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话——“薰衣草”

高岭之花与放学后






第八话——“薰衣草”






花语:“沉默”、“请回答我”、“疑惑”等


---------------------------------------------------------------------
作者:罰印ペケ
封面:罰印ペケTwitter
文源:Kakuyomu(主要)https://kakuyomu.jp/works/1177354054893496588
          参考https://w.atwiki.jp/i_am_a_yandere/sp/pages/2754.html
录入/翻译:Himurayu
校对/润色:Himurayu
轻之国度 https://www.lightnovel.us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
如需转载请经过本人同意。
-------------------------------------------------------------------------------------------------------------------------------------------------------------
好久不见,还有人记得我不?视阅读量后续更新会适当加快哦。
-------------------------------------------------------------------------------------------------------------------------------------------------------------


高中二年级,十月份。


清晨。


在这夏去秋来的时节,空气中已能感觉到些许寒意。


按照每天的习惯做完便当后,我罕见地发现家人都还没起床。正当我跨出安静的不知火家之时,吓了一跳。


“早上好,遍。”


姿态凛然的站在我家门口的,正是高岭华——我的女朋友。


在她确认了是我后,马上面带微笑的打招呼。


“——早上好。我们汇合的地点不在这里吧?”


前不久好不容易成为了恋人的我们,在我畏于受人嫉妒而提出“只在放学后”的这样一种关系之后,对此不满的她作为条件提出了在没什么人的清晨和我一同上学的要求。


既然如此我只得应允,不过在前几天的邮件里经过一番讨论确定了汇合地点。并没有在约定的地点出现的她多少令我有些不知所措。


“嗯。不过啊,就算提前一秒钟也想要早点来见遍。”


这句话确实谈得上肉麻了。


“我告诉过高——华我的住址吗?”


“之前偷偷跟着遍来过,所以我认识。”


“这、这样啊。”


她的脸上时不时地可以窥见些许异常。


就好像是沾在一幅鲜活生动的画作上的脏东西一样,这种异常与高岭华的形象相距甚远,以至于对此的印象更加深刻地烙印在了我的脑子里。


和刚邂逅不久、曾令我心动的她成为恋人,我却仍不能放开手脚去感受这种喜悦,也正是出于这个原因。


“那我们走吧。”


幽静的住宅街响起了两个人的脚步声。


我们二人之间由于没有对话而暂时沉默,不过想来——兴趣和境遇都有所不同的我们,自然不太容易提出共同的话题。


本来我自己就不怎么擅长和别人说话。


因此,率先打破这沉默的自然就是她了。


“我们当真成为——恋人了对吧?”


“诶……啊是。怎么了突然?”


“那当然是因为遍说不到放学之后就不能亲热呀。好过分哦。”


即便我答应了条件,看来她还是觉得不满意,嘟起嘴。


“我也非常清楚自己说了任性的话,不过在我们男生之间华既可爱又出名,那样的话我就会引起别人注意了。太引人注目了我就难办了呢。”


“——再说一遍。”


“诶?”


“再说一遍——可爱。说啊。”


“可、可爱。”


这部分再次被单独提出来,令我羞耻心爆棚。


我为什么会说出这种肉麻的话啊?


她露出满足的表情,轻轻抱过我的左臂。


“现在就先这样放过你。”


在大脑马上要短路之前——


“这、这么说来,文化祭,我们班要办咖啡厅呢。”


再也忍受不了羞意的我,强行改变了话题。


“是呢,遍想要负责哪一部分?”


“我想着要是能负责制作招牌就好了呐。”


尽管距离开办活动只剩一个月了,到现在还只是确定了要办咖啡厅,分工都还没有定下来。


“那我也去做这个吧,这样就算和遍不能亲热,至少还能说上话呢。”


我就猜到会是这样,不过没有说出来。


“咖啡厅吗……对了遍,我们再去‘步绘梦’吧。要是阳子小姐的话,向她报告我们的事就没问题了吧?”


“诶?嘛确实这倒是没什么……”


不清楚她为何就如此想要将我们的关系展示给身边的人。


“但是华你啊,大概率是承担接待客人的任务吧。”(一不留神差点打成接客了


“诶~,为什么啊?”


到底对自己的人望和美貌有没有个把握啊?


“我觉得你更适合那方面,而且也不只是我,班里的大伙也是这样想的吧。”


“不要,我想和遍在一起。”


“哈哈哈……和我在一起就这么开心吗?”


“嗯。不过不只是开心哦,有种完美与我契合的感觉——你是这世上待在一起最能让我安心的人哦。”


“我现在还不敢相信啊,能和高——华交往什么的。”


“我也是,兴奋到难以置信哦。”


说罢,她松开我的胳膊,吸了一口气继续道:“一生一世,拜托了呢。”


不知为何,这一句话令我脊背发凉。


-------------------------------------------------------------------------------------------------------------------------------------------------------------


“诶诶诶!华酱要去制作招牌!?”


课程暂时告一段落,到了放学前的座谈会时间。


班里的女生们开始吵闹起来。


“华酱绝对更适合接待客人哦。”


“我又没接待过客人……不合适吧——”


高岭同学无论如何也想要隐藏真实想法,便摆出一副谦逊的态度。


“绝对绝对绝对合适~”


“我也这么想哦~”


“没有那种事啦。”


对于女生一个接一个的发声,有些人默默地听着,有人即使装作没在听可是耳朵立的笔直——反正大部分的男生都在为此分神。


太田先生的到来得以改变这看起来有些奇怪的现状。


“行了,不要吵,该开放学的座谈会了哟——”


正在充分利用自由时间的各位学生都陆续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今天的座谈会呐,我想早点把文化祭的职责分工给定下来。虽说我们班要办咖啡厅,可是定下那个好像费了很久呐,没剩下多少时间了。那么,就赶快决定吧。”


太田先生用手拿起白粉笔,快速地写出了要分配的职责和既定的人数。


那只手一开始写出的是 “招牌制作”的职责和人数3。


“——那么就在我说到你第一志愿的时候把手举起来吧。首先是负责招牌制作呐,第一志愿是这个的举手。”


应该说是果不其然嘛,远超既定人数的学生举起了手。


这其中当然也有高岭同学。


她朝我这里瞄了一眼,但这就足够我理解她的意图了。


我同样静静举起手。


“哦哦——比想的要多呐。可是我想赶快定下来,那就猜拳来确定吧。”


太田先生握拳朝天举起。


我们也跟着握拳朝天举起。


“赢了的人给我留下,那我出了哦,好的上来是——石头……”


我张开了拳头,而老师却没有张开。


我很幸运的取得了胜利。


“喔喔,正好剩下三个吗。”


环顾四周,张开拳头的除我以外只有两个人。


“那么制作招牌的就决定是桐生、小岩井和不知火三个人了。”


这里面没有包含她,而她只是直勾勾地盯着前方,一直握着拳头。


“那你们三个赶快在教室后边一起讨论一下,下一轮是第一志愿负责装饰的……”


我按照所说从座位上站起,向教室后方走去。


有点在意高岭同学


“哟,挺遗憾呐。”


拍在还在走神的我的肩膀上的,是同样负责制作招牌的桐生大地君。


由于相貌端正,在女生里边有很高的人气——这就是我对桐生君的印象。


“遗、遗憾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哦——错失了和高岭之花在一起的机会很遗憾呢。”


明明在夏日庙会那时还将自己不像样的嫉妒发泄给人家,到真的面对面的时候反而被棘手的感觉搞得畏手畏脚。


“呃,我倒不是因为希望和高岭同学在一起才想做这个工作的。”


就算不听,我从今天早上就已然很清楚她的想法了。


差点把实话说出口。


“这么说来桐生君又是怎么样呢?”


“我(俺)?我当然是冲着她来的。”


心头如同被泼了层冷水。


已经多久没有过这种感觉了呢?就在不久前,她似乎还令我产生过类似的心情来着。


见到我吃瘪,桐生君脸部上挑的笑道:“啊哈哈哈!我乱说的,是玩笑啦。别这么当真嘛。我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呐。”


不知所措。


“请多指教呐,不知火。”


“你们两个好~我来晚了不好意思~”


姗姗来迟的正是小岩井奏波同学。


她是一位稳重的女生,同时也是与高岭同学关系要好的朋友——这就是我对于小岩井同学的印象。


“喔,小岩井也来了,那我们就赶快决定要怎么干吧?”


“嗯,是呢~”


桐生君顺势提出他来排版。


我很佩服他直爽的一面,有些羡慕。


我就非常遗憾,做不到他这样子。


“嗯那首先是牌子上面的画,你们有会画画的人吗?”


我左右摇了头。


“我能稍微画一些哦~”


“喔,帮大忙了!我也不太擅长绘画呐。那拜托小岩井来打底稿可以吗?”


“嗯,好的~”


桐生君会排版,小岩井同学会画画。


那我呢?


突然一股自卑情绪席卷而来。


“那么上色就让我和不知火来帮忙~这样吧。”


“那个~”


小岩井同学用听上去小心翼翼地语气出声道。


“怎么?”


“我虽然能画一些,但是写字不怎么擅长~”


“咦?这样啊。我倒是觉得毕竟是在这么大的一块牌子上写字,相比写字擅不擅长,绘画擅不擅长才更重要呐。”


“但是我认为让擅长的人来打底稿更好哦~”(译者注:这里的意思是想让不知火给空心文字描边。


“这样。呐不知火,你来写写?”


“诶?”


“哎呀,不好意思我字也写的不太好。”


“嗯……虽说我也没什么自信,那就来试试吧。”


能够被分配到工作就难能可贵了。


我答应下来也是部分出于不想成为帮不上忙的人。


“下面就说到要什么时候干活了,有人加入了学生会或者社团吗?”


这次小岩井和我一起左右摇头。


“嘛我倒是有足球部的活动,不过要是拜托他们的话大概会准假,总之我们三个干脆就在放学之后工作吧。”


“桐生君在有社团活动的时候,去就好了~”


“啊不,要是让你们两人去做而唯独我去社团活动的话也太不好意思了,而且大概也无法集中精神练习,算了吧。”


“诶~没关系的~”


“嘛~嘛~不要在意了。况且要是我那么想努力练习的话,就去选别的活儿干了呐。”


桐生君的笑容里带上几分恶作剧的意思。


“不知火也觉得这样可以吧?”


“嗯,这样就好。”


“好嘞,那就定好了呐。做其他工作的人貌似也都定下来了哟。”


我看向黑板,发现似乎是这样。


“喔——总之全员的职责算是定下来了,制作招牌的三个人也回座位去吧。”


按照太田老师所说,我们各自回到了位子上。


“暂时职责的分工就告一段落了,不过那些手里比较闲的人也要积极地去帮还在干的人呐——”


同学们对于老师这一志愿服务似的督促,通过“诶~”这两个字来表达不满。(译者注:日语里长音符号“—”占一个字。


“同班同学互相帮助可是很重要的哟。到文化祭也不剩多长时间了,那今天的座谈会就到这里。口令——”


我们跟随着喊口令的人一齐动作。


“十分感谢!”(异口同声)


在同学们各自散开的同时,我们三个制作招牌的人自然就再一次聚集起来,这时,太田老师却向我们这边走来。


“你们三个人作招牌没问题吧?”


“没问题!”(异口同声)


回答的是我和桐生君。


“关于这个事呢,招牌的材料在办公室。我之后要去开会,不帮你们能行吗?”


“没问题的,我们去取来就可以了吧?”


“啊啊,谢了。只是那块牌子有点重,你们注意点。”


“了解了。呐不知火和我去搬牌子吧,一些能带上的小物件就拜托小岩井了。要是还拿不了的话,就分多次拿吧。”


“我知道了~”


“唔、嗯。”


桐生君发挥了他的领导能力,毫不耽误的把东西搬运了过来。


这就是桐生大地。


是原本与我的女朋友——高岭华相般配的男生。


我无可避免地感到了身为男性的自卑,以及对他的尊敬。


不对,就像这样一直心境低落正是我的恶习。


我不能成为桐生君,反之亦然。


这不就是所谓的“个性”吗——我说给自己听。


“之后就拜托你们三个了。别给我干到太晚,再有要注意别受伤呐。”


“好的!”(异口同声)


太田老师留下这么一句,就赶忙离开了教室。


“那好,我们也去办公室吧。”


“是呢。”


我们也为了去办公室取材料而离开了教室。


“奏波~!”


“哇~~”


回头发现是高岭同学从身后抱住了小岩井同学。(译者注:这里作者出现了错别字,“高岭”打成了“高峰”,后同。


“好过分哦~奏波。我明明也想负责招牌的~”


“就算你这么说,因为是猜拳的结果,也没办法哦~”


“好狡猾~”


作为旁观者,感觉这就是女生间的普通交流。


不过有一瞬间,甚至可以称之为一刹那那样短暂的时间里,高岭同学的目光紧紧抓住了我。


“我们都是这种关系了,把做招牌的工作辞掉来和我一起做其他的工作不好嘛~”


这在常人听来不过是一句对好朋友说的话而已。


然而并非如此。


刚才的这句话一定是说给我的。


“诶~我要是辞掉了只会让大家分工混乱啊~”


“诶~是嘛。”


这一次高岭同学的双眼并不再是扫过我,而是缓慢地转过来后确确实实地定在了我的身上。


就像是被蛇盯上了的青蛙一样。


“呐,你们两个也是这么想的对吧?”


“啊不,小岩井没有做错啥吧。要怨就怨自己输掉了猜拳呐~”


“啊~好过分!不应该这么说吧桐生君?”


“这难道不是事实嘛,呐,不知火?”


“哎、哎呀,怎么说呢……”


不要来问我啊。


“嗯……你们三个人是负责招牌的对吧?”


“是这样的,怎么了?”


“这样的话,我也来帮忙吧。我就是非常想制作招牌呢。”


至此,我终于注意到了她的目的。


高岭同学正在打算构筑我和她的“表层”关系。


“可以是可以,可是高岭同学自己的工作没关系吗?”


“我最后还是担任了接待客人的职务,大概没什么工作和练习之类的,没关系的哦。”


“是嘛,那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华也来帮忙啊~哇~”


“那就请多指教了呢?奏波和桐生君——”


高岭同学看着每个人的眼睛招呼道,最后和我目光相交。


“——还有不知火君。”


她对我叫出的称呼本应该听上去很习惯,却又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


-------------------------------------------------------------------------------------------------------------------------------------------------------------


“嗯——都六点了嘛,差不多该收工了。”


从办公室取了材料工作了两个小时之后,桐生君提出暂时停工。


“真的是~天都完全暗下来了呢~”


“老师也说了别太晚,现在差不多了。”


在高岭同学提出要帮忙之后,又有好几名男生也提出了要帮忙。


不过那样一来效率就会降低,所以桐生君给拒绝了。


“总之把能收拾的收拾一下,然后把牌子放到后面去吧。”


“知道了哦。”


随着我们四个收拾完,第一天的招牌制作活动便结束了。


“好嘞,总之大家辛苦了。明天也像今天这样继续推进工作吧。”


“好的~”


“嗯。”


“好的——”


听到我们的回答,桐生君一瞬间露出有些窘迫的表情,话音停顿了一下,之后继续说道:“还有呐,高岭,你明天就不用来帮忙了哟。”


“——诶?”


“哎呀,高岭一来帮忙,男生们就都提出来帮忙了。虽然制作招牌并不需要那么多人,不过只让高岭来帮忙不是很不公平吗?”


“怎么会……我——”


“你说什么也不行。毕竟这也是为了班里的男生呐。”


嘎吱~


我们的耳边响起咬牙切齿的声音,随后就见她用手抓过自己的书包,快速离开了教室。


“——高岭竟然会那么生气啊,还真没想到。”


“华,怎么了啊~”


桐生君和小岩井同学一副哑然的神色。


突然,我放进右口袋的手机震动了起来。


发件人和邮件内容不难想象。


“我追上去看看~你们两个辛苦了~”


“喔辛苦了。要是见到高岭,替我说声抱歉。”


“知道了~拜拜~”


小岩井同学小跑着离开了教室。


“呼……不好意思呐不知火。”


“诶?”


“咿呀,你看这不变成我把高岭赶走了嘛。你喜欢她吧?高岭。”


“嘿?啊不是,我并没有!”


被说了意料之外的话,我的大脑在飞速旋转。


“哈哈哈,不用隐瞒,没关系。话说你在工作的时候那么盯着高岭看,任谁都会发现哦。”


我脸红了。


被人看穿原来自己在盯着高岭同学的事实,加上对此毫不知情的自己——这种愚蠢令我万分羞愧。


“虽说我是想支持你,不过那样不公平吧。毕竟想要接近那家伙的男生可是相当多的。”


“——就算和她在一起工作,我想我也一定不会迈出那一步的哦。”


“别那么消极嘛。我只是装装样子说不太公平而已,主要是我不想在这个班出现为了那家伙而争吵、互相仇视的情形哈。”


“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意思,大家好不容易在一个班里,所以我就想在大家互相尊重的前提下度过高中生涯——想的很美好呐。”


桐生君有些害羞的笑了。


看来不只是出色的样貌和能力,就连心愿也是。


“桐生君好厉害呀,真的是非常关心大家呢。我即便是管好自己都已经很吃力了。”


“哎呀呀,没有那么夸张。我就是任性地希望大家在一起友好相处而已呐。”


“那还真是很不错的任性呢——我是这么想的。”


“总感觉被这么一说有点脸红呐……很害臊的所以别和其他人说哦?”


这回似乎是激起了他的羞耻心。


我感觉像是对刚才的情况做出了反击,渺小的自己却获得了极大的满足。


“不会说的哦。”


“喔Thank you。待会儿就要锁门了,话说管锁门的是谁来着?”


我从口袋里掏出教室门的钥匙,举到桐生君面前。


“是我。”


“哦,这样啊。那就能锁门了。”


“我来锁门,桐生君先回去就可以了。”


“别客气。搭把手也没什么哈。”


“我没客气哈。除了锁门我还有其他事呢,可能要花点时间,所以你要是能先回去的话就帮大忙了。”


“啊要是这么说的话——我知道了。那之后的事就拜托了。”


“嗯。”


“明天见呐,不知火。”


“辛苦了,桐生君。”


他把书包架在肩膀上,迈着轻快的步伐出了教室,剩下我一个人。


教室刚一被寂静的氛围笼罩,疲劳感就席卷而来。


工作,不习惯的交流——这些似乎比我预想的还要沉重。


我一边嘲笑着自己对此不得要领,一边回到座位上。


突然想起刚才震动的手机,我拿出来确认了一下。


---------------------------------------------------------------------------


发件人 高岭 华


邮件名 无


正文


留在教室里。


---------------------------------------------------------------------------


是只有这样一句话的邮件。


看完这条消息,正当我打算把手机合上的时候,突然有人从背后抱住了我。


“遍……”


想了想会是谁,我略作思索,就发现除了高岭同学不可能有其他人了。


“华……小岩井同学因为担心去追你了哦。”


“我知道。但是眼下感受你才是最重要的。”


抱住我的胳膊愈发用力。


“为什么?为什么啊?我只是想和遍待在一起而已……”


此时,从肩头传来的湿润感告诉我——她正在哭泣。


“呐遍?你……喜欢我吗?”


“诶?”


“我还一次没有问过——遍的心情。”


我的心情。


我是怎么看待她的呢?


的确我对她抱有过恋爱之情。


那么现在如果问我是不是不再喜欢了,我能够说一句“不是”,然而对于她的情感确实有一些变化


这是为什么呢?


因为我看到了她随便迁怒朋友?


不是。


因为我从她的话语中可以推断出她跟踪了我?


也不是。


因为被她如此暴力的告白了?


——大概是更早的时候,我现在才明白。


在夏季庙会时我由于见到了她陌生的一面,因此除去对她的爱慕之情以外,另一种感情也开始萌芽


备受恋情困扰的我,擅自想象、空想甚至是妄想出了一朵不可能开放于现实世界的“高岭之花”。


她毕竟也是人类,也会哭会怒。


擅自虚构出她的理想形象的我,难道不是就没打算去理解真正的她吗?


抱着我的手臂又加上一份力道。


“喜欢哦。”


“!”


“可是我好像完全不了解华呢,所以慢慢来就好——我想了解华。”


这就是我现在的心情。


她这般富有魅力的女性绝不多见,此般女子能够和我成为恋人,估计这一生也仅有这一次吧。


“——好高兴。我也喜欢,我爱你。”


我面向她。


希望能够衷心地爱你。


-------------------------------------------------------------------------------------------------------------------------------------------------------------


(高岭华视角)


“哇,小岩井同学画的真好呢。”


“诶嘿嘿~没有那回事哦~”


——呐,为什么?


“我看看?喔真的不错呐!”


——我明明比任何人都要渴求着你。


“你们太夸张了哦~”


“不知火写的字也很漂亮,总觉得我们招牌的完成度相当高不是吗?”


“哈哈哈,我倒是觉得我的字没到值得夸奖的水平哦。”


他的字很漂亮这种事。我从很早之前就知道了。


“没有哦~不知火君的字很好看呢~”


“——我好像有点理解小岩井同学的感受了。”


他的眼里并没有我。


“什么啊——小岩井的感受?”


“被过分表扬总感觉很害羞的感受哈。”


这种害羞的表情也是——


“既然这样,那我就再夸夸你们?”


“差不多放过我们吧——哈哈哈。”


这种困扰的表情也是,明明是属于我的。


“你们两个——有说话的时间还是赶快干活吧~”


“啊啊,抱歉抱歉。”


——为什么对我以外的人表露出来呢?


“对了!我今天拿来了说不定能派上用场的工具。你们两个也要加快进度啊。”


“知道了哦。”


“知道了~”


——为什么我必须要忍耐到这种地步?


“好的,那么绘画这部分还是要拜托你了哦,小岩井同学。”


“交给我吧~”


呐……


“我也来试着完善一下看起来还需要改动的地方吧。”


“嗯,拜托了呢~”


——你们有什么脸面待在我心爱的人身边?


“啊!不要晃啊小岩井同学。”


“啊哈哈~不好意思~”


——奏波?

(第八话 完 字数7253 下一话校对中)
72
920

請選擇投幣數量

139

全部評論 70

  • 1
  • 2
  • 3
前往
10000
2ci晨曦 子爵
第一次看这种类型的文还有女主。好可怕

2 个月前 1 回復

yyt1888 騎士
点进来的时候完全没想到居然是两个病娇 寄

2 个月前 3 回復

yyt1888 騎士
高岭但凡正常点男主这会都已经被吃得死死的了,男主虽然多少也有点问题,但我还是要说太惨了

2 个月前 0 回復

Gkana 子爵
太经典了,得不到的东西才美好,人总是会对第一印象好的事物不断在心中美化,就像放假时候,男生总是会不断去想可爱的女生,男生真的喜欢真实的那个女生吗?并不是,他们只是喜欢自己脑子里那个被无限美化的妹子,男主情况跟这样差不多

3 个月前 15 回復

冰凉血液 騎士
作者满满的恶意啊,全收了多好(✪▽✪)

4 个月前 0 回復

  • 勿忘我~ 勳爵 回復 @云苍海 : 这速度,老哥厉害

    4 个月前 回復

  • 云苍海 子爵 回復 @勿忘我~ : 看完了,整体还行。不过后面那部分是真的不太行。准确来说,从中期就开始崩了。

    4 个月前 回復

  • 勿忘我~ 勳爵 回復 @云苍海 : 重温了一下,建议抗毒体质高一点再看,以前看的时候刚入坑,感觉还好,名字是被病娇们喜欢了

    4 个月前 回復

醋狂魔韩商言 子爵
准备离奇起来了

4 个月前 0 回復

wickme 子爵
攒一点一起看

4 个月前 0 回復

不可描述的尼特君 騎士
奏波?

4 个月前 1 回復

[ ] 伯爵
想了一想覺得奇怪
妹妹不是都和男主一起上學
怎麼沒有撞上

4 个月前 1 回復

  • Himurayu 王爵 樓主

    : 而且后面会撞上的,不急

    4 个月前 回復

  • Himurayu 王爵 樓主

    : “按照每天的习惯做完便当后,我罕见地发现家人都还没起床。”

    4 个月前 回復

tsubakiyuki 騎士
我的藥丸終於回來了,差點戒斷到去世年都過不了了,我的超人哪!

4 个月前 2 回復

hanpz 子爵
楼主加油,翻译的太棒了🤣

4 个月前 0 回復

Yukishiki 子爵
期待

4 个月前 0 回復

雪华殇 子爵
想死这本小说了

4 个月前 0 回復

aaapppp 侯爵
女同学危

4 个月前 1 回復

  • winner0413 子爵 :

    4 个月前 回復

罪责狂三 勳爵
好棒的华同学非常对味儿

4 个月前 1 回復

剑士奎恩 子爵
被迫屯粮食了

4 个月前 0 回復

[ ] 伯爵
回來了
全部都回來了

4 个月前 1 回復

白佐 子爵
什么时候中门对🔪,我已经开始期待了

4 个月前 1 回復

黑皮的篮球 子爵
看完了生肉  病娇太可怕了

4 个月前 0 回復

Siriuses 子爵
我的精神粮食终于回来了🤩

4 个月前 1 回復

  • 1
  • 2
  • 3
前往
Himurayu 王爵
想看ying病娇文的杂鱼翻译
1.5k 粉絲
0 關注
70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十三话——“艾菊”

0
0

第十二话——“黄玫瑰”

0
0

第十一话——“秋明菊”

0
0

第十话——“金盏花”

0
0

第九话——“山茶花”

0
0

第八话——“薰衣草”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