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第四话 与现实的差异

第一章 向黑暗挑战的召唤师的故事


第四话 与现实的差异



“离谱……没有登录奖励的话,我该怎么活下去好呢?”

知道了七篠的登录奖励也没有来的事,我绝望了。

 

登录奖励。这是阿比斯·科林(abyss calling)中的一项补助。

阿比科儿虽然是氪金游戏,但它也会给玩家频繁的发放魔导石。在其中登陆奖励是最好的。

在阿比科儿只要登录就能每天获得一颗魔导石。虽然因为我是氪金如同呼吸一样的重氪金玩家,并没有特别依靠那些石头,但也不是说没有那些石头也没事。

一天入手1颗石头的话,一年就有365颗。因为基本上五颗石头可以进行一次眷属召唤,换算成召唤的话就有七十三抽。

“……”

冷静考虑的话,这不也是很大一个数字吗!?

“博、博劳格桑!?你没事吧!?”

不知道事态的七篠发出了担心的声音。

看到这担心的表情,我真羡慕她的无知。

“不,即使那样……我也不会相信没有登录奖励的事。”

这难道不是Bug吗?如果是游戏的话,这就是需要去向客服询问的案件了。

在我开始认真的思考系统不完善的可能性的时候,七篠胆怯地小小举起了手手。

“……那个——……登录奖励是什么呢?”

“……七篠难不成说,无知?”

“!?”

不,如果没有玩过游戏的话,就不会知道的吗?

七篠之前究竟过着怎样的生活啊?生活的世界过于不同,以至于连想象都做不到了。总之,我郑重地给七篠说明了一下,然后七篠露出了扯淡的表情。

“那个……那,不是关于游戏的吗?”

“是关于游戏哦?”

“……大致先问一下,这里、不是现实吗?”

“所以说啊!在阿比科儿的世界里却没有登录奖励什么的,不是很奇怪吗?”

我绝对会抗议的。(注:这里不用太在意这个逻辑点,后文会有说明)

面对我拼命的话语,七篠又后退了一步。

在这种样子下,我稍微冷静了一点。虽说年纪小,虽说不怎么感兴趣,但被女孩子毫不掩饰地拉开距离,就算是我也会感到扎心。

我深吸一口气,措辞解释。

“确实……正如七篠所说,登录奖励与氪金获得魔导石的数量相比可能微不足道。”

 

“但我可完全没说过那种话。”

“可是‘积攒灰尘也能形成山’这样的话也有哦。最重要的是,没有魔导石的状态不是很令人不安吗?在游戏时代,我至少会常备五百个魔导石哦。”

 

顺便说一下,魔导石用现实中的钱买的话,一颗一百日元,也就是相当于五万日元的魔导石。

注:原来3000CNY左右,现2500CNY左右。

虽然批量购买也不会变便宜,但偶尔会进行可以便宜购买魔导石的活动,在那时把全部财产都投入进去是职业玩家的嗜好。

 

即使听了我的话, 七篠还是露出了不明所以的表情。

“不明白魔导石的价值,实在是……”

怎么说呢。向一无所知的外行解释是非常困难的。本来我就不太擅长向他人解释。

我稍微考虑了一下,想到了一个好比喻。

“啊……七篠不会全裸着连钱包都不拿就出门吧?就是这么回事哦。”

听到我的话,七篠困惑了一瞬,

“全裸!?蛤,你不是变态吗!”

“是啊。变态哦。”

确实,我们现在是变态。

无论如何,没有魔导石的话,在阿比科儿什么也做不了。连游戏攻略wiki上也有写先去攒魔导石。

今后该怎么办啊?七篠对迷茫的我小小地举起了手。把视线瞥向脚下的【爱丽丝的单骑兵】,清清楚楚地说,

“那个……对不起。博劳格桑,如果可以的话,这个世界?关于阿比科儿的事情,能详细地告诉我吗?”

七篠就算什么都做不了,应该也能提一些像样的建议。虽然但是,从确认玩家的立场的意图上来说,有样本比较好。无论是共同行动还是不共同行动。

注:那个转折的point我也没怎么get到……嘛,男主的脑回路就这样嘛

 

我所拥有的情报是阿比斯·科林(abyss calling)的玩家都知道的。阿比科儿不存在特别复杂的系统。

虽然把眷属种类和任务种类全部说明很困难,但传授基本情报的话,只要三十分钟就足够了。

“……总之先一边吃饭一边讨论今后的方针吧……这样下去的话,钱也可以坚持一个月。”

听到我的话,七篠似乎现在才意识到一样,睁大了眼睛。

带着诧异的表情问到,

“……这么说来,博劳格桑。你从哪里弄到钱的?”

“掉落物哦。总之,这背后没有黑暗的事情,请放心吧。”

对于断言的我,七篠虽然疑惑着,但还是轻轻点了点头。【Silent】在后面说了多余的话。

“......我该说什么呢?那个能叫掉落物吗……?”

不管是魔物还是人,掉落的东西肯定是掉落物吧。

不管怎样,从注册来看,公会系统似乎和游戏没什么区别。应该已经不会再做把在夜路上袭击过来的对象打倒、强夺金钱这样的行为了。

PS:夜晚惩奸除恶不留其名的正义人,哭死。

 

 

&

 

 

在旅馆的餐厅吃饭。

虽然菜单上写的语言不是日语,但不知为何在脑中自动地转换成了日语。因为没有什么特别不便的地方,所以我准备接受这件事。肯定是现在也沿袭着游戏时的系统吧。

我把叉子插在送来的上色很棒的炸物上,然后举了起来。

在眼前正在奋战吐司的七篠的嘴角沾着面包屑,就那样倾着头。

“游戏里没有进食的必要。也没有空腹度这个值。所以我觉得在这个世界中也不需要进食呢。”

“……嗯咕……”  (注:想说话但突然噎住的声音

七篠慌张地用橙汁把土司咽下。

“我一直在想,博劳格桑是……游戏脑?”

“……我有理智的打算哦。”

玩家没有空腹度,眷属也没有。所以正从我的盘子里绑架炸物的【Silent】的行为肯定完全毫无意义。

我茫然地把炸鸡塞进嘴里。味道也好,口感也好就是炸鸡本身。这是在作为手机游戏的玩家时绝对尝不到的味道。

把整个炸物囫囵吞下去的【Silent】锵锵地戳着我的袖子。

“主人,就算是我也应该点餐。”

“【送还】”

“!?呀……不要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Silent】就像融入空气一样消失了。七篠一只手拿着吐司僵硬住了。

在使用眷属战斗的阿比斯·科林(abyss calling)中,召唤师本人能做的事情并不多。

【送还】是少数召唤师本人可以做出的选择。这是在教程中会说明的事。

虽然在游戏中有叫菜单(menu)的形式,但我们玩家把那个选项用简单易懂的【队伍(party)编成】这个词来称呼。

 

我在变得安静的地方继续用餐。如果我的理论正确的话,不吃饭也没问题,但因为钱总有一天会多出来,暂且没有节约的必要吧。

七篠对重新开始坦然地吃饭的我发出激动的叫声。

“那个……【Silent】先生呢……”

“我待会儿再叫回来~”

【送还】是将通过眷属召唤获得的眷属从使用队伍中移除的菜单。眷属虽然消失了,但并不是完全失去了。虽然因为没有说送还的眷属会去哪里,所以不知道,但是和游戏一样的话,就可以通过叫做【召唤】的菜单让它返回队伍。

七篠的眉头稍微颦蹙了一下,看向正正襟危坐在桌上的【爱丽丝的单骑兵】。

恐怕是在考虑【送还】自己眷属时的事情吧。

“……但是……不是很可怜吗……”

“没什么。那家伙又不是人、”

 

是数据。不是人而是数据。

大致上,【Silent】什么的会有好几个。【Silent】并不是那么受欢迎的角色,虽说实体化了,但我也没有什么想和它说的。

七篠一瞬间没说出话,然后用带着一点谴责的目光看了过来。

“……是这样吗……“

“嘛、马上会调出的。这也是调查需要的。”

此外,阿比科儿存在叫做亲爱度的隐藏参数。

把眷属编入队伍放着的话,会以单位时间累计数值,进行能力补正。因此,经常召唤放置频繁使用的眷属是常道。

不是游戏的现在,【Silent】就算不在事件中也变得可以说话,要是这不是现实就好了。

明明是【Silent】却不沉默,这是要怎样?

 

吃完饭,在餐后咖啡送来的时候,我进入了正题。

“那差不多该进入正题了吗?”

听到我的话,窥视着咖啡杯的七篠端正了坐姿。

从外表来看,七篠一定还是个学生。从她的举动中感觉不到名为自立的东西。

本来就不太擅长主动行动吧。在像迷路的孩子一样被扔到异世界的状况下,也许是没办法的事,但即使那样还是很困扰。

话虽如此,困扰的不是我。七篠肯定会变得窘困吧。

“总之暂且我会接受公会的委托来攒钱和魔导石,七篠你怎么做呢?”

“怎、怎么做的话…………我该做什么?”

七篠困惑地朝上看向我。也许她没有考虑过。

假设在日本过着充实生活的女孩突然到了异世界。

阿比科儿的文化水平和现代日本没什么区别。虽然没有电视和手机,但是有空调和淋浴。虽然娱乐可能有点少,但只要设法搞到钱,就能相对舒适地生活

但是即使那样她会想生活在没有家人和朋友的世界里吗?

我一口把餐后冰咖啡喝进嘴里,把杯子放到桌上。即使是在阿比科儿的世界里,咖啡和炸物的味道好像也没变。

“比如说,有目标之类的吗?”

“目标……”

“你看。比如回日本、之类的。”

“!?”

七篠没有说“现在第一次注意到”,只是瞪着眼睛。就这样当机一样地看着眷属。

这个世界太过有现实感了。可能只是有点到国外旅游的感觉吧。

但是,回不去。至少我不知道那个方法。

我在七篠说什么之前回答到。

“嘛,虽然很遗憾,但我对回去的方法毫无头绪。本来我就不知道我们为什么会在【起始的遗迹】里。”

“是、是这样啊……”

七篠泪汪汪地低下头。

此外,我和七篠之间还有一个决定性的差异。

是“即使我能回去,我也多半不会做出那个选择”这一点。因为我是已经沉醉在阿比斯·科林(abyss calling)的人。

对我来说,日本的生活就像做梦一样。无论是家人还是朋友或是立场上都完全没有留恋。

我为了鼓励沉默着的七篠继续说。

“但是,没有方针就不能行动了吧?你没有必要跟我说,现在暂时没有也可以,但还是决定点什么比较好哦。”

麻烦的事很麻烦。我没有关照七篠理由。七篠虽然是美少女,但美少女什么的在这个世界已经多到要腐烂了。不管怎么说,这是游戏嘛。

我虽然不打算回去,但也有想要做的事情。有在游戏中没做完,停服后后悔的事情。

假使这是一场梦……在梦醒来之前,我也想做的事情。

“在阿比科儿玩家做的事情很单纯。召唤眷属、培养它,用培养的眷属在公会或镇上接受委托并解决,获得魔导石、金钱、道具。虽然姑且也有主线故事,但那是和没有一样的东西。“

一动不动地听着我的话的七篠青叶。虽然什么都没说,但应该正在好好考虑吧。

至少只是外表的话,七篠青叶看起来像优等生。仅仅是学习的话,应该会比我做得更好。

但在阿比科儿没有任何意义。我至少会悄悄地祈祷着她是我的好朋友。

优秀的朋友是在阿比科儿中最重要的东西之一。也许在此之外也是。

 

为了以防万一,我向恐怕没有玩过社交游戏的七篠说明。这个游戏不是面向用户(consumer)的RPG之类的。

“七篠、阿比科儿——阿比斯·科林(abyss calling)的本质是……养成游戏。内容庞大……不存在游戏通关。所以不管是社会人还是学生,很多人都深深地陷了进去。”

始终使用被一捆捆钞票喂大的眷属来开拓广阔的世界的游戏。这就是我知道的阿比斯·科林(abyss calling)。

没有目的的游戏、无尽的游戏。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个游戏和现实之间几乎没有区别吧?

然后,既然那个世界就这样实体化了,那这个世界和现实之间的差异才算是犹如误差的东西吧。

 

注:个人理解。最后一段的“这个世界”指现实化的游戏世界,“现实”指的真正现实的同时也意味着虚拟的游戏世界。男主把虚拟的游戏世界和真正的现实画上了等号。现实化的游戏世界与虚拟的游戏世界的不同,就相当于与真正现实的不同。现实化(实体化)有好多理解,一者比如是【Silent】从虚拟角色变成了真实存在的角色,数据变成了灵;一者比如是【Silent】实体从无到有,但本质依然还是数据,就是说游戏里他是数据,游戏现实化他的外形的同时,他是数据这件事也现实化了。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男主之前相信游戏世界的设定而怀疑眼前的现实。好哲学。但如果地图和现实不对,那肯定是地图错了。

当然也可能只是我想多了呢。


————————

粗校完成,但不保证完全没问题,欢迎纠错

下面本期自行配图

39
280

請選擇投幣數量

35

全部評論 10

10000
血樱 子爵 樓主
虽然很抱歉,但鸽了快一周才开始翻译下一章。下一章很长,但我在放假,但我很懒,所以基本2-7天不等,,,可能先放一部分出来,以示更新。可能粗校后一起放。看情况

5 天前 1 回復

  • 血樱 子爵 樓主 : 为什么鸽一周?问就是FGO和三国杀一起没出货,很伤心,,,

    5 天前 回復

卖萌才不可耻那 伯爵
快活石

9 天前 0 回復

飞哥强无敌 騎士
源石可还行  说起来 方舟快开夏活了😋

10 天前 0 回復

首席金狗 騎士
这个作者开了好多坑啊

10 天前 0 回復

轻音宝宝 王爵
欧皇?

11 天前 0 回復

Days365 子爵
【Silent】真是苦勞寵呢,牠的親密度能高嗎?

11 天前 0 回復

  • 血樱 子爵 樓主 : 从第二章开始打工到最后一章的奴隶

    11 天前 回復

正經牛 子爵
其實嚴格來講這遊戲挺佛的,只要搞定首抽就有隻能從頭用到尾的角色,而這角色不必靠同一隻來昇階突破昇星什麼的,也不用抽專武靈裝星石有的沒的,而且目前來看也沒新角打臉舊角直接戰力甩到車尾燈都看不到的問題,沒課金都能玩的很開心(?)

11 天前 1 回復

  • 499496760 王爵 : 但是出货率低的惊人啊。。。而且应该是随着游戏更新才出现的高rare的角色吧

    10 天前 回復

血樱 子爵
要破产了呜呜呜
99 粉絲
4 關注
12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一章】 第四话 与现实的差异

0
0

【第一章】 第三话 稀有度的差距

0
0

【第一章】 第二话 现实感

0
0

【第一章】第一话 意志与觉悟

0
0

【第一章】Prologue 再一次将那个游戏…

0
0

开坑+简介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