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第212话

第13章
第212话 灯花「我的股关节!」昼愛伦「这个怪物!」夜音里「我的出场呢?」夕流恋「我来代替你出场」朝歌梨「……」

译者:飒君CONAN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客厅宽敞。多亏校长的努力,现在宽敞到足够举办多人派对的程度,再加上是刚搬进来的,既没有多少家具,也没有像是男生该有的装潢。因此,两人的战斗就形成了近战的形式。

  而目前局面倾向于善于回避,以小刀为主轴战术的灯花──在序列者的面前倒也算不上。

「你差不多要累了吧。灯花同学」

「呜!?」

「你的能力是回避特化,可以变成透明以及让物理攻击无效。然而这是只针对回避的能力,当你要攻击时就非得解除物理无效。嘛,虽说就算是这样也挺棘手的就是了」

  昼爱伦一边躲避不可视的灯花的攻击,一边仔细地解说道。然而,她满身是血,身上穿的衣服也是被割得四处裂开。

「我想你也很清楚,我们的【四位一体】可以将四个人的身体能力都集中在一个人身上。四个人各自学会的技术也都可以通过四人份的身体能力来发动」

「呜!?」

「提高到四倍的嗅觉、听觉的探查能力。以及利用朝歌梨姐姐为了我们姐妹而培养的分析能力看透你的动作。再加上」

  昼爱伦撕开自己的上衣丢在地上,只剩下一件吊带背心。沾满鲜血变得沉重的衣服很快就掉落在地上,而她那表面上的肌肤明明是有血迹的,可却还是完好无损。当然,就连一开始砍断的右手也治好了。

「我身上的伤势和体力也可以让其他不在场的姐妹来承担。嗯,当然,伤势情况也是分配制的,没有任何人会死」

「咕!?」

  昼爱伦往空无一物的地方使出回旋踢,随后突然响起一阵苦闷声。

「多少是受了点伤,不过终于攻击到你了。我不会再看丢你了。刚刚的回旋踢是三妹夕流恋在中国支部学会的武功。然后」

「!?」

  有什么东西掉落在地面上并发出声音。往那边看过去,慢慢地浮现出眼熟的刀。

「麻痹身体的药物,这是小妹夜音里调配的,在靠近你的时候用小针刺进去的。顺便一提,关于这个小针」

  昼爱伦微微举起手腕,展示出上面戴着的智能手表。

「针是从这条智能手表型投药枪发射出来的。身为次女的我非常善于收集有用的武器。顺便一提,制作这手表的是思维有些独特的技术者,不过她的技术是货真价实的」

「咕……还真是谢谢你…这么仔细地进行解说」

  灯花的手掌、手、肩膀现出样子。

「解除能力,变更为治疗与身体强化了吧。不错的判断。即便是有四人份的身体能力也敌不过一个人的身体强化」

  在分析情况的昼爱伦面前,灯花在身体麻痹的情况下捡起刀来。

「我要上了!」

「可是」

  强化过后的脚力使得地面产生龟裂,灯花瞬间就来到昼爱伦的眼前。然而,昼爱伦依然是冷静沉着,轻易地就将她的刀打落。

「提高到四倍的不光是身体能力,还有思考速度。只要我想,你的动作就跟慢速度播放一样。所以简单地就」

  昼爱伦踹飞桌子,灯花躲了过去。然而在那之前,昼爱伦已经准备好架势,从对方的视野外对拿刀的手以及破绽百出的腰部动手,随后响起嘎吱一声。

「咕啊啊啊啊啊!?」

「我已经让骨关节和手腕子脱臼了。四人份的身体能力、技术、思考速度以及判断能力。只要让这些好处都集中在一个人,而坏处都分担给其他姐妹,这种程度的技巧就可以轻易做到」

  灯花因激烈的痛苦而倒下。

「!……!……真的…是…不可思议的…能力呢……明明身体只有一个、脑也是一个、肌肉和脏器也是一人份,却可以发挥出四人份的能力…!」

「战斗力还有许多未知的领域。不光是我的能力,就连大家使用的身体强化也是一样的吧」

  至今都是近距离格斗的昼爱伦捡起掉落在地上的大型枪械。面对擅长近距离快攻的灯花,持有沉重武器是不利的。所以她就决定先近距离逼迫对方,消耗体力后再拿起枪。

  当然,拿起枪不是为了战斗。

「咕!?」

  是为了让对方产生恐惧而将枪口抵在灯花的腹部。

「已经结束了。灯花同学不适合待在这里。还请让我们两个人独处吧。这样你还能只是脱臼就回去」

「还、还没结束!」

  以经过强化的手指弹出飞刀。然而。

「真是危险呢」

  飞刀消失,回过神来已经掠过灯花的脸颊刺进地面。

「!?」

「这也是【四位一体】的能力。触碰的东西在我们姐妹逐渐传送,再反弹回对方。这不光是针对于刀,子弹也是有效……明明我这么亲切地进行详细说明」

  昼爱伦的语气中蕴含着杀气。随后她以尖锐的眼神瞪视着淡然站着的旁观者。

「请问你已经理解到我的实力了吗?即便是认识的人,只要是敌人就无所谓。而你毫无疑问是我的敌人」

「四、四弦同」

「差不多该闭嘴了吧,灯花同学」

「咕!?」

「你依然没有握着武器。既没有进行身体强化也没有做出使用能力的举动。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小看我吗」

「…………」

  面对充满杀气的询问,广树一言不发,只是望着地面。

「……对不起,灯花同学。还有谢谢了」

「荻野同学?」

「这是一场误会……已经没事了」

────。

────。

啊啊…这次死定了。

  客厅全是灯花同学的刀痕以及四弦同学的鲜血。即便说这是疯狂的杀人现场也不为过。

  在现场目睹两人这么恐怖的战斗,自然就做好死亡的觉悟。

  而将灯花同学逼到绝境的序列者向自己释放杀气。光是这样都要晕过去了,再加上灯花同学眼含泪水,精神上已经逼到极限了。

「……对不起,灯花同学。还有谢谢了」

  向为了自己而战斗的灯花同学道歉,再表达谢意之后走到前面。估计她是误会了才站我这边。可真正错的是我自己没有跟四弦同学说出理由。

「这是一场误会……已经没事了」

  全部都说出来吧。这样现场就不会有这种局面。这才是最好的做法,看见灯花同学的泪水才意识到。

「你终于有这种打算了」

「嗯,从一开始就应该这样做的」

  昼爱伦露出笑容之后,跨过倒下的败者慢慢地往前走。

「那么,荻野同学」

「是,我全都会说的──!?」

  突然间她使出一拳。能在鼻梁前躲过去几乎等同是奇迹。

「全都会说?看到你这样的临战姿态,鬼才会相信」

  诶、等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

「广树同学,这应该就是你的能力吧」

  灯花同学?你在说些什么啊?我的能力?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你终于认真起来……不,还不能确定。从你的身上没有感觉到杀气。……嗯,那就这样做吧」

  咚隆一声,昼爱伦的背后出现大箱子。

「灯花同学,请在五秒以内发动物理无效。要不然」

  昼爱伦按下上面附带的按钮之后,大箱子响起一声『滴』的机器声。听到这异样的声音,灯花立马就察觉到那是什么。

「难道说!?广树同学!快跑!!」

  她拼命地大喊,然而为时已晚。

「「──!?」」

  闪光与爆炸声,以及覆盖全身的热风,将室内的一切都破坏殆尽。

────。

────。

  全都会说的?

  看到眼前的姿态,谁又会相信。

  没有武器,没有杀气。然而却发着光。

  荻野广树全身散发的金色光芒就是否定他自己所说的证据。

  这道光芒有些印象。非常像澳大利亚支部的第一位莎拉・怀特的【万全到达】。

  然而没有明确的证据可以证明是同一样能力。毕竟对方的情报中就显示是拥有多数能力。那就是【万全到达】吗,还是说是其他能力呢,以他为对手的期间是不可能发现这个问题的答案的。

  因此只能怀疑一切的可能性。既然这样,那就用最强火力『昼爱伦姐姐!』。

(夕流恋?突然叫我干什么?)

『让我来!那毫无疑问是身体强化系的能力!我的直觉是这样说的!所以轮到擅长近战的我出场了啦!』

(身体強化系?那就更得保持远距离作战了。夜音里,传送箱型集束炸弹,应该就放在房间角落的才对)

『诶?这不是很危险吗?』

(我已经让公寓的居民撤离了)

  把我刺杀的可疑人物还潜伏在附近。光是这条信息就可以轻易地让别人撤离。

『不是啦,要是动用集束炸弹,姐妹之中肯定会有人死的吧。然后,这次最优先的就是…』

(夜音里,你真是好妹妹。如果不是昨天又熬夜玩游戏,我至少还会再考虑一下的)

『怎么这样〜〜』

  随后夜音里哭着传送集束炸弹,裹在被单里。

『至少是给我即死啦,炸弹很痛的』

(谢谢,我会在脚边引爆的)

────。

────。

  已经确认夜音里的死亡。

  死亡之前伤势全都抛给对方,分配给姐妹的伤势全都恢复。

  然而死了一名姐妹,【四位一体】的效果就只有还活着的三人。

  然而没有关系。在看不到胜算的战斗中,失去一个人的力量也无关紧要。

  而眼前的男人恐怕比起至今的对手都还要强。

  没有杀气。可事实是没有让对方产生杀气,也没有让对方说出来。

「朝歌梨姐姐!给我反坦克步枪!」

  在暴风的吹拂下,人飞到了外面。

  而从烟雾的缝隙间看到他的样子,忍不住感到惊讶。

「无伤!?」

  包括衣服在内,毫发无损。他身上缠绕的光芒更加激烈,证明夕流恋的推测是对的。

「既然这样!!」

  以瓦砾为踏脚处极速往下降落。用枪口对准仅仅是掉落下去的他。

「我说过了吧!不会手下留情的!」

  双脚缠住广树的后背,用大腿夹住他的头部。本来是做好失去下半身的觉悟触碰光芒的,可是却没有印象。然而接下来要做的事情,确确实实会对下半身产生负担。

「夕流恋!」

(再见!我的下半身!具体来说就是大腿和逼──)

「怎么可能让你说出来!」

  对准额头发射子弹。激烈的后坐力和热风袭向下半身,有命中的手感。

「这样就……什么!?」

  早有预料。然而事实摆在眼前还是会倒吸一口气。

  子弹毫无疑问是命中额头。希望至少可以伤到他一下。

  然而结果是无伤。岂止是出血,甚至都看不到肿起。

「你是怪物吗!」

  立马装填子弹,不顾双脚的负担继续射击。然而没有明显的效果,反弹的碎片袭向自己。

「咕!」

  放开步枪,传送安全带到右手上,挂在公寓的窗边,再踹落广树。

『我的下半身完全是重伤啦!特别是我的逼──』

「你真的该给我闭嘴了!」

『呜哇〜〜这么暴躁呢〜可就算表面上没有伤口,我想内部也造成伤害了』

「什…」(什么意思?)

『嗯,昼爱伦姐姐就只关注伤口的有无吧。而我是望着他的表情,他大概是差点就失去意识了。再之后又开了几枪,我也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就算外部起不到效果,只要从内部进行攻击就有效果。

 既然这样!我放开安全带。

『你要怎么做?』

(将枪口塞进他嘴里!)

  踹了下公寓的窗边降落在地面上,在落下的瓦砾中奔跑。

  随后看见他没有做好防护措施就落地,摇摇晃晃站起来的样子。

『脑震荡!他那摇摇晃晃的样子不是演技!我可以赌上的我的初体验!』

  既然是擅长近战的夕流恋说的,那就不会错了。听到值得信任的妹妹所说的,昼爱伦毫不犹豫地冲上去。

「这样就!」

『嗯,全是破绽う!这样就结束────诶?』

 他被掉落的瓦砾绊倒脚,差点要摔倒。怎么看都是进攻的好机会。

  然而只有夕流恋觉得不妙,在到眼前时才大喊。

『俄罗斯式!?不能站在他的正面!』

「什么!?」

  为时已晚。回过神来步枪已经被抢走,身体也被打飞。

『换人!』

「等!?」

 夕流恋没有等她说完就发动能力。这是交换姐妹彼此的位置。本来是某一方反对就不能发动的。然而以广树为对手的昼爱伦疏忽大意了。于是她被转移到远方四弦家的囚禁室,而现身的是伤势痊愈的夕流恋。

(对不起,昼爱伦姐姐。伤势也全转移过去了)

『快逃!那个男人真的很危险─』

(我以为不是演技都赌上初体验了,这次就让我来吧。打到哪里就算哪里。啊,换人我肯定是拒绝的!大意到被妹妹抢走战场的姐姐根本就没有资格!)

『你这个白痴妹妹!!』

  听到脑海里传来姐姐精神饱满的声音,夕流恋感到安心,重新望着眼前伫立着的他。

「初次见面!我是四弦家的三女!名叫四弦夕流恋!然后呢,突然这样说有些过意不去~」

  明郎的眼神为之一变。

「能不能给我去死呢」

  夕流恋以野兽般的眼神飞奔而来。然而广树以淡然的动作架起刚夺过来的步枪。

「没有人教你不可以抢别人的东西吗?」

  他扣下扳机,可子弹没有发射。面对这奇妙的手感,广树的表情上有一瞬间是疑惑的。而夕流恋没有放过这一瞬间。

「指纹认证装置,在我们的世界可是常识」

「咕」

  夕流恋的细腿袭击广树的头部,而广树在千钧一发之际以无法发射子弹的枪当做挡箭牌挡下这一击。

「天真」

  脚头勾住枪把,用另一只脚袭击广树的脸面。然而立刻感觉到不对劲,踹了下枪身往后退。

「用头撞抵消冲击。如果不是敌人我就坦率地拍手叫好了」

「……」

「其实我是很想空手对决的,不过这一次是动真格的。所以首先让我找到消除那道光芒的方法」

  夕流恋冷淡地说完,右手出现超过两米的铁制棍棒。

  将棍棒指向广树之后才注意到空中掉落下来的东西,这才后悔刚刚应该也拿出枪械打飞掉的。

「目前来看应该是偶然,你能用得顺手吗?」

  广树抓住掉落下来的东西。

  夕流恋觉得这应该是爆炸之后到现在才掉落下来的。

「小灯花的刀。嘛,信息上也说你想要隐瞒能力,使用手头上的武器也是当然」

  广树以娴熟的手法摆起刀,望着眼前的夕流恋。

「又是这种熟悉的架势……那就开战吧。从现在开始就是真正的」

「……」

  两人同时行动,踹开瓦砾运用手上的武器。棍棒与刀,考虑到坚硬度是棍棒比较好,虽然这也要根据素材与技术。广树也许是理解到这一点,他毫不犹豫地架开棍棒,而夕流恋像是预料到般准备好下一次攻击。

「我可是会不择手段的」

  一块大型铁板出现在眼前守护起自己。而滚落在广树脚边的则是大量拉开安全栓的手榴弹。

「看我炸掉你的鸡○」

────。

────。

  序列者聚集的地下会议室。

  此时早晨的议题已经结束,为了下午的议题,五人都度过属于自己的时间。

  以第一位为姿态的人工知能在桌子下看着本子(以防露馅而偷盗的降磁×天乃的BL本子)。

  第二位在睡午觉。

  第三位在看视频。

  第九位用平板电脑玩FPS。

  第十位简单地过一下剩下的议题资料。

  然而果然正因为是序列者吧,出现一个人破坏这和平的时间。

「好闲啊啊啊啊啊!!」

「吵死了」

  降磁向起身的天乃说了一句。然而天乃像是无法忍受的样子站在圆桌之上。

「就没有什么!有趣的事情!不然我们聊聊恋爱!!」

「你自己一个人去聊」

「我也不想听,你自己在心里聊」

  女性阵容都不留面子。甚至连望都不望一眼,还拉开距离以防被打扰到。

「咕!既然这样,降磁!我们两个人──」

「你自己玩着去。我现在很忙」

「你怎么可能会忙嘛。不就只是在看手机吗~」

  天乃向完全没有移开目光的降磁抱怨道。随后从圆桌下来,轻巧地说着「你在看什么?」并望了一眼

「…………嗯?这是?」

「看样子地上似乎闹得挺嗨的」

「诶……诶?」

  大脑跟不上情况的变化,第二位都说不出话来。而女性阵容对于他这种反应微微有点兴趣,于是走近过来。

「怎么了」

「发生了什么?」

「啊啊,现在这个直播挺火的。我也想到现场去,可是没办法离开这里,实在是悔恨得不行」

  降磁一边抱怨,一边展现出手机画面。而少女她们望见的是熟悉的某人正与偶然会见到的序列者战斗的直播视频。

「「…………诶?」」

「标题是【活动优胜者VS序列第四位。我会努力直播的!!】吗。本人应该就是颁奖典礼担任摄影的她吧。虽然听说过她的志愿是摄影师,可没想到她的才能居然到这种程度」

  降磁看见标题下面,脑海里已经联想到校长倒下的样子。

「观众破万了,这事情可就闹大了。所以你们千万不要到外面去。虽然我觉得你们也出不去。还有天乃!特别是你──嗯嗯!?」

  往背后回过头,天乃已经不见踪影。

「啧!姫路、内守谷!抓住天乃──什么!?」

  而少女她们也已经不见了。

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一
飒:时隔已久的翻译(狗头)
两百多话,七卷的文库内容,广神终于开挂了。

那么一切误会的前提就得重新推翻。

第一章银行保安想上去盘问广神感受到压迫感得到解释。

初战完败诗织也许不是单纯的“偶然”

摸到敌方总部疑似“幸运”加持?,很大可能还是偶然就是了

当然,这种脑洞估计比不上作者的脑洞()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不光是广神被人误会,连我们也有可能被代入误会,读者误会广神的误会(害怕得瑟瑟发抖)
58
790

請選擇投幣數量

59

全部評論 44

  • 1
  • 2
前往
10000
ddaassoo 侯爵
卧槽,本以为是误会系喜剧,没想到剧情本身是正剧啊,山本的幸运,澳洲序列一的万全,都被吸收了。广神这梗怕不是真的。

5 天前 0 回復

w6 平民
这突然的黄腔好几把搞笑

7 天前 0 回復

bishop 騎士
脑子已经不够用了,我现在毕竟想知道姬路当时和校长约定说把那场活动赢了就可以帮男主树立威严还是怎么来着?

10 天前 0 回復

a527022502 子爵
讲到“万全到达”这个能力之前,我还以为主角的超能力是掌控命运,让全世界围绕他旋转之类的超级运气加持技能,结果是有真货的!

10 天前 0 回復

剑士奎恩 騎士
上代打了吧

11 天前 0 回復

Pokemon最爱 王爵
我觉得真相很明确了,广神是不是能力者?“他现在是无能力者”。
应该是过去发生了什么事故让广神的能力连同当时的记忆和人格和战斗技术一起消失了。
甚至我们看到的广神的第一视角其实是叙述性诡计也不是不可能(

11 天前 2 回復

晓风残月XD 勳爵
我也这么觉得

11 天前 0 回復

  • 晓风残月XD 勳爵 : 广树一开始就被打晕了

    11 天前 回復

鲜衣怒马时 騎士
莫名感觉燃起来了

11 天前 0 回復

垃圾垃圾君 騎士
广神牛逼!

11 天前 0 回復

天风之朱雀 王爵
对广神使用的万全到达现在才真正完全发挥吧。不过现在的广神意识是真的昏了,过后肯定还是一万个????吧。好想早点看到广神完全体

11 天前 1 回復

我是那谁谁 公爵
我觉得是广神有个潜意识,虽然可能失忆了,但本能的东西还是能发动,但如果之后广神视角估计还是搞笑的那种

11 天前 2 回復

轻音宝宝 王爵
好怕烧脑烧

11 天前 0 回復

Nana2834 騎士
好耶

11 天前 0 回復

aab50909 勳爵
這劇情不錯 如果真的無能力那就是劇本在男主手上隨他竄改

11 天前 0 回復

灵冥之梦 子爵
感觉是广神掉下来的时候在被打头造成脑震荡的时候换人了,前面和叶月打的时候可能是潜意识逐渐上浮到表面(可能叶月的目的就是让广神的潜意识完全上浮从而让广神恢复记忆?),这次估计是借着完全到达的能力替换了上来

11 天前 2 回復

NightBM 騎士
更新了www

11 天前 0 回復

mpwjdj 公爵
广树是神

11 天前 0 回復

艾尔芙莉德 伯爵
广神这挂肯定跟叶月脱不了干系

11 天前 1 回復

剑歌 子爵
神哦!!!毁灭这个世界!!!(中二全开)

12 天前 0 回復

纸书 平民
现在几乎可以确认广神的“失忆”是有故事的了。毕竟即使以现在的“不完全”状态,只以体术就可以跟序列四刚了

12 天前 0 回復

  • 1
  • 2
前往
飒君CONAN 侯爵
WEB翻译专业户,不碰文库只翻自己喜欢的作品
532 粉絲
2 關注
105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十三章 第213话

4584
0

第十三章 第212话

4493
0

第十三章 第211话

7296
0

第十三章 第210话

5516
0

第十三章 第209话

8025
0

第十三章 第208话

7708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