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佐野しなの]因为是我先喜欢上的 2 5月15日 第一部 第四节更新完




  书名:因为是我先喜欢上的2


  日文:私のほうが先に好きだったので


  作者:佐野しなの


  插图:あるみっく


    翻译:等待黎明


      校对:chung


      图源:DBQ

 
      本小说群(刚建) 欢迎进群交流 群号:236139067 禁止任何形式的催更

  轻之国度https://www.lightnovel.us


  仅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转载请保留信息


  受轻书架泄稿事件影响,严禁轻书架网站转载


    第二部将会有轻度牛头人剧情,只牵过一次手,只牵过一次手,只牵过一次手(重要的事情说三遍)除此之外没有任何身体接触。



  ………………………………………………………


  如果被自己喜欢的人介绍喜欢自己的人,该怎么办——?

  

  错误百出的青春焦灼泥沼三角关系,第二弹!!


  “明明是我先喜欢上的......”


  突如其来的告白。那时的小麦露出的是我未曾見過的表情。和平时冷酷诚实的小麦不同,搏命展示出內心的感情,一个极其普通的女孩子。


  但是,在‘那之後的’我沒能抵抗。也不可能做得到的。


  绝对不能跟鸠尾同学说。因为我是鸠尾同学的男朋友,也决定了是「喜欢」着鸠尾同学的。


  然而——


  “我不会做的。......由玄来做。”


  我该怎么办才好。


  无法抗拒。更加深沉的泥沼。青春泥沼三角关系,沦落的第二卷。




[/align]







      目录


      第一部:真实最棒男的误答


      第二部:高岭之花的男朋友


      幕间


      第三部:大天使的堕天


      尾声


      后记




       序章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为什么小麦的屁股会坐在我的下腹。


  为什么小麦的大腿会紧紧地夹着我的侧腹。


  像是要把上半身都压在我的胸前,小麦把体重施加在我身上。


  丝毫不在意裙子卷了起来。


  那湿润的眼睛和温暖潮湿的呼吸。


  不知為何而神智不清的小麦的脸就在眼前。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明明是我先喜欢上的......


  


  对了。小麦说过。就在刚才这样说过。


  我完全无法理解这些话。


  小麦想要靠近僵住了的我,却踩到照片滑到失去了平衡。


  我没能好好支撑住,而一起倒了下去。


  ‘没事吧。’想要这样搭话,卻没能做到。我没能发出声音。


  我不由得缩了缩身子。


  加二釜小麦是我的青梅竹马,是我的憧憬,是我的前女友,是现女友的挚友,是比谁都要熟知的人,但是现在,出现我眼前的是一个完全不熟知的女孩子。


  睁開眼睛,但身体却在微微颤抖,我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这么脆弱的样子。


  ‘该怎么办。’我这样想着。


  小麦她,变得很奇怪。


  就算说她是被其他生物篡夺我也会相信。


  要怎么做才能恢复原状?


  明明有一半以上的人生都在一起度过,但处理方法的資料庫卻空空如也。


  因为,这种事情至今为止都没有发生过。完全没有。


  小麦那微微张开的嘴唇慢慢地接近我的嘴唇。


  小麦的长发轻轻地挠着我的脸。


  背脊好像有些東西在爬來爬去,感到一股违和感。


  大脑变很一片空白,无法去抵抗。


  我的体格更大。我更大力的。


  但是,却逃不掉。


  就好像喉头被大型野兽的獠牙咬著。


  锐利的獠牙刺穿皮肤深深地扎入体内。


  这样的画面清晰地掠过脑海。


  “小————”


  尽管如此还是勉强挤出声音。


  可是,无法直接喊出「小麦」这个名字。


  不可能做得到。


  啊啊,究竟。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第一部  真实最棒男的误答


      1


  SAKURA《对不起,安芸君。我先回去咯。》


  SAKURA《家里突然有點事。父母聯絡要我马上回去。》


  SAKURA《所以今天的约定就等到下次吧。对不起。》


  SAKURA《※像是有些抱歉的腔棘鱼的图章※》


  这信息是骗人的。


  这是小麦对安芸君说不要走,我从活动部室逃走的那天发送出去的。


  显示已读。


  SAKURA《昨天真的很抱歉。》


  SAKURA《安芸君在四连休都在做什么呢?我一直都在家庭旅游喔——!现在也是身处在大自然的包围下喔——》


  这是在那翌日黄金周的第一天早上发送的两条短信。


  SAKURA《※漫天星辰的照片※》


  SAKURA《对吧——很厉害吧!要是我们两个人能一起来就好了呢!》


  晚上的两条短信則是显示未读。


  在黄金周第二天的中午,还没有收到回信。


  这不就跟寫日记短信給我的家伙一样嘛。像是深铭肺腑的名言,又或是引人發笑的大喜利,明明一点都不有趣,却强行地塞過來。


  真的很麻烦。這些傢伙到底是想認真想追我又或是純粹馋我身子、去給我考慮一下像我这样可爱的女孩子一天会收到多少这种信息吧——


  虽然想讓自己跟其他人不同——但其实大家都是這副德行。


  而且還有就是如果放置不管的话,「喂——笑一个。」給出這種短信想引起我注意,「发送这种短信的话,会被鸠尾同学的男朋友骂的吧?」像這樣來刺探有没有男朋友,真的无聊到不行。以有那个男朋友的前提来提问。真的老套又恶心,只會让人很不愉快。


  诶,话说,那我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吗?唉唉。


  啊——......这就是恋爱吗?


  初戀的時候年紀太小还不太懂,就算現在也很難把握的恋心這東西,这样啊,原来是这样啊。


  虽然觉得那些接近我的男孩子们,想要得到我回覆最後白忙一场很逊,但現在也不能去说别人了。


  “真是的,为什么还不给我回信啊!?”


  横卧在床上,我盯着没有回信的智能手机屏幕。


  至今为止都没有如此期待过会有回覆。


  啊——我为什么非得要待在别墅不可呢。


  每年的黃金週都會去家族旅行,為什麼会忘掉了啊,真是的——......


  小麦在活动部室里紧紧抱住了安芸君,在那之后怎么样了呢。


  果然那時应该马上进去吧。


  『从明天开始就是黄金周了!不就要去旅行了嗎!现在逃跑的话,在之後四天里大概都见不到他们二人了吧!?』為什麼那時候会沒有注意到啊。


  “小麦那还是全部显示未读......”


  发送给她的短信和给安芸君的是一样的。


  樱子,至今为止瞒着你真的对不起,其实我也喜欢安芸——小麦不是应该要这样发送过来嘛,这才对吧。


  在决定要展开攻势的时候却不能在他们身边,真的糟透了。


  趁着我去外县旅行的机会,兩個人趁著這個機會複合了?


  所以才会太尴尬而不回复短信給我吗?


  好不容易觉察到存在于自己心中的恋心,安芸君却被轻而易举地被夺走了真是讨厌啊,


  现在我是他的女朋友,所以这个就叫做出轨。


  但是,如果真的趁我不在的时候出轨的话......小麦是发起了很强的攻势吧?不错呢,做到了这个地步的話我也用不著客气了吧。


  我想要和小麦变得对等。


  试着给安芸君打个电话吧。也許會發現點什麼。


  啊,还是做不到。


  因为,如果安芸君坦白了「我和加二出轨」的話,不就代表我被告知分手嗎。


  原来你是那么喜欢「前女友」啊,安芸君。


  安芸君说过喜欢我。但是不能确信这句话是否真心。


  如果是謊言的情況下,在揭穿出轨的瞬間,十之八九就是我的败北。


  說實話的,那個笨蛋又正直的傢伙可能已經打算在黄金周结束后告訴我「我們还是分手吧」了。


  那该怎么做呢。


  “好——!”


  换好衣服带上钓竿,我一个人来到附近的海滨钓鱼。


  举起手臂俯瞰着进行自拍。


  无檐帽、短裤和护腿。


  点下信息应用的图标。


  SAKURA《※被耀眼的太阳照射,来钓鱼的时尚超稀有可爱的大天使樱子酱的图像※》


  SAKURA《在安芸君你正忙着的时候真的对不起。下次真想和安芸君一起来啊。》


  SAKURA《我很憧憬和男朋友的钓鱼约会♪》


  SAKURA《※通红变得害羞的大王具足虫的图章※》


  这無疑是发送给特别对象的信息。


  我一副无论是显示已读还未读都满不在乎的样子。


  给安芸君——不对,是不小心发送到了班级的群聊上。


  把智能手机放回口袋,取而代之的是垂下钓竿。


  两边也立刻有反應了。


  嗡嗡作响吵得不行的智能手机和不停拉扯着的钓竿。


  一下就上钩了呢——我尽情卷起绕线轮轻而易举地得到了猎物。


  誤爆了的我沉醉在钓鱼之中没有去看画面。


  不过,能夠猜到在同班的同学在得知我和安芸君在交往的小道消息后,大概會发送出一些像是吃惊又或者是嘲弄的信息吧。


  被廣泛流傳到這種地步的話,就不能轻易提出分手了吧,安芸君?


  随意放弃大天使却去和她的挚友交往,周围的反应會很可怕而做不出來吧。


  报道部的话,是很清楚舆论的暴力和人类的谴责欲吧。


  

  安芸君和小麦现在正在出轨吗。


  其实是清白的?


  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会采取攻势的。


  我不是安芸君本命的话就赢不了。


  至少,要让你像喜欢小麦一样喜欢我。


  嗯——不过!好在意啊——


  果然在前天的活动部室里,有確認到发生了什么的話就好了。


  在那之后,他们到底都做了些什么呢?



  2


  我们接吻了。


  在活动部室里,我吻了玄。


  我没能停下自己那满溢而出的感情。


  我想把鼻孔抵在玄的脖子上尽情地呼吸。


  我想触摸玄的皮肤把體溫分享給他融為一體。


  我想注视着玄,听着他的声音,闻着他的味道,触摸他,品尝他的味道。


  身体好热。血管扩张开来。心脏的鼓动快得令人难以置信。


  我骑在玄的身上,把他的后脑勺抵在地板上,嘴唇触碰在一起,就宛如要正面冲突般地吻了上去。


  明明只是这样,但就像是神经被直接抚摸一样,接触的地方麻麻的,就算是痛楚的感情也變得美好。


  ————还要。还要,还要。


  处在神志不清中,已經只能去思考这些事情了。

  

  我想用舌尖撬开他紧闭的嘴唇。


  一次又一次的試着。


  平日里一直看着玄那明明没有矫正过卻整齐的牙齿。还有红色的舌头。可是現在已不用單靠看着來忍耐了。


  可能是想换气吧,玄微微张开嘴唇而露出的空隙。


  不可能会错过。我把吐出的吐息吞下,将舌头伸了进去。


  从玄的舌尖到舌根,全部,全部,全部都被我捕獲。忘我地在嘴里搅动后,唾液掺杂到了一起。响起了咕嘟咕嘟的声音。


  第一次的接吻。


  玄一定也是如此。那在今后无论玄会和谁去接吻也好,都会和我的接吻去做比较。以我的嘴唇触感为基准,以我的舌头伸入方式为基准,以我的换气方式为基准,以我的轻咬为基準,以我的动作为基准,以我的味道为基准,以我的做法为基准————


  正体不明的疼痛在我的身体里盘旋。


  呼吸紊乱得不像样。


  我拉开了嘴唇的距离。


  ————再来一次。


  就在我这么想的瞬间,从玄的智能手机里响起了短信软件的电子音。


  回过神的我冲出活动部室,没有拭去泪水就匆匆跳上了电车。


  安静的车内。脑袋渐渐冷静了下来。


  即使想把剛才當作一场白日梦来逃避,但在手指、嘴唇以及舌头上都还清晰地残留着玄的触感。


  突然感到一阵寒意,我紧紧地抱住了自己。


  啊啊——我做了不可挽回的事情。


  我背叛了樱子对我的信任。


  明明她是那么天真无邪地在相信着我。


  何等的丑陋。既卑鄙无耻又放荡,结果,我就只考虑到了我自己的事情。


  我没有颜面去见樱子。玄也不可能再喜欢上这样的我。说到底玄就说过他喜欢樱子。


  吐意涌来,我在中途下车。


  在车站的厕所,虽然不去在意垂下的头发触碰的地板都想要吐出来,可是从胃里什么也吐出不来。为什么。很难受,明明很难受。


  在小学的时候,有一次在学校吐了出来。来不及去厕所在走廊上。


  我不讨人爱,动不动就与人对立。所以在这个时候被同学们起了嘲笑的绰号。


  蟹棒,真脏—啊!


  而玄则不同。


  『你们在做什么呢!』


  这样大声叱喝着驱散同学,把我带到了保健室。


  在那之后,像是在差点被人取了个超級倒转女孩这種小学生式的绰号的时候也是。


  『加二釜就是加二釜吧!那么想用其他稱呼的话就叫加二吧!加二釜的外号从今天开始就决定是加二了!很可爱吧!』


  咔嚓咔嚓地摆出螃蟹的姿势,半推半就地向我灌输了这个外号。


  “唔、哦......唔誒......”


  青梅竹马真是糟透了。


  明明后悔不已,所以才想要吐出来,可玄的回忆却始终挥之不去。


  我一回到房间就立刻钻进了被窝。


  我看上去似乎相当憔悴,家人误以为是身体不舒服。受到的对待就像是得感冒时一样,所以即使一直躺在床上,也不会有人觉得奇怪。


  已经是黄金周的第二天中午了。


  什么事情都不想去做。


  四连休的存在是不幸中的万幸。


  智能手机的电源也关掉了。


  装作没有注意到从樱子那发来的联络。


  ......来自玄的大量来电和短信也是。一瞬间映入视野弹出的开头是『现在,在做什么?』裝作若無其事地打听我的情况。但在之后的也許会是责备我的话。


  现在什么都不想看到。不想和任何人接触。就连玄也无视掉了,所以他应该不会到家里来。


  这样就可以什么都不用去思考了。


  然而闭上眼睛后,浮现出来的是被我背叛而哭泣的樱子以及玄在责备我的身影。很难受,泪水渗了出来,以为睡着却又被梦魇惊醒。


  我该怎么办?


  因为无法抑制欲望的关系,我失去了玄和樱子。


  玄会对樱子说出我们接吻的事情吗。


  这只是一時的錯亂,拜托你了,保持沉默。这样子去拜托他可以吗?


  如果我和玄对樱子保持沉默的话,一切都能当作没有发生过。


  这样的话,我就能和樱子继续做朋友吗?


  可是,这种事是————


  咚的一声。


  听到小心翼翼的敲门声让我停下了思考。


  “妈妈?我起来了怎樣......”


  我坐起了上半身。


  沉默无言慢慢地打开门走进来,打开电灯的并不是妈妈。


  “......玄?”


  “喔——”


  玄的视线一边尴尬地徘徊着,一边回答道。


  “————”


  来不及处理眼前发生的事件,甚至連动摇也来不及。


  诶?诶?什么、讨、讨厌。为什么要来。怎么办,不一留神就喊了他的名字,可他什么也不吐槽。话说,在发生了前天的事情,还要来我这里你是在想什么?是忘记被我强吻了吗?


  而且房间里的空气也很闷燥,还穿着睡衣,也没有穿胸罩,眼睛也肿起来一脸没精神的样子......啊啊,最重要的是,我打从心底讨厌在这种状况下还在想着自己外观的自己。


  “玄——我们稍微出去一下,你要好好照顾小麦喔。小麦也要乖乖睡觉喔——?”


  妈妈探出脸来。


  “欸,不,这是......!”


  不知为何玄着急了起来。


  “親戚子女的孩子今年就要出生了,差不多到正好去拜访的时候了,所以就预定了去访问的时间。但因為小麦睡着了,原本打算讓爸爸留下來我自己一個人去的,但既然玄来了就拜託你了。這樣就能安心了!“


      “那个,我很快就要走了。”


  “要是发生什么就不要客气来联系我,那就拜托你了——!”


  “等......”


  玄像想找個依靠般伸出了手,但是妈妈不容分说地就离开了。


  尽管不知道玄是来做什么的,但是从他那副慌张的样子中可以确信到一点。


  因為在跟家人一起这道保险,所以玄能够放下心来。


  他肯定觉得不管怎么说我都不会在家人面前像前天一样暴走,但他們都离开了,因此大概對我有所警戒吧。


  “那个,你身体不舒服吗?”


  虽然玄想要试着像平常一样对话,但却若无其事地在离我稍远的位置坐了下来。


  “有一点。”


  不單止物理上大概連心理上都保持着距离让我很受打击,但让事态演变成这样的是我自己。


  果然,前天的事情当成没有发生会比较好。


  要是那样的话,就能夠跟往常一样了。


  “安芸,前天对不起。”


  “......啊——不,我就是为了这件事才来的。”


  “不要在意。那个,该怎么说呢,该说那个时候是一时鬼迷心窍呢,我完全沒想過要妨礙你们二人,大概是五月病来的比较早,也可能是神经衰弱,然后自己就变得不像自己。”


  “加二......”


  面對滔滔不绝地自顧自說的我,玄好像对此有些担心而叫了我一下,但我繼續無視著他。心中卻想着“明明前天還叫我小麥”这種多余的事情。明明必須要當作沒有發生過的。


  “所謂春天就是會不經意間發生很多季節性的事故呢,像是花粉症。我听说得过一次花粉症就無法恢復正常了,會變得很辛苦呢,每年每年。真的该说都是春天的错,呜、很抱歉、所以你能夠、把前天的事情、全部、忘记吗......?”


  好不容易才表现得开朗起来,卻以連自己都驚訝的速度急速崩潰。泪水涌了上来,喉咙痉挛,話都没能好好说出来。


  我把被子扯过来遮住了脸。


  我知道。不可能当作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但是,我对玄抱持的感情该如何是好。


  就像是蜘蛛网般,越是撥動就越会把自己黏著的這份感情。


  就算连我本人都知道,忍耐忍耐不断地忍耐着,那样的话又会在某个地方忍耐不住,只会重复相同的事情而已。


  如果什么都能轻易地当作没有发生的话,那事态最初就不会演变成这样。


  “呜......呜......讨厌,做不到......”


  “加二。”


  那不知如何是好的聲線,即使如此我还是注意到了玄正在靠近。大概半跪在床边。笨蛋。怎么回事。给我一直保持警戒啊。不要像对待小孩子一样抚摸我的后背。别让我看到你那奇怪的温柔啊。


  明明知道你会很困扰,但却还是忍不住要说出来。


  “......我喜欢玄。”


  就像是抗议一样抬起头,我和玄眼神相会,嘴唇映入了视野,啊啊,我们接過吻啊,这样想着,回过神来就已经说出口了。


  玄皱起了眉头。一副像是忍耐疼痛的表情,玄沉默了好一会。


  “......在前天我聽你說。是你先喜欢上的,对吧......那是什么意思,那个,你是指比鸠尾同学要先喜欢上我吗?”


  “从分手后一直也是。”


  在聽到我說話的瞬間,玄的瞳孔深處好像有些動搖。玄慌忙低下头,安安稳稳地吸了一口气。


  “......那为什么。”


  用著要盤問著我般的语气低頭問道。


  “你为什么要把鸠尾同学介绍给我。”


  “那样的话,我就觉得可以放弃掉玄了。如果玄交到女朋友,就能消除掉这份感情。”


  “这是什么歪理......”


  “我都不知道玄有喜欢过我的时候。”


  “欸?”


  玄抬起了头。


  “我从樱子那里听说了。玄有个『前女友』,玄曾經非常喜歡過『前女友』。她说的是我吧。”


  “啊......”


  玄的脸色在眨眼间就变得苍白起来了。


  “对不起,你不让她说出来的吧。樱子无意中就说出来然後变得很慌张呢。就不要去责备她了。就當我什麼都沒有聽說過。”


  “不对,你听到......什麼程度了。”


  “详细的內容完全没有听到。我才想要问啊。呐,什么时候?你是在什么时候喜欢上我的?”


  玄的表情变得僵硬起来。


  “......在初三開始的时候吧。”


  在隔了一段时间后,玄低声说道。


  “分手后,过了一段时间,我才注意到自己的感情......啊——然後补习班变得忙起来了,这种感情在不知不觉间就消失了。”


  “那麼如果我在一年半前告白的话,就能和玄交往吗?”


  玄把双手紧紧握成拳。微微颤抖着。这个问题有那么让人不高兴吗?


  “事到如今说这种话又能怎样啊。”


  他用嘶哑的声音把事实摆在我眼前。


  这些全部都是过去的事情了。跟我是否退讓沒有關係,玄现在喜欢的是樱子。


  啊啊,真是的,反正都得不到回报了,为什么我的恋心就是不肯消失呢。


  要怎样才能消除掉?


  是因为渴望所以才会更想得到吗?


  “鸠尾同学也跟你联系说她要去旅行了吧?在连休结束她回来之前,想要跟你谈谈,所以我才会在这里。”


  “——樱子她,现在不在吗?”


  “欸,你没有收到联系吗?不对,你是没有看智能手机吧?也没有给我回信,所以我才会想你是不是发生什么事了——”


  在假期期间,樱子她不在。


  这句话抓住了我的心。


  在脑海里冒起了某個念頭。


  这是个机会。


  这是个满足我恋心的绝佳机会。


  “......小麦,你有在听吗?”


  “我有遗憾。”


  “欸?”


  “我们在交往的时候,完全没有做到过像是恋人一样的事情。”


  “......嗯。”


  “我想把想做的事全部做完。那样的话,我就能心满意足。一定能满足。一定能放弃玄。所以玄,拜托你了。”


  我从正面注视着玄。像是为了能把我的感情全部传达到。


  我既胆小又狡猾。如果選擇了玄也無法到手的話,那我就會變得一无所有。所以我不想和樱子的关系破裂。


  ——如果,玄现在还在喜欢我的话,也許變得怎樣我都不會在乎。


  但是,现实並不是这样,去思考这种事情也是徒劳的。


  所以至少,希望你能把假期剩下的时间全部给我。


  总感觉像是想在樱子不在的时候趁虚而入一样?不,没有那回事。应该没有......没有吧?因为,我已经没有希望了。这是如何去整理我的内心的问题,而不是要抢走玄。


  尽管如此樱子大概也会受伤吧。大概會認為是我隱瞞著她對著玄眉目傳情吧。如果不想让樱子伤心的话,或许就不该说出这种话,可是。


  就只有现在,这是最后一次了,我一定不会再拖下去了,也不会再表现出来。


  ......所以。


  “在这三天,做我的男朋友吧。”


  

  3


  “————哈?”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无论是前天的接吻,抑或是你的感情,甚至連自己的想法,我什么都没能理解。


  是否要來也為此不斷不斷煩惱著。短信显示未读,打电话也被完全无视。正常來說應該會演變成因為擔心反正是順路就去看一下這種展開。但一想到要去剛進行了熱吻的前女友家,考慮了這點就無法輕率地付諸行動。


  這不就像是我期待著会有某種展開一樣吗?我並没有这种打算。因为我已經有鸠尾同学。对小麦不会再有渴求。這是真的。


  首先,无法取得联系,这本身就是小麦表示的态度吧。不想见到我。


  可是,就這樣放著不管的话,到了假期结束,你是有什麼打算啊。


  该用怎樣的表情來面對鸠尾同学才行。


  所以我才觉得必须要和小麦谈谈。包括为什么会变成这样,今后该怎么办等等。因為我無法接受贸然行动而被鸠尾同学觉察到什么。我不想做会给鸠尾同学的心里蒙上阴影的事情。


  就在那种情况下,收到了鸠尾同学发給我的短信。因为旅游,连休期间一直在远方。


  这样的话,在這期間弄清楚我和小麥之間的事情才是上策。不要把鸠尾同学卷进来,在什麼都沒有被察覺情況下,在鸠尾同学回来之前就把全部问题都解决掉。这就是我能为鸠尾同学做到的事情。


  尽管如此,即便如此,我还是没能下定决心。


  因为我在自己的房间里烦恼地呻吟着,所以柴田像是有些担心地挨了过来。不对,其实它可能只是想要点心。這就是所謂的摩根定律。只是我擅自断定柴田的心是如此而已。不光是面对动物,或许面对人类也是这样。


  对方在思考些什么,無論怎樣設身處地站在對方立場去思考,終歸也只是想象。如果不面对面询问,直接向对方确认的话,无论如何都无法抵达真实。


  ......那麼果然还是要跟你好好谈一下。


  仔细想想的话,小麦的家人也在,應該不會演變成跟性有關的展開。所以如同字面意思般在到達小麦家的月台乘車......可是,这是什么荒唐的请求?只限三天的男朋友?为什么你要一个人摆出一副下定觉悟的表情啊。


  我——不想知道小麦还喜欢着我。


  幸运的是,我对『前女友』留戀到什麼時候這件事好像沒有被傳遞出去,我立刻将其掩饰了起来。恋心在中三的時候自然消失掉了。這個弥天大谎。


  我直到現在都還在一直喜欢着你。


  尽管很差劲,但我是为了忘掉你才会去和鸠尾同学交往的。


  就连现在,也只是拼命表现出一副心情愉快的样子而已。


  但是那种事不可能说得出口。


  可恶,早知如此,真想干脆什么都不知道。


  我是鸠尾同学的男朋友。事到如今希望你不要再来扰乱我的内心。


  假如我回應了小麦心意,选择去和鸠尾同学分手的话,我能这样去跟鸠尾同学说吗?


  我知道了原來『前女友』跟我是彼此相愛的,所以已经不需要你了。還有所謂的『前女友』就你的挚友小麦。


  不可能的吧。


  明明鸠尾同学什么错都没有,我不想让她遭受如此残酷的遭遇。


  在我被小麦甩到体无完肤的時候,這對於說著‘我的十分之一是安芸君的东西。’然後温柔地抱着我的鸠尾同学來說是多麼過份的對待。


  既然如此,我应该去做的就是协助小麦来放弃我......明明互相喜欢彼此?而且为此还要再一次成为带有期限的恋人?


  错乱了吧。


  那我要这样去对小麦说吗?


  虽然不能和鸠尾同学分手,但还是希望你还是能就这样一直喜欢我。


  ......不可能的吧。


  那我是想怎么做?


  不去伤害任何人而圆满收场已经是不可能的了。


  “我知道很厚颜无耻。但是,这样一来等到樱子回来的時候,就全都能好好地恢復原狀了......我已经非常清楚明白所以没关系了。玄现在已经不喜欢我了。”


  “不是。”


  “诶?”


  “我......”


  什麼已經清楚明白了,小麦那种卑微的说法把我恼火了。我想把這份抑鬱的感情發洩出去。


  即使现在我也————


  但是,没能够再继续说出来。


  電話鈴聲響起了。


  从我的智能手机传来了收到信息的鈴聲,使我的意识转移了。


  電話鈴聲响个不停。


  ‘怎么回事。’我从褲袋里取出智能手机。


  “......啊。”


  “怎么了?”


  班级的群聊变成了节日的狂欢。


  《安芸君和鸠尾同学在交往吗!?》《诶,果然是被报道部抓住把柄了吗?鸠尾同学。》《唉。》《不对,應該是普通的戀愛吧。》《樱子也太可爱了——》《保存10000000000000000次了。》《诶诶诶诶诶诶,我的鸠尾同学啊。》《不是你的——》《才不是你的。》《※哭泣的猫图章X八种模式※》《不要連發圖章ー!》《关于作弊级可爱的班级大天使交上男朋友这件事。》《为什么是轻小说风格?》《两个人在教室里没怎么说话,反而很新鲜啊!》


  我尝试着滑动画面后,原来是以鸠尾同学发给我的信息误爆为开端。


  让班上的大家都知道我和鸠尾同学交往的消息和图像。


  看着浮现着无垢表情的鸠尾同学照片,我回过神来。


  我忘记了吗?


  决定了絕不能伤害这孩子。


  “......去学校的话,你们会被大家嘲弄的吧。”


  小麦盯着我的手机。似乎已经理解了。我和鸠尾同学的恋人关系已经众所周知。——想要解决掉自己的遗憾就只有在这次连休中了。


  “拜托你了,玄。这是为了让我和樱子能继续当朋友所需要的事情。”


  小麦的請求帶著令人毛骨悚然的氣勢。


  我已经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不过,这样就可以了。本来就不应该去说些什么。


  因为,我已经决定要去喜欢鸠尾同学了。


  “我、知道了。”


  所以,我同意了小麦的提议。


  “真的?”


  “嗯。做吧。恋人。在休假期间直到你满足为止。在这三天里,我会好好装出一副喜欢你的样子。”


  把喜欢小麦的感情当作谎言。


  绝对不能让小麦知道我的真心。


  讨厌说谎的真实最棒男究竟去哪里了。


  “嗯......谢谢。”


  小麦以一副空洞的眼神微笑着。


  “我在这三天里,绝对会放弃玄的。”


  就这样。


  我和小麦开始了为期三天的恋人游戏。



       4

  “......那个,我想泡个澡可以吗?”


  “哈!?”


  听到小麦胆怯地说出来的话,我彻底慌了起来。


  为期三天的恋人游戏才刚刚开始,总之今天在小麦的家人回来之前必须要在一起看家,也就是说我们要在孤零零的房子里待上几个小时,小麦说想要做像恋人一样的事情,那是......


  “笨、笨蛋。不是这个意思,我一直都在睡,脸和头发都变得乱糟糟了,很难为情......”


  “哦、哦。”


  被她觉察到我想象了什么。虽说小麦也红了脸,但难为情的應該是我這边才对。


  在房间里坐着很尴尬,所以我移動到客厅等待着。


  过了一会,小麦从浴室里出来了。


  只是吹干就稍微有些柔软的头发,泛红的肌肤,更重要的是,小麦所穿的是带有女人味的家居服,看上去不像是她自己选择的。不过确实挺可爱的、蓬松的短裤配搭中筒袜,但你是想怎樣啊。如果是姐姐的话会这樣说吧『穿这种东西会着凉的!不要小看末梢循环障碍啊!』,这是只有在交往中的男朋友来家里的特殊场合才會穿的,也就是說......啊啊。


  也就是说她这身穿着是为了我吗?


  “这件是我在很久以前順着氣氛跟樱子一起买的,但好像不適合我就一直都没有穿,那个,果然很奇怪吧。你想看的不是我,而是樱子穿吧。我、我去换身衣服。”


  也许是因为我一直一言不发地看着,小麦列舉了一堆借口,准备回到房间里。我立刻抓住小麦的手来挽留她。


  “喔。”


  “......玄?”


  “绒线布质的觸感很舒服吧。”


  如果不这样说来分散注意力,我就会对小麦纤细的身子产生异样的感觉。不知是來自沐浴皂还是洗发水,總覺得有種一股桃子的香味。


  “是、是吗?或许是这样吧,就像浴巾也是这样,蓬松松或者软绵绵的摸着很舒服。”


  “不足跟谁作比较怎樣,而是真的很适合你,我觉得很可爱。我。啊——那个,你不用去换衣服也可以吧。”


  因为难为情,声音渐渐地变小了。


  在我们三个人去水族馆的时候,虽然有夸奖过小麦的服装,但还是第一次真正按照自己的想法说出很可爱。


  发呆了的小麦不知道在笑还是什么的弯着嘴唇。


  “......『女朋友』真厉害呢。”


  小麦似乎把我的赞美当成了女朋友这个角色的特权了。


  明明是真心。


  无法传达的焦躁让我咬紧牙关。我明明知道如果真的传达到了就会变得很麻烦。


  “我说,你吃午饭了吗?”


  “没有吃。”


  “玄,你肚子饿吗?”


  “喔——.......嗯。”


  “什么啊,你这个回答。”


  我甚至顾不上肚子是否饿了,就随意地应了一句。明明是我自己的事情,我越來越搞不清楚自己的事情了。


  小麦呵呵地轻轻笑了起来。


  在告诉她肚子饿后,小麦用冰箱里剩下的食材熟練地做了份炒饭。


  “真好吃啊。”


  听到我表达的感谢,小麦哧哧地笑了起来。


  “怎樣啊。”


  “在小学的时候,我第一次做炒饭的时候,『不好吃啊!』玄不是这样说了嘛。”


  “是这样吗.......不对,真的很有我的风格。”


  “那时候,高丽菜变得湿漉漉的了,还有为了掩饰解凍失敗,把味道调得太浓,玄的评价是正确的呢。”


  即便如此我也太不体贴了。


  “不过,玄全部都吃掉了。让我很高兴。”


  “是吗......”


  小麦看上去似乎真的很高兴,我没能好好地附和。


  因为,作为假恋人的我不想听到这种话。如果是真的在交往的話或許我會說"你对我的评价会不会太寬容了?"然後或许小麥会腼腆地笑起来,但不管现在的我说什么对小麦来说都是花言巧语......总觉得很空虚呢。


  “多谢款待,我来收拾吧。”然後就在洗碗盤邊洗了起來。


  特意站在我身旁,小麦看上去似乎有些开心。


  “......什么啊。”


  “我想起來了,玄你知道嗎,茶垢用盐洗掉就行了在我這樣告訴你的時候,『那个,我奶奶也有说过!加二就像我奶奶一样啊!』然後你就这样回答我,還有印象吗?”


  “这个稍為有點印象。我沒有打算要说坏话的。”


  “我知道呢。『我非常喜欢我家的奶奶!』你紧接着就这样说了。我稍為有点心动不已呢。明明玄说的是喜欢奶奶。”


  时间平稳地流逝着。


  虽然对小麦说的作为恋人想要做的事情做好了防备(毕竟前天被吻了),但小麦想度过的似乎就是这种微不足道的日常。


  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当初在交往的时候,她是不是更有点追求......?


  啊啊,在中二的时候,来到我房间的小麦好像紧张得不得了。


  『......空调的效果不太好。』


  “是吗?是你太怕热了吧。我覺得還算涼快的。”


  “再调低一点吧。”


  或許這是小麥想像世間的恋人一样黏在一起而进行的苦肉计也說不定。


  但因为我太蠢了,‘你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怕热的,小麦?’純粹这样想着。


  “这这这这我才不是因为太冷而站起來的!”


  我盲信了起鸡皮疙瘩的小麦的主张,就只有自己拿出毯子。


  完全沒有重新考虑過,我就是那么白痴、迟钝,没能为小麦做到任何事。


  正因为如此,小麦的欲望才会变得微不足道,這让我的内心变得痛苦起来。


  “......小麦。”


  我下意識地像以前交往时那样,呼唤她的名字。雖然从刚才开始我就已经在这样做了。


  不知小麦是不是有点惊讶,稍微瞪大了眼睛,「嗯,什么。」在那之后像是有些难为情地回答了一声。


  “我只是想叫。”


  “真是的,这算什么啊。”


  就只有口头在生气,但小麦却很高兴。


  ‘原来还有这样的未来啊。’我这样想着。


  假如只要时机有些偏差的话,只要我或是小麦能把自己的感情说出口。只要不去害怕失去朋友的關係。只要不胆怯的话。


  ......把那种像是要撕下疮痂般的想法给舍弃掉吧。从愈合中的伤口又再流出血的话要怎么办。


  假如是没有意义的。过去是无法改变的。明明無論是环境抑或是人都不可能一直都一成不變,正因我們如此期盼著所以才會變成這樣吧。


  晚上,我收到了从鸠尾同学那发来的信息。


  SAKURA《安芸君,对不起!》


  SAKURA《我搞错把信息发给了班上的同学。》


  SAKURA《给你添麻烦了对不起......》


  SAKURA《你生气了吧?真的非常对不起。》


  鸠尾同学一直在很正常地联系我。


  在进入连休前,我在活动部室被小麦推到之前,虽然有听到的远去的脚步声,但那应该不是鸠尾同学吧。


  如果是这样的话,只要不告诉任何多余的事情,就能夠在她不知情的情況下让一切都恢复原状。


  我从被小麦吻了之后,就內疚到没能给鸠尾同学回信。但是,把只看到文字都能夠感受到在沮喪的鸠尾同学放置不管也会感到痛苦。


  アゲ《我没有在生气。所以不用道歉。》


  アゲ《反而是我,因為剛好有點忙,没有联系你,抱歉。》


  アゲ《不管发生什么事,我都只会喜欢鸠尾同学,希望你不要忘记这点。》


  發送出去後我才想到。


  最后一句就就像是在拼命說给自己听一样。


  不对,这只是我的错觉吧。不管怎么说,情況已經起了變化,我也应该在这三天里中把留恋彻底斩断。


  没问题的。


  假期结束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1.4k
6.0k

請選擇投幣數量

530

全部評論 375

  • 1
  • 2
  • 3
  • 4
  • 5
  • 6
  • 15
前往
10000
meilody 騎士
快进到
就算这刺痛了你的心
我也不再用谎言粉饰这份心意

15 小时前 3 回復

chaijun1 騎士
一切都不会好起来的.jpg

15 小时前 3 回復

  • 丁格-Dinger 騎士 回復 @星空的记忆 : 要我说,部长高见😄

    5 小时前 回復

  • 星空的记忆 騎士 : 安艺挥舞着纸张说道,鸠尾,我在这三天的约会里赢得了我们三角关系时代的和平

    5 小时前 回復

轻音宝宝 王爵
感谢分享

17 小时前 0 回復

Prokoni 伯爵
🤣🤣本来前面发展还好好的,中间男主一转nt了

19 小时前 0 回復

.LADFNLI 騎士
所以说啊,没事千万不要三人行啊

20 小时前 0 回復

酥禾 勳爵
明明是我先来的.jpg

21 小时前 1 回復

Lyx丶 子爵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乐

21 小时前 4 回復

1835293441 子爵
哪怕看见一丝
隐约的曙光
这场恋爱一定能够开始转动🤣

1 天前 5 回復

  • meilody 騎士 : 然后是answer 加closing是吧

    15 小时前 回復

  • NightBM 勳爵 : 届不到是吧🤣

    20 小时前 回復

啦啦啦??? 騎士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1 天前 2 回復

血忆伤 平民
痛苦起来了

1 天前 0 回復

嘉然Diana. 平民
回到当初爱你的时空,停格内容不忠😭

1 天前 4 回復

  • 无名都不行 子爵 : 反方向的忠

    1 天前 回復

剑士奎恩 子爵
开始了

1 天前 0 回復

delldior 騎士
第一卷最后感觉有点僵硬,不过第二卷一上来就可以品味到7形的快感,感觉值得期待

1 天前 6 回復

doki小栗帽 騎士
不妙,是小麦滤镜的关系吗,总感觉小时候的玄好可爱好喜欢,首先我不是男同,但谁能拒绝一个正直善良又对你好的正太呢🥵

1 天前 7 回復

  • gn00749536 子爵 : 後面還有幼稚園時期

    1 天前 回復

  • WXHLLSJ 平民 : 自信一点(我也觉得可爱)

    1 天前 回復

叶落丶知秋 勳爵
再次感谢大佬!期待后续的剧情!第一卷已经看了好几次

1 天前 0 回復

路人AB 勳爵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这句话出来的那一刻起就好不起来了……

1 天前 7 回復

^銀時計^ 子爵
所以为了规矩到极致而任性地做出了自以为是的事,达成目的的方式又都是顺势而为的意思,胃好痛😣

1 天前 2 回復

唯华为心 子爵
哭死了,太痛了三个人真的是彼此隐瞒,相互撕扯。还爱的那么深。这真的只能if了
速速让樱子唱一首届かない恋(雾)

1 天前 0 回復

sakimegumi 侯爵
三天男友,一輩子丈夫,十個月後換小麥分娩孩子,計劃通!

1 天前 6 回復

redbean, 平民
既然不想互相伤害那就直接三人行不就好了吗(我全都要)

2 天前 9 回復

  • 1
  • 2
  • 3
  • 4
  • 5
  • 6
  • 15
前往
等待黎明 公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1.2k 粉絲
6 關注
4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