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六话 某位少女的回忆

今日放送内容变更,将为您送上很吉尔长的一话
 

好像有些读者变得疑神疑鬼地进行了过度解读,但我可以老老实实地告诉大家事实就是如此!

这是一个敦促遗忘信任之心的人类进行反省的故事

 

————————————————————————————————————————
 

「——诶哆,七森(Nanamori)符良乃(Furano)—? 喂—,人去哪儿了—?」

 

听到教室里有人在叫我的名字,我停下了脚步。

 

大概是看着点名册叫的吧。

那听起来有些不自信的声音,是班主任须须木老师的声音。

 

(……值日工作还没做完吗)

 

我刚想马上答到、

 

「到、在这——姆呜?」

 

从背后伸出来的手就捂住了我的嘴。

连抗议的时间都没给我,就把我往后拖走了。

 

「真是的! 干啥呀符良亲!」

 

反而对我发出抗议声的由佳,就是把我拉到走廊阴处的加害者、我在这所学校里唯一的朋友。

 

「说什么呢,值日……」

 

看着说出想当然话的我,由佳做作地叹了口气。

 

「值日工作不是都好好地做完了吗! 那反正、是想把什么杂事推给你吧!」

「可是……」

 

但我还是无法接受,而她则盯着我的眼睛支支吾吾道。

 

「对符良亲来说,今天很特别……对吧?」

「……嗯」

 

对此我只能点点头。

由佳推着我往走廊出口走去。

 

在走到走廊拐角,要下楼梯前、

 

「啊! 七森! 你又——」

 

我假装没注意到背后传来的声音……

 

 

 ※ ※ ※

 

 

「逃、逃脱成功!」

「真是……」

 

出了校门,看着眉开眼笑的由佳,我虽然觉得这不好,但还是跟着笑了出来。

 

「嘿嘿。好嘞好嘞。符良亲也是共犯」

「共犯就先不说了。那个符良亲的称呼还是算了吧」

 

我知道由佳没有恶意,但总觉得这称呼有些失礼,让人有点讨厌。

 

「欸—。但我都叫习惯了。你看,这不是比叫真名好些吗?」

「那是……」

 

经她这么一说,我一时语塞。

我知道我的本名根据理解的不同会有点羞耻。

 

但话虽如此,我还是不想被人取符良亲之类的昵称、

 

「啊,还是说……」

 

看到我这样,由佳坏心眼地咧嘴一笑。

 

「公主……眠森的公主大人会更好吗?」

「住、口、呀!」

 

那好像是以前给我起的外号。

当时放弃了许多的我很少有表情流露。

 

因此我被称为「人偶」啊「公主」啊,还有最厉害的「眠森的公主」……我是这么听说的。

 

 

 ※ ※ ※

 

 

——在我家里、有神明。

 

我这么说,可能会被认为是陷入了奇怪的宗教。

但是,至少我、我们一家对此深信不疑。

 

 

——而「祭祀」祂、是作为一家长女的「巫女」的我的职责。

 

 

虽说是祭祀,但做的也不是什么大事。

 

只是面对神明、集中、集中,一心一意地冥想着祂。

仅此而已。

 

……神如果不被人相信就无法存在。

所以妈妈才说,认知到这位「神明」的我们必须要面对祂。

 

但在现代日本,神的存续需要庞大的能量。

代代相传的「祭祀」,其时间随着世代更替越来越长,而现在已经到了几乎要耗费生活中大部分时间的程度。

 

所以我没时间参加社团活动,没时间放学后和朋友一起玩,连兴趣爱好也没有。

 

早上起床先「祭祀」,做好准备后就去学校,回家后更衣「祭祀」至晚饭时间,吃完饭洗完澡后「祭祀」,之后倒头就睡。

 

这就是我生活的全部。

我从出生到现在就没去旅行过,甚至连需要留宿的学校活动都没参加过。

 

 

「——没事的。你要是不愿意随时可以停哦」

 

 

巫女的力量在生下孩子后会大幅下降,然后逐渐衰退。

当妈妈的力量几乎消失、将「祭祀」的责任完全交予我时,妈妈这样说道。

 

……但是,我却没法对这话点头。

 

在发展科学的现代世界中,根本容不下「神明」之类的存在。

我知道,要是我停下「祭祀」,神明就会消失。

 

我对神明并没有抱有多么强烈的感情,也没有恳切到可以为神明奋不顾身。

 

仅仅只是我没有改变「现在」的强大,也没有辜负妈妈信赖的勇气而已。

 

 

「——这位『神明』呢,能实现人的『愿望』哦」

 

 

当我小时候和妈妈一起睡在同一个被窝里时,妈妈经常这样对年幼的我说。

那之后还有……

 

「我能和你爸爸结婚,也是多亏了『神明』呢」

 

这是妈妈的口头禅。

 

在妈妈和爸爸认识后不久,发生了一起工地钢架坠落砸向爸爸的事件……

据说妈妈当时在心中大喊「谁来救救他!」后,钢架的掉落轨道不自然地扭曲,避开了爸爸。

 

妈妈似乎相信这是「神明」的保佑。

 

说实话,我觉得那只是偶然,大了后我曾对妈妈说「明明有那么厉害的力量,却只因单单一人没有『祭祀』就会消失也太奇怪了」,但妈妈却只是笑着说「就是这样的」。

 

所以呢。

我既不是为了「神明」,也不是为了妈妈,只是为了不想让妈妈失望这个自私的愿望,一直坚持着「祭祀」。

 

但是,它的代价却很沉重。

 

——我成为了不能玩耍、不能参加社团活动、也不能参加学校活动的阴暗女。

 

这种人,在学校是不可能交到朋友的。

虽然表面上并没有被人欺负,但我一直被人疏远着,总是独自一人。

 

 

 ※ ※ ※

 

 

(没想到在背地里居然叫我「公主」……)

 

世间真是不可思议。

 

(……我可没那么好)

 

虽然我想法如此,但却又多少能理解那种「但愿如是」的心情。

 

没有正经兴趣的我唯一能花点时间的就是小说。

只是在祭祀和学习之余浅读一下,虽然不知道能不能算是兴趣,但我喜欢看书。‍‌‍‌‍‍‍‌‌‍‌‍‍‍‌‍

 

我尤其喜欢描写的世界与现实世界全然无关的奇幻小说,对幻想中出现的妖精和精灵毫无理由地向往。

如果称我为「公主」和我憧憬「精灵」是同样的感受,那我倒是可以理解。

 

(嗯! 了解世界之谜的寡言精灵什么的,非常令人憧憬吧!)

 

当然,我并没有自恋地认为自己是那般存在。

倒不如说,如果被人这么评价,我甚至还会信心十足地生气说「精灵」才更棒。

 

不过,我想每个人对这种「不可能存在之物」的憧憬之心都是相同的。

但也正因为它……

 

 

「呐—呐—符良亲—! 你发什么呆呀? 呐—在听吗—!」

 

 

我和与我完全相反的由佳成为了朋友。

 

我与由佳相识的契机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

她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偷偷地读着什么,而路过的我在看到了那书上的画后、

 

「精灵……?」

 

不禁嘀咕了一句。

而由佳则瞪大了眼睛、

 

「……公主也知道吗」

 

夸张地回了我这句,而这就是我们的相遇。

 

从那以后,由佳就开始公主公主地缠着我,从管我叫公主到姓再到名,不知不觉间连敬语都丢了,那之后几经波折,才有了现在这互称「由佳」「符良亲」的关系。

 

后来才知道,当时由佳看的是游戏的设定资料集。

 

「嘿嘿,这可是—,初代布雷布雷早期购入特典,现在已经升值了哦!」

 

她向我炫耀那厚厚的一本,即使我说不需要她也硬塞给我看,而在我不情愿地看了一遍后……我彻底上瘾了。

 

(好厉害……!)

 

因为我认为自己与游戏相关无缘所以也没有查阅过,但在那厚厚的设定资料集中,的确存在着一个「世界」。

有神话,有经济,还有人们的生活,我的确从中窥探到了另一个世界的样子。

 

而且,查阅到的游戏内容也吸引住了我的心。

 

虽然有遵从女神大人的神谕去拯救世界的目的,但去哪里做什么都是自由的,就这点来说非常有趣。

而且出场的人物都很有魅力,特别是在网上也很有人气的〈孤高的冒险者雷克斯〉,我一眼就喜欢上了。

 

但是我家里没有游戏机,虽然由佳说了「来我家玩吧!」,但因为有「祭祀」,所以这种机会一辈子都不会有吧。

我就这么放弃了,但是……

 

 

「——『神明』就交给我吧,姐姐!」

 

 

一辈子都不会有的机会,却在家人的帮助下轻易地实现了。

 

巫女之力几乎不会遗传给除长女以外的人。

所以『神明』之事,我本打算由自己独自担负下去。

 

但妹妹却偷偷地反复进行着巫女的训练,到现在已经能坚持几个小时独自进行「祭祀」了。

 

暂且先是每周一天。

从傍晚开始接替我「祭祀」。

 

母亲和妹妹都这么跟我说时,我真的很高兴,明明都高中生了还哭了出来。

 

……而后今天就是最初的「自由」之日。

 

我把傍晚的「祭祀」交给了妹妹,有生以来第一次去朋友家玩。

 

 

 ※ ※ ※

 

 

「将将将将!」

 

说着,由佳拿出了即使是我也知道的最新款游戏机,以及我梦寐以求的游戏软件〈无畏之刃GP〉(附原声带特装版)。

 

「这就是那个设定资料集的游戏……」

 

正当我感慨万千时,由佳摇了摇手指。

 

「呋呋呋,天真! 太天真了符良亲! 这是布雷布雷但又不是布雷布雷! 是进化后的布雷布雷,也就是所谓的布雷布雷1.5哟! 听好了,虽然布雷布雷在原版的时点上就是神游戏了,但要把那些以为是角色游戏*而扑来的家伙们赶尽杀绝可是很难的,而且专用控制器太贵了,根本卖不出去,还因为这个连制作公司都倒闭了! 但是呢! 这才是布雷布雷传说的开始! 几年后,以实况游戏动画走红为契机,掀起了重新评价的潮流,而制作公司在濒临破产之际需要资金周转,便以低价转让了作品的版权,这起到的效果……」

 

*【角色游戏,キャラゲー,注重于塑造角色,而整体剧情不见得会非常复杂。以独特的性格,角色互动,角色成长等为主打。比如现在满大街的抽卡手游】

 

而后由佳就开始这样长篇大论了起来。

我不时嗯嗯嗯地附和着,又始终盯着那个终于见面的包装盒。

 

为这个重制版新画的主视觉图、光之王子与孤高的冒险者正面交锋的插图令我兴奋不已。

 

「这样一来,除了吸引了来自插画圈的乙女游戏受众之外,这款移植后的次世代机的控制器上还安装有运动传感器更是如虎添翼,因此布雷布雷GP空前热门……虽然还没到那程度,但至少也卖回本了……」

 

由佳嘴里嚷嚷着我听不太懂的话,我冲她叫道。

 

「由佳! 我想玩!」

 

听到这话的由佳略显惊讶,但转而扑哧一笑、

 

「我还没说够呢,真拿你没办法! ……准了!!!」

 

并用最灿烂的笑容和大拇指回应了我。

 

「那么,那我们就开始吧!」

 

然后我就一口气进入了迷人的布雷布雷世界……想法很美好,但起步我就完全不懂要怎么把游戏软件插进游戏机里,只得一边问由佳一边提心吊胆地打开电源,还被她「不是,又不会咬你」地嘲笑了一番,标题界面放置不点出现的片头太过精彩,等放了五遍后,她终于「得了得了赶紧开始吧!」地开骂了,而我则像这样从起步开始就磨磨蹭蹭的。

 

那之后,初次上手规规矩矩玩游戏的我、和以游戏玩家自居的由佳冲突不断,理所当然地演变成了丑陋的争吵。

 

在游戏开始后输入名字时,看到我给「主人公」取的名字,由佳坏笑着说「嚯嚯。角色用本名吗。真了不起哦」,而我红着脸辩解道「因为用了片、片假名! 所以变成奇幻风了!」,以此为开端,当她看着我绞尽脑汁花了一个小时才完成的分身「噗、呋呋! 不是,这有点! 太、太过了! 持有回复魔法技能全点魔力的精灵枪使……噗、哈哈哈!! 连一个点都对不上! 反而很强啊! 这、这样的……不、不行了! 要死了! 笑死我了!」又笑喷了出来,我便将这个笑得打滚的失礼万分的女人惩治了一番,而在教程战斗中GameOver后,她惊叹不已道「什!? 这里还有人会输? 话说这场战斗居然能输吗!」,接着又十连GameOver后,不知为何她又「那个……怎么说呢……抱歉呀?」这么跟我道歉了……

 

因为我怎么都打不赢结果又回到了捏人界面,她就开始煽风点火道「为什么明明是个前卫还要全点魔力啊? 你笨吗? 要死了哦? ……啊,死掉了吗」,「话说符良亲的动作太糟了还是选后卫吧,模式也改成这边这种! 另外,不要雨露均沾,要好好地决定概念!」我与照顾到方方面面的由佳这也不行那也不行地争论着,同时又花了一个小时来创建角色,用新创建的角色挑战教程又惨死当场,待到第二十二次总算通关后,我们二人激动地抱在一起跳了起来,而后在我自信满满地推进开局剧情时最喜欢的角色死了,我差点哭了出来,由佳见此着急了起来,我听取了她的提议重开了事件,选了别的选项后,结果这次冒险者同伴们又死了,弄得我整个人失魂落魄的,接着、然后……

 

 

 

总之,我们在电视屏幕前吵闹着、嬉闹着、争论着……

 

全心全意地玩着游戏玩到了尽兴。

 

 

 ※ ※ ※

 

 

最后我在由佳家里吃了晚饭,发现比想象中的还要晚了,便慌慌张张地出了门。

 

「明天学校见!」

 

由佳向我挥手告别,我也朝她挥手直到她的身影消失,便快步转过街角。

 

(这么晚了还在外面,好像是第一次呢……好开心呀)

 

我在路灯照亮的街道上快步前进着。

 

夜晚的街道有些神秘,又有些可怕。

在人行横道前停下来时,我感觉到身旁有人的气息,肩膀微微一颤。

 

偷偷侧目瞄了一眼,一个身着西装的男人正站在那。

看到他眼睛盯着手机屏幕一副对我毫无兴趣的样子,我稍稍放下了心。

 

(这个人在看什么呢?)

 

我很在意专心致志地看着手机的他,于是定睛看去。

从狭长的屏幕上窥见到的东西,让我差点啊了一声。

 

(——是布雷布雷!)

 

那里画着的毫无疑问、就是布雷布雷GP的插画。

是由佳每次看到后都会像软体动物一样扭来扭去、嘴里还挂着「哈~。艾雷贴贴~」的那个包装插画。

 

(这个人也在玩布雷布雷GP吗?)

 

一想到有个比我成熟得多的、身着西装的男人和我正在玩同一款游戏,我的心就莫名地激动了起来。

 

(如果我现在跟他说「你在玩布雷布雷吗?」,他会做何表情呢)

 

我自己当然不可能做出这么大胆的事来。

但是……

 

(……这样啊。我、只要下决心去做就什么都能做到啊)

 

以前我一直以为封闭的世界一口气就向我敞开了,我感觉自己仿佛成为了自由的存在。

 

但是……

 

也许是因为我浮想联翩的不好吧。

我的人生不可能只发生过这么点快乐的事,或许是我忘记了的错吧。

 

当我确认信号灯变绿、踏上人行横道时、

 ‍‌‍‌‍‍‍‌‌‍‌‍‍‍‌‍

 

(——诶?)

 

 

从旁边突然亮起一道光。

当我意识到那是一辆正朝我这边失控的卡车的前灯时,就已经晚了。

 

这飞来横祸令我的身体僵住了,我动弹不得。

在即将到来的死亡面前,我只是呆站在原地。

 

 

「——危险!」

 

 

就在这时,背后响起了声音。

当我刚察觉到身体被一股强大的力量推了一把时,咚的一声冲击贯透了我的身体……

 

 

 ※ ※ ※

 

 

在我横倒于地的视野当中,有同样倒在地上的刚才那个西装男人。

 

倒下的男人的样子惨不忍睹。

看那样子,肯定是没救了。

 

(那、我也一样、吗)

 

在逐渐模糊的视野当中,浸染地面的红色就仿佛是我的生命力。

慢慢地扩散了出去,再也回不来了。

 

(……真是毫无意义的人生啊)

 

只是因为害怕变化,就把人生的大部分时间都用在了「祭祀」上。

我付出了这么多也要守护的「神明」,在我死后也会消失吧。

 

我、一无所有。

就因为那样赌气,结果我什么也不曾留下。

 

而且……

 

(……对、不起)

 

我看着倒在地上的男人。

 

(那个人、就好像……)

 

是因为之前玩了游戏吗。

我将那个豁出性命救助我的男人的身姿、与我在游戏中最喜欢的角色重叠在了一起。

 

 

——雷克斯・托伦。

 

 

被称为孤高的冒险者的、精干的A级冒险者。

明明态度粗鲁,却为了素不相识的新人冒险者而豁出性命,是个了不起的人。

 

……没错。

 

这个人也和游戏里的那个人一样,是可以为了别人而献身的人。

他绝对不应该为我这种人而死。

 

(对、不起……!)

 

无能为力的我,就算得到了庇护也什么都做不到。

只是什么都做不到地被车撞飞,在地面滚动,然后就这样死去。

 

(……白白送命、呢)

 

我不仅什么都没做,还将本来不应该死的人也卷入其中,然后就这样死去。

明明是崇高的行为,明明是应该受到赞扬的行动,却都被我糟蹋了。

 

(果然、现实世界、什么的、真无聊……呢)

 

在意识快要消失的时候,我许下了最后愿望。

 

如果……

如果真有来世的话……

 

 

(我和这个人、至少、要在努力就有回报的世界里……希望能出生在、像那个游戏一样的、自由的世界里……)

 

 

接着,然后……

在我的意识被黑暗吞没之前……

 

 

 

 

 

 

《——那份愿望、应允了》

 

 

 

 

 

 

从很近……很近的地方,传来了「神明」的声音——

 

 

 

 

 

 

 

 

 

 

 

 

 

 

 

 

 

「——诶?」

 

眼睑突然感觉到了光亮,我回过神来。

 

(这里、是……)

 

本应横倒在地的视野,不知何时又回正了。

不对,现在不是纠结这个的时候。

 

(诶? 诶欸?)

 

映入眼帘的、是非现实的光景。

本应倒在马路上的我现在正在一栋明显是木制结构的建筑当中,在此有各从所好拿着剑、枪、弓等武器,不时还穿着铠甲的男男女女。

 

而且,其中也有明显是尖耳朵的、头发颜色是红色或蓝色的人,实在不像是日本人、不、地球人。

 

这简直、就像是……

 

 

「呐、呐! 你也是新人冒险者吧?」

「……嘿?」

 

 

突然传进耳朵里的声音,吓得我肩膀一颤。

我带着无法挽回的预感,战战兢兢地回过头去。

 

在那儿有一个和我几个小时前在游戏中遇到的声音分毫不差、容貌一模一样的男孩……

 

(难道说……!)

 

我当场确认起自己的身体。

低头看去,我本应疼痛难忍的伤口不见了,不仅如此,就连服装也有很大的变化。

 

(这是、游戏的初始装备!?)

 

那是我同由佳拼死抗争时挑选的服装。

 

……已经、不会有错了。

 

事到如今,即使我再迟钝也能明白。

在看到面熟却又是初次见面的少年站在我面前开口说话时,我确信了。

 

 

「我是拉德! 你叫什么名字?」

 

 

果然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但我多半是……

 

 

 

「——普拉娜。普拉娜・雷因佛瑞斯特(Lyingforest)

 

 

 

转生为游戏世界的「主人公」了。

——————————————————————————————————

连结过去与现在!

 

 

 

 

 

 

 

 

托大家的福,从连载开始之前就一直想写的回忆篇总算能分享给大家了,我不禁感慨万千!

 

那么,虽然该作中的一大谜团已经揭晓,但故事仍在继续!

所以,意识到什么的人千万、千——万——不要将它直接写在评论区、让有「是这样吗?」想法的人看到,要是能忍到解答篇、或是在评论区以外的地方发泄出来的话就帮大忙了!

另外,在评论区看到剧透和预测的时候,请不要有「噢! 连这些都能写那我也写吧!」这种浑水摸鱼的想法,而是「这儿有个蠢蛋」这样无视他!

 

 

 

不过这些暂且不论,因为话数的顺序变了,所以下一话真的很短!

下次更新是在明天(预定21点)!!
98
910

請選擇投幣數量

106

全部評論 93

  • 1
  • 2
  • 3
前往
10000
小可 平民
突然发现最近都没插图了,是web版没有吗?

3 小时前 0 回復

夜王 子爵
人與人的信任需要搞得這麼脆弱嗎....

3 天前 0 回復

m823543 子爵
看前文各种伏笔,主人公怎么想是玛娜吧…普拉娜这段也是叙述性诡计。

4 天前 1 回復

方勉 子爵
應該是瑪娜吧,畢竟他是唯一不知道雌性逹露喵西亞的

8 天前 1 回復

cscomic 子爵
感觉作者用了诡叙,最后回话的可能不是jk穿越的,注意看前面,看到了男孩、红头发、蓝头发和尖耳朵的,这个是jk的视角,明显尖耳朵的是普拉那了

8 天前 2 回復

  • cscomic 子爵 : 重新到第二话看了一遍,红头发是拉德,蓝头发是钮克,jk只能是玛那了

    8 天前 回復

纸书 騎士
灵魂与肉体的关系总是让人痴迷啊~

8 天前 1 回復

甜党 騎士
穿越者玛娜的伏笔太多了,而精灵估计是重要剧情角色,至于是不是主人公就另说了

8 天前 1 回復

fanfan3 平民
最后的部分,应该是“在拉娜面前,拉德和普拉娜在对话”的感觉吧···
基本上可以确定主人公同时也是另一个穿越者是拉娜了···

普拉娜会出现在设定集,恐怕也是重要的剧情角色···

应该是因为雷克斯在原作人气高而边缘化,作为女性向作品的重制版大幅度提升了其相关的剧情,而为了开局的二选一有意义,恐怕也在开局的队友中加入了特殊人物···

那么接下来的问题就是主人公的属性为啥不正常了···
说不定和许愿的时候“努力就会有回报”这个部分有关···

8 天前 2 回復

953 勳爵
一个觉得自己肯定不是主角,一个觉得自己肯定是主角

8 天前 1 回復

acros 騎士
所以玛娜是另一个穿越者

但主角是精灵····

8 天前 2 回復

幻翼sp 子爵
看到那個精靈的名字插在兩句話中間,基本上可以確定精靈不是jk了,那個精靈搞不好就是jk跟腐女同學看的設定裡的精靈,是重要的劇情人物

8 天前 1 回復

wxq35451221 騎士
答案是:不是主人公!

8 天前 2 回復

andrew910730 伯爵
大家都猜jk是玛娜,作者再告诉你就是精灵(然后再说教人与人之间的信任呢——)

8 天前 6 回復

luoyueshenshe 子爵
虽然问题是在我面前问的,但是不一定是对我问的,回答的人也不一定是我。是这样吧,作者🤔

8 天前 1 回復

Y氧粒子 騎士
我在纠结是买妖精股还是妹妹股

8 天前 3 回復

  • tonywuwu 子爵 : 沒人買莉莉或菲因嗎?

    8 天前 回復

  • 梦回路间几寸欢 伯爵

    : 我帮你决定,就是妹妹了

    8 天前 回復

薄凉悠久 伯爵
不负责任的个人猜测,jk在地球供奉的神明其实就是暗神,所谓封印其实是隔绝到另一个世界。jk就成为了暗之巫女,暗神通过巫女的许愿穿越回了布雷世界,附身在普拉娜身上。同时暗神是管理暗与集中的神,每个神对应一个属性,普拉娜的集中属性是天才级别的,也对应剑圣多说的邪恶气息,毕竟暗神现在很弱小。葱两人的好感度看,明显玛娜更了解和崇拜雷克斯,而普拉娜对于雷克斯的态度更像是保护自己的骑士,猜测可能和雷克斯本身暗之王子(对应艾因的光之王子)的隐藏设定有关,毕竟魔王城和托伦家族,二王子那边都还有伏笔。

9 天前 15 回復

  • xulinmia 騎士 : 留个眼,万一是预言家就回来刀了

    8 天前 回復

  • bank 子爵 : 感觉挺正确的✔️

    8 天前 回復

baby8838 伯爵
七森的七为啥会是Lying😁

9 天前 1 回復

  • 于彼之岸 伯爵 樓主

    : 外号是眠森公主

    8 天前 回復

也想守望烟火 子爵
有点疑问,按照由良的说法 gp明显已经热售了一段时间,而男主作为死忠粉却始终没有意识到这作不是原作的情况是不是有点奇怪?并且男主记忆也仍停留在刚出魔岛新主人公dlc的记忆。如果不是bug的话和普琳娜记忆对不上吧?

9 天前 1 回復

  • 也想守望烟火 子爵 : 男主好像不是因为社畜弃坑的吧!明明还关注了最后一个DLC然后关服了才不玩的吧!

    6 天前 回復

  • zaphkiel 子爵 : 我对原神的版本记忆就停留在一年半前抽甘雨了……社畜太难了

    8 天前 回復

  • 刹那· 伯爵 : 要不是因为生活,谁愿意当社畜呢

    8 天前 回復

a98015 騎士
作者:穿越者,主角,主人公是三個不同的概念你懂嗎😏

9 天前 6 回復

_mint_ 騎士
作者多次誤導讀者,這次不會信作者

9 天前 2 回復

  • 1
  • 2
  • 3
前往
于彼之岸 伯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450 粉絲
0 關注
166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一百五十九话 撕裂绝望的光

0
0

第一百五十八话 勇者不在的战场

0
0

第一百五十七话 艾因的深谋

0
0

第一百五十六话 某位少女的回忆

0
0

第一百五十五话 预料之外的事件

0
0

第一百五十四话 真正的主人公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