中异质的光彩更为浓郁,他的眼中仿佛出现了两条笔直平行的线,一条源自炎黄的大地,成长、婚姻与背叛,三十载岁月以冷硬路面上绽放的鲜红花蕾为落幕,另一条线则是名为光源树的16岁男高中生稚嫩且平静的日常。

  他的嘴角裂开了一道弧度,像是在笑却没有温度,如地狱爬行的恶鬼呲牙咧嘴,但随后又收敛起来。

  他的执念并不在此处,燃烧着火焰的黑色花朵随之枯萎,少年眼中的沸腾的色彩熄灭下去,最终像是死去的湖水一般沉静。

  我是光源树,不知名的恶鬼轻声呢喃。

  光源树是一名在朝日之国随处可见的高一男生,中等的身材、中等的学力、中等的外貌,既不上也不下正好处于中间层,这就是光源树曾经贫瘠的人生。

  要说有所波澜的话便是初中时期父母的离异所造成的影响,最终让他成为了只有父亲的单亲家庭的孩子,不止一次光源树曾认为假如不是如此的话他或许会有更好的人生。

  如此想着他便无法再接纳父亲,即使他后来知道父亲同样是受害者也罢,光源树与他的父亲光源清水也未能回到从前,最终形同陌路。

  光源清水也许是接连受到打击,因此变成了一心扑在工作上的狂人,一周甚至更长的时间不回家也是常事,对于亲生儿子的爱只余下相对同龄人来说极为丰厚的金钱补偿。

  如今的光源树并没有要去纠正这一现状的想法,即便他知道树与清水并非正常的父子关系,也不是说就非得在正确的立场上去改变,只要不影响现在的生活那他没有兴趣也没有必要去纠正过去树的选择。

  毕竟,他只是顶着光源树躯壳的陌生人。

  不知从什么地方看到的说法,越是年长的人所感觉到的时间流逝也越快,光源树觉得这个说法似乎有点道理,总感觉思考了很多时间过去了很久,但时钟告诉他其实只是过去了一个小时而已。

  感受着越来越强烈的空腹感,树想着去吃点什么一边整理衣着,带齐零碎的事物后,少年从渐渐熟悉的家中离开,沿着记忆中的道路在橘色的夕阳下缓慢行走。

  灼热的气浪扑面而来,树不由得眯上了眼睛,他细细感悟着这具年轻躯体所带来的活力,紧紧缠绕在心脏深处的黑色荆棘仿佛略微松动。

  步行二十分钟后,顺从着记忆指引的少年来到了一间二层民居面前,这是一间叫做白马馆的拉面店,从前的树是这里的常客。

  粗略的打量了这件民居改建的面馆,正面的墙壁似乎是涂成的暗红色砖块砌成的纹路,大门改成了推拉式的玻璃门,最顶上并不是木质而是透着光亮像是亚克力板制成的招牌,在店的门口也没有菜品介绍的看板。

  一间没什么特色的普通店铺。

  拉开玻璃门,映入眼前的是大约20叠左右的正方形空间,右边是操作台左边则是一排四人座的餐桌,也许是因为光源树来的时间比较早的缘故此时店内并没有几个客人,老板姓佐藤是一个约四十来岁的光头男人,身高可能超过一米九体型也相当魁梧,虽然看起来不像是服务行业的从业者更像是活力社团中组长之类的人物,但本人实际上是与外表不相符的温和性格。

  光源家自从父母离异后就再也没有正经的自己做饭,基本都是去外面或者叫外卖解决问题,因此树也是这间店铺的常客了,所以佐藤老板看到树算是比较随意的招呼了一声,也没有询问要点的什么便开始准备起来,树也只是微微点头算是回应然后找到一个靠内的座位坐下等待。

  他这样一副不善言辞的表现便是记忆中光源树往常的样子,他总是一个安静的孩子,如大多数朝日人一般冷漠。

  当树再从白马馆出来时已经是半小时后了,说实话他对食物谈不上多挑剔,但对于第一次接触朝日的食物,也许是饮食习惯的问题他觉得并不是很能适应。

  但要问下次还来不来,树觉得还是会来的,毕竟他并不擅长改变。

  归途中天空的橘红已经褪去,黑幕渐渐取而代之,街道两旁的路灯一盏接一盏亮起,沿着道路如星河般蔓延。

  途经一座街道公园,树也停留下来在无人的秋千上来来回回摇晃,不知过去多久,路边连行人也看不到之后避免被巡警抓去问话,他最终选择了回家。

  洗漱完躺到床上的树直愣愣的看着天花板,他说不上来现在的心情是什么,时间在他身上仿佛迟钝了,像是锈了的刀片。

  并没有太多生的喜悦,也不是固执的想要再了结一次,他心中烧着一团火但想要烧毁的目标却又并不在这个世上,他活像一块被放进水中的通红铁块,虽然外表还在沸腾但核心却在渐渐冰冷。

  翻来覆去的思绪最终没能抵过侵袭来的睡意,光源树的意识最终沉入深眠的昏暗。

  他陷入梦境,一个荒诞不经的梦。

  先是光,无穷无尽的光,意识顺着光游走,纯净的光被拉长像是一束束光做的剑,剑形成雨又化作甬道,彩色的光斑游走表面,意识潜入其中便能看到不同的星河,星河中又有火焰形成的巨龙、彩虹化作的巨鸟与背负着星系的黑色大蛇。

  星河旋转随后又炸开形成一个点,点变成涟漪的光圈,一圈圈像波浪向外扩散,光圈中传来低沉又弘大、细碎又清晰,如同合唱般层层叠叠的话语。

  树听见,并不能完全理解,只能从中依稀听明白一小部分话语想要表达的含义。

  赐汝孵化之权柄、门之眷属、不死之仆从,汝当为此世之警钟、亦是选择之标尺。

  唯一可以理解的讯息如海潮,温柔的淹没了树的全部意识。

  清晨的光芒透过窗户照耀在光源树的脸上,眼皮颤动中他缓缓地苏醒,睁开的双眸之中纯净湛蓝的光辉填满褐色的瞳孔,如宝石般美丽又冷漠。
1
0

請選擇投幣數量

0

全部評論 0

10000
火星狗 騎士
TA什么都没留下
1 粉絲
3 關注
3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三章

0
0

第二章

19
0

第一章

77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