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圣剑世界篇](13-14)

第十三章 第十四节 五世界的主张

奥托露露抬头看向天花板上开的大洞。
向着天空之彼方,她凝视着黑穹。许久之后,静静地垂下视线。

「灾人伊扎克,娜加 · 阿泽农已经离开了第七艾蕾妮西亚。」
 
她转向圣上六学院的各代表,说道。

「灾人伊扎克的发言,被认定为伊维泽伊诺对巴布罗赫塔拉的敌对宣言。据巴布罗赫塔拉学院条约第五条,对巴布罗赫塔拉表明敌对或有明确敌对行为的小世界,将被本学院同盟除名。根据条约,现在将灾渊世界伊维泽伊诺从巴布罗赫塔拉除名。」

没有人有异议。

灾人说过要将圣剑世界摧毁。
巴布罗赫塔拉肯定不会坐视不理。

「对于此次紧急事态,我将向全学院同盟报告情况。」

她使用「思念通信」,将信息传递给全巴布罗赫塔拉。

基走向房间的中心。

「<魔弹索敌>」

描绘出的魔法阵中,显现出黄色的子弹。

基将他的魔弹从天花板上的洞里射向天空,子弹分裂成无数个子体,遮天掩地,如一把大伞一般扩散开来。

「我会警戒对第七艾蕾妮西亚的再次入侵。」

基说道。

蔓延开来的<魔弹索敌>网罗住第七艾蕾妮西亚的整个上空。
似乎是探测进入领域的东西用的术式。既然范围那么广,应该不会放漏从外面入侵的人。

「已经向全学院同盟报告了灾人伊扎克来袭及伊维泽伊诺被除名的消息。」

奥托鲁鲁说。

「怎么说呢,事情还真是变得麻烦起来了啊。」

贝拉米把手伸进魔法阵的中心,取出大锤。
轻轻一甩,把半坏的桌子砸得粉碎,地板也跟着碎的稀烂。紧接着,在此之上画出了魔法阵,桌子和地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复原了。

转眼间,连天花板上的洞都恢复了原样,就连被破坏了三分之一的宫殿也被修复了。

「虽说已经消失的魔力是不会变回来的。但有总比没有强吧。」

「巴布罗赫塔拉宫殿的功能稍后将由我奥托露露来修复。」

「所以说……」
贝拉米把视线转向雷布拉哈尔德。

「这下子,是不是该叫你父亲出来帮忙了?雷布拉哈尔德。」

「灾人的目的似乎正是先王,因此我绝不能让他来。」

「见面什么的现在已经无所谓了。我想你应该最了解他,奥尔德夫可是与那个灾人战斗过还能活下来的人,你应该很清楚,最重要的是,只要有他在,我们这边士气将会大增。」

雷布拉哈尔德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先王的伟大毋庸置疑。但是,海弗利亚的狩猎义塾院可没有那么脆弱。有关灾人的情报,也都是从先王口中得知的。」

贝拉米皱起眉头。

「你们真觉得自己能应付得了吗?」

「如果每次陷入危机时都要已经退位的人出来处理的话,我等将永远无法走向未来。为此我等已经做足了准备。」

 贝拉米耸了耸肩说道。

「想的是美。要走向未来什么的,解决了灾人之后再考虑也不迟吧?再说,伊扎克的目标是你的父亲,就这样让他在浅层世界流浪不觉得太危险了吗?」

「我会保护他的,把他藏在谁也不知道的地方」
 
虽说我能理解雷布拉哈尔德不想让年迈的老父亲再上战场,但为何雷布拉哈尔德会如此顽固。

虽说先王告知了他们灾人相关的事,但实际切身感受过这股力量的人和没有感受过的人还是有云泥之别。

正如贝拉米所说,不上前线也无妨,只要在后方指挥就可以了。

为何他会抗拒到如此程度?

「雷布拉哈尔德元首」

基直立不动地站着,耿直地说道。

「我提议让奥尔德夫先王作为诱饵,使得能确实地歼灭灾人。先王的人身安全由我等艾蕾妮西亚深渊总军保证。」

「恕我无法接受」

「我等从不打无准备之战」
基斩钉截铁地说。

「即便如此,和伊维泽伊诺的纷争,是我等海弗利亚从很久以前遗留下来的问题。艾蕾妮西亚没有义务非得帮助我们不可。」

「这可不太理智啊。」
贝拉米嘀咕道。

「我们艾蕾妮西亚也不能忽视海弗利亚有可能被灾人毁灭的风险。如果不借助深渊总军的力量,你们怎么可能独自击退伊维泽伊诺?」

基一本正经地问道。

「伊维泽伊诺和海弗利亚互为天敌,它们的爪牙撕裂我等,我等的利剑贯穿它们。灾人虽然拥有可怕的力量,但也不是没有对抗的手段。地利是决定胜败的关键。」

雷布拉哈尔德条理清晰地回答。

「若是在他们的地盘上胜算不大,但若是在我们的狩猎场,狩猎贵族的胜利是毋庸置疑的。」

在灾渊世界伊维泽伊诺战斗对灾人有利,在圣剑世界海弗利亚战斗对圣王有利吗?

两个世界的秩序,会给各自世界的居民带来完全相反的恩惠吧。

「你的意思要把灾人引到海弗利亚去吗?」

听了我的话,雷布拉哈尔德点了点头。

「灾人眼下的目的是先王。正如他所说,三天之后就会来到海弗利亚。」

「在情报战中,让对方误以为你真把奥尔德夫藏在海弗利亚,这是没问题。但如果对方不上当,你怎么办?」

雷布拉哈尔德回答了基的质问。

「基队长,深渊总军固然善战,但灾人可是野兽。狩猎的话,乃是我们狩猎义塾院的专场。对伊扎克来说他的字典里没有等待二字。」

「我想听听你的根据。」

「即便奥尔德夫不在海弗利亚,只要在他的故乡大搞破坏他就一定会赶回来,这就是野兽的思维。对于灾人来说,袭击海弗利亚是最方便省事的。」

「我认为对伊维泽伊诺来说这样做风险太大了。」

基马上提出了质疑。

「当理性和渴望冲突之时,伊维泽伊诺居民的渴望必将大过理性。对于灾人来说,脑中绝无风险的概念。他只会把自己的冲动放在首位。如果不是这样的话,那他从一开始就不会只身来到巴布罗赫塔拉。」

「假设你说的都是事实。但即便如此,把先王奥尔德夫作为诱饵,对于野兽的渴望来说不是更有效吗?在灾人接触先王之前,我等将会用魔弹射穿他们。」

「绝不能让先王充当诱饵。」

「如果对深渊总军的战斗力不放心的话,我等会准备足够多的部队。」

雷布拉哈尔德轻轻摇了摇头。

「这不是风险的问题。就算有再强大的部队保护,也不能舍弃作为狩猎贵族的尊严,让伟大的先王做诱饵这种不像样的事。这种作战,我等海弗利亚无法赞同。」

基只是站着不动,没有回答。

大概是已经意识到再多的交涉已经没有意义了吧。

从根本来说,海弗利亚和伊维泽伊诺是一致的。
区别只有在代替理性选择时,是基于自身冲动还是荣誉。

或许正因如此,我才能理解他们的想法。

「我知道这并不合理,艾蕾妮西亚无法理解也是没办法的事。」

「恕我冒犯,元首雷布拉哈尔德。」

基一本正经地说。

「如果没有吉吉大提督的许可,深渊总军的主力部队是无法行动的。但是,在某种程度上我对我所率领的一番队是有裁量权的。决战的时候,可以在海弗利亚附近布阵,进行掩护。」

「足够了,十分感谢。」

基退了一步,贝拉米重重地叹了口气。
似乎是对现在的决定有所不满。

「我认为这并非是理智的举动。把海弗利亚作为狩猎场,是对我们有利没错。但是,在那里的不只有狩猎贵族吧?那些不能战斗的人民怎么办?」

「已经准备万全。我等会让人民们到安全的地方避难。在海弗利亚被突破之前,我等会除掉灾人。我等也会请求万代工房的铁火人进行协助,可以吗?」

「所以说我才反对啊,就因为和海弗利亚有这样的约定。如果你们开战,我们也注定不能袖手旁观。」

是学院同盟之前,两个世界缔结了某种协定吧。

如果拒绝的话,恐怕巴迪利亚在自己的世界受到侵略的时候,就无法得到海弗利亚的掩护了。

「灾人由我等海弗利亚来对付。阿泽农的毁灭之狮我等也将尽可能地解决。」

「向吉吉大提督殿下低头求援不好吗?」

「我可不觉得他是那种会被情打动的人。」

哈,贝拉米重重地叹了口气。

「让我思考一会。」

雷布拉哈尔德点了点头。

「军师雷柯尔。卢森德福尔特能通融通融,援助些战力吗?」

「时间不巧啊,傀儡皇是不能移动的。」

「人形学会的人偶部队呢?」

「那要看傀儡皇的意思了。」

「对方可是不可侵领海。既然已经宣布了对巴布罗赫塔拉的敌对宣言,如果你们完全不打算援助的话,将会违反条约。明白吗?」

「别强人所难。」

贝拉米劝谏似的插嘴道。

「卢森德福尔特才失去元首不久,比起关心外事,他们对于维持自己的世界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雷柯尔君也只是一个代理,我不认为他有什么决定权。」

「我明白了。我想请你转告傀儡皇贝兹。」

「我会转告的。」

唔呣。

我觉得只要能动员雷柯尔一个人,作为战力来说就已经足够了。虽然没见识过他施展全部实力,但总觉得应该会在帕灵顿之上。

或许是因为他作为军师的立场。或者说,在这个巴布罗赫塔拉,还没展现出真正实力。

也许是故意隐藏实力?

「那么、元首阿诺斯」

雷布拉哈尔德转向我。

「米莉提亚的魔王学院能拿出多少战力?」

「如果他想消灭海弗利亚,就由我来阻止他。」

「那我就放心了。」

「但是,用剑指着说话可不是我等世界的作风。」

雷布拉哈尔德眯起了眼睛。
贝拉米则是露出惊讶的表情。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在意的地方?」

「这是灾人伊扎克和奥尔德夫的约定吧,我觉得就算大义在那边也不足为奇。」

「伊扎克的大义啊。你是指凭着心血来潮毁灭世界的家伙吗?」

「再坏的人,也不可能只做恶行。」

「话虽如此。」

贝拉米漫不经心地说。

「雷布拉哈尔德,你对那个约定有什么头绪吗?」

他平静地回答。

「元首阿诺斯,这是作为一个猎人的忠告,如果你想从野兽的叫声中寻求意义,那么你很快就会被它的獠牙吞没。」

他堂堂正正地接受了我的视线。

仿佛什么都没有隐瞒似的。

「你真是这么想的吗?」

「听起来我不像这么想的吗?」

雷布拉哈尔德毫不动摇,像往常一样反问道。

大概是不想说吧。

「你这么偏袒灾人,我是不是也可以认为是因为你是阿泽农毁灭之狮。」

「库哈哈。」

我不由得笑了起来。

「真是慎重啊。事到如今,即使不这么套话我也不会否定。就如娜加所说,我是阿泽农毁灭之狮。」

「那么,你最好小心一点。如果站在你的立场上说些拥护灾人的话,会让人觉得你是他们的同伙。」

「那是因为耳朵不好吧。」

雷布拉哈尔德一脸严肃,但没有再说什么。

他大概只是想告诉其他人,我想要探寻伊扎克真正意图是毫无价值的吧。他原本就不想和我争论。

「还有三天时间。」

我对转移的固定魔法阵注入魔力。

「我会试探灾人,准备进行对话的场所。如果那家伙想要毁灭海弗利亚,我会负责保护好它。就算最后是我一意孤行,我也不会有任何意见。」

转移之时,我留下了这样一句。
「知道真相后,我也会告诉你们的。」

作者随笔:向着真相,魔王学院开始行动——
29
190

請選擇投幣數量

23

全部評論 4

10000
拉塔托斯克 騎士
感谢

8 天前 0 回復

linpaishu 子爵
good

10 天前 0 回復

抱歉 子爵
感谢

10 天前 0 回復

桐谷八幡 伯爵
万代……

11 天前 0 回復

龙魂 公爵
TA 什么都没有留下
218 粉絲
44 關注
221 發帖

合集其他帖子

[第十三章-圣剑世界篇](13-14)

0
0

[第十三章-圣剑世界篇](13-13)

0
0

[第十三章-圣剑世界篇](13-12)

0
0

[第十三章-圣剑世界篇](13-11)

0
0

[第十三章-圣剑世界篇](13-10)

0
0

[第十三章-圣剑世界篇](13-09)

0
0