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3 姐妹

「這裡就是迷路的遺址,如此確信了」

從山頂俯瞰山谷的娜娜嘀咕了一句。

截斷前路的懸崖底部,堆積著大量瓦礫和巨岩。
這裡,是娜娜的前任MASTER「不死之王」禪為了討伐自己而啟動的「托拉薩尤亞的迷路」曾經所在的場所。
時間過去兩年左右后瓦礫上已經長出了草木,至於無法探查的周邊區域是否也是如此就不知道了。

娜娜用平靜的眼光環視四周。

這裡是禪的墓地,同時也是娜娜的姐妹們因禪的特殊技能「界限突破」發揮出超越極限的力量,最終化為魔力泡影消失的悲傷場所。

「大致就是這樣的感覺嗎?」
「YES•莉薩。墓碑擺放的很端正,如此報告了」

我們在娜娜決定場所,立了一塊吊唁她的姐妹和禪用的墓碑。

墓碑下沒有遺體。作為替代,我從被自動回收機能回收進存儲、之後一直放著沒整理的戰利品中,挑選出娜娜姐妹們和禪的遺物作為遺體的替代品埋在墓碑下。

「娜娜」
「我們摘花來了哦」
「把這些供奉給你的姐姐們吧」
「感謝,如此告知了」

娜娜接過米婭、亞里沙、露露摘來的花,供奉到墓碑前。
看到她雙手合掌為故人祈求冥福,同伴們也一起默默祈禱。

如果那時,我有現在這樣的力量的話,說不定也有娜娜的姐妹們不必死的未來吧……。

做完祈禱后,娜娜突然盯著我看。
雖然因為無表情很難分辨,但總覺得她身上透露出一股疲憊感。

「MASTER,對我的姐妹進行再生產是可能的嗎,如此提問了」

預料之外的質問讓我回應的遲了一些。

確認了一下存儲。
製造娜娜的器材在「托拉薩尤亞的迷路」崩潰時就壞掉了。這東西雖然和ELF們的調整槽很像,但一部分部件似乎是特製的。存儲中托拉薩尤亞和禪留下的這方面的資料也不夠齊全。

「我覺得可以辦到。但是估計要花一些時間」
「YES•MASTER。提出再生產姐妹的請求,如此希望了」

娜娜無表情的臉上,浮現出一點點笑容。

這下不努力不行了呢。





「唔~嗯,這個零件的意義實在搞不懂啊……」

接下娜娜的請求后,我來到波魯艾南之森的研究室,嘗試對器材進行修復。

雖然打算通過破損的部件和還完好的部件推測出製作者的思路,再以此為依據重做一套新器材,但這東西太個性了事情進展的很不順利。

「佐藤,這個應該為埋入魔法陣迴路提供輔助的東西吧?」
「不對!這個是調整魔力用的輔助裝置」
「魔力調整裝置的話還有其他的啊?」
「估計只有一個不夠用吧?」
「器材中存在複數整流裝置,我記得參觀NO.8的製作過程中聽到過這個情報,如此報告了」
「果然是這麼回事嗎!那就按這個路線推進了!」

ELF們和娜娜作為助手來給我幫忙。喜歡研究布拉伊南氏族和貝利烏南氏族的高等ELF們也會偶爾過來露個臉指導一下。

「慰勞~?」
「給疲勞的大腦先生的點心的說」
「嗯,蜜點心」

伴隨著一陣甜香,同伴們送來了慰勞品。
陷入糖分不足的研究者們立刻向著甜食沖了過去。

我先用露露沏的絕品青紅茶潤了潤喉,然後用米婭幫我確保下來的蜜點心給大腦補充了糖分。

「現在是什麼感覺?」
「雖然距離成功只差一步了,但就是這一步怎麼也無法順利」

為詢問進展的亞里沙做了簡單說明。

同類型的人造人本身已經可以毫無問題的製造出來,但根據模擬實驗,成品的理術迴路擴展性和魔力運轉效率要遠低於初期狀態的娜娜。

現在,我們正在討論要不要捨棄器材中的幾個存在意義不明或是明顯不需要的迴路。

「要是能向製作者本人請教一下就好了呢」

亞里沙邊聳了聳肩邊嘀咕了一句。

……製作者本人?

「對啊!」

托拉薩尤亞已經被我標註了,只要查一下地圖就能知道他目前的所在地。

我曾在鼬帝國與化名軍師冬夜的他見過面,雖然之前他一直作為沙加帝國的黑幕哥布林魔王的部下活動,但現在只是和樸素臉轉生者一起在某邊境小國開煉金術店生活。

「誒?」
「禪雖然沒辦法了,但托拉薩尤亞的話,我想應該還是見得到的」

標註所在的場所附近正好有一家越後屋商會的分店,從那裡用閃驅飛過去的話應該轉眼就能到了。

「希望能和MASTER同行,如此告知了」
「只是一個人的話可以哦」

我帶著娜娜趕往托拉薩尤亞所在的場所。

——啊咧?

地圖上的光點突然消失了。

「MASTER?」

我和腦袋上浮現出問號的娜娜一起降落到托拉薩尤亞的住所附近。

「似乎外出去哪裡了」

是靠和托拉薩尤亞的同居的樸素臉轉生者的特殊技能轉移走的吧。

「MASTER,爐灶的火沒有關,如此警告了」

從窗戶進入房子內部后,娜娜馬上這麼提醒我。
從她所指的方向看去,可以看到料理做到一半就被扔下的鍋子,翻倒在桌上的茶杯,寫到一半的文件等東西。

他們是遇到了什麼十萬火急的事嗎?

「改日再來吧」

畢竟也不知道他們什麼時候才會回來。

「YES•MASTER」

娜娜帶著有些失落的表情點點頭。

因為放著不管感覺會釀成火災,我用相當於魔法版念動力的「理力之手」關上爐灶,翻到的茶杯也順便幫他們整理好了。

又過去了好幾天,托拉薩尤亞仍沒有從移動后的據點離開的跡象,於是這次我們選擇前往那邊。

——然而。

「果然還是沒有任何人,如此告知了」

和幾天前一樣,我們抵達的住處里仍看不到托拉薩尤亞的影子。
明明我已經把時間算的很準了,看來他們又遇到了什麼緊急的事。

「追上去看看吧」
「YES•MASTER」

先用單位配置轉移到和目的地有些距離的場所,然後發動閃驅趕過去也花不了多少功夫。

轉移后,就在我們前往托拉薩尤亞據點的途中,這傢伙又再次不見了蹤影。

「MASTER」

娜娜面無表情的盯著我。

「他應該是不想被MASTER找到吧,如此提問了」
「果然娜娜也這麼覺得?」

雖然多少也預感到了,但被人這麼指摘出來還是有點不開心。





『「PROJECT•FURIIFOORU(自由落體行動)」準備完畢,如此告知了』

人在虛空艦駕駛艙里的娜娜的聲音,從骨傳導耳機中傳了出來。

我向著眼前顯示虛空艦駕駛艙內部景象的影響框揮了揮手,然後發動閃驅突入大氣層。
從水平方向移動過去會被發現的話,就從垂直方向移動過去好了。

隨著音壁被突破,我用「風防」魔法做出來保護身體的障壁熱成了赤紅色。

眨眼之間大地已經變得很清晰,甚至能看清街道的排布。
保持現狀降落的話會在地面砸出一個大隕石坑,於是我用目視單位配置轉移到目標房子的庭院里抵消下落的慣性。

隔著房子的窗口,能看到一名光頭男子——托拉薩尤亞一臉焦急的站了起來。
我發動目視單位配置轉移到大叫著什麼的他的眼前,然後以比樸素臉轉生者的反應更快的速度,拉上他再次發動轉移返回到上空的虛空艦中

「——咕,殺了我」

我剛在虛空艦的大廳中將托拉薩尤亞解放,他就說出這種「被俘虜的女騎士」一樣的台詞。

「你是不是誤會了什麼?」
「別對澪出手。那女孩只是遵從我的命令而已」

會話怎麼也無法成立誒。

順便說下,「澪」是樸素臉轉生者的名字。
打開地圖確認了一下,她還留在托拉薩尤亞消失不見的房子裡急的團團轉。

「你看來很擔心她,要和那邊通個話嗎?」

這麼說完后,我對托拉薩尤亞使用了能讓他和澪所在的場所進行雙向電視電話的原創空間魔法。

『冬夜大人!您平安無事嗎!?』
「你還留在那裡幹什麼!都說了如果我被擄走的話,你要自己馬上逃往下一個據點的吧!」
『如果世界里沒有了冬夜大人,那我活著也沒什麼意義了!』

怎麼開始上演小劇場了。

看你們悲壯到這個地步,我都產生罪惡感了啊。

「好了,差不多可以了吧?」

旁觀了一會后,我再次上前搭話。

「說出你的要求吧。既然澪已經成了你的人質那就沒辦法了」
『……冬夜大人』

我明明是出於好心才給他搞了個帶影像的通信的,但看來被視為變相的威脅了。

嘛,算吧。先說正事。

「能讓我看看你在建造『托拉薩尤亞的迷路』期間同時組裝的,製造人造人用系統的設計圖嗎?」
「就這事?」

托拉薩尤亞打開自己的道具箱,從裡面取出整整十幾張設計圖和好幾本似乎是開發日誌的筆記本放在附近的桌子上。

「這些就是全部了」
「容我拜見一下」

我先將所有資料都收納進存儲,迅速用魔法將其複製下來然後再把原件放了回去。
同時用菜單的圖像文章化技能檢索存儲內的書籍,找出好幾份相關聯的資料。

之前遇到的幾個疑點,也通過詢問托拉薩尤亞獲得了解答所必須的情報。

果然,這種事直接問製作者本人比較快。

「感謝你提供的情報。資料我已經複製好了,原件還給你。關於情報的報酬和慰問費——」
「不需要」

托拉薩尤亞打斷了我的話。

「——不,我有兩個要求。讓我返回原本的場所,然後不要再次和我們扯上關係」
「知道了。我和你們約定,只要不對世界造成危害我就不會再來打擾你們」

托拉薩尤亞面無表情的點了頭后,我用轉移將他送回了有澪等著的住處。





依靠從托拉薩尤亞那裡獲得的資料和口述,器材很快就完成了。於是我立刻嘗試再造娜娜的姐妹們。
順便說下,人格軟件的編寫沒有遇到問題。因為關於怎麼調整出每個人個性中獨有的部分,禪留下了相當詳細的記錄。
得知作為她們知識源泉的迷之少女漫畫,居然是禪自己的作品時的衝擊真的是一言難盡。甚至連禪在戰鬥以及死亡時的發言,似乎也來自他居住的日本出版的少女漫畫。

我一邊忍受著這些精神衝擊,一邊完成了教育軟件的安裝,等教育結束后,就該讓娜娜和她的姐妹們見面了。

見面的場所按照娜娜的要求不是孤島宮殿,而是「托拉薩尤亞的迷路」的遺址所在地。

「NO.1、NO.2、 NO.3、 NO.4、 NO.5、 NO.6、 NO.8!」
「「「YES•娜娜」」」

面對長的和自己一模一樣的七個人,娜娜帶著無限感慨的氛圍叫起她們的編號。
用編號稱呼人也太不違和了,過後也給她們取個正經名字吧。一子或者艾茵之類的感覺太俗套了點,取些稀奇的名字好了,例如阿蒂恩什麼的。

娜娜把姐妹們帶到墓碑前。

「大家向墓碑參拜吧,如此推薦了」
「這裡是誰的墓嗎,如此提問了」
「是前代姐妹們的墓,如此告知了」
「我們是第二人嗎,如此提問了」
「說不定其實是第三人,如此指摘了」

娜娜和姐妹們聊的很歡。

娜娜進行簡單說明后,所有人都帶著微妙的表情向著墓碑合掌參拜。

「MASTER,只有我在生產過程中發生了意外嗎,如此提問了」

祈禱結束后,NO.8突然舉手向我提問。
她似乎察覺到只有自己的體型和其他姐妹們不一樣了。

其實我並沒有特意拉低NO.8身高和胸圍的數據參數,完全是因為預設值就是這個樣子。

「不用擔心,馬上就會有所成長的」

被我摸頭的NO.8舒服的瞇起了眼。

因為感受到了其他視線就看了看四周,結果發現其他姐妹們都是死的盯著我。
波奇和小玉兩人,甚至已經帶著仿佛在說「NO.8后就該我們了」的發亮眼神排在了NO.8身後。

「「「MASTER,只有NO.8太狡猾了,如此告知了」」」

是因為重新製造的緣故嗎,連NO.1的言行都比我記憶中要幼稚的多。

算了,就把這當成一種個性吧。

「那麼,舉辦歡迎的宴會吧!」
「姐妹們才剛被製造出來,還只能吃流食哦」
「那開個粥的宴會就好了嘛」
「粥~?」
「波奇想吃飯糰的說!」
「既然是流食,那飯糰就不行了」
「沒錯。只能是粥或者湯」
「既然如此,就做特製的法式清湯吧」
「嗯,期待」
「「「YES •米婭。法式清湯非常令人期待,如此告知了」」」

娜娜的姐妹們和同伴們一團和氣的進行了交流。

關於她們的培育,先去德吉瑪島的夢幻迷宮把她們帶練到10級左右,然後送去ELF師傅們那裡修行就好吧?
最後按照慣例去塞利比拉的迷宮刷級,到50級后就可以放心了。

「主人,快點快點~」
「MASTER,Let’s party,如此告知了」

同伴們在通往孤島宮殿的轉移門前呼喚我。

再次對著墓碑禱告了一下后,我轉身走入有同伴們等著轉移門。
2
50

請選擇投幣數量

4

全部評論 5

10000
xiaoyujie 王爵
这是大树村的小黑们啊 摸一个就得摸一群……

8 天前 0 回復

  • 美希 勳爵 回復 @感谢鱼 : 村長的狼隊第一年沒有破千喲…第一年小黑和小雪就只生了4隻~(逃

    8 天前 回復

  • xiaoyujie 王爵 回復 @感谢鱼 : 那就指望佐藤多加油了……

    8 天前 回復

  • 感谢鱼 王爵 樓主 : 黄金白银队全算上也没超过三十个
    村长的地狱狼团第一年数量就破千了

    8 天前 回復

alzard 公爵
感谢鱼大!

8 天前 0 回復

感谢鱼 王爵
TA什么都没留下
264 粉絲
0 關注
113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18—8 勇者隼人的故事(5)

0
0

18—7 勇者隼人的故事(4)

0
0

18—6 勇者隼人的故事(3)

0
0

18-5 勇者隼人的故事(2)

0
0

18—4 勇者隼人的故事(1)

0
0

18—3 姐妹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