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井ムク] 其实是义妹。~最近出现的义理的弟弟太过亲密了~ファンタジア文庫 [2]

原名:じつは義妹でした。 ~最近できた義理の弟の距離感がやたら近いわけ~

-----------------------------------------------------------

作者:白井ムク

插画:千種 みのり

翻译:FTAC-X2

校对:洛缘

图源:洛缘



禁止包括但不仅限于wenku8,铅笔小说,哔哩轻小说,迷糊轻小说,轻书架,动漫之家等一系列网站进行转载

-----------------------------------------------------------

简介


最近与义妹·晶十分亲密,甚至还在被积极地拉近距离!

这时,学校的文化祭已然接近。

晶竟然进入戏剧部,出演了美男子主角?!

为了可爱的妹妹,我也以恋人角色陪她一起练习……?!


-----------------------------------------------------------

彩插



【姬野晶】
高中一年级。因为母亲再婚而成为了凉太的义妹。因为喜欢凉太,每天都在努力拉近距离。但其实是个很怕生的性格。
——“来,兄长,咱来喂你吃,啊~”


【真嶋凉太】
高中二年级。把作为义妹的晶误认为义弟,结果迅速拉近了距离。尽管因晶的攻势而感到困惑,但仍然作为兄长而努力着。
——“真拿你没办法……”



(在学园祭上的cosplay……)
【上田日向】
与晶同年级的高一女生。凉太朋友光惺的妹妹。思慕着哥哥的日向,是个热心于照顾和帮助他人的人。
——“凉太学长,哥哥,怎么样?合适吗?”


晶:“兄长……在看着别的女仆偷偷地笑”


(戏剧部的正式演出上发生了意外……)
晶“若是喜欢我,请与我共度余生,直到永远”


晶“兄长,把咱公主抱着去车站吧?”


----------------------------------------------------------


目录


第一章 「其实马上就是学园祭了……」


-----------------------------------------------------------


序章


秋意渐浓的九月下旬的星期天——

「啊哈哈哈,兄长好弱~」

「等等,喂!所以说别用那套空中连击了啊!太卑鄙了!」

——我和义妹的晶像往常一样,毫无季节感地、懒懒散散地打着游戏。

「好,又是一轮无伤获胜~」

「呜!第二回合我会扳回来的!下次一定——」

……更正一下

应该说是我正在被晶玩弄于股掌之中才对。

我们现在玩的是以幕末时期的日本为背景的、通称《终武2》的对战游戏——《武士的终结2》。

这部发售两年了的游戏,对于幕末狂热者来说是无法抗拒的产品——

「好,完美!」

「呜哇!?一下都没打到什么的……对不起,庆喜……」

——然而并不是历史狂热者就一定很强啊。

因为作为玩家的我太菜了,第十五代德川将军大人正以一种狼狈的姿势亲吻着地面。

画面一转,男装女剑士中泽琴略微敞开着和服衣领:

『我才不会嫁给弱小之人,想娶我的话,就来战胜我!』

像这样用挑衅似的经典胜利台词宣告了这一场的胜利。

「咱又刷新连胜纪录了呢」

「我的连败纪录也更新了啊……话说晶啊,真心的,这个游戏差不多可以不玩了吧?」

虽然因为是最开始和晶一起玩的游戏所以有着很多回忆,但现在已经变成了我的心理阴影。

总之晶真的很厉害。不到两个月,晶的水平突飞猛进,已经到了很难对她的角色造成伤害的程度了。

现在的话,我操作的庆喜打不出任何伤害就败北了。这么下去,能看到的只有游戏还没开始就注定要输掉的未来。

「兄长别再用庆喜了吧?在统计表里对上琴宝是三七开,没有胜算的哦?」

「统计表是什么啊?话说中泽琴叫琴宝是啥啊?」

「网上是这么叫的哦。不觉得又强又帅又可爱吗?」

「嘛行吧……总之该休息啦休息——连续给你当一小时对手也太惨无人道了吧……」

也许是由于一直都在输,我有点焦躁地把手柄放在桌上站了起来——然后,晶拽住了我的衣角。

「兄长……难道说,讨厌和咱打游戏了吗……?」

「啊,不,不是那个意思,只是因为有点累了,真的……」

冷不防地露出那种难过的表情也太狡猾了吧。

如果是弟弟的话,我也许就能「才不会的啦」地笑着拍拍他的肩膀吧。

但是对方是作为义妹、作为女孩子的晶……

身为哥哥,慌慌张张地偏过脸的自己实在是太没出息了。

「话说晶啊……跟我这么菜的人玩不会觉得烦吗」

「唔,完全不会哦」

「为什么呢?」

「虽然兄长确实很弱,但还是想一起玩」

「所以说……为什么?」

正想说,跟强大的对手对战不会更有激情吗——

「露出丢人表情的兄长,很可爱……让咱不由得心动了」

「呜——!?」

——然后,晶用那对湿润的眼眸看着我,说了这样的话。

「所以兄长要为了我继续输下去哦。」

……说实话,我不愿意那样。

晶和我一起打游戏的目的并不是为了赢,而是想要让我露出丢人的表情。听到了这种事情的我,虽然明知很困难但还是燃起了求胜心。

「啊,不过咱还是希望兄长可以多多努力练习来变强!强到能赢过咱的程度!」

啥?能读你哥的心吗?

「是,是吧?果然水平差太多就会很无——」

「咱不喜欢比咱弱的人。想要得到咱的话……就来赢过咱吧」

「——聊,吧……?」

「开个玩笑哦?」

哎……《终武2》玩得太多结果被中泽琴附体了吗?

「嘛虽然咱觉得心是早就输给兄长了。不过,如果兄长想在游戏里赢过我的话,也就是说想要得到咱——」

「那果然我还是继续连败比较好呢~」

「为啥?!兄长好过分——这里不应该说“那我就得更加努力了”吗!」

晶啪嗒啪嗒地拍着我的肩。

——确实,我是个很过分的兄长啊。

不仅把晶误认为义弟,在不知道她是义妹的情况下大大咧咧地对待她……最终变成在十天前和晶一起躺在被窝里——


『所以咱们结婚吧?和咱成为家人吧?咱会将兄长,连同兄长的孩子一起,一辈子都视若珍宝的哦?』


——不只是被她告白,甚至还被求婚了。

面对晶的求婚,我的回应是「想做晶的兄长」。

说实话,我至今没能整理好心情。作为家人也好,作为异性也好——不管是哪边,我想要认真对待晶的心情都没有发生变化。

晶预想到了我或许会迷茫的情况,聪明地为我准备好了退路。


『所以咱现在是兄长的义妹,以后再当兄长的新娘』


以后——也就是说,并没有设定期限

到那时为止,晶都会一直等着我吧。

到那时为止,我都会一直让晶等吧。

直到我能好好地面对晶为止……


——就像这样,我们的关系发展到了距离跨越兄妹的那道界线只差一步之遥的程度。

但我们心中所描绘的那条道路仍然尚未相交,

如今,在心怀忧虑的同时,我们也在像这样沿着平行线前进。


第一章「其实马上就是学园祭了……」


新一周的周一早上六点。

我在手机闹钟响起的半小时前就醒了。

刚伸了个懒腰,我忽然想起了什么,立刻环视了一圈房间——但今天早上多半是安全了,我松了口气。

那么,我在担心什么呢?

虽然正想要说明一下,但对方似乎正好要开始行动了。我静静地把目光转向了房门的方向。

只见门把手像秒针那样慢慢地转下来,门悄无声息地打开了。

然后,从门缝里探出头来的小偷……才怪——

「晶,早上好啊」

「蛤哇?!兄长你已经起来了?!」

——该说果然么,就是晶。

晶就像恶作剧被发现了的孩子一样,红着脸,完全掩盖不住心中的动摇。

「为什么要这样鬼鬼祟祟地进来呢?」

「那,那是,那个……当然是想叫兄长你起来啦!」

「嚯嚯~」

这段时间里,凡是要上学的日子,晶早上都会来叫我起床。

这本身是件让人高兴的事情。早上被义妹叫醒什么的,是漫画和动画里经常描绘的、被大家憧憬着的画面吧。

然而,令人无奈的是,晶叫人起床的方式,让我非常地,难以接受……

「话说兄长为啥要在咱来之前就起床呢?」

「不行吗?不知道为什么察觉到了危险于是就醒了」

「……啧,咱好不容易才想到了新的技法来着」

「喂,不要在泰山压顶之外加什么多余的花样啊」

就是这样。

晶叫人起床的方式,纯粹是职业摔角招式罢了。

如果说像是边说着「哥哥,早上了哦。快起床啦」边温柔地摇晃着身体,或者「(giegie~)哥~早上啦~起床啦~」地在肚子上啪嗒啪嗒地踩着的话,姑且还算能接受……

「顺便问一下,加了什么样的动作?」

「嗯,跳起来然后用两膝……」

「不,不用说了。大概知道了……」

「那兄长再躺下去吧,咱现在做一次让你见识下」

「不行!——晶你听好了,外行是不能对睡着了的外行施展职业摔角招式的。膝技和肘技尤其危险。那些属于外行不能随便使用的等级啊」

「嗯……也就是说,兄长醒了就可以用了?」



「你真的有好好听人说话吗?就算醒了也绝对不准!」

这么责备她之后,又会被晶“啧”吧,我这么想着——

「咱会这么做的对象,只有兄长一个人哦……」

——这次是害羞地扭捏着抬眼望向我。

「事到如今,只是吓一跳的程度已经不能让兄长心动了嘛……」

我被吓傻了。

这么做——说的是一时兴起就想要做飞膝吗?

(译:前文出现的两个摔角技分别是flying body press和flying knee drop,都是《街霸》里的角色桑吉尔夫的技能。作者真的很喜欢格斗游戏啊)

为啥每天早上都要从义妹那里感受到生命危险呢

「多亏了你,我养成了早起的习惯哦。不知道是本能还是细胞级别的,总之我会因为危机感醒来了啊」

被我语带嘲讽地这么说了之后,晶露出了深感无趣的表情。

「可是对咱来说每天早上唯一的乐趣就是看着兄长的睡颜啊~」

「可不能养成那样的习惯啊——」

——毕竟我们既不是恋人,又不是夫妻。

即使是义理的兄妹……也觉得这果然不太对劲吧。

「嘛,赶紧换好衣服下去吧,早餐应该准备得差不多了」

「啊,嗯,知道了」

晶踩着轻快的步伐走下楼梯,我就那么出神地看着她身影消失的那扇门……总之先起床吧。



***



我整理好仪容仪表走到一楼,发现今天早上老爸和美由贵阿姨难得地都在家。

「老爸,美由贵阿姨,早上好」

「早啊凉太。头发又睡乱了哦?」

老爸真嶋太一干的是电影美术的工作,最近这段时间很忙,晚上经常很晚才回来。我早上起床的时候他一般还在睡觉。而且也常常有在外面工作不回来的情况,像这样能在早上见到还挺少见的。

「阿拉阿拉,真的哎。明明长得这么帅却糟蹋了呢,凉太君」

看着我睡乱的头发和蔼地笑着的美由贵阿姨是老爸的再婚对象,也就是我的后妈。她作为在电影和戏剧现场活跃着的化妆师,似乎是在工作中偶然间与老爸认识了。

虽然晶是位美少女,但美由贵阿姨更有着令人颔首称赞般的美貌,还是位让人想要炫耀的美丽母亲,美中不足的是有点天然。

今天早上似乎是因为要工作所以起得早一些,她已经穿上了出门的衣服、也化好了妆。

「真是难得,夫妻二人都在」

「嘛是啊。虽然我能休息半天所以还可以悠闲一点——」

老爸突然看了看墙上挂着的时钟,跟美由贵阿姨说了句「七点十分了哦」。

「啊!我得出门了!」

「要洗的东西我会干的哦,放着吧」

「呵呵,那就拜托太一了呢」

「交给我吧」

美由贵阿姨跟老爸交代了之后要做的事情,脱下围裙跑上了二楼。

从再婚到现在已经三个月了,即使因为双方都有工作而导致生活时间上有所偏差,夫妻关系也如今天这般安稳。

「……真好啊,老爸」

「啊,放半天假的早上能悠闲地度过很开心啊~」

「不是说那边啊……」

老爸露出了「哎?」的表情……嘛,这次确实是我的锅。

对对对,在此之外还有另一件好事。那是——

「啊,太一先生,咱也会帮忙哦」

「谢谢啦晶,帮大忙了」

——就像是这种感觉,晶对老爸的称呼不是“叔叔”而是变成了“太一先生”。

大概是在模仿美由贵阿姨吧,老爸和晶的距离也稍微拉近了一点。

晶在制服上套上了美由贵阿姨穿过的围裙,站在老爸旁边接过刚洗完的碟子,用擦餐具的毛巾开始擦了起来。

看着这样的场景,我深深地松了口气。

我想起的是,三个月前第一次和晶相遇的那天——



『那个,提前说好,咱可没打算和你搞好关系』



——说了这种话的晶,揭下伪装后也是个率直开朗的人。

晶现在是个对我毫不设防,距离感上近得像个弟弟的义妹。

她还稍微有点(?)喜欢那种用泰山压顶来叫人起床之类的小恶作剧。虽然这种地方让我有些困扰就是了……

也有别的一些让人担心的地方,但我们的关系大致上还是很好的。

不,说真的——我是怎么做到把晶误认为弟弟还一起度过了三个星期的呢。

在制服上套着可爱围裙的晶,不管怎么看都只能是个美少女啊。

正在为那时把晶误认为美少年的自己而感到无比羞耻的时候——晶的头发晃动了一下,她转过头来与我对上了眼神。

晶偷偷地对我展露了微笑,还不露声色地wink了一下。

好可爱……才不是啊!会被发现的啊笨蛋!

我慌慌张张地瞪回去,看到的却是她恶作剧般的狡黠表情。

明明老爸还在你边上慢悠悠地洗着东西呢……

——晶就像这样会在我疏于防备的时候出手。

包括这样的行为方式在内,我这个义妹还真是又可爱又让人困扰啊……

我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悄悄地叹了口气,紧接着就听到了美由贵阿姨啪塔啪塔地从二楼跑下来的声音。

「凉太君,有事情想请你帮忙,方便吗?」

「是什么事呢?」

「我今天可能也会回来得比较晚,所以晚饭能拜托你和晶吗?冰箱里已经有做好了放着的」

「明白了。您路上注意安全。」

「凉太君,谢谢你啦——那我出门了」

「一路顺风——啊,美由贵阿姨,钱包和钥匙!」

「啊,真是不好意思!」

美由贵阿姨一脸搞砸了的表情,然后她对老爸和晶笑着说了「我出门了」,便向着玄关一路小跑。

——这就是,我们真嶋家。

我再一次对现在的生活变得理所应当这件事感到惊讶。

有老爸,有美由贵阿姨,有晶,然后是我……

直到几个月前都还想象不出来的、这种稍微有点吵闹的、四人家庭的日常,我对此很是满意。

正当我满怀感慨地思考着那样的事情时,一个冒着热气的马克杯啪嗒一声放到了我面前。

「兄长,咖啡泡好了,请用吧」

「谢谢你啊,晶——喂等等,这个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