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话 回忆的轨迹

「干嘛不叫醒我啊.....」

「因为,人家看你睡得那么香.....」

「至,至少叫我一声嘛....」

花不好意思地搓着手,稍显急促地走了进来。
我从没想过我们两个在如此狭小的房间独处的情况。

「还不是因为不忍心叫醒你嘛...」

「没事,我也没那么在意....」

花像是有些生气,低着头小声说。

「所以那个啥,我今天睡哪里才好呢......」

我幡然醒悟,这个事情在花提出来之前我完全没有考虑过。

「啊啊,说的也是啊。emmmmm该怎么办呢......」

「算了。不然我睡沙发上也行的。」

「可这不就没法好好休息了吗?」

「没事的!嗯!不要紧的!不好意思打扰了,我睡了晚安!」

「啊,等等——」

在我伸出手的时候,门就已经被关上了。
——这,这什么情况啊.....
就像是暴风雨一样——想着这些的我躺下了。

——过了几分钟。
随着敲门声响起,门被静静地推开了。

「有……什么事吗?」

「那个……我感觉有一点冷。」

花扭扭捏捏的,好像难以启齿。
女生确实会比较怕冷。我怎么会没注意到这件事的啊。
我从壁橱里取出平常不用的被子。

「给你,盖这个吧。」

「啊,谢谢。」

「……那么没事了……晚安。」

「嗯,嗯,祝你好梦。」

花紧紧抱着被子,走出了我的房间。
她的样子有些奇怪,我有点担心。

——又过了几分钟。

「……哈,哈喽?」

「……什么,又怎么了?」

敞开的房间门口,花的脸微微露出来。
我对她的这种行为感到奇怪,笑着从床上坐了起来。

「……那个,我好像...睡不着了」

「哦,哦。」

「……就是这么回事,那么再见。」

花快步从我眼前离去。

「……啊?!」

惊讶的话语脱口而出。
我一脸茫然地走下床,试着追上花。

然后——在昏暗的走廊里,发现花正贴在墙边站着。

「……啊」

「你在干嘛啊.....」

花像被发现恶作剧的孩子一样,眨眼的次数不自然的变多了。

「嗯……是啊……这、这是……」

「总之先进房间吧。」

「……好的。」

我回了房间坐到床上。
花有些不安地四处张望——

「……我可以坐吗?」

「哪都可以随便坐吧……就算这么说可这太乱了根本没地方坐啊。要不坐床上可以吗?」

「……嗯。」

听了这话,花轻轻地坐到了床上。
「床」和「女生」这两者结合,让我产生了淡淡的期待。这下我庸人自扰了。

花环视四周后说:

「……房间好脏呢。」

「说得真直接啊。」

「……要不下次,我帮你打扫吧。」

「诶?真的吗?」

「别看我这样我还是很擅长打扫的哦!当然你不嫌弃的话.......」

「啊——不过……果然还是算了。你的心意我收下了,谢谢。」

「这,这样啊……」

花相当遗憾,就像是凋零了一样。
我本来觉得花难得愿意帮忙想试着依赖一下的,可让她打扫我的房间的话会出各种各样的问题。

不知从何时起就在打量四周的花把视线落在了房间角落的书架前。

「啊,我家也有这个!」

她提高音量指着的东西是……

「啊啊,这个啊……」

「是以前的相簿吧,好怀念啊!」

「看,看看……?」

「嗯嗯要看要看!反正睡不着嘛!」

我从书架上取出相簿放到床上。坐在床上的我们围在相簿旁边。

「不好意思,可以……过去一点点吗?」

「啊,对不起。」

我让花靠过来了一点,然后翻开了厚厚的封面。
第一页是妈妈们抱着的我和花的照片。

花看后表情缓和了下来。

「哇~是小宝宝呢。」

「老妈好年轻!」

「真的哎!那个时候才二十多岁吧。」

我们笑着翻着相簿。

「这时候是幼儿园吧?」

照片中,我们两人手牵着手,笑着拼成一个小小的拼图。
这是上幼儿园时的纪念照。

在我们出生之前,两边家长的关系就很好。
苍希家和赤希家有着共同的例行公事。
那就是我们两个幼儿园、小学、初中、高中入学和毕业的时候,都要拍纪念照。

「你笑得好开心啊!」

我朝花那边瞥了一眼,她虽然在笑,但嘴角却并没有笑意。
看到这表情,我也消沉了,无言以对。

我们沉浸在了观看相簿中,忘记了时间。翻过了很多页的幼儿园时代,出现了我们第一次背着书包上小学的照片。

「哇~好怀念……真可爱。」

「那个时候很期待小学呢。」

照片里的我们,两个人都笑着手牵着手,空着的另一只手拿着新书包。大概是等不及进入小学生活了吧

但是,小学时代的照片和幼儿园时相比明显少了很多。到了高年级时,几乎就没怎么拍照片了。
可能是因为我们在一起的时间变少了吧,我变得只顾和男性朋友玩了。那会儿连直呼名字的次数也锐减了。

与从小就对我知根知底的花一起玩,让我觉得很不好意思,渐渐地就开始无视她了。(校对2:原来是你疏远的人家......作孽)

我觉得我做了相当过分,甚至可以说是残忍的事情。
但是,当时的我别无选择,也没想过几年后会追悔莫及。

——花又是什么想法呢?

接着翻页,看到了我们刚上初中时的照片。
到了这里两人的距离感越来越远,连笑容都没有了,更别说牵手了。
只剩一起看着相机镜头。

「啊,是水手服。看着很可爱吧?」

「不……就算这么说,我,我是男的……不是很懂。」

「呼呼,你好有趣。」

花偷偷笑着有些困扰的我。

当时我们的交流只发生在早上去学校和回家的路上。
我还选了尽可能不会碰上的时间出门,就算碰上了,也就只是打个招呼。
我们一次都没有同班过,记忆中也几乎没有像样的对话。
相簿里的照片也就只有入学典礼和毕业典礼时的两张。

又翻过一页,我们终于成了高中生。
我们都穿着崭新的西式制服。
但我们的目光已经连镜头都不看了,表情也都有些苦涩,看得出来这照片拍得是不情不愿。我们两个人的距离也变得更远了。

至今我都无法忘怀两位母亲给我们拍照时那寂寞的表情。

「你在看哪呢?看起来总觉得……就是那种,很讨厌的样子呢,哈哈哈。」

「…………当时我好像很困,心情也不怎么好。」

花的假笑,让我的心像被勒紧了一样难受。我只能这样无奈地回答。
她的侧脸已经没有了笑容。

翻着相簿就明白了。
这是我们两人的心的距离渐行渐远的轨迹。

翻到最后一页。
那是小时候我们两人经常一起玩的空地,也是蓝色蝴蝶和红色花朵接吻的地方。
我们贴在一起,双唇重叠。

「……啊!」

这个照片好像是父母偷偷拍下来的。
然后在想起来的是,我们之间「我们结婚吧」的「约定」。
我的脸瞬间热了起来,犹豫着该怎么跟花搭话。

我不觉得......花会不记得。但毕竟是小时候做的约定,不太能当真。
我很在意,看了看相簿与花的脸庞。

花的眼眸——湿润了。

「………………」

「……亲……了啊」

打破漫长沉默的人,是花。

「那个……」

花的脸颊微微泛红,朝着这边靠了过来。

「……我,今天,睡这里可以吗?」
——可以哦!!!(原文是いいよ,没有こいよ)
40
360

請選擇投幣數量

63

全部評論 25

  • 1
  • 2
前往
10000
水禾不是老色P 平民
再不更新我就要死了,没有书看我感觉有蚂蚁在身上爬

28 分钟前 0 回復

change3 子爵
结尾的114514太草了😂

3 天前 0 回復

Andscy 騎士
谢谢大佬

3 天前 0 回復

想不出来 伯爵
感谢大佬

3 天前 0 回復

泽殿 子爵
什么便宜谣言嗯造,哪来的前男友😣

3 天前 2 回復

伊里戸水斗 伯爵
前面女主疯狂暗示,男主毫无波动

3 天前 0 回復

唯华为心 子爵
良い世,来いよ!胸に打つ!

3 天前 3 回復

那须弥 騎士
匠到底是谁?

3 天前 0 回復

mainlinsky 子爵
主播打的就是情怀

3 天前 0 回復

忧郁的雪 子爵
压力马斯涅

3 天前 0 回復

aaapppp 侯爵
太好看了

3 天前 0 回復

灼原星语 騎士
他俩弄的太火热,差点都忘了,前面花手机那个什么君是谁😂咋出来一次就没了

3 天前 4 回復

  • MIWA96 子爵 回復 @New-Type_Destro : 要是前男友的话不就搞得跟柴门环一样了

    3 天前 回復

  • 灼原星语 騎士 回復 @avp. yjs : 花有前男友?真假的

    3 天前 回復

  • New-Type_Destro 子爵 樓主 回復 @avp. yjs : 只是个背景板

    3 天前 回復

呼呼呼121 勳爵
男主这个负心薄情之人

3 天前 3 回復

yty926 子爵
結尾好臭啊啊啊啊啊

3 天前 0 回復

青昂烂越 子爵
火速a上去!

3 天前 0 回復

GiriGiriCase 伯爵
什么负心汉 

3 天前 0 回復

thirth 伯爵
女主好感已经拉满了吧,直接A上去就好了啊

3 天前 0 回復

eason9059 王爵
這批很純 多來一點

3 天前 1 回復

kanataAoki 勳爵
这种事你都忘了!(酸死了

3 天前 0 回復

ictermat 騎士
你这负心汉!

3 天前 2 回復

  • 1
  • 2
前往
New-Type_Destro 子爵
白门楼汉化集团
242 粉絲
5 關注
19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18话 回忆的轨迹

0
0

第17话 恶作剧的低语有些煽情

0
0

第16话 素颜

0
0

第15话 内裤

0
0

第14话 青梅竹马分级限制R15+

0
0

第13话 妈!出大事了啊!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