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色的異邦人後日談 021 弓與少女 1

我目不轉睛地凝視著陸沉睡著的臉。
嗯,臉色看起來好多了,大概可以安心了。
……真是的。這傢伙總能讓人擔心。
長嘆。
醫生說了只要靜養一會,很快就會醒過來,但畢竟我們是姐弟啊。
……怎麼可能不擔心呢。

“陸……”

我下意識地叫喚,聲音出乎意料地大,嚇了我一跳。
啊啊,要是被誰看到現在的情景的話,我大概會很難為情的……
哐哐。
哇啊!

“請、請進……”

彷彿是看准了時機似的,此時進入陸的病房的,是與我在這個世界成為朋友的紅發女孩。

“夏奈,陸大人的病情如何?”

走到床邊的萊蒂西亞,擔心地皺著眉頭,盯著陸的臉。
陸是倒在了暗殺者的毒液下,並不是萊蒂西亞你的錯……
你很在意陸吧。

“沒事的,萊蒂西亞!陸他,非常的結實!”

我用力地拍打陸的胸口。

“咕啊……”

明明就沒有意識,陸卻皺起了眉頭。
哼哼,還是太弱了!

“夏奈!你在對陸大人做什麼呀!”

萊蒂西亞露出了恐怖的表情,擋住了我的手。
誒誒!
這麼說來,陸大人是啥啊?

“沒關係的,萊蒂西亞。對了,趁陸在睡覺,我們來給他的臉塗鴉吧,畫點鼻毛什麼的~”

在歡快地拍著手的我旁邊,萊蒂西亞深深地嘆了一口氣。

“夏奈,現在陸大人有我照看著,要不你去稍微呼吸一下外面的空氣怎麼樣?”

萊蒂西亞瞇起眼睛,用溫柔的目光注視著陸
我正想回應那個側顏,腦中一個想法突然一閃而過。
原來如此啊。
這樣的話,即使是姐姐,也不能做這種不知趣的事呢。

“那麼,萊蒂西亞。這傢伙就拜託你了~”

我很有氣勢地從椅子上跳了起來,迅速跑到門口。
離開陸的病房時,我輕輕祝福著“祈願能直至永遠”,不知此時正注視著陸的睡臉的萊蒂西亞,有沒有聽到這句話呢?
我們現在佳的這個房子,好像是那位叫北公大人的偉人的宅邸。
雖然伽娜蒂的房子也很厲害,但是以地球的現代人類的感覺,擁有好幾所這樣的房子作為預備實在讓人難以置信。
但是住在那麼厲害的房子裡的,僅有伽娜蒂他們和我們冒險者組。因貝魯斯特的騎士只有三人。
因為沒什麼人而沒有人氣的走廊,總覺得有些冷清。
即使在房子裡徘徊探險,也因為沒什麼人氣而有點悲傷。
我想出去。
想在熱鬧的街道上走來走去,與優人和希茲娜小姐他們一起去冒險說不定也不錯。
但是,我也知道現在情況不太好。
由於前些日子導致陸負傷的襲擊,我們和北公的關係變得更加僵硬了,好像進一步突進到了危險模式。現在伽娜蒂的命令是,為了不給對方不必要的剌激,我們必須老實一點。

"啊,對了!"

既然空閒的話,不如去找伽娜蒂聊聊天吧。也許還能以護衛的名義呼吸到外面的新鮮空氣。
我點了點頭,朝著伽娜蒂的房間跑去。在沒有人的走廊裡,腳步聲啪啪地響起。
順便一提,伽娜蒂和希里斯殿下是住在同一個房間。
帷獨只有這個,峽呼呼呼~。
因為曾經是男生的緣故,所以與男性同室也沒有抵抗心嗎?
不對,不對。
伽娜蒂已經是個優秀的女孩子了,最重要的是她已經和希里斯殿下正式訂婚了。
果然,對伽娜蒂來說,希里斯殿下是特別的人。
我和唯姐一直悄悄地談論著,優人線存在的可能是否存在昵……

"伽娜蒂!"

我猛地一把推開了伽娜蒂的房門。
這是這間屋子裡最好的房間。
正面是大窗戶,左手邊有一座通往臥室的門,厚厚的地毯鋪滿了寬敞的房間,正中央擺放著一張很大的沙發。
坐在沙發上的伽娜蒂,手上拿著文件,正靠著身旁的希里斯殿下打瞌睡。
看上去很舒服的睡臉。
銀色的頭髮散落在臉頰上。
殿下目光柔和,注視著那般的伽娜蒂。
.一邊用食指輕輕地戳著伽娜蒂的臉頰。

"……嗯"

伽娜蒂發出微弱的嘆息聲。
微微地扭動身體,把臉埋在希里斯殿下懷裡的伽娜蒂。

……幸福的面孔。
即使這樣,伽娜蒂手中工作的文件也不曾放開。
看到這時,殿下的眼神突然與我交匯。
殿下的眼睛突然睜圓,然後微微瞇起。
故意咳嗽一聲。
然後直起腰,讓伽娜蒂靠在肩膀上。

"夏奈小姐。"
"是,是的。"
"進房間時記得敲門。"
"明,明白了。"

我急急忙忙地一個勁往後退。

"打擾你了……"
"啊啊。"

不行!
就算是我,踏入這樣的氛圍也是不允許的。
這次只能乖乖地撤退了。
但是……
關上門的瞬間,我忍不住笑了出來。
真是看到了好東西!
我好想把我看見的事情跟別人分享!不,必須要分享!
但是唯姐不在,陸還在沉睡,而希茲娜小姐的反應肯定很冷淡……
對了。
靈光一閃。
去跟優人說吧。
呼呼呼。
眼前彷彿浮現出優人動搖的臉。
呼呼呼。
我再次跑出走廊。

"哈啊……"

我倚在自己房間的陽臺上,輕輕地嘆了一口氣。
初夏明媚的陽光讓人心情舒暢。
氣溫暖洋洋的,偶爾吹過的清涼的北國之風讓人心曠
神怡,不由得想打瞌睡。
是一個恬靜的下午。
可是,我的心情卻與這般清爽的天氣恰恰相反,墮入了低谷。
向優人訴說伽娜蒂的愛情故事令之鬱悶的作戰,結果以失敗告終。
這麼說的原因是,即使是在優人的房間裡,氣氛也令我覺得實在是太不合時宜而無法忍受,姑且只能離開了。
優人坐在地板上給劍做保養,而希茲娜一邊倒茶一邊與之談笑。
……就像是多年相伴的老夫老妻一般。
打個比方的話,大概就是去朋友家玩的時候,恰巧朋友的爸爸媽媽在家!就像是這樣的尷尬,讓我很難堪。
沒辦法,我只好回自己的房間。
這時,我突然意識到。
我意識到了。
我現在,子然一身……!
起初,我曾認為我只是混在一群戀人之間與他們開玩笑讓他們啞口無言而己。

但是,漸漸地,孤單,寂寞這些單詞,開始在心申回響。

"爸爸,媽媽……"

情不自禁地低喚……
嚇了一跳。
輕輕地搖了搖頭。
不可以這樣想。思考一下…. . .
對了!
就是因為在這種地方徘徊不定,才會想些消極的事情。
我回到房間,拿起靠在床邊的愛用的弓。這是之前從利姆維亞侯爵大人那裡得到的。
把弓與箭筒搭在肩上,再次來到陽臺,輕輕地向伽娜蒂道歉。

"對不起。果然我還是想出去一下。"

只是一下下。
僅僅是在招待所的周圍警惕,以及順帶著稍微散散步而己。
我跳上陽臺的扶手。然後就這樣,躍到招待所後面的森林裡。
從二樓的高度落地, 順勢開始跑動。
我也擁有銀氣,到現在為止的戰鬥和冒險,讓我懂得了如何使用力量。
我不斷加速,穿過森林。
與希茲娜和優人他們一起跑過的山不同,森林修整得十分周到,茁壯的樹木紛紛向後流去。
深深地吸入充滿綠意的空氣。
啊!
糟了。
前面出現了人影。是身穿鎧甲的兩人組,一定是警衛騎士。
不能在這裡被發現。
我往地面踢了一腳。
在銀氣的幫助下,我跳躍到了難以置信的高度,一下子跳到了大樹的樹枝上。
就這樣在樹枝與樹枝之間跳躍。
樹木之間天空猛地逼近,騎士們從腳下走過。
我沒有被注意到耶!

"呼呼"

情不自禁笑了起來。
太好了~去更遠的地方看看吧。
這次冒險,如果告訴伽娜蒂一定會惹她生氣的,不過,如果跟醒來的陸說的話,他一定會後悔懊惱地哭泣的吧。
我就這樣在森林裡跑了一會兒。
過了多長時間了呢?
回過神來的時候,太陽已經開始傾斜了。
天空最高處,藍色開始變深,太陽下沉的方向開始被染成茜色。
從大樹的樹枝上凝視那樣的景象,我胸口的深處開始發緊。
世界很廣闊。
一個人的話,太……
啊。
嗚鳴。
不行,不行。
這時。
清脆的聲音在森林回響。
這個聲音. . . . . .
接連而來聲音二度三度響起。
莫非是……
作為弓箭手的我的直覺,突然有了反應。
我搖晃著樹枝, 朝著聲音的方向用力跳躍。
視野開闊。
是個很寬敞的地方。
對面有個大房子的剪影,看起來比我們住的招待所還要大。
前為建著一棟小屋,離那裡很遠的地方佇著幾個木偶人。
木偶人慘不忍睹地沾滿無數的箭. . .
大概,是射擊場。
砰地一聲。
木偶的胸口又添了新箭。
哦……
相當了不起的本事。
我對拉弓的人產生了興趣,立刻跑向射擊場。
在朝著靶子敞開的小屋裡,有人舉起了弓箭。
我隱藏在柱子的陰影裡窺視情況。
……肌肉很發達。
壯碩的身材,透過襯衫也能看出的肌肉。身形高大,把長弓襯托得很短。
火紅色的頭髮,夾雜著絲絲白色。臉上蓄著同樣顏色的鬍鬚,鬍子硬邦邦的,看起來有點可怕,有點像是伽娜蒂爺爺的放大版。
順便一提,伽娜蒂的爺爺也和伽娜蒂一樣,是個小個子。

"是誰。"

嘩。
低沉的聲音迴響。
拿著弓的老爺爺望向我。
被發現了嗎?

"是賊嗎,真是不吸取教訓呀。"

爺爺搭箭上弓,瞄準這邊。

"對,對不起,啊,我不是什麼可疑的人!"

我舉手擺出投降的姿勢,走向老爺爺。

"女人……?在這種地方,是什麼人?"

老爺爺壓下弓,但是如刀般銳利的視線射向我。
強大的威壓。
簡直像是生氣時的伽娜蒂的爺爺和利姆維亞侯爵大人一樣。
嗯嗯。
看起來不僅僅是個擅長弓箭的老爺爺。

"那個,我是旅行冒險者夏奈。我走在森林裡,碰巧來到了這裡,然後我看到了射擊場……"
"碰巧來到的冒險者?哼。"
"哇啊,真是相當了不起的本事呀,老爺爺。"
"老爺爺.……?"

一下子,老爺爺揚起雙眉,一臉錯愕。

"能射中這麼遠的目標,太厲害了。"

雖然不知道是誰,但這裡首先還是要使用共同話題來打開話匣子的戰略。
好不容易遇見了,若在危險的情況下分別會讓我很遺憾.. . . . .

"我也使用弓箭。"

我把背上的弓展示給老爺爺。

"但是,我沒有自信能像爺爺那樣射申那麼遠的目標。"

此乃謊言。
我著手的話,大概一擊就能擊倒昵。

"畢竟弓馬之道是北方男人的習性。"

聲音低沉的老爺爺,貌似稍微放鬆了警惕。

"是啊。我也可以在這裡練習弓箭嗎?"

念頭一閃而出。
說起來最近都沒有進行弓箭的練習,最重要的是現在想要活動活動身體。
即使是素不相識的人,如果被別人誇耀"噢噢,真是了不起"的話,也會擁有好心情吧。
從比我的頭高得多位置,老爺爺的視線落了下來。

"……好吧。讓我看看你的本領"

老爺爺站在離我稍遠的地方。
好……
讓我展示和災禍魔獸戰鬥的本領給你看。
我再次站在射擊場上,架起弓。
從箭筒中把箭拔出,瞄準。
集中精力。
一邊提升銀氣,一邊緩緩拉開。

"銀氣!"

老爺爺驚訝地低語。
然後。
這裡!

"……哈!"

放箭。
在黃昏的射場上,箭矢纏繞著銀光向前飛馳。
箭像是被吸入一般飛向木偶人,著彈點處塵土被卷起。

"嘿嘿嘿,怎麼樣?"

我壓抑住得意的笑容,看向老爺爺。
老爺爺嚴厲地皺起眉頭,看著正在冒煙的木偶人。

"哼,原來是這麼一回事啊, 並不是那樣的。"

老爺爺嘟噥著。

"姑娘,你跟過來比較好。"

然後,大步邁向木偶人的方向。

"老爺爺?"

我慌忙地跟在後面。
老爺爺無言地走到木偶人旁,用粗壯的手指指著倒下的木偶人。
哼哼哼。
看來是無法承受我的箭的威力。

"不是,你好好觀察。"

老爺爺彷彿讀懂了我的心一般說出的話,讓我有點心驚膽戰。

"是個很容易就能看懂臉色的女孩。這個人應該不是刺客。"

老爺爺低聲說道。
比起這個,我被倒下的木偶人吸引了。
……木偶人倒下,並不是因為被我的箭射中。
是因為我的箭脫靶了了,把固定木偶人底部的土給吹飛了。
果然變遲鈍了啊,手臂。
啊……

"因為你依賴著力量。"

我猛地看向老爺爺。

"姑娘,你是冒險者間,從哪裡來的?"
"……從南邊來的"
"是一個人嗎?
"和夥伴們……"

我突然垂下肩膀。

"既然如此,旱點離開比較好。北方不是你這樣不成熟的冒險者能夠生存的地方,這裡與其他地方不同。"

爺爺轉過身子離開。

"啊,再來一次!我想再來一次!"

我總覺得很不甘心,在他背後這樣說著。

"…只是同樣的事罷了。離開吧,姑娘。"

啊啊啊。
這是從一開始就決定了的事。
我也是有志氣的。

"那麼,請老爺爺教導我吧,弓箭的事!"

我不由得說出了這樣的話。
離去的老爺爺突然停住了腳步,回頭看向我。

"教你用弓箭,讓我來?"

"我現在很閑哦,反正老爺爺你也有空吧?"

我抱著弓,逼近老爺爺。
起初一臉吃驚的老爺爺,最後忍不住低聲笑了出來。

"……好,這股骨氣讓我心情很舒暢。"
"那您能教導我嗎?"

沉默。
再次恢復了恐怖表情的老爺爺,瞪了我一會,轉身離開。

"等一……"
"我沒你說的那麼閑。明早我還要有事。下午,如果你能再來到這裡的話,我會親手教導你。"

好。
必須得來!
燃起來了。

"約好了喔!"

我朝著走向房子的老爺爺的背影,輕輕揮手。

第二天。
伽娜蒂和萊蒂西亞要繼續舉行與北公大人的會談,一大旱就出去了。因為中午她們才會回來, 所以在那之前由我負責看護陸。

"陸,我是不會輸的。"

朝著和往常一模一樣的弟弟的睡臉,表明決心。
我在陸的床邊,開始修整弓箭。
至少像這樣沉迷於某件事的時候,能忘記寂寞、不安之類的討厭的東西。
即使僅僅只是一時之計……

"我會展示我的實力的"

並不是對著誰說,我發出這樣的宣告。
6
80

請選擇投幣數量

4

全部評論 0

10000
Ladioshuang 子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45 粉絲
2 關注
48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雪色的異邦人後日談 026 起源 4

384
0

雪色的異邦人後日談 025 起源 3

197
0

雪色的異邦人後日談 024 起源 2

166
0

雪色的異邦人後日談 023 起源 1

280
0

雪色的異邦人後日談 022 弓與少女 2

194
0

雪色的異邦人後日談 021 弓與少女 1

34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