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なめこ印]我可是救世主哦。嘛,虽说一年后就会死掉就是了

书名    私、救世主なんだ。まぁ、一年後には死んでるんだけどね
          我可是救世主哦。嘛,虽说一年后就会死掉就是了
----------------------------------------------------------------------
作者:なめこ印
插画:珀石碧
扫图:Kunokawa
翻译:シュン
修图:shun
校对:玖川 瞬
轻之国度 https://www.lightnovel.us

供个人学习交流使用,禁作商业用途
下载后请在24小时内删除,LK不负担任何责任。
请尊重翻译、扫图、录入、校对的辛勤劳动。


如需转载请经过本人同意。
------------------------------------------------------------------------  





内容简介

救世主・神代风花为了拯救人类,将在一年后死去。这样的她在与我初次见面时对我说了这样的话。「要跟我交往吗?」
她把想在最后的一年里做的事记下作成了「救世主笔记」。而我要作为男友,与她一起把这个笔记完成。春天的相遇,夏天的花火,秋天的文化祭,冬天的逃避行。随着回忆的增加我逐渐意识到了——神代她,只是个普通的女孩子而已。若是狩猎人类之敌的最强影之使的我的话,是能够在她死去之前拯救她的吧?





「来,啊~~~」
「……啊」
我为了不暴起青筋
固定住脸上的肌肉
一边心怀感激的吃下她赏赐的帕菲
诅咒这位救世主

Event 恋人限定帕菲



「海边的夕阳,真是漂亮啊」
「就把这个当作最后会回想起来的景色怎么样?」
「不过还能看到比这个还漂亮的风景也说不定哦!虽然只剩七个月了!」
「但是……大概,今天的这个夕阳我永远不会忘掉」
Event 夏。海。夕阳——


——是那家伙!——是那家伙!——是那家伙!

——它还活着——它没有死!
——仇敌——夺走我的一切的怪物
——我的复仇!
Event 最强的影之使VS嗤笑罪华


目录

序章           —距她死去还剩XXX日—
第一章/表   —春晓—
第一章/里   —夜影—
第二章/表   —夏芽—
第二章/里   —残影—
第三章/表   —秋雨—
转章
第四章/表   —冬暖—
第四章/里   —面影—
第五章        —死季—
间章
第六章        —月影—
终章           —距她死去已过XXX日




角色

影山燐(Rin Kageyama)
每夜持续狩猎人类之敌・罪华的最强影之使

神代风花(Fuka Kamishiro)
为了拯救人类,将在一年之后死去的「救世主」。
向同班同学的影山燐告白之后,将与他一同度过最后的一年。

银莲(Anemone)
战斗时的燐的伙伴。
使用复数的异能进行支援。

用语

罪华(ざいか)
于人之罪恶中诞生,毁灭人类的存在。

圣墓机关 (grave code)
为了从罪华手中拯救人类而存在的组织。

背神者(Iskari tēs)(*犹大)
圣墓机关所属的能力者。
其中最强的13人被称之为十三使徒。




序章           —距她死去还剩XXX日—



——神代风花是救世主。

「呐,对燐来说有将来的梦想吗?」

某日,她这样问了我。

那时的她的表情我无法记起。

或许是因为逆光而未曾看到过。

季节是春季,也或许是初夏。

地点是在放学后的教室,太阳倾斜了足够的角度,使阳光从西边照射了进来。

在那个染成了夕色的教室里,除了我和她以外没有其他人在。

至于为什么在这么晚的时间我们两个还留在教室里……我记得,好像是因为我在写学级日志「一日的感想」的部分时陷入了苦战。

为了填满只有仅仅五行的空栏而苦恼的我,她除了偶尔嘲讽两句之外一直在玩弄着手机。

然后,似乎是对此厌倦了的她口中冒出的话语便是先前的提问。

「突然在说什么?」

「所—以—说—,在问你将来的梦想,你没在听吗?」

即使我以不耐烦的语气回答,她也毫无退缩的继续将话题进行了下去。

会让人觉得说不定她嘴巴是身体最先发育的部分的程度,她一直都在喋喋不休。

特别是明明没有在思考却依然能连绵不断的讲下去这一点令我十分敬佩。

嘛,总之就是她即使是没什么事也常常来向我搭话。

对此……我稍稍感到心烦意乱。

那个时候也是。将来的梦想?没有这样的东西。无论如何都要说一个的话……

「血债血偿……吧」

「呜啊好黑暗」

对于我绞尽脑汁才得出的答案,她瞬间就否决掉了。

「复仇什么的之后什么也得不到哦?」

「所以?」

「没有什么所以!那——复仇很开心吗?」

「…并不」

「唉,好可惜啊!」

神代夸张的耸了耸肩。

「觉得没意思的话不如就放弃?不如说人生是应该享受的啊享受」

「不巧的是,我并没有其他想做的事」

「真无趣啊~」

差不多感到有些火气上来了,我便向她还了口。

「这么说你又怎么样?」

「我?我想做的事可是超级多的哦。想把新作的游戏全部通关一遍~,想跟大家把卡拉ok的歌全唱一遍,想去原宿玩一次~,还有旅行也超级想去啊。京都啊冲绳啊北海道什么的!国外也不错啊~。普通的去海边或者山里也好。水族馆动物园之类的也是!暑假的时候能不能约到人啊。啊还有学校的活动比如文化祭之类的,想去当话剧的主演啊!」

她一边数着手指一边兴致勃勃的说着。

最初我还是兴味索然的听着……但逐渐,心情变得难以言喻。

「还有也想去赏花啊。我没见过真正的樱花啊所以明年绝对要——」

「这是不可能的吧」

我用连自己都觉得怪异的冰冷的声音打断了她的话。

「毕竟明年你……不是会死吗?」

「……啊哈哈,这种事还说不准啦」

她一边大笑着一边挠了挠自己的耳后。

知道这是她说谎时无自觉的习惯,已经是很久之后的事了。

那个时候她说了谎。

无论如何,她想看明年的樱花这一愿望都将无法实现。

因为她是救世主。

——救世主。

即是,原罪的净化机构。

她是为了人类的赎罪而诞生的。

在人类罪恶的具现「罪华」将一切堕为污秽之前,若是不用她的生命将世界净化的话,人类就会灭绝。



而我——影山燐的任务,就是确保她在一年后安然无恙的死去。









第一章/表   —春晓—

那是夏祭的夜晚。

那一天,我们一家四人之所以会去祭典,是因为妹妹缠着双亲说无论如何都想去看烟花。

本地的夏祭有许多摊铺出了摊,我和妹妹玩了钓水球和捞金鱼,一起吃了苹果糖还有炒面,充分享受了祭典。

但是,对拥挤的人群感到头晕的妹妹身体状态变得不好了起来,我们决定提前回家。

「烟花……」

听说要回家而大哭了一场的妹妹,在父亲的背上不断的回首望向祭典的会场。

见到这场景的妈妈为了安慰她抚摸着妹妹的头。

「虽然今年很遗憾,不过明年再来看吧~」

「……真的?明年还可以来看烟花?」

「要是爸爸努力拿到了休假的话呢~」

「哈哈,那为了守住约定要加油工作了啊!」

明年一定要全家一起来看烟花。

在留下稍稍有些苦涩的回忆的同时所定下的小小约定——没能迎来实现的那一天。

从夏祭回家的路上,我们一家被怪物袭击了。

突如其来的下水道般的恶臭。

同时具备花蕾与触手类似食虫植物的外观。

以及,难以忍受的刺耳啜泣声。

「bh—bh—bh—」

那时的我还不知道所谓的「罪华」是什么,但凭本能知道这是会让我恐惧的止不住颤抖的东西就足够了。

「呜哇!这,这是什么!?」

「老公!」

最初,是保护着妹妹的父亲被从头部开始吃掉了。

「不要……!你们两个快逃!」

接着,是被罪华的触手抓住的母亲被绞死了。

「哥哥……」

「这边!快!」

我牵着妹妹的手,不管不顾的在昏暗的夜路中逃跑……但是。

「啊……!」

突然感到手被狠狠地拽了一下——妹妹被某物绊住,跌倒了。

那双小小的手,我却没能抓住。

「!?」

因为惯性而没能及时停下的我慌忙的停下脚步,想要马上回到妹妹跌倒的地方,但——

「噫!」

——只留下小小的悲鸣,昏暗之中隐隐约约的,我看见妹妹的身影被吞入黑暗的最深处。

然后……啪咔……库叽……这样,什么东西被弯曲撕碎的声音传出,而妹妹的声音我没能听到第二次。

「……啊」

不愿理解这代表的意义,我停止了思考。

没有前去救妹妹,也没有从那里逃跑,我只是眼睛都不眨地一动不动的凝视着什么也看不到的黑暗。

终于,丑陋的怪物再次发出刺耳的哭声显露了身姿。

同时出现的还有被触手拖着的半个脑袋被扯断的脚

「啊……啊啊……」

与从视神经垂下来的妹妹仅剩的眼睛目光交汇,当时只是个孩子的我因为恐惧脑袋变得奇怪了。

说不定精神已经错乱了,在那之后我的记忆一片空白。





再次取回意识时是在不认识的医院的床上。

醒来之后虽然被医生做了各种各样的检查,但感觉好像还是在做梦一样,没有现实感。

这之后……大概两三周左右——有个男人到了我这里。

「你就是影山燐君吧」

已经到了头发全白的年纪却有着令人感觉不到一丝衰老的体格的这个男人,面对初次见面的孩子也依然保持着锐利的眼神。

「虽然有很多事该告诉你,但首先我要问——」

没有报上姓名的这个男人神情肃穆,用无机质的语调向只是个孩子的我这么发问。

「——你想为家人报仇吗?」

听到了这句话的瞬间。

「(嘶——)」

微弱的火焰从腹部深处冷冷的点燃。

然后以撕裂肠胃的气势瞬间燃至全身,我从睁眼时一直朦胧的意识被唤醒了。

无意识间被封印的那一天的记忆也重新浮现。

上半身被一口吃掉的父亲。

头与身体被触手绞断的母亲。

全身被咔嚓咔嚓解体了的妹妹。

以及——夺走了我的一切的丑陋怪物。

「我想,杀掉……!」

我仰视着男人用全身的力气从颤抖的喉咙中挤出声音。

「那个家伙……我要让他尝到同样的滋味!只要能做到,不论要我做什么我都……!」

「那么,你跟我走。」

听到我的话语的男人微微颔首。

「从罪华的袭击中生还的你,体内寄宿着神之条理之外的异能。这个力量的使用方法我们会教给你」

「……你,是谁?」

事到如今我才问了这个问题。

「我的名字是天王寺雨月。是从那个怪物手中拯救人类的组织的人。组织的名字是——」


——就这样,我成为了救世组织「圣墓机关」的能力者「背神者」,宣誓了对罪华的复仇。





「……嗯」

午休时在教室打着瞌睡的我做了噩梦。

久违的梦到了十年前的事。

制服被冷汗打湿。心情变得糟糕透顶。

「哈哈!什么啦这是!」

「就是啊……!」

擦拭着后颈的汗液的同时,教室里无聊的杂谈涌入了耳内。

「好困……」

我忍住哈欠。

昨夜罪华的讨伐拖到了很晚。我一直在狩猎东京湾大量出现的家伙直到天亮。以至于没能留下丝毫的睡眠时间。

原本打算一觉睡到下午上课,但现在看来是没法再次睡着了。

至少别再被人搭话——这么想着,我看向窗外。即使如此锻炼过的听力也依然在收集周围的声音。昨天的电视节目什么的,数学的作业什么的。

「……」

能不能快点到放学后啊。

我从以前开始就很不擅长学校。特别是这个所有人都在喋喋不休的午休时间……一点营养都没有的杂音仅次于罪华的啜泣刺耳使我感到郁闷。

「——燐」

订正。

更令我郁闷的东西还是有的——就是这个女人。

「喂—燐—你有在听吗?」

「什么事?」

把视线从窗外转回教室,银发的女人——神代风花把手机伸到了我的眼前。

「呐呐,放学后我们去甜点天国吃冷饮吧」

手机的屏幕上显示的是甜点天国(sweets paradise)的主页,那上面「夏直前SummerFes開催」的colorful pop文字在跳跃着。

说实话死也不想去。

「你自己一个人去如何?」

「不行。我想吃的是恋人限定菜单上的东西」

「呜哇」

「什么啊你这个反应」

「没什么」

「真是的—不要动不动做出这么讨厌的表情啊—。姑且,你可是我的男朋友呀」

「……」

神代风花的护卫兼男友扮演——这是圣墓机关给我下发的新任务。

圣墓机关是为了实现救世主的愿望,拯救人类而存在的组织。组织所属的我有着实现她所有愿望的义务。可恶。

「好—好—,我知道了。不管去哪我都会陪你。」

「ok—。两位—!燐说他也要去—!」

看到我点头,神代转身向着教室后方招手。

在那里的是她的朋友长濑真琴与朝雾花恋。

与她那稍稍晒黑的肤色及其相衬的高挑女人是长濑,戴着用贴纸装饰的口罩的纤小女人则是朝雾。

身为这个年级的名产凹凸组合的她们两位,对挥着手的神代一个回复「了解」一个竖起大拇指。

「等下。原来不是只有我们两个吗?」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我慌忙抓住神代的肩膀向她确认,她只是若无其事的点点头。

「男女比例是不是有点不太对?」

「那燐你也叫几个男生过来?」

「你也知道这不可能吧?」

我并没有交到那种能随便约过来的朋友。

「那你只好老老实实的跟我们三个女生去吃冷饮咯。」

「喂……」

我瞪向她,她却反而勾起嘴角。

「那,就这样决定咯!记得把放学后的时间空出来哦—」

对着她摆着手离去的背影再一次投去愤怒的目光,我粗暴的坐回到椅子上……然后,忍不住趴在桌子上开始呻吟。

「啊啊啊~~」

干不下去了。

现在就想辞掉这个男友角色。

为什么我要遭受到这种对待。

归根结底……都是在那个春天要结束的时候,她向我告了白的错。







「我希望你能跟我交往」

在花已散尽的樱花树下,我被神代风花告白了。

美丽的银发洒落在肩下,鼻梁高挺,五官端正的她。手足欣长,皮肤洁白,匀称的身材被崭新的校服包裹着。

那份完美得可怕的容姿,仿佛就像某人按照图纸小心翼翼的雕琢出来的人偶。

这样的她在放学后把我带到体育馆的背面告了白。

这说不定对普通的男高中生来说是个心动不已的场景……但

「………………哈?」

我的心中却只有讶然。

毕竟,我跟她今天才是初次见面。

「我好像误会了你的意思所以以防万一请让我确认一下……你是指要我陪你去购物之类的对吧」(*付き合う:陪伴。既可以表示稍微陪我一下的那种陪伴,也可以表示一辈子的那种)

「不是不是」

对于我打算蒙混过关的质问她哧哧地笑了出来。

「我是说,希望你能成为我的恋人」




「……那什么,请让我先整理一下情况」

「嗯?」

「你今天才转学到我们这里对吧?」

「对哦。顺便一提我还是坐在你旁边的邻居」

「对,所以被老师拜托了要给你介绍学校」

「当时你的表情超级臭的」

「你注意到了啊……然后,放学后带你绕了学校一圈正打算回去的时候,你突然说要我跟你到体育馆后面」

「屋顶被锁住了啊。反正都要告白我是想选在这种约定俗成的地方啦」

「我是说,我跟你今天才初次见面吧。跟你才认识了半天却被你告了白。你不觉得这实在是太没道理了吗?」

对她的油腔滑调感到头痛的我用带刺的语气回敬了她。

要是最后她说这只是个恶趣味的玩笑,我就决定从明天开始彻底无视她……但是,不知为何,她却摆出一副惊讶的表情把眼睛瞪的浑圆。

「初次见面……啊哈哈哈!说真的?!不会吧!你,究竟是有多对我没兴趣啊」

「哈?」

她突然抱起肚子大笑了起来,我感到更加困惑了。

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我感觉被嘲笑了所以我是不是该生气……这么想着的时候,感受到了来自背后的杀气。

「不要太放肆了!影山燐」

「!?」

我慌忙回头看向发出声音的地方,在那里的是同班同学的黑铁牡丹。

她和我一样是圣墓机关所属的背神者铁之使。修剪的整整齐齐的黑发与银色框架的眼镜给他人一种性格死板的印象。实际上,她的性格确实是会对自己与他人都严格对待,所以我觉得实在是没法跟她合得来。

因此迄今为止我都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可为什么现在非得被她用充满杀意的眼神狠狠瞪着不可呢?

「啊、牡丹酱」

神代注意到了黑铁,向她轻轻挥了挥手。

黑铁突然当场跪下,向着依然神情自若的转校生恭敬地低下了头。

然后。

「救世主大人」

「!?」

听到从黑铁口中出现的尊称,这次轮到我把眼睛瞪得浑圆了。

既然所属于圣墓组织,这个名称所蕴含的意义我还是知道的。

但是……这位神代风花就是所谓的那个救世主?……我一时间难以相信。

「真是的——被这样盯着看我可是会害羞的哦?」

「……你真的就是那个救世主?」

「好像确实是这样哦。你怎么想?」

「难以置信」

「啊哈哈,我也是—!」

就如同看到什么都会笑出来的女高中生一样,神代一直都在笑着。

要拯救这个世界的真的是她?

「说起来影山君你,是真的不认识我?在组织的集会之类的地方长相什么的还是有让你看过的吧,真的一点都不记得?」

「……完全没有」

集会我有参加,所以大概确实有见过救世主。但是因为没有兴趣所以完全没去记长的是什么样。

「哈哈哈!不记得救世主长相的背神者我还是第一次见!」

有这么好笑吗?

多少有种被当作笨蛋的感觉,但从她的表情可以感觉到她并没有什么恶意,仅仅只是对我不认识她这件事感到好笑得不得了……虽然我不理解这为什么能让她笑到这个地步。

「影山燐。从刚才开始就是,你这是什么态度?对救世主大人太不敬了。」

看到我斜过脑袋不解的样子,黑铁皱起眉头指摘了我起来。

就算你这么说,我这边还处在混乱中啊……嘛,确实从立场上来说,确实应该对救世主使用敬语什么的。真麻烦。

「失礼了。在下今后会注……」

「啊—啊—啊—稍微停一下」

「?」

我正为我迄今为止的态度而致歉的时候,她本人却叫我停下。

「影山君不用对我说敬语也行啦。就用刚才的语气就好」

「……可以吗?」

一边说着,我瞟了一旁的黑铁一眼。

「(……啧)」

黑铁咬牙切齿的脸上好像写了「快拒绝掉!」这几个字……但。

「牡丹酱也觉得可以吧?」

「……如果救世主大人您如此希冀的话」

最终黑铁决定以神代的意向为优先,不情不愿的让步了。

说实话我依然还有些难以相信,但黑铁并不是会开玩笑的人,而且仔细感受的话可以发现周围复数隐藏起来的人类气息。大概是神代的护卫吧。

也就是说这个女人是货真价实的救世主……。

「……」

对圣墓机关来说救世主是特别的存在。

要说有多么特别的话……极端的说整个组织都是为她而存在的。

全都是为了拯救这个世界。

这么写出来的话虽然看起来像什么诈骗邪教,但很遗憾这是真的。

为什么会这样,是因为不这么做的话世界马上就会被毁灭。

原因是罪华。

所谓的罪华即是由人之罪恶中诞生的污秽。它们每次出现都会将大地污染。最后整个世界都会被堕为污秽迎来毁灭。

棘手的是即使是把出现的罪华杀死,从死骸中流出的污秽还是会浸入大地。背神者进行狩猎也仅仅只为了抑制一般民众的伤亡。

想要将大地中积蓄的污秽彻底净化只能以救世主的性命为代价。

而且这份力量必须要她以自由意志选择献身才能发动。

强制她便无法发动,胁迫或洗脑也不行。

她必须以她自身的意志,自发的选择为了拯救这个世界而死。

因此组织会给予她所有想要的东西,所希冀的无论是什么都会为她实现。

这都是为了能让她喜欢上人类——为了让她能说出愿意为了大家而死。

然后,所属于组织的我自然也被要求去承担这份义务。

也就是说……

「……唉」

可以拒绝她告白的权力,我从最开始就没有。

虽说如此,我还是有件事情想在最后确认一下。

「我可以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题?可以呀!」

「究竟,你为什么要对我告白?」

「直球~但果然会在意的啊~」

神代嬉笑着,做出稍稍在思考的样子。

「嘛,用一句话来说就是想享受青春?……的那种感觉~」

「青春?」

「恋爱啊玩耍啊什么的,总之就是想做开心的事情!……所以!对想要讴歌青春的女子高中生来说男朋友是必须的对吧?」

「我倒是没听说过有这种必须条件……」

只有不妙预感的我露骨的摆出厌恶的表情。

但是,神代她——这位伟大的救世主她对于我的表情什么的一点也没在乎,还是一副笑容满面的样子。

「就是这样,你被选为担任这个男友角色了—!恭喜恭喜!啪啪啪啪啪—」

完全不懂这有什么值得恭喜的。

见我还是依然摆出一副扑克脸,即使是这样的她也只得露出苦笑耸了耸肩。

「……嘛!我明年就17岁了。最后的青春想尽情享受啊。一年之后我就要死了,所以在那之前可不可以和我交往啊?」

她这么说的时候,还是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

「……等等?明年十七?你不是跟我一个年级的么?」

「我其实比你小一岁啊。但我拜托爷爷把我安排到高二了。」

「爷爷?」

「雨月爷爷」

会这么称呼总司令的家伙我还是第一次见。

不过,这会成为总司令正式承认的任务已经是肯定的了。虽然回去之后我打算去恳求上层更变人选,但现在的我是没有退路了。

「那么,回答呢?」

她稍微俯身摆出从下仰视,楚楚可怜的姿态,然后对我伸出了手。

明明知道我的答案却还做出这么明显的动作……我强忍住想要叹气的心情握住了她的手。

「如果我可以的话,我很乐意」








就这样我成为了神代风花的『恋人』,大约一个月过去了。

她明明一副不谙世事的样子却只有好奇心过于旺盛,什么都想看想问想做。放学后没有一天不绕远路,到了周末也绝对会出门去某个地方。我就陪着这样的她度过了一天又一天。

今天也是一样,因为她下达的圣旨,我不得不来到若是我一个人的话绝对不会来的甜品天国。而且还被迫遭受了四人的席位上除了我以外全是女性,这样噩梦般的对待。

「我们已经想好要点什么啦~真琴和花恋要点什么?」

「……嗯,我要不要选松饼呢?上面有冰淇淋的这个」

「我只要布丁冰淇淋」

「……」

看来只有我一个人对这个状况感到坐立不安,女生们一边看着菜单一边开心的谈笑着。

「……」

从一开始就没有选择权的我没打算去看菜单,只是时不时的把杯子里的水送到嘴里。明明进来还没过五分钟我现在就超级想回去了。

让我感到如此尴尬的不只是因为这个男女比例,更有一部分是因为从周围聚集过来的视线。

虽然长濑与朝雾也不错,但神代的容姿以世间一般的价值观来看也有着特别高的水准。

特别引人注意的,便是她那纯天然的银发。即使是在时尚极其多元化的日本也显得相当的惹眼。而且其他部分,五官身材这些也并不逊色于那头银发得美丽,不如说她不引人注目才奇怪。

嘛,虽然本人对此毫不在意地依然在与友人说着废话。

「好——了,那我按按钮了哦」

看到全员都决定好了点单,神代按下了呼叫按钮。

不一会儿店员就来到了桌边,轻轻行了一礼之后拿起了点单机。

「让客人您久等了。请问已经决定好要点什么了吗?」

「请来一份这个恋人限定帕菲!」

对着前来询问点单的店员,她用雀跃的声音要求了恋人限定菜单上的东西。而且不知为何还擅自抱上了我的手腕。手肘会碰到那里的拜托请饶了我。

「……话说,这个是不是有点太大了……没问题吗?」

「没事没事。两个人的话轻轻松松!」

和对菜单上的图片感到不安的我相反,她以一副余裕绰绰的表情点了点头。

确认了全员订单的店员施了一礼离去,她们便又开始叽叽喳喳的谈笑了起来。

「……」

心头抹上一缕不安的我也回到一点点喝水的作业上。

终于,那个帕菲被送了过来。

「果然是不是太大了?」

一眼看过去就能知道这个器皿比我的脸还要大。那上面的冰淇淋被堆得像座山,配料也满的快要溢了出来。要是现在告诉我这个东西的名字其实是『富士山帕菲』我也不会觉得有丝毫违和感。

「两个人的话没问题没问题~」

即使实物被摆到眼前神代也依然一副从容不迫的样子。

「那我就从右边开始吃啦,燐就从左边开始吧」

她迅速分配好任务,然后立即拿出勺子开始把帕菲一口一口的送往嘴边。

「好好吃~。燐也快点吃呀!」

「……」

难道说是我杞人忧天了?

突然感受的长濑的视线我抬起头,看见了她露出了打心底同情的苦笑,对我作出「加油」的口型。

……我由衷的感到想回去的同时开始从左边挖起帕菲。

然后过了二十分钟。

「……嗝」

我快要屈服于奶油冰淇淋的暴力了。

「呜~~嗯~~」

顺便一提因为吃太多冰淇淋而开始头疼的风花已经陷入了濒死。

这个救世主,一点都不像她嘴上说得那么厉害。

虽说大概只不过是她对自己胃袋的承受能力没有半分自知之明。

不,现在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了。明明从来没有停过口,眼前的这座山却完全没有要消失的架势。无论用勺子再怎么挖,冰淇淋和配料都像地雷一样不断地冒出来。这是苦工挖矿之类的什么吗?饶了我吧。

就这样在甜品地狱里被折磨的时候,她突然敲了敲我的肩膀。

「怎么了?」

「来,啊——」

好想把这张漂亮的小脸蛋塞进这个甜品山里。

虽然一半是臆想一半是认真的想这么做,但圣墓机关的职员还有背神者肯定已经把这家店围了起来牢牢监视着。我要是真这么干了事后肯定会被默默做掉的吧。

「……啊」

我为了不暴起青筋固定住脸上的肌肉,一边心怀感激的吃下她赏赐的帕菲。诅咒这位救世主。

「你们两位,在店里也太亲热了吧」

看到我们的互动的长濑半开玩笑地取笑着。

「恩恩爱爱~」

坐在她旁边的朝雾就算隔着口罩也能感觉出她是一副笑眯眯的样子。

「要是觉得羡慕的话不如过来帮帮忙?」

「绝对会发胖的所以我拒绝」

「同上」

虽然猜到不会被答应,果然还是被拒绝了。

在那之后她们也用着温暖的目光守护着我们。

嘛,要是不知道我和神代的真正关系的话,确实可能看起来单纯只是恋人间在打情骂俏……也说不定。

最终,剩下的帕菲被我一个人消灭掉了。

感觉胃要爆裂了。

「辛苦啦!有好好加油了呢!」

「好好加油了……不如说是终于解脱了」

神代从后半开始一点都没派上用场。从哪个「啊——」开始好像就已经到极限了。

「最开始虽然是觉得没有问题的啦!结果完全小看它了呢!」

「下次点单前请注意到什么是不可能的」

「哈哈哈,下次也请拜托你了」

仿佛完全没有吸取到教训的她大笑了起来。

看来以后还会被她卷到什么里去……

在我为自己明天的生命安全感到担忧的时候,有店员从神代的身旁经过——知道她的腰会撞上桌角的我身体先动了起来。

「嘿咻」

从托盘落下的杯子被我从半空接住。

当然,我有注意没让杯子里的水溅到神代的身上。

「诶?……啊」

因为这突发状况,落下杯子的店员本人脸色变得煞白。

「非非非非非常抱歉!您没事吧!?」

然后数秒后反应过来的店员开始不停地向我们鞠躬道歉。

「没事。这个,给。」

「啊…,非常感谢。非常抱歉让您受惊了。」

店员从我这里收下杯子之后又低好几次头才离开。

然后,这次是神代突然开始不停的拍起手来。

「……你在干什么?」

「燐你好厉害!刚才是怎么做到的!?太快了我都没来得及叫出声!」

「只是反射神经比较好而已」

「太神了!」

「不,这种程度没什么的……」

这么凑过来夸我会让我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啊。

看到我困扰的模样长濑露出苦笑。

「我在被风花介绍之前都不是很了解影山君的事,意外的有着厉害的特技啊」

「哼—哼—!得意!」

「不,为什么风花你会一脸得意啊」

长濑一边笑着一边吐槽了神代。

「说起来马上就要到一个月纪念了啊。你们两个交往的」

「是这样吗—?燐,今天是开始交往的第几天?」

「不,这个要由风花你记住啊。我这边可是听说了你在转学第一天就告白了『下手好快!』这样大吃了一惊的」

「哈哈哈,人生苦短恋爱吧少女们!」

「……」

对知道真相的人来说是个不好笑的笑话啊,刚才这个。

至少我是没法笑出来。
1.4k
3.1k

請選擇投幣數量

464

全部評論 66

  • 1
  • 2
  • 3
前往
10000
咖啡的果实 勳爵
人生苦短,恋爱吧,少女们。这是不是捏他的一部番

17 小时前 0 回復

  • 半个夏天 子爵 : 第一句

    4 小时前 回復

  • 半个夏天 子爵 : 我上次看到这句话是在魔法少女伊莉雅第三季的op里

    4 小时前 回復

.?6 勳爵
看这目录,是只有一本的样子吗?从目录来看会刀,但还是想看看这个设定打算怎么写下去

6 天前 0 回復

刻奈 騎士
“已過”?感覺藥丸

6 天前 0 回復

切勿于心 勳爵
感觉会刀,,,但还是想看

8 天前 2 回復

恵と瑞希 子爵
心灵脆弱 希望HE想起看四谎和cl等催泪番能让我意难平好久

8 天前 3 回復

  • 初音ミクちゃん 子爵 : CL本篇最后暖心he啊。只有我这个杏党意难平了。

    7 天前 回復

godshin 王爵
同等he

8 天前 0 回復

某只时崎狂三 子爵
草 评论这么清一色吗 那我也先等个he好了

8 天前 0 回復

Sevenzer 伯爵
等HE再看

9 天前 0 回復

名字眞难取 騎士
应该是he,标题看着是大妈的欢乐向,但简介和内容来看应该是另类狗粮。
除非作者的最终章的四月发售

10 天前 0 回復

Vretg 勳爵
希望he吧,be也会看就是了

10 天前 0 回復

星之漾 騎士
he踢我一下

10 天前 0 回復

ss114 平民
不是刀不看

10 天前 0 回復

MongoliaTop 子爵
大概率be害怕

11 天前 0 回復

核爆步兵大老师 騎士
he踢我

11 天前 0 回復

YHZ 勳爵
he踢我一下

11 天前 0 回復

慕语 騎士
He的话再看吧

11 天前 0 回復

暮末 平民
不敢看了兄弟们👬

11 天前 0 回復

stre1654 王爵
看標題就怕了..

11 天前 0 回復

路过的草莓 勳爵
不敢看啊...

12 天前 0 回復

Hostage_ 子爵
标题就把刀亮出来了,至少不用来人排雷了

12 天前 1 回復

  • 1
  • 2
  • 3
前往
Kunokawa93 伯爵
それでも、わたしは
88 粉絲
0 關注
2 發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