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话 女神的忧郁 【web自翻】曾经对我造成过精神创伤的女性们又开始关注我,但可惜的是为时已晚

「...嗯...呼嗯...」

阳光从窗户照进了室内,看来我昨晚忘记拉上窗帘了啊。我努力睁开了沉重的眼皮,头好痛啊,这阵阵的头痛让我不由得皱起了眉头,也让我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

...这是哪?
我现在脑中一片混乱,连现在自己到底身处在哪都搞不清楚了。因为以前已经经历过很多次了所以我很快就反应过来自己处于什么状态,说来惭愧,我现在宿醉了

之后我的脑子渐渐地清醒了起来。现在窗外阳光猛烈,这就是夏日常见的晴天啊。等回过神来我才发觉睡着时身上所发出来的盗汗已经浸湿了我的后背

我想起来了,因为之前手上积累的案件都处理完了所以我为了消除工作上所积累的疲劳就请了个假来泡温泉了。这样一个人出来旅行是我的兴趣爱好,毕竟与人同行的话会有各种各样的顾忌,但是自己一个人出游的话就可以不用在意同行者的感受毫无顾忌的释放自我了

我在这里不仅优哉游哉地泡了温泉,还胡吃海塞了一通,放松下来的我情绪也是high到不行。因为我心水已久的当地清酒喝起来相当地顺滑容易入口,所以一个不留神我就喝得太多了。而这种酒的度数是出乎意料的高,结果到最后我也喝得烂醉如泥了

我在兜里里胡乱摸索一通后,手指碰到了又冷又硬的东西。原来我就这么把手机揣在兜里然后睡着了啊...

扫视了一圈四周后我才发觉这是个我有印象的房间,不对,应该说这里就是我下榻的客房。可我还是想不清自己到底是怎么回房间的了,因为我最后的记忆是记得自己去便利店了啊?而再往后的记忆就很模糊了

「————嗯!?」

突然间,我发觉到下体有股恶心的感觉,这种感觉让我联想到了相当不妙的事情于是猛地坐起身来
我用手慌慌张张的来回摸着自己的身体想要查探出什么端倪来,结果发现身上好像还穿着昨晚出门时穿的衣服,而这条湿漉漉的内裤更是加重了我的不适感。于是我甩掉脑中的钝痛试图开动自己的脑筋来搞清楚现在到底是什么状况

我摸了摸自己的下腹部,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物侵入感,这也让我松了一口气。看来昨晚并没有发生我不想发生的事情。别处也没发现什么被人做过什么事情的痕迹,不过仔细一看就能发现衣服已经被呕吐物给弄脏了,内衣也变得皱皱的了

现在我终于回过神来,知道为什么内裤会是这么湿湿冷冷的了。真是的,自己都一把岁数了,遇到这种事也笑不出来啊。不过万幸的是当时自己身边没人看见自己失禁了,还是说正是因为这种逍遥的独自一人的旅行才会让自己遇到这种窘境呢...

虽说自己是喝醉了,不过话虽如此,就算再怎么醉到不省人事也不能就用这么一副目不忍睹的样子睡觉啊。毕竟浴衣什么的也备好了,再怎么想睡也该换身衣服再躺下吧

我晃晃悠悠的站起身后才发现,自己昨晚与其说是睡在被窝里,还不如说更像是被人抱着放在了被窝上

「这样看来,也就是说...?」

越想越不对劲啊,我的脑海中不断浮现出那些自己所不愿意发生的事情来。这么说来,我终于想起来自己昨晚确实是跟某人在一起来着,而一想到这,脑中自然而然的就回忆出了那个人的面孔

那个人是不可能知道我到底住哪间旅馆的吧,更别说要精准的找到我下榻的房间,那就只有可能是我自己告诉他的了。毕竟宾馆酒店也是不可能向无关者泄露住客隐私的。这样看来的话,还真就有可能是我钓了凯子再死缠烂打带回自己房间了啊

虽说我自己也不想这样,但平日里又总是会因为挫折感自然而然的有些欲求不满爱发牢骚...哎。虽说确实是时常有的事但这次也确实是因为我自己大意了,就算再怎么自责也是无法改变已经发生的事实的

我又一次仔仔细细地检查了一遍自己的身体,看来至少确实没有发生过那种事情...的吧?

内裤虽然好好地穿在身上但也无法确定是不是被人脱掉之后再套上去的,不过闻上去有股相当难闻的味道,那就只能寄希望于对方闻到这味之后没有那个兴致了

现在我真是越来越无法确定昨晚到底发生过什么,一想到当时自己那烂醉如泥任人拿捏的样就觉得真被别人上下其手也不是不可能的了。如果真是被人做了什么的话搞不好是真的会中标吧。虽说还好现在是安全期没错,不过就算这样也没什么值得我安慰的啊

这种醉酒后被人捡尸的事情还真是屡见不鲜了,说起来我最近负责的一个案子也差不多是类似的走向啊。不过我的代理人那是被强迫灌醉后才发生的事情,而我是自己喝醉的,要真是我主动邀约对方的话那可就真的是百口莫辩了

一想到这我的背心就冷汗直流,这摆明就是我在喝醉之后出了洋相啊。喝得这么酩酊大醉的话哪怕真被人些微的做点什么也是察觉不出来的,所以我现在也搞不懂那人到底有没有对我做过些什么

这是我突然发现桌上放着一个塑料袋,在袋中还装有从便利店里买来的解宿醉的保健品和饮品以及一瓶矿泉水。这就是我昨晚出门想要买的东西,但是我不记得自己有买过啊?

「...是有人照顾了醉酒的我吗?...不可能的吧」

有人会为素不相识的人做到这种程度的吗?

什么都不做也丝毫不求回报,仅仅是在照顾完了我之后就走掉了?我可不相信这世上还有这么好心的人存在,因为我所从事的工作就算自己再怎么不乐意也会不断地了解到人类的丑恶。换一个角度来看,这也有可能是为了制造某种不在场证明而特意买来的

我想到了好几种可能性。那个人有可能把我扒光之后拍下照片并以此来威胁我;又或者那个人可能会发觉到我的身份,然后把那些照片卖给专门刊登花边新闻的杂志了

如果普通人身上发生了这种事的话,那她就会被当做是单纯的受害者。可如果是名人遇到了这种情况那就会被大众给给娱乐化当做是茶余饭后的谈资了。在如今这个时代可是每天都会发掘出名人的暴论或者是什么隐私照片来的

当然,这些专门侵犯别人隐私的狗仔队如果被逮到的话会被严惩,而且我也已经习惯于应对这些事务了。不过话是这么说没错,你要问我自己能不能坦然面对自己被大众当做娱乐这件事的话,我也只能回答你我是没有那么大度的

虽说哪怕这些照片流传到社会上之后去申请裁决强制删除也不是什么难事,但也一定会有什么人会把它们给保存下来的吧,造成的一系列影响也是无法删除的。这样的话身边的人对我的评价和看法也会发生改变吧,这样的代价对我来说实在是有些太大了

这明明是我期待已久的休假才对,结果现在却变成了最糟糕的走向,而且视情况来看说不定还会给更多的人添麻烦啊

我就这样闷闷不乐的换掉了身上弄脏了的衣服和内衣。总之现在先去泡个温泉转换一下心情好了,等泡完之后在慢慢打算自己到底该怎么办吧

现在也不要再没完没了的去为什么最糟糕的情况而发愁了,说不定别人真的什么都没做过呢?假设,我是说假设别人就算真的做了什么,那也不过就是一夜情而已,只要别拖泥带水好好处理完毕也不会有什么大的问题

我现在也就只能得出这样的结论了
于是我迈着沉重的脚步离开了客房





虽说一直要等到江户时代百姓大众才开始把在大众澡堂中泡澡视作日常的消遣,不过泡澡这事就可以一直追溯到被源赖朝所追杀的源义经自岩手县的平泉继续向北逃往了,再从北海道渡海前往亚洲大陆的蒙古的逃亡之路中了,而这就是有名的「义经北行传说」

义经在逃亡途中翻越了赤羽根山后找到了一户人家休息,他还在这户人家那里做了个澡盆(风吕)入浴。自此之后这户人家就自称姓风吕了,在传说中甚至就连当地的地名也变成了风吕

这个传说大概就是想说明日本人有多么爱泡澡吧,爱到哪怕逃亡途中也要忙里偷闲的泡个澡才行

虽说我们九重一家决定在回家之前再好好的泡个温泉放松一下,不过老妈和老姐她们还没从温泉里出来啊。女性泡澡的时间还真是够长的啊

反正难得这么出来玩一趟,也就没必要非得催促她们快点洗完了,慢慢泡也行吧。于是我就一边喝着咖啡牛奶一边在出入口悠闲地等着她俩

昨晚在那之后我也是被折腾得够呛,因为老妈睡着睡着突然就醒了过来之后也闯进了浴室里边,于是老姐对我的追问也就这么不了了之了

说到底这一切不过就是早已结束的过往云烟罢了。事到如今再怎么去刨根问底都毫无意义,毕竟就连我自己也搞不清那件事到底是怎么回事又或者是事出何因。不过要是事态真的照那样发展下去的话,说不定我的目的就已经达成了

——当时我的目的就是让自己消失,仅此而已

虽说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么做到底是好还是坏,不过就那一天来说我的面前是有两种选项的。现在的话就不行了啊,我现在是做不了选择的,而且说不定是因为我自己变得弱小了才会无法做出选择的

话说回来啊,老妈会光条条的闯进浴室里这件事确实是我没想到的。虽说这里是客房的室内浴室她这么做也没什么问题,但是问题不是出在室内不室内啊这点上啊大哥!

这一天天给我过得是愈发的提心吊胆啊,再怎么亲近我也得有个度吧...。像现在这样哪怕泡完温泉可以缓解肉体上的疲劳,但精神上的重压还是会日益增加的啊

按照老妈的说法就是,反正都一块进浴室了那就趁这个机会给我好好的洗一洗。虽说我是很感谢她的这一番厚意,可是你看,被抢了差事的老姐都摆出那么一张臭脸来了啊。而到最后我完全没被当做念高中的大小伙给来来回回反反复复地把全身给洗了个通透,这完全就洗过头了啊,连皮肤都变得跟女孩一样滑滑嫩嫩的了

想着想着我突然发现一位有过一面之缘的女士朝我这边走了过来

这难道说——是妖气?

她这好像也是来泡温泉的吧?那我还是赶紧给她打个招呼吧

「那个,你现在身体舒服些了吗?」
「嗯?请问...你是在问我吗?」
「是啊,毕竟你昨天可是醉得一塌糊涂的啊」
「!?——等会,等会等会。我不太记得你的长相了啊...」

诶,难道说她是把我给忘了吗?虽然我自己是没经历过的,但我听说过不少因为喝的太多而失忆的事情。嗯,等我成年之后一定得注意一下啊

「我昨天本还想给你换身衣服来着,不过因为这么做不太好我实在是下不去手就算了」
「换衣服?你昨天到底对我做了些什么啊!?」
「你还问我呢,不该想想你自己对我做了些什么事吗?」
「——果然是这样啊!是我自己主动的啊...」

不知怎么的,她说着说着就忙忙慌慌的靠到了我身边,你这么激动干嘛啊。不过跟昨晚不同的是,现在她的眼神给我一种充满了知性的感觉,再加上她现在这凛然的面孔真是跟昨晚有着天壤之别啊

于是我又重新好好的审视了一下,发现她大概二十多岁或者三十出头的样子

「我昨天真是被你折腾得够呛啊,请你好好的反省一下吧」
「...嗯?不对啊,我说你该不会是未成年人...吧?」
「没错啊,怎么了吗?」
「...我这到底...是捅了些什么篓子啊...。我问你,昨天是我主动邀请你的吗?」
「不是,你都手脚并用死死绑着我不让我走了怎么说得跟自己什么都不记得了一样啊?」
「——!?」

听完她普通一声跪倒在地,嘴里还念念有词的说着「根据未成年人保护法...」「只要不传出去的话...」「得毁灭证据啊...」之类没头没脑的话。她这是怎么了啊?

「你的手机,把你手机给我一下!」
「啊?怎么了啊?」
「不好意思啊,这是因为我确实不记得了所以才得确认一下,毕竟万一真的传播出去的话就不得了了啊。我说,你昨晚不会拍了照吧?」
「我没拍啊」
「抱歉我完全不能相信你,所以把手机给我看看吧」
「都说了我没有拍过啊」
「既然你没拍那给我看一下也无所谓的吧,好了赶紧拿来!」

她不由分说的就摆出一副高压姿态想要迫使我屈服。这么着急的话可能也真是遇到什么相当不妙的事情了,既然她遇到麻烦事了还是把手机给她看看吧

结果她一把就把手机抢了过去,然后自顾自的开始划拉起来

「密码是...哦,没上锁啊。照片的话...咦?...一张照片都没有?」
「本来就没有啊」
「——你不会是已经把照片传到电脑里了吧?」
「照你这么说,我到底是为了什么非得骗你不可呢?」
「你问我为什么...」

我手机上唯一保存下来的就是那张三条寺老师的嘿嘿嘿的照片,不过鉴于这张照片的危险性,也早就已经被我通过数据线给转移走了。安全为上,毕竟你也不知道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事嘛。在现在这个万事万物通过网络相连的互联网社会中各种风险也是与日俱增的啊

我就是那个通过离线来进行隔离以避免会有不测发生的在风险管理上万无一失的男人,九重雪兔

「要是真有什么的话我就麻烦了啊,虽说硬要处理的话也不是很难,但是我也是有我的立场在的——啊!」

在她情绪激动又想往我这边挤过来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手机就从她手上滑落到地上了。随着啪嗒一声响,手机屏幕被摔坏了。看来在这智能机如日中天的时代,钢化玻璃的强度也是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牛逼啊

「......」
「抱歉,对不起啊!那个,我会好好赔偿你——」

虽说我平时就不怎么玩手机,但这也是我第一遇到手机屏幕被摔坏的情况,不过也不是我自己摔坏的就是了。我捡起来之后试了试,触控没啥问题还能正常使用啊,可是显示出来的画面就完全不像样了

「——雪兔,你身边的是哪位啊?」

这时身后传来了我熟悉的声音,看来是老妈和老姐她们从温泉里出来了

「是都市传说中的妖怪,会吐人一脸呕吐物还会失禁尿人一身的傻逼中年妇女」
「...妖怪?这么说的话你昨天就是被她给——」
「呜哇哇哇哇哇哇!妈妈啊啊啊啊啊!」
「乖哦乖哦,要抱抱是吧,来吧」
「抱歉,是我一时迷惘了」

这家伙昨晚给我添了这么多的麻烦一句感谢的话都没有也就算了,今天一遇上马上又被纠缠上不说还把我手机给摔坏了。佛也有三把火啊,就算我再怎么温良文雅也不得不骂两句了

接着我开始给老妈她们讲起了这件事的来龙去脉,我把她对着我吐了一脸啊还有在我背后失禁尿了我一背啊之类的事全都说了出来。她听着听着脸色就从铁青变得煞白了,真是活该啊。而我说着说着老姐的表情也愈发的变得严肃起来了

「我都跟你说了我没有做过你说的那些事情可你就是不肯相信我,现在好了,我手机也给你摔碎了...」
「所以我才一直都提醒你要离这些奇怪的女人远一点啊,这就是这个世上的真理啊。你听到了吗?你听明白了吗?要是明白了的话就回答一句“我最喜欢姐姐了”吧」
「明白了」

我装作没有听到那些搞不太明白的话就这样直接回答了。关于老姐说的这些我也确实是应该好好的反省一下了,都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到我身上的话只要走在路上就会招惹到各种各样的麻烦了。我确实有必要把老姐的告诫铭记于心啊,哎,当时真的当做是没看到就好了...

「——我说你啊,到底对我弟弟做了些什么啊?问你话呢?」
「对此我真的是非常抱歉!这些事确实不是出于我的本意,而且我一定会好好地赔偿你们的。真没想到你们一家人出来的...」
「嗯...我总感觉在哪见过你来着...」
「——!」
「难道是老妈你认识的人?」
「不是这样的...」

跟露出了强烈敌意的老姐不同,老妈她现在若有所思的样子。然后她好像想起来了什么突然露出一副茅塞顿开的表情

「我想起来了!我曾经在杂志上见过你啊。我想想啊...对了,你是司法界的女神!」
「这个会吐人一脸呕吐物还会失禁尿人一身的傻逼中年妇女妖怪竟然是女神?」
「你说会吐人一脸呕吐物还会失禁尿人一身的傻逼中年妇女妖怪是女神又是怎么一回事啊妈妈?」

不知为何老姐也附和着我的说法,不是,女神又是怎么回事啊?

「她可是最近变得赫赫有名的青年律师,所以经常被杂志采访报道呢。说来现在的年轻人好像都不用这种说法了,她可是司法界的麦当娜哦」

这还真是一件出人意料的事实浮出了水面啊

律师?这个会吐人一脸呕吐物还会失禁尿人一身的傻逼中年妇女妖怪竟然是个律师?她怎么看都不像是个律师啊

「妖怪其实是女神...?而且还是个律师?...女神...转生了?...不对应该是女神律师...」

——我灵光一闪

「我明白了,简称是真女——!」
「别这么说哦」
「了解」

注册商标这东西也不是闹着玩的呢

「啊,我全都想起来了,她是叫不来方久远来着」






「抱歉啊,让你久等了」
「没事没事,我也是才来不久而已。说起来真是久疏问候了啊久远姐」
「把你硬叫出来陪我真是不好意思啊,不过我有些话真是不吐不快了」

从独自一人的旅行结束回家后已经过了两天,我跟表妹她约好了在咖啡厅的包间里见面。之所以选择这么个包间是因为我有些话得在私密空间里才能说出口

「拿着,这是这次带回来的土特产哦。我已经尝过了,很好吃哦」
「哦,谢谢久远姐,等我回家后再分给家里人好了」

然后我们就随意点了些东西,现在正是午餐时间,点些适当的食物和饮料稍事休息一下好了

「你这次又是到温泉去玩了吧?」
「是啊,虽说温泉是很棒没错,就是那个啊...」
「你是想跟我倾诉一下吧?不过能不能安慰到你我就不知道了...」

我跟表妹的关系一直很好所以也是无话不谈的,平时也经常会用手机来交流。虽说年龄差距很大,但是表妹她非常善于倾听,而且她也很仰慕我,所以跟她聊天的时候我非常的开心

虽然我确实也是想跟她倾诉一下,但这次我更想要跟她发牢骚啊,毕竟这种事也不能跟事务所里那些女同事们聊啊。要论我的闺蜜的话还真就只有我这位表妹了。也正因为是一家人所以再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事情也可以毫不在意的说出口来了

我就这样一边聊着买来的这些土特产,一边跟表妹大谈自己出的那些洋相。真的是不吐不快啊,真是越想越觉得那两天我从头到尾都做些跟平时自己相去甚远的蠢事

从他的说法听上去的话我就单纯是在大出洋相后还自作自的产生了误会去逼问他,最后用怀疑一切的架势把他的手机给弄坏了而已。光是听他罗列我的事迹就让我感到血压快爆表了

他只是单纯把醉成一滩烂泥的我送回了我的房间而已,我对此也非常感谢他,他这绝对没有做错什么。他从一开始就没有对我产生过任何的邪念,也是啊,别人这么一家人出来旅游,又怎么可能会想到把女人带回下榻的客房呢?

可我却把这一切都给搞砸了,这样的话他们这一家人也只会对我充满不满和厌恶了吧。实际上他的那位姐姐就从头到尾都用一股恶狠狠的眼神盯着我看,不过她这么做也没错。我的身份也被他们给知道了,肯定会讶异于一个律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来吧,不过就算被他们在网上爆黑料说我是个人渣我也无法反驳啊

要赔偿他那被我弄坏了的手机也是理所当然的事,如果不进行赔偿的话搞不好还会被他给起诉吧。至少也得让我做出这份补偿才行

除此之外的话,如果不诚心诚意的向他道歉我实在是迈不过这个坎,所以我还打算改日再正式的向他道个歉,而且不管他说什么我都要心甘情愿的接受才行

要是因为我的所作所为而让他失去了那本有的温柔和善良的话,那我的罪过可就大了,因为这样不计较自身得失去帮助别人的心态是非常少见的。因为我工作的关系所以必须得要每天都见识到各种人性的丑恶一面,所以我才因此在不知不觉间变成了这样一个成天疑神疑鬼的人了

像他那样拥有清澈到如清流般洁净的灵魂可以说是相当难能可贵的,而这份美好的人性决不能因我而遭受污染。可话虽如此,事实上我现在也确实还是认为像他已经清白无暇到仿佛不像是这世上的活物一般

「所以你就吐了那人一脸吗?...这也太惨了吧」
「这次我已经彻底反省了,就算再怎么喜欢喝酒也得想办法控制一下自己了。我得提醒你一句,就算你成年了也别像我这样喝过头哦。哎,就算我这么说了也没什么说服力吧」
「嗯,我会注意的。真没想到久远姐也会捅出这种篓子来啊」
「我也没想到事情会变成这般地步啊...而且不止是这样哦」

...还是别把自己尿失禁这件事说出来比较好吧?

要是真跟表妹说了这件事的话,我作为成年人的尊严就会彻底消失了。还真是感谢他能一句抱怨都没说过(也许说过也不一定)就把我背会房间的他啊

他没有给我换衣服也是因为当时房间里没有其他人了所以才就这么给我放在了被窝上,尽管如此,桌上还是放着我已经忘了买的矿泉水和解酒饮品,这些也都是他买来的

而我又对一位这样尽心尽力照顾我的人说了些什么啊...结果在这两天时间里,我就陷入了极度的自我厌恶中。不过可不能把这些情绪给带到工作中呢,也正因为这样我才想要跟人倾诉

「说起来那男孩的言行还蛮奇怪的,他一开始是用妖怪来称呼我的」
「妖怪?这可真有意思啊」
「他好像无论如何都不肯叫我名字的样子啊。啊对了对了,他的母亲还有有点了解我的,而在那之后不知道为什么他就开始用女神律师这么个有点羞耻的名字称呼我了,真不想被他取这个奇怪的绰号啊」
「...女神律师?我怎么感觉自己见过这么一出来着...」
「而且我还有件事想要问问你呢,他好像是跟你读同一所高中来着,是高一学生哦」
「是这样吗?等会啊,我突然有一种相当不妙的预感啊——」
「是叫九重雪兔来着」
「——!?」

我给了他的家人自己的名片,也获得了他的联络方式,也正是在这个时候才偶然得知原来他跟我的表妹上的是同一所高中。不过一所学校里的学生也是挺多的,所以表妹也不一定就认识他,可就算这样我今天还是想跟她说一说这件事就是想看看她到底知不知道关于九重雪兔的轶事

「...女神律师...女神学姐...高一学生...九重...」

「镜花你这是怎么啦?如果你知道些什么的话就告诉我吧」

而我的表妹相马镜花不知为何用一副瞠目结舌的样子开始了碎碎念








「虽说事出突然,但是我想要给自己的房间挂上一把锁」
「驳回」
「...不好意思哦,我们这样会打搅到你吧?」
「我不是这个意思」
「那这样不就行了?如果你想要一个人做什么的话记得要跟我说一声哦」
「明白」
「那我就可以帮忙了哦」
「!?那这还算是一个人做的事情吗」
「好啦好啦,别在意这种细节了」

老妈她还真是豁达啊,这就是世间所说的包容力吗

不过你俩到底是为什么会在我的房间里呢?
难道说我的房间是集会所,待会要跟我一块去狩猎吗?

从温泉旅游完回来已经好几天了,不知为何老妈和老姐还是老往我的房间里钻,而对此困扰不已的我只能提出这是对个人隐私的侵犯作为抗议想要一个人独处,可最终还是被她们给否决了。而且这房里并不属于我的私人物品已经越来越多了,她们为什么就不能待在自己的房间里啊?

「要不咱们去客厅里看电影吧?」
「我想用健身环来锻炼一下,你能教教我怎么用吗?」
「我才不会落入你们的圈套啊」

不管选哪边都肯定没我好果子吃的,这不过是随便找个理由想要来削弱我坚定的意志而已,这已经是她们的惯用手段了。偶尔几次我也确实想要抛下一切烦恼让自己率性而为一下,不过真要这么做了的话那我这辈子也肯定就完蛋了

「...嗯?」

屏幕摔得稀巴烂的手机上传来了一条短信。虽然我说只要换个屏幕就行了,但是会吐人一脸呕吐物还会失禁尿人一身的傻逼中年妇女妖怪AKA女神律师说一定要给我换个新的,所以就决定在之后找个时间去跟她拿了

我看了眼短信的内容

「——要去夏日祭典吗?上次去已经是两年前了吧」

而发来这条短信的人正是砚川灯凪
106
1.4k

請選擇投幣數量

147

全部評論 74

  • 1
  • 2
  • 3
前往
10000
TATQAQ 侯爵
隔了几天没看,人名忘得差不多了

5 天前 1 回復

daten 子爵
女神的各种想法是 很正常, 美女 躺尸 哪有 不捡? 😓
只有 兔子 不正常(好人,这里有 一级濒临灭绝 的好人),当然是要被怀疑了,但是 女神 摔手机 其实是 以为自己上了 兔兔,要毁灭证据 😄

10 天前 1 回復

  • Jsder 騎士 回復 @天乃铃音 : 问题是女神觉得她才是那个禽兽

    6 天前 回復

  • 天乃铃音 平民 : 这种醉鬼真的有人下得去手吗?

    7 天前 回復

剑士奎恩 騎士
感谢

11 天前 0 回復

Maffty 王爵 樓主
本来说三天后见来着,不过这两话对话很多,晚饭后更新

11 天前 3 回復

  • Kano19981217 子爵 : 開心

    11 天前 回復

  • zgf945 子爵

    :

    11 天前 回復

Maffty 王爵 樓主
御堂ユラギ
作品全2作品
連載
75部分
もう全部俺一人でいいんじゃないか? ~人々にギフトを与える能力に目覚めた俺は、仲間を集めて魔王を倒すのが使命らしいけど、そんなことはどうでもいいので裏切った奴等に復讐していく~
R15残酷な描写あり
ハイファンタジー[ファンタジー]
投稿日:2021年08月07日 小説情報
連載
70部分
俺にトラウマを与えた女子達がチラチラ見てくるけど、残念ですが手遅れです
R15
現実世界[恋愛]
投稿日:2021年07月23日 小説情報

75+70都不会算了是吧

11 天前 2 回復

Maffty 王爵 樓主
昨晚很快就翻完64后我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比较喜欢小姨了
不是因为这个角色如何如何,而是因为她的话在接触过欧陆哲学的人眼里很简单易懂,不用绞尽脑汁去想要怎么把他说的话不失原意的译作汉语

比如運命を乗り越えられる者这种词,读过尼采的人都知道她在说什么,实在是太友好了,可惜直到断更小姨都没再出过场,又得被高中生逻辑折磨死了

11 天前 1 回復

末之空 勳爵
其实说个实话,不管是学生会那两还是这律师,都是没进入雪兔心里情况下因为误会或者其他情况间接坑了一下雪兔,压根没进入雪兔心里的情况下其实感觉基本上就没啥伤害,不像青梅,老姐和篮球部那个一样

11 天前 1 回復

  • 零崎零时 平民 : 再算上俩老师,本质上都是不听人说话,先入为主然后擅自暴走的类型。

    5 天前 回復

Usovo 勳爵
青梅的剧情。。感觉又要血压上涌了

11 天前 0 回復

[ ] 勳爵
還剩多少啊
怕是剩下一個天坑啊

11 天前 0 回復

  • Maffty 王爵 樓主 回復 @夜凝夕 : 他两作加一块就145话,梦里190

    11 天前 回復

  • 长安浮云 騎士 回復 @夜凝夕 : 方便给个地址吗?

    11 天前 回復

  • 夜凝夕 平民 : 没有啊,我看生肉作者都更新到190多话了

    11 天前 回復

中国上古战神刑天 騎士
牛逼女神学姐女神律师。。。话说兔哥是真惨,出来个女的又虐他。。

12 天前 1 回復

Maffty 王爵 樓主
哦,有一点忘了说了,这个义经北行传说实际上就是在江户时代提出来的,用意不言而喻,我不太想上历史课就不展开说了
文中提这么一嘴是为了小说的乐趣性而已

12 天前 1 回復

niflan 子爵
女神转生一家子(草)

12 天前 1 回復

非理法权天 平民
2333日本真小啊,这又跟女神学姐搭上线了

12 天前 1 回復

魏灵 騎士
“心水已久”,楼主是广东人?

12 天前 1 回復

黄漫先生 騎士
emmm不对,我往前面翻了一下,先给男主解开封印的好像就是这个青梅,不会后面真栽青梅手里了吧

12 天前 0 回復

  • 252073398 伯爵 回復 @星石 : 她后面脑子进水那一下,不仅使之前的努力前功尽弃还彻底撕碎了雪兔的最后一点希望。几近于绝杀

    12 天前 回復

  • 252073398 伯爵 回復 @星石 : 姐姐是起因,青梅是接近于绝杀

    12 天前 回復

  • 星石 平民 回復 @252073398 : 第一个是姐姐,青梅算拯救他的心灵很久了,只是后面脑子进水

    12 天前 回復

黄漫先生 騎士
什么股不股的,没看雪兔球技那么离谱,一打三碾压,染个头发能跟奇迹的时代去碰一碰了

12 天前 5 回復

悄然的风丶 平民
我的评价是好骂,如果说每个伤害过雪兔的女性都有这么一个绰号将绝杀,可惜杀不得

12 天前 4 回復

酥禾 勳爵
真就是只要有妹子出场就要刀雪兔咯,雪兔能活到现在是个奇迹

12 天前 0 回復

  • 酥禾 勳爵 回復 @星石 : 有可能过几话就要刀了

    9 天前 回復

  • 星石 平民 : 学姐没虐过他。

    12 天前 回復

huatuo2shi 侯爵
青梅的回合请务必1+1。。当时看生肉卡的一话血压直升

12 天前 0 回復

桦丿山の鬣 王爵
女神是会遗传的吗hh 女神学姐后又来了个女神律师

12 天前 0 回復

  • 1
  • 2
  • 3
前往
Maffty 王爵
我脆弱到无法面对ewige wiederkunft
1.6k 粉絲
0 關注
63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69话 正当的幻想 【web自翻】曾经对我造成过精神创伤的女性们又开始关注我,但可惜的是为时已晚

10021
0

68话 两位女神露出了微笑 【web自翻】曾经对我造成过精神创伤的女性们又开始关注我,但可惜的是为时已晚

9848
0

67话 你和我的正确答案 曾经对我造成过精神创伤的女性们又开始关注我,但可惜的是为时已晚

11625
0

66话 青梅竹马的行事风格 【web自翻】曾经对我造成过精神创伤的女性们又开始关注我,但可惜的是为时已晚

13062
0

64&65话 牛郎织女未相逢&摸石头过河的正确方式 【web自翻】曾经对我造成过精神创伤的女性们又开始关注我,但可惜的是为时已晚

13578
0

63话 女神的忧郁 【web自翻】曾经对我造成过精神创伤的女性们又开始关注我,但可惜的是为时已晚

12564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