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话

6话
必杀,干死突刺空掉的雷克斯型。
假想的雷克斯,朝着我高速突刺过来。看穿了他突刺的轨迹,我的细剑沿着他的剑身滑过。
用细剑和他拼刀的话,是无法改变突刺的轨迹的。我现在的身体,应付不了雷克斯那种笨蛋一样的力量。
  所以,“我的剑”会像在滑梯上滑下一般,被“他的剑”弹飞。我该做的不是反抗那种力量,而是主动向被弹飞的方向跳去。
好嘞,雷克斯的突刺空掉了。但是,他恢复体势的速度肯定很快。瞬间的硬直后,他就会凭着那股蛮力收回刺出的大剑,然后再像压缩的弹簧一样挥出下一击吧。
因此、我必须在做出回避跳跃的同时,打出反击的一击。
就是现在!雷克斯抽回大剑的那一瞬间。我回转身体,加速剑击,直指他的心脏——


“漂亮的一招!原来还有这种动作啊。”
“看什么呢,你这混蛋。”
  我沉浸在招式练习中,竟然没有察觉到雷克斯的气息。
  早早起床的我,在内庭开发着对雷克斯特化的反击招式。练习的样子被老早就出门了的那家伙看了个正着。
  这次的招式可是我的自信之作,绝对能起作用。和雷克斯的下次胜负,一定要扳回一城……明明这样想着,还偷偷笑了好久的啊。
可恶、可恶啊……


“雷克斯,你刚刚去哪了吗?”
“嗯?啊—,你看见了吗。我就去散了散步,只是单纯的习惯而已啦。”
“……啧”

昨天败北后,已经过了一天。现在是小鸟鸣啭,空气澄澈,令人清爽的早晨。
我可没有一直输的兴趣,也忍不了雷克斯那高人一等的态度。所以,就先扳回一城再说吧。
怀着那样的决心,我每天都趁着雷克斯不在的时候偷偷磨练着技巧。换句话说,这就是男(?)人的心气。
……所以说这是不能给人看到的吧,说的就是你哦,雷克斯。这可是在偷窥我换衣服之上的罪孽哦。就算刚看见就被我宰了你也不能后悔哦。
“话说你今天也干劲满满啊,芙拉切。佩服佩服。”
“烦死了!这样说的你却在我练习的时候出去悠闲地散步去了,看来你还很游刃有余啊!”
“那当然,我比你强啊。”
“真敢说啊!放马过来,我把你嘴剁了!”
明明就是个偷窥了我秘密的恶汉,还在这笑眯眯地跟我随口闲聊。
血气逐渐上涌。可恶的雷克斯,想说这是强者的余裕吗?浑身长满肌肉就这么了不起吗?
“我就是为此而来的呀,芙拉切。本大爷来给你上一课。”
“哈?给我上课?你是个什么东西啊?不会真以为你要厉害一些吧?不会真的不知道之前只是恰好克制我才赢的吧?”
“不是,我本来就厉害一些啊。我可是剑圣哦。”
“闭嘴!看我宰了你!”
被这种显而易见的挑衅激得热血上头的我,立刻冲动地斩向雷克斯。除了刚刚的招式之外,我还练了几招其他的反击技。绝对要在他手上拿下一分,让他认同我。我可是雷克斯的宿敌。才不是需要他指导的立场。
我和雷克斯,是对等的!


……几小时后。
“……库嘶、库嘶”
“呀——……,出了身汗,彻底爽了。”
浑身是泥,泪水沾湿了地面的美少女出现了。
绝不原谅、绝不……


“所以说,雷克斯一大早心情就非常好呀。嗯嗯,不是很好吗。”
“遇到什么好事了吗?那个变态偷窥狂。”
照例哭了一会后,我站了起来。
因为混身都是泥和汗,我比雷克斯先一步进了房子,向修道女卡琳的房间走去。
我也挺想清洗身体的,但再怎么说也不可能跟雷克斯一起洗澡。同样的错误我可不会犯两次。
“家务差不多是我的工作呀,脏衣服什么的都拿到我这来吧—”
“谢、谢谢。”
“别在意呀—我在包办所有家务的同时,也从队伍资金里拿到了更多的钱哦。”
口音很重,给人开朗印象的修道女微笑着说道。对我来说,她这么容易说话也是方便不少。
我造访卡琳房间的理由,是想拜托她提前帮我准备毛巾和换洗衣服之类的。昨天那件事过后,梅伊大发雷霆,禁止我以后在外面洗澡。
嘛,确实,本来有自己的房间却在外面洗澡的女性就很奇怪。那样只会被认作痴女而已。
“雷克斯变得那么精神,也是多亏了你才让他振作起来呀。我也非常感谢你哦?”
“那家伙一年到头不都很精神吗。”
“啊、你还不知道吗。呀—虽然我也不是很清楚,不过雷克斯这几天确实非常消沉哦。你不知道的话就算了,但还是请你继续陪着雷克斯训练哦。”
卡琳递给我一条湿毛巾,那样说道。
雷克斯没什么精神、吗。虽然完全看不出来——
果然是因为昨天那事吗?就那么在意●●●的大小吗?
才斥责完雷克斯拿女性胸部开玩笑的行为,我自己却又拿他的股间说事。昨天那件事,貌似完全是我的不对,一会跟他道歉吧。


“昨天拿你的股间开玩笑了呐,真是对不住。会觉得这种反差非常可爱的人也是有的,就别那么在意了呐。”
“你丫,是来泄愤的吗!?被本大爷打输了,就来惹我生气是吗?你这性格恶劣的女人!!”
“什么啊,为什么生气了啊?平胸的女性也是有需求的,所以我想说你那东西也说不定有人喜欢呢。”
“混蛋!我哭了哦!?你再说的话我真的哭给你看哦!真的要看吗!真的要看一个大男人哭出来的样子吗?”
“但你好像已经哭了哦。”

我明明去道歉了,雷克斯却更生气了。貌似无论如何都不想提起股间的事?
今后还是不要对他的股间说三道四比较好。我记住了。


第二天早上,果然雷克斯又早早地跑出去了。
是去干什么了呢?嘛,和我无关就是。我要做的只有专心挥剑而已。
想象吧,能够应付雷克斯攻击的动作。
正因为是力量差距巨大的对手,所以一定不能搞错,压上自身全部力量的时机。要看清决定胜负的一瞬。
我的全力一击,绝不能被防下一丝。只是稍微被他躲开,对我来说也只剩败北一途。
要瞄准雷克斯连一点动作都做不出来的瞬间。哪怕力量差再大,面对一个不会动的人偶,我的力量也是可以取胜的。
要想办法创造出那种决定性的破绽才行。为此,要不停地看穿雷克斯的行动,架开他的攻击,再向合适的方向躲避。
那是留给我的唯一的胜机,也是打倒被神明眷顾的天才的唯一战术。

“——你还在练剑呢。”
“来了吗,雷克斯。”
然后,和昨天一样,那家伙在内庭现身,手上还拿着大剑。
今天我的动作异常轻巧锐利,可不是昨天的我可以比拟的。
感觉来了!我今天状态绝佳。就算雷克斯再怎么厉害,跟上今天的我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吧。
架起和雷克斯相反,又细又短的剑,我今天也向雷克斯发出了宣战布告。

“放马过来!小●混蛋!”
“cnm我要哭了哦!!!”

顺带一提,这天我也被打哭了。
不甘心、不甘心哟……





第二天,我和往常一样在庭院里挥着剑,然后果然又看见雷克斯出去了。
“雷克斯这家伙,每天早上都跑哪去了?”
“欸?雷克斯大人,每天都出去的吗?“
这天,我向偶尔来打扫庭院的梅伊问道。
我以为她会知道些什么,但她好像也不是很清楚。没有从修道女卡琳那里听说什么吗?
“昨天和前天,他都在这个时间出去了。虽然每次都马上就回来了。”
“嗯……难道说是在秘密训练吗?”
“你说啥!?”
……我还从没往这方面想呢。
确实,就像我天天偷偷训练一样,这家伙可能也躲在不知道什么地方练着呢。肯定是非常特殊的训练吧。
“刚刚雷克斯那家伙,往哪边去了?”
“欸?那个,我记得是往通往郊外的路上去了。”
“郊外是吗。好嘞,我跟着去看看吧。”
避人耳目躲躲藏藏地训练的人,可是剑士中的异端啊。偷偷摸摸地变强什么的,想想不觉得很卑鄙吗?
那样的话,就让我来彻底查明吧。别看我这样,我可是很擅长跟踪的呐。之前单独当冒险者和盗贼战斗时,趁他们睡觉偷袭也是很必要的。
只要我保持着一定的跟踪距离,不管什么样的高手都无法察觉。混在路人中,他就更没法发现了吧。
“啊,我也想去。”
“梅伊酱,还挺有跟踪狂的气质呢。”
“真失礼啊!?”
莫名有些兴奋的梅伊跟在了开始跟踪的我后面。
梅伊酱不太会消除气息,让我有点害怕呐。暴露了就把全部过错推给梅伊逃跑吧。



雷克斯好像没有发现尾随他的我们。
只是假装没有察觉,反过来监视我们的行动——好像也不是这样。他一脸我们从未见过的,有些吓人的表情,静静向前走着。
为什么会摆出那种认真的表情呢。哪怕是在和我练剑的时候,那家伙也是摆出一副轻松的样子在那废话连篇的哦。
有比与我的模拟战,还值得他认真的事情吗?难道他一会要和其他人战斗吗?
其实那家伙除我以外还有其他的练习对手,而且每天早上都去和他战斗之类的?如果那样的话还真是让人火大啊,这都算出轨了吧,这。不是,这个比喻虽然很奇怪,但我就是如此嫉妒。
雷克斯,你的宿敌必须是我才行。除我以外还有其他的宿敌……貌似想想就有些讨厌呐。
哈、我的心胸还真是狭窄。
然后雷克斯,在某个拐角前停了下来。
那前面,并不是能够挥剑的场所。那是个到处都是障碍物,又窄又脏的地方。
雷克斯进入那里,然后拔出自己的大剑,插在地上。

——哦哦哦哦

男人的吼声回荡。
雷克斯把自己的剑插在某座坟墓前哭着。
拂晓时分,不见人影的郊外墓地,被称为剑圣的男人站在寒酸的墓碑前放声恸哭。
“……原来是这样吗。我们回去吧,芙拉切桑。现在雷克斯大人的样子,我们不能看。”
“怎么了?那个是……墓吗?”
“应该是亲友的吧。雷克斯大人的亲友之墓。”
我浑身猛地冒汗。
喂!别这样!雷克斯,为什么要哭得那么大声呢?你不是这种角色的吧。你虽然一直都装模做样,像个笨蛋一样滑稽,但你实际上是个高傲倔强的人吧——
“芙拉切桑。我们去救你出来的那个洞窟里,原本是要寻找雷克斯大人的亲友的。但是进到那个洞窟之后,就再也找不到他的消息了。”
梅伊一边拉着我的衣角,催我跟她返回宅邸,一边远眺着一脸悲痛地哭叫的雷克斯。
“芙拉切桑昏过去之后,我们找遍了整座洞窟,却只找到了那种东西。”
于是,我发现了。雷克斯蹲下哭着的墓旁,放着折断的剑和破碎的便宜防具。
——那是之前的我,装备的爱剑和皮凯。
“雷克斯大人,失去的是,一生的挚友——”

梅伊的话语,穿过了我的耳朵。
我只能呆然地远远眺望,像个耍赖的孩子似的,丢脸地哭叫着的雷克斯。
27
250

請選擇投幣數量

36

全部評論 17

10000
Days365 子爵
如果被他知道昔日的基友變成妹紙,他會怎樣呢?

3 天前 0 回復

Minamiya 騎士 樓主
原文里有一段“動作がキレている”我翻的有问题。今天重新查了一下“動きのキレ”是什么意思,没查到中文,但英文是“sharpness of movement”。但我把“キレ”当成“切れ”翻作了“愤怒”,实属错的离谱,在这说声抱歉

3 天前 0 回復

  • chaosfighter 王爵 : 大概是动作很漂亮的意思,用片假名代表强调或者语气粗鲁(妒忌)

    3 天前 回復

chaosfighter 王爵
我想看zero vs omega zero

3 天前 0 回復

chaosfighter 王爵
我总觉得小说里没有灵魂移植或者性转的魔法,而是,有记忆写入带素体的魔法

3 天前 0 回復

  • niflan 子爵 : 鬼知道挚友的灵魂被塞到女人(还是现队友)的身体去了)

    2 天前 回復

  • chaosfighter 王爵 回復 @新公园 : 因为雷克斯一直认不出来,他的队友也没想过娚主会性转。

    3 天前 回復

  • 新公园 騎士 : 啊,,,,

    3 天前 回復

蒂亚戈荣光 騎士
雷克斯哭得像失去了爱人一样,娚主真是个罪孽深重的人。
所以,为了让雷克斯走出阴影,英勇的娚主哟,化身为雷克斯的爱人陪伴他吧!(bushi)

3 天前 0 回復

蒂亚戈荣光 騎士
“——那是之前的我,装备的爱剑和皮凯”
这里应该是皮铠?

3 天前 0 回復

  • Minamiya 騎士 樓主 : 是的,抱歉打错了

    3 天前 回復

迷你鬼 子爵
事到如今只能自爆了()

3 天前 1 回復

karena 勳爵
打了几天还没看出来男主的剑法吗,看来单纯只是不经大脑的肌肉天才

3 天前 0 回復

  • 新公园 騎士 : 男主是基本型的很遵循基本剑法,后面才看出来

    3 天前 回復

寻寻腻腻 子爵
这还不快去相认?让后卿卿我我起来

3 天前 0 回復

  • 阴天空 勳爵 : 小说后面有男主被雷克斯袭击也不能生气的约定,flag已经立的死死地,现在就看男主是不是安产型了

    3 天前 回復

辣根哒 子爵
要自曝了吗

3 天前 0 回復

Minamiya 騎士
TA什么都没留下
47 粉絲
1 關注
7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6话

0
0

第5话

0
0

第4话

0
0

第3话

0
0

第2话

0
0

第1话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