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悠米之翼汉化组][倉敷紺]家里蹲的青梅竹马去上学的条件是、每天和我kiss[1][ファンタジア文库][翻译中][暂未校][更新至第三章]

家里蹲的青梅竹马去上学的条件是、每天和我kiss
----------------------------------------------------------------------

作者:倉敷紺
插画:ぽりごん
扫图:秋葉憐
录入/翻译:lotes
修图:秋葉憐
校对:良良
轻之国度 https://www.lightnovel.us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

如需转载请经过本人同意。
------------------------------------------------------------------------  

宣传一波闲聊及招黑奴群:7933141











第一话 这个kiss是一切的开始

社团活动结束了。

天空已经完全黑掉了、人造光源在附近照亮着。

「啊——好累啊,今天的练习真是太辛苦了~对了宏树,一会要不要去吃拉面啊?」

在刚刚练完足球的汗臭的家伙们聚集的部室中,我,梅崎宏树,被队友们邀请去吃饭。

因为刚完成困难的练习,大家肚子都很饿吧。实际上,我的肚子也空空如也了。

「啊,不好意思,今天不行,明明邀请了我实在对不起。」

不过,我确实不能去。

放学后,有一个一定要去的地方。

「今天也是吗?什么啊,有女朋友的话也让我们认识认识啊。」

「不是那样啦。那我先走了,明天见。」

「嗯,明天见」

这之后我匆忙的赶往目的地,那是我从半年前的高一的冬天开始,一直去的地方。

「晚上好」

「晚上好宏树君,今天也谢谢你......」

那里是我的青梅竹马,滨地幸穗的家

「还是和原来一样,锁着房门窝在里面」

「是这样啊…」

「真的是,一直都是那个样子的话,还能像以前一样去…学校吗」

幸穗的母亲如果放弃般的样子这样说着。听到这样的话我也不由地皱起了眉。

没错,幸穗从去年12月开始不去上学了。

她本来就是比较老实的性格,倒也没有听说在学校收到欺负,也不是学习上的问题。

不是这些原因但就是突然不去上学了,变成了家里蹲。


因为在隔壁经营者一家点心店,家的外观都是和风的。


按下门铃后,今天也是幸穗的母亲出来迎接我。

虽然因为社团的原因只能天黑了才来,但是幸穗的母亲却没有一点嫌弃的意思。

「这么晚的时间前来打扰实在是不好意思。那么…今天幸穗情况怎么样?」

对幸穗来说,可能只是多管闲事罢了。

但对我做的事她从来没有拒绝过,所以我也每天都来找她。

「如果还是这样每天窝在家里不出来,高中能不能毕业都很难说了哦…」

幸穗的出席天数越来越危险了,如果还是不去上学的话,可能就要留级…甚至会被勒令退学。

正是因为怕发生这样的事,幸穗的母亲也越来越担心。

「那我去和幸穗说说吧。」

「拜托了,宏树君。」

四岁开始就和幸穗认识的我实在是担心这样的她,从她不上学开始一直来她家和她说话,从同班同学那里要来讲义给她。

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但是有时我会这样想,我做的这些事对幸穗来说真的有用吗?我也不知道…

就这样我开始尝试进入幸穗的房间。

小的时候我去幸穗的房间一起玩过很多次,但是到了中学便没有再进入过彼此的房间。就这样到了高中,从幸穗不去学校开始每一

天我都想要进入那个房间…可直到目前为止房门都没有打开过。

「幸穗,晚上好。」

我咚咚的敲着幸穗的房门,向她搭着话。

之后门的那边也传来咚咚的敲击声。

虽然幸穗没有说话,但是有这样的回答我也很开心了。

「今天我再附近便当屋买了个便当,还挺好吃的的。虽然是炸肉便当,但是量真的很足,完全能吃饱。」

就这样我透过房门和幸穗说话。

说是说话,其实是我单方面和幸穗倾诉,她并没有任何的回答。

即使是这样我也想和幸穗说话。

「然后我有一个朋友,突然就拿走了一个炸鸡块。

当我想夺回来的时候他直接一口吃掉了,真是个贪吃鬼。」

「后来他放学后就拉肚子了,搞得练习都迟到了。

今天可是要决定县比赛的首发的啊。

不过...那家伙好像也能拿到首发名额就是了。」

「对了,我今天发挥的特别好,估计能够拿到首发。所以...」

’所以...‘之后的话刚想说我又咽了回去。

本来想说「我想让你来看比赛」来着,但是...还是没有勇气。

连我自己都觉得自己丢人。

不过,也没办法嘛。

自从那天以来,我无论如何都不敢向幸穗踏出那一步。

「...」

静默的氛围持续了一段时间。

本来靠着气势喋喋不休了一会,一旦中断了就很难继续说下去了。

啊啊,要是我更加能说会道的话就好了。

「那个...幸穗」

可我一言不发也不行啊。

这么想着突然说出了那句话

「如果...什么是我能做的话尽管说,只要是我做得到的,什么我都会去做。」

为什么要说这样的话啊。

我自己也不清楚。

明明之前都没说过这种话。

如果万一幸穗真的退学了,我可能会后悔为什么当初没能为她做些什么。

无论如何,今天的我并不能得出任何答案。

「...欸!!」

说了那句话后,我不加遮掩的大声叫了出来。

因为此前一直关着的房门,缓缓的打开了。

「.......」

「幸...幸穗...」

如同人偶一般端庄而又可爱的面容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作为高中生稍显幼小的身形。

还有那让人不忍瞩目的秀丽的黑发。

不知是不是因为闭门不出太久了,身上多了一丝阴翳,但即使这样还是如此的美丽而可爱青梅竹马—滨地幸穗出现在了我的面前。

「幸...幸穗!!」

突然的久别重逢让我欣喜万分,满脸笑容的看着幸穗。

与此相对幸穗却是十分的害羞,眼睛东张西望的畏畏缩缩的样子。

「什、什么都可以吗?宏树君。」

幸穗发出来像是随时可能消失那般细细的声音向我确认。

我向幸穗大大的点着头。

我因为幸穗能够出来实在是太高兴了,已经变成什么要求都会同意的状态了。

但是,幸穗的要求和我想的不一样...

「那...从今天开始...每天和我kiss一次」

「......!?」




「能做到的话...我就去上学。宏树君都做到这般地步了...我也不得不反击了。」

那是我从未料想到的要求。

我有一瞬间在怀疑是不是在开玩笑,可认识幸穗这么多年了我能看出来她是认真的。

但是,我实在不明白她这么做到底有什么企图。

因为我对她有好感?

可中学的时候

——对不起,宏树君,我——

那是本来不可能实现的要求,她应该知道的。

而且幸穗她也......

「这样...真的可以吗?」

与此同时,如果她这次还拒绝的话我再也不会来见她了。

我暗暗下定了决心。

不过在这之前,我并不想再也不能见到幸穗了。

「嗯......」

就这样幸穗对我点了点头。

之后我和幸穗进入了房间,并坐在床边。

相互注视着彼此的脸庞。

「那么...要亲了哦。我是第一次...可能不是很熟练...」

幸穗脸上染满了红晕,微微颤抖地说。

她如同公主般慢慢地靠近。

两人的气息混在了一起。

如同真的要接吻的前奏。

我的心脏扑通扑通地直跳,血脉偾张。

这种状态下接吻的话,搞不好要出人命吧。

「宏树君?」

幸穗轻呼着我的名字,微颤着用双手包着我的脸颊。

突然间,两唇交叠。

即使分开后,我也能感觉到幸穗柔软的嘴唇的那甘甜,在我口中慢慢扩散。

「......」

kiss结束后,幸穗立马移开视线调整起了呼吸。

估计是十分的害羞吧。

被亲的我可是清清楚楚的看着幸穗,这种感觉我当然知道。

「没、没事吧,幸穗?」

「嗯...原来kiss,是这种感觉啊。」

幸穗的视线重新回到了我的身上,一边摸着自己的嘴唇,一边沉浸在快速kiss的余韵当中。

我也是大脑一片空白,什么都无法思考。

「宏树君,对不起...让你陪我做这样的事。」

「啊,没什么好道歉的...」

「宏树君真是温柔呢...明天...在学校等我吧」

kiss完了之后,幸穗这样说着。

这是真的吗?那时的我什么都不知道......

认识幸穗这么长时间了,她从来没有打破过约定。

所以我相信她所说的话,离开了房间,踏上了返程的路。

而那时的我无从得知,这个约定将会改变我们之间的关系。



第二话:按照约定,真的来上学了

——从今天开始每天和我kiss——


约定的第二天早上,因为比赛将近我很早便去了学校进行晨练,并没有去幸穗的家。虽然我很想确认那个约定是否是真的,不过这么早就跑去人家家里实在是不太好。

所以我只能信任幸穗,相信他会遵守约定。

「辛苦了宏树,给你这个。」

「哦,多谢了。一直以来都谢谢你了。」

之后在晨练结束返回部室的途中,经理人兼我的同班同学林原紫给我递了块毛巾。我接过来并擦了擦身上的汗水。

在校规危险边缘徘徊的茶色马尾辫,如同偶像般可爱的容颜,还有...那引人注目的,巨大的胸部。紫作为足球部的经理人十分的优秀,再加上开朗的性格让她十分的受欢迎。而且连成绩也很不错...简直是无懈可击。

「没事啦,谁叫我们关系这么好呢。」

「别!别用这种说法呀...」

「好耶,宏树的反应真太有趣了。话说,感觉今天,宏树没有集中注意力啊。嘛,即使这样也没有出错就是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啊,那个...」

被紫问道这样的问题,我一时语塞。没错,其实我今天晨练完全没能集中。毕竟昨天发生了各种各样的事...比如幸穗终于从房间里出来,第一次的kiss,还有每天都要kiss的约定...特别是和幸穗接吻实在是让人心跳加速,昨天完全没睡。

可是这些都不能和紫实话实说。

「昨、昨天,我支持的队伍比赛输了实在是大受震惊。」

随便找了个理由糊弄过去了。实际上真的是用手机看了比赛但是完全没有看进去。

「哦—原来如此啊。确实昨天的比赛他们本来是优势的,不过教练的换人策略葬送了比赛。」

「哦,紫也看比赛了?」

「当然了,为了以后当足球杂志的记者当然要看很多的比赛啦!诶,打起精神来嘛,下次比赛他们会赢的。」

「紫一边向我露出太阳般的微笑,一边轻轻的拍着我的背以示鼓励。其实不是因为比赛输了才伤心的...多亏了紫的温柔,我又充满动力了。」

「谢谢了,紫。多亏了你我又打起精神了。」

「是吧。不过宏树不精神的话我也会因为担心你而消沉的......」

「诶?」

「没,没什么!赶快换衣服回教室吧!」

不知怎么的,紫慌慌张张的,匆匆的进入女更衣室像把运动衫换成制服。我也去在部室准备换衣服了。

「喂,宏树你好慢啊。我已经换完衣服了哦。」

「浩一,你练习完了不是直接回部室了嘛,反正肚子饿了肯定已经吃过什么了吧?」

「暴露了嘛。没办法呀,练习完了肚子就饿了。」

比我先回到部室里的是我的同班同学兼朋友兼队友——柳浩一。他胃口非常大,说他一天到晚都在吃东西也不过分。而且因为在踢足球所以体型十分的健壮。

「真的是能吃啊,而且即使那么能吃虽然是二年级生却成了王牌先锋。难道说吃就是秘诀吗?」

「咋滴?不过你也马上要打进甲子园了吧,让你担任后卫也是对你表示信赖的证据。防卫就交给你啦,宏树。」

「知道啦,交给我吧。不过防守一个人的话也无济于事就是了。」

「别这么说嘛,那个世界级的选手也——啊!话说这不是快到早会的时间了吗!」

「靠!」

散漫的边说话边换衣服,不知不觉间马上要到上课的时间了,部室里也只剩我们两个人了。我急忙换好衣服,二人一起离开了部室。

「宏树你好慢啊了!啊,还有个叫浩一的附赠品也一起跟过来了。」

换上制服在外面等着的紫这么说到,愤愤地责怪着我们。

「你别无理取闹啊!这么着急的话别等宏树就好了啊。」

「有什么关系呢!走吧,宏树。」

「哦,哦!」

「喂等一下,别抛下我就这么走了啊!啊,肚子好饿啊......」

我们全速奔向教室,完全无视了‘不要在走廊上奔跑’的规矩。虽然正因如此我们准时到达了教室......不知怎么回事突然发现教室前十分的吵闹。

「嗯?今天发生什么事了吗?」

「我不知道啊,宏树知道什么吗?」

「不,我也......!」

刚开始,我完全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直到我看到熟悉的身影,立马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幸穗!」

「宏,宏树君!」

拨开了围观的人群后,在那之中的正是穗。真的如同约定好的那样来学校了啊。知道穗遵守约定后我真的是十分的开心,不经意间露出了微笑。

虽然穗因为备受而关注十分的害羞,见到我之后好像安心般露出了冷静的表情。不过,即使如此穗身上的怯意也未完全消除。

「我带你到你的座位去吧,你还不知道来着。」

「谢、谢谢你,宏树君」

我便领着穗到了她的座位上,那是最靠窗的位置,偶然的是我的座位就在旁边。知道我就坐在旁边后,穗貌似更加安心了一些。

「快早会了,等会再聊天吧。」

「嗯,嗯...」

「太好了,穗你真的来了...」

「因为...约好了嘛...」

在进行着这样的对话的对话的时候,正好早铃响了要开始早会了。


早会结束之后,在上课前的时间我还想和穗稍微说一些话。

「那个...宏树君,那个...」

在那之前穗先向我搭话了,因为好久没来学校了她紧张的支支吾吾说不清话。

穗你还还真是紧张呢,来给你绿茶,喝了稍微冷静下来再说吧。」

看到穗这么紧张,我从包里拿出还没喝过的瓶装绿茶给她。收到绿茶的穗缓缓的的喝了起来。

「谢谢...对、对不起宏树君,给你添麻烦了。」

「没有啦,只是这点小事而已。所以,刚刚想说什么来着?」

「嗯、嗯...那个......啊」

「上课铃响了,那就下次休息时间我再洗耳恭听。」

时机真是太不巧了,正好在穗想说话的时候铃声响起了,要开始上课了。感觉是很重要的话所以在上课的时候讲可能不太合适,留到下课再说吧。

到了下课时间。

「浜地,课间有关小试有些事情你过来一下。」

「好、好!」

下课之后穗立马就被女数学老师叫走了,还是没能说上话。穗她没问题吧...好久没来学校看起来特别的紧张啊。

「嗯?怎么了紫?浩一你也?」

正想着穗要说什么的时候,突然发现紫和浩一来到了我对身旁。欸?怎么感觉紫好像露出了十分震惊的表情。

「什么怎么了,你到底和浜地是什么关系啊!?和她那么亲昵的说话!」

「我也十分感兴趣!」

「连浩一也......」

原来如此,这两个刃不知道我和穗是青梅竹马来着。高一的时候,我和他俩在一个班可和穗并不在一个班,所以不清楚。

「我和穗是青梅竹马哦,家离得也比较近还是小孩子的时候就每天一起玩了,总之就是直到高中都一直在一起。」

「是这样啊,理解了。」

「原、原来如此啊。」

粗略的说明后浩一是接受了,紫也大概是接受了。

「所以很担心她一直不来上学,来了真是太好了。啊,对了,从今天开始和穗一起吃便当可以吗?她大概没有能一起吃饭的朋友。」

「那我有好办法!给你这个。」

浩一好像有好点子,微微一笑从口袋里取出了某种东西的钥匙给了我。

「这是啥啊?」

「天台的钥匙,别问我从哪得到的。天台的话谁都不会去,最合适两个人一起吃饭了。」

「两、两个人?」

我本来想的是紫、浩一、穗和我四人一起吃五分来着...看来浩一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件事,微笑地继续说着。

「和青梅竹马的你一起吃对现在的浜地同学才是最好的,等她习惯了再和我们一起吃也不迟。」

「确实,有时你也是能吐出象牙的吗浩一。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紫没问题吗?」

「嗯...那我就和B组组员一起吃了,和浩一两人吃太尴尬了。」

「喔,我也觉得尴尬好吧!」

「谢谢你们了。」

在我们扯东扯西的时候铃声又响了,穗也在这时回到了教室。这之后又开始上课了、然后下课...又到了课间。

「那个穗,今天午饭一起去天台吃好不?」

「欸!?可、可以吗?不用和朋友一起吃吗?」

「得到允许了所以没问题。啊,如果不愿意的话拒绝也可以的。」

「我、我没问题的!因为我、我也...想和宏树...一起吃饭...」

就在这时穗第一次露出了微笑。而穗说想和我一起吃饭我也十分开心,不假思索的回了一个笑容。之后进入了午休......

「哇,原来天台这么宽敞的嘛。」

我们到屋顶上来了。因为本来这里的钥匙不应该落到学生的手中,我们便靠在栅栏上,只留出两人的空间一起吃着便当。

「诶,穗的午饭只有这么少吗?」

穗只从包包里取出了一个在商店买的饭团吃了起来。

「嗯、嗯......今、今天突然说要来学校,妈妈没来得及做便当......」

「原来如此...那可以吃一些我的,一个饭团不够吧。」

「欸!?怎、怎么可以...吃宏树君的...便当呢......」

「那如果我说是我想分给穗呢?」

「太狡猾了......」

用了些花言巧语,我分给了穗一些菜肴。穗慢慢地咀嚼,感觉吃的很香。看到这种场面的我欢喜的笑了。

「真好吃啊,这个...是令堂亲手做的?」

「不是,今天是我做的。因为睡不着所以就顺势做了。」

「是这样的吗!果、果然宏树君好厉害啊.....真的十分美味哦。那、那个睡不着...是为什么呢......」

「嗯、嗯...」

难道穗已经察觉到为昨晚没睡的原因了吗。两人同时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情,都面红耳赤。

「那、那个...因为我是第一次......」

「对啊...互相...都是第一次来着......」

穗露出了稍稍安心的表情。不过穗的初吻让我得到了真是太好了,因为穗她......

「......」

「......」

想问穗的事数不胜数:为什么要和我kiss才能来上学?那个人还好不好?到底为什么不来学校?但是直接问本人的话肯定会被讨厌的吧,况且刚刚因为昨天的事太尴尬了,我现在也在把话题转到别的方向上。

「那...那个!」

先开口的,是穗。

「我、我...今日份的kiss,想要现在做。」

「啊,今、今日份的kiss...对、对了,每天都要来着。可不用在学校也可以啊,要不然放学后到穗的家里再说?」

「宏树君...在很勤奋的练习对吧?我看见你晨练了,如果那么早都在努力训练的话,肯定放学后会很累吧,不用勉强还要到我家去。更、更何况,在我家的话可能会被妈妈她们发现。所、所以......趁着现在有时间,想要kiss。」

穗害羞的说明了今天一定要要在这里做的理由。其实我并不介意,但也并不是蔑视穗努力的把心中所想的表达出来,而且确实去穗家也会有被她父母发现的风险。

「我明白了......」

所以我答应了在这里kiss的要求。万幸的是这里谁都不会来,也不会被别人看见吧。

「谢谢你,宏树君。啾......」

穗便亲吻了我的嘴唇。从初吻之后过了一天,还没有习惯这种感觉。明明只是触碰嘴唇,心脏不停的小鹿乱撞。心里想着起码不要在脸上表露出来...但肯定已经被发现了吧,毕竟我已经脸红耳热了。

「......」

穗也是一样,呼呼的喘着气,潮红升上她的面颊。kiss之后穗还是和昨天一样,视线不愿与我交合。

「还没有太习惯...不好意思哦宏树君,我kiss太笨拙了」

「没,没关系的」

重归平静的穗看着我对眼睛向我道歉。虽然我回答了没关系,可我根本就没和穗以外的人kiss过,这到底是不是笨拙还是擅长根本无从比较。大概是穗经验不多,对自己的kiss没什么自信吧。我们二人对kiss不知道的东西还是太多了。

「明天会亲的更好的......所、所以...还可以和我kiss吗?」

穗十分不安的向我请求着。难道说她以为我会因为她kiss技术太差就违背约定吗?可无论穗的接吻水平有多差,其实都不是什么大问题。

「嗯嗯、当然了。」

对我来说穗能精神满满地来学校比什么都强。和约好的一样每天kiss穗就会来学校的话,没有拒绝的理由。

不过,我还没有习惯kiss。可能哪天kiss的时候就会因为心脏跳得太快死掉吧。

「太、太好了。果然,宏树君真是温柔啊。」

「没、没这回事......啊、铃声响了。差不多该回去了,走吧。」

「嗯、嗯」

就这样我们俩结束了第二次的kiss回到了教室。虽然心脏还在砰砰直跳,总算是被我敷衍过去了。



午休结束,那之后两小时的授课也结束之后,我要去参加社团活动,而穗要回家了。也就是到了我们分别的时候了。

「社、社团活动...加油啊...宏树君......」

「嗯嗯,我会加油的。穗今天也十分努力了呢。」

「因为有宏树在啊......明、明天也请多多关照......」

我们进行着这样的对话,虽然其它的同学也听到了,可谁也不知道「明天也请多多关照」指的是kiss。

这之后的我。

「好球宏树!」

「今天你状态不错啊!」

「就是这个劲头!」

因为有了穗的加油,我今天的运球干净利落,状态极佳。现在无论是做什么都能顺利的完成,感觉自己已经是无敌的存在了。

练习结束后,回到部室换回制服。这时浩一......

「一会要不要去吃拉面啊?」

这样邀请了我们大家。直到昨天我还因为要去穗家而不得不拒绝,今天的话已经没必要去了。因此我便接受了浩一的邀请一起去吃拉面。

「我也要去。」

和紫说我也要去之后紫也愿意一同前往,最近我们三个没什么机会在外面吃饭,正好是一个不错机会。

于是我们便去了附近一家备受好评的拉面店,围着一张桌子家坐了下来。

「今天宏树踢得真好啊,说实话早上踢的有些微妙,放学后那运球我简直认不出来了。」

「我也吓了一跳,无论做什么动作都是信手拈来。」

「是不是因为有浜地给你加油了啊?啊啊?」

「别拿我我开玩笑了,紫。」

不过实际上确实如此。穗和约好的一样来学校了,今天约好的kiss也顺利的完成了,而且只是因为穗给我加油我就能发挥的那么好。

「被那么可爱的孩子加油了的话当然能发挥好啦。等下,那我的加油的效果是不是就有待商榷了...」

「诶?紫的加油也让我充满力量哦。」

「嗯!?等、等下,突然说什么呢!真是的......」

「我也充满力量哦,紫。」

「哦是吗。」

「和宏树比还真是敷衍啊!啊,看起来好好吃。」

在我们还在聊天的时候,我们点的豚骨拉面端上来了。哇,好像确实很好吃,那我就开动了。啊,果然太美味了。

「这面真好吃啊!虽然是第一次来但我已经想给谁推荐这里啊。对了宏树,浜地同学喜欢拉面吗?下次也叫浜地同学一起来吃呗。」

「emm,不清楚啊。也没见过穗吃过这么辣的拉面。」

「啊,确实,环顾四周也没什么女生......」

店里看了一圈,包括店员在内的女生只有紫一个。

「只、只是凑巧只有我一个女生罢了!不过邀请女生的话选吃起来更简单的东西的话不是更好吗?宏树,浜地同学喜欢什么呢?」

穗喜欢的东西啊......」

穗喜欢的东西,虽然我考虑过很多穗会喜欢的东西......如果是以前的话我马上就能说出来,现在的话我真想不了穗会喜欢什么。说起来,我去穗家的时候也没听过穗说话,穗不去上学之前因为在其他班级所以没什么说话的机会。

「是什么呢......」

「原来不知道吗!」

「只是不知道最近喜欢什么!高一的时候在不同的班级而且穗她是归宅部的。」

「确实这种情况下即使是青梅竹马说话的的机会也不多呢。那中学的时候呢?」

「中、中学的时候......」


虽然只是紫无意间提出的问题,可确实,我在中学的时候和穗有着许多美好的回忆。但是后来发生了一件足以抵消之前所有美好回忆的事情,想到这里我不由得一时语塞。





「那个...中学的毕业典礼的时候发生了一些事......」

「啊,难道说被甩了?」

「......」

「诶?猜中了!?」

浩一本来是开玩笑来着,没想到真的猜对了,因为怕刺痛我以前的伤口,浩一显得有些着急。没错,我在中学的毕业典礼上跟穗告白了,然后呗彻底的拒绝了。

「对、对不起宏树!没想到真的是那样......」

浩一慌慌张张的低下头道歉。

「没事啦别放在心上,都是以前的事了。」

「可现在你们关系也蛮好的啊,想不出她当初为什么要拒绝你。」

紫战战兢兢的询问着。确实,看到我们今天的往来并不会觉得我们之间发生过那种事。我也觉得如果当时告白了穗就能够和我交往来着,可事实确是......

「因为穗她...已经订了娃娃亲......」

这就是无可奈何的现实。

「「娃、娃娃亲!?」」

两人都难掩惊讶之情,正在喝水的浩一呛得直咳嗽,紫也震惊得张大了嘴。

「什么啊,这都什么时代了还有这种事?」

正如紫所说的,我该开始听到指腹为婚这种事的时候也觉得很荒谬,但可惜的是这就是事实。

穗的家虽然是开点心屋的,可老家好像是在东京......所以穗要嫁给东京本家的儿子。」

所以穗拒绝了我的告白。穗带着歉意的说因为她订了娃娃亲,因此不能和我交往。

我觉得自己搞砸了。因为高中也在一个学校,所以以后想做恋人而不是青梅竹马这种想法就是错的。

在那之后直到高中入学我都没有见过穗,入学后也是,因为在不同的班级而见面的机会也变少了。在这段时间里总算是断了和穗在一起的念想......可我们之间的距离也越来越远。再这样下去我们会不会最终形同陌路呢?可在得知穗不再来学校的消息后,我每天都坐立不安的往穗家跑......便有了之后的事。

所以说为什么要以每天和我接吻作为条件才来上学呢?我也不清楚。

「不、不妙啊。这不就是那个吗?那个叫什么来着......」

「叫政治联姻吧,浩一。话说浜地同学能接受吗?是不是不讲理的父母强制的呢?」

「倒也不是......我当初带着这样的想法询问之后,而穗的父母说他们却十分尊重她的意见,说要是穗不愿意的话拒绝也可以,然而穗却选择了同意,大概好像是这样。」

「也就是说,浜地同学喜欢和自己订亲的那个人吗?」

「这我就不知道了......不过我自己也见过和穗订亲的那个人,长得又帅,性格又豪爽,明明只和我差一岁却很有风格。另外他还在东京的足球强校担任正式队员,甚至还受到专业选手的关注。和那么厉害的人相比,我肯定是赢不了的......」

「这强的也太犯规了吧!我们长野这样肯定没有这样的人,东京太可怕了......」

正如浩一所说,我见到他的时候也十分震惊真有这么厉害的人。因为他被吹上了天所以在见到他之前我多少还有些不甘心。神真是不平等啊。

「好吧,再点一盘饺子,算我请宏树的。」

「诶?我也不是想博取同情啦。再说......我对穗已经没有爱慕之情了」

没错,现在的我对穗抱有的感情只有作为青梅竹马想和穗一起度过快乐的学校生活而已。所以接吻只是因为约定,没有任何恋爱的感情。绝对,应该没有的。

「没事啦,就让我请你把,只不过是钱包轻了一点而已。」

「我也要请茶泡饭!要是说不愿意的话我可要生气了!」

「喂,那么多哪里吃得完啊!那、那就桑耳一起吃吧,这样的话就能吃完了」

「好!那就快点点吧,不好意思了哦。」

好像是因为我的失恋经历太过凄凉两人都请我吃了些东西,虽然点的太多吃不完只能三个人分着吃。嘛,这种风格的鼓励正是他们俩的优点就是了。我真的是交到了两个好朋友啊。

我们消灭了追加的食物,踏上了归途。



第三话  青梅竹马喜欢的东西

「那我先介绍一下吧。这是我的朋友紫和浩一,去年在不同的班级所以应该是第一次见面吧。」

「嗯,嗯......」

早会开始前,我向雪穗介绍了他们两人。为了让他们好好相处我觉得有必要在其中穿针引线。

「我叫林原紫。浜地同学,以后也请多多关照!」

「请、请多关照。」

紫伸出手和雪穗握了一下手。大概是因为有些紧张,雪穗的表情略微有些僵硬。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倒也难免。

「我是浩一!浜地同学,请和我握手——」

「当然不行啊,你看,都把别人吓坏了。」

「渍」

刚打完像样的招呼铃声便响起了,第一节课开始了。

「呐、浜地同学,你在看什么书啊?」

第一节课下课后的课间,紫向在看着什么小说的雪穗搭话。为了和雪穗处好关系才搭话的吧,毕竟没有什么都不做亲密度便会提升的人。于是我故意不介入两人的谈话而是在一帮观望。

「诶......那、那个......」

雪穗好像是被突如其来是搭话吓到了,一时间慌慌张张的。即使如此也努力的想和紫说些什么。

「上、上大学的男生和比自己小的管理员结婚了那件事......哦」

「诶!你喜欢这种书吗?」

「是、是这样的......」

「理解理解,我也蛮喜欢肥皂剧的。那这次我也看那本小说吧,书名是......【年轻可爱管家爱上我】。图书馆有这本书吗」

「不、不知道......我、是在书店买的......」

「ok,那我也去书店买一本吧,读完之后一起聊一聊吧——」

「嗯,嗯......」

听着两人的对话,雪穗好像有些尴尬,但即使这样也在努力地进行着对话。实际上本人怎么想的我就不得而知了。

「哇哦、紫能和浜地同学说话了,那让我也加入吧。」

浩一在旁边听着两人的对话,也想插一脚。

「浩一现在还不行,幸穗单单和紫说话就那么紧张了。」

「诶——对手是紫的话那我不是永远都不能说上话了嘛?」

「嘛、浩一本来就不受同级的女孩子欢迎,虽然脸还不错但身上一直有汗水和食物的味道。」

「什么!别说这个了!因为买香水的钱都拿去买食物了。」

「真的假的啊......怎么这么贪吃啊。啊、老师来了。」

在和浩一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中,上课铃响了,老师缓缓地走了进来。和浩一说话的时候没有听幸穗那边的对话,肯定和紫聊的很开心吧。

数小时过后,到了午休时间。

「一起去屋顶吧,幸穗」

「嗯、嗯!」

虽然我认为幸穗和紫的距离已经缩短了不少,今天的话还是我和幸穗两人到屋顶吃午饭吧。今天屋顶也没有人,充满着空旷感。

「今、今天我带、带了便当哦,我、我自己......做的」

幸穗边打开箱子边这么说着。便当中间排列着猫猫模样的饭团,还有章鱼香肠和漂亮的煎鸡蛋,如此精致的便当令我十分惊讶。我不知道原来幸穗能做出这么厉害的便当。

「真的!?幸穗你好厉害啊!」

「谢、谢谢宏树君!昨、昨天分给我了零食......给、给你,这个。」

「这个章鱼香肠,真的要给我吃吗?」

「......嗯」

幸穗微微点头,分给了我章鱼香肠,我便马上把香肠放到嘴里嚼了起来。啊啊、真好吃!原来幸穗料理这么厉害啊......以前都不知道。

「真的很好吃哦。幸穗,你做饭很厉害嘛。」

「没、没这回事!偶、偶尔做的好吃而已......」

「不不,这是幸穗的实力哦。平常都有做饭吗?」

「嗯、嗯......因、因为想给宏树吃我做的料理......昨天在家练了一下。」

「真、真的吗。好、好开心。」

看着面红耳赤的幸穗说着这样的话、我也脸也开始变热了。毕竟知道了幸穗为了我在学习料理什么的......肯定会开心的嘛。

「谢谢你幸穗,为了我这样的人......」

「别、别这么说......因、因为我......嗯、嗯......没、没什么。宏树为了我做了许多事情......这点东西不算什么。」

幸穗好像要说什么又咽了回去、只是说了些平平淡淡的话。到底想说什么呢?虽然在意但我并没有询问的勇气。

「对、对了,话说幸穗休息的时候有在读书呢,是喜欢小说之类的东西吧。我完全不知道幸穗喜欢什么呀。」

「上了高中开始读的,闭门不出的时候......读了很多书。但是......这样和宏树一起也......很喜欢」

「诶?」

「......呐宏树君,今天的分......来做吗?我、我昨天在家练习过了」

无视了我的震惊、向我请求着今天分的kiss。刚刚喜欢的意思也......虽然kiss的学习内容也很让人在意.....但看到幸穗想要尝试学习成果而惴惴不安的样子.......

「.......嗯」

所以说我并没有问任何问题只是接受了幸穗的kiss,应为我想尽量满足她的要求。

「......谢谢你,宏树君。」

我点点头表示接受,而幸穗红着脸颊向我道谢。

「啾......」

今天也和幸穗kiss了。但和目前为止的kiss不同,不再是轻轻触碰,而是两唇紧紧贴合了许久。虽说幸穗说自己是学习了,但估计是没有实践过吧。幸穗的kiss有些许尴尬,好像是某个戏剧中的一个场景。

但是,其实我也还没有习惯kiss。所以目前为止只有一瞬间的kiss突然变成了5、6秒,被这甜蜜的触觉所影响,我的大脑变得一片空白。还有之前kiss的时候就发现了,心脏跳得也太快了吧。

「......还不能像动画里面一样顺利,对不起啊,明天我会做的更好的。」

依然是面红耳赤,但和昨天不同的是眼睛直勾勾的看着我。幸穗可能也是渐渐习惯了kiss吧,而我只是听着她的话就已经快要撑不住了。

「啊、啊......但、但是为什么想要练习kiss呢?」

我抛出了这么个问题:如果只是要kiss的话,kiss擅长不擅长其实并没有关系吧。

「......因为,好不容易才让宏树君迁就我的任性,起码要给你不错的回忆。而且......没、没什么。」

「这、这样啊。」

原来幸穗是为我考虑的啊。不过幸穗好像还想说些什么,总感觉另有隐情。不过,我并没有追问下去。虽然感觉幸穗没有诚实地回答,而我也害怕着踏出那一步。

没想到我也是个胆小鬼啊。

「差不多该回去了吧、宏树君。下节课在理科教师来着?」

「嗯、嗯。迟到可就不好了。」

收拾完便当,我们便回到了教室。这之后我们也没有让别人知道这个秘密,只是再次回到了那无聊而平凡的日常。


2.9k
4.5k

請選擇投幣數量

651

全部評論 166

  • 1
  • 2
  • 3
  • 4
  • 5
  • 6
前往
10000
尻雨魔理沙 騎士
🤗希望男主化身乐子人,走肾不走心。

1 个月前 0 回復

中二魔女 勳爵
带佬人呢

2 个月前 0 回復

lotouhar 平民
大佬不更了嘛?

3 个月前 0 回復

还记得彤 子爵
这两个刃...这里应该打错字了吧

3 个月前 0 回復

绘の星 伯爵
可惜了这么好看的插画

4 个月前 0 回復

绘の星 伯爵
这啥呀,看的我一愣一愣的

4 个月前 0 回復

橙子。 伯爵
青梅就硬作,等一波经理爆杀青梅

4 个月前 0 回復

  • 易寂寞型 勳爵 : 爆杀也没用,看标题就知道青梅赢,经理越是爆杀,最后输的越惨

    4 个月前 回復

宇宙里的小绵羊 子爵
出人命🤔

4 个月前 0 回復

集梦旅人 子爵
换个角度,如果男主最后和同学在一起了,那现在就是白白享受别人未婚妻的倒贴

4 个月前 13 回復

  • linz1567 子爵 : 角度清奇,你怎么不想想是主人的任务呢(

    4 个月前 回復

krito-we 子爵
快进到女主只是为了以后能跟娃娃亲的未来丈夫亲的更熟练而找男主练习,噢~兴奋起来了

4 个月前 3 回復

  • lotouhar 平民 : 你和我想一块去了😂

    3 个月前 回復

  • 晓风残月XD 子爵 : 好耶

    4 个月前 回復

dlunovel 子爵
女主么这别扭,男主得一发入魂搞出人命才留得住吧。

4 个月前 2 回復

  • 季南风 公爵

    回復 @azazazazab : 感谢

    3 个月前 回復

  • azazazazab 公爵

    回復 @季南风 : [裕時悠示]在高三拿到驾照的我。陷入了和不可爱学妹一起夏日旅行的境地

    3 个月前 回復

  • 季南风 公爵

    回復 @azazazazab : 隔壁是哪部?

    3 个月前 回復

bamboo 子爵
这青梅……老人地铁手机.jpg

4 个月前 2 回復

scpan139 勳爵
看到本书标题觉得还算新奇,进来看了一下开局也还可以,不过刚才去Web爬了一下生肉感觉就不太乐观,越到后面每话字数越少,前面33话用了一个半月时间发表,后6话(含2话书籍话通知)竟然用了13个月有余,实在不明白这作者在想什么?是打算用不断稀释的内容来做收尾吗?然后看到作者最近另外又开了新坑,难不成是准备让这篇烂尾?

4 个月前 5 回復

  • azazazazab 公爵

    : 讓我猜一下.說不定一卷銷量不好準備腰斬.WEB就給他爛

    4 个月前 回復

超时空鉴定师 子爵
不过要我说男主也是男主有坑,拒绝你的青梅竹马非要你亲才去上学,就不觉得奇怪么?就不想问问原因吗?

4 个月前 1 回復

  • azazazazab 公爵

    : 真的.拒絕過你又有娃娃親的青梅.要你每天KISS一下才上學.不問清楚理由?唯一能幫他找的藉口.就是之前被拒絕加上娃娃親表面上看起來比他更好.讓他打擊太大

    4 个月前 回復

超时空鉴定师 子爵
真的意义不明啊,搞不懂女主

4 个月前 4 回復

  • azazazazab 公爵

    回復 @Yileku8 : 反正不管是哪一種.感覺都沒替喜歡的人著想過.看麻了

    4 个月前 回復

  • Yileku8 勳爵 回復 @超时空鉴定师 : 我认为那不叫懂事,应该叫胆小怕事,害怕自己惹出问题来,又害怕自己去解决,日本人天生的奴性

    4 个月前 回復

  • azazazazab 公爵

    回復 @超时空鉴定师 : 作者可能覺得WEB不敢接受告白不太合理.在文庫加個婚約者合理化.然而作者不知道的是.這種設定噁心讀者.女主不想給父母添麻煩.卻選擇給喜歡的人傷心.讓女主嚴重掉價.父母絕對有機會看出問題所在.然而有沒有開導或助攻?沒有的話他們也就這樣.看似開明實則放生.說到底開明的人會搞娃娃親這種東西嗎?

    4 个月前 回復

legman 勳爵
喜歡男主又要接受帥哥的娃娃親,還用親吻綁住男主?看下面評論甚至還想爬上男主床,我不理解,我大受震撼,什麼奇怪的女主

4 个月前 5 回復

  • azazazazab 公爵

    : 我也無法理解.什麼年代了還有人會為了娃娃親捨棄喜歡的人的告白.後面每天KISS又是哪招?妳有考慮過男主的心情嗎?現在的妳很自私

    4 个月前 回復

不为谁而穿的库子 騎士
地铁 老人 手机

4 个月前 3 回復

绪舞阳 子爵
这种女人实在是恶心😅

4 个月前 3 回復

  • azazazazab 公爵

    : +1.有夠不替男方著想的

    4 个月前 回復

爱玩的2b小孩 伯爵
女主真是个无比的脑瘫,恶心坏了

4 个月前 5 回復

  • azazazazab 公爵

    : 看的我人麻了...

    4 个月前 回復

无错字 騎士
支持的球队因为教练输了是吧😡史蒂夫科尔!你听见没!

4 个月前 5 回復

  • oldbamboo 勳爵 : 😂哼斗是吧

    4 个月前 回復

  • 1
  • 2
  • 3
  • 4
  • 5
  • 6
前往
lotesless 勳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361 粉絲
0 關注
1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